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14章:你存在于历史

第14章:你存在于历史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晚上的宵夜小零食被夏茴吃了,阿夏很不满。


虽说吃都是她自己吃的,但是……就很不爽。


就如同开学前夕凌晨一点还在补作业的大部分人,会痛恨那个暑期可劲儿浪的家伙,但凡多写一点,也不至于拿一根笔试图创造奇迹。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陆安此时就像一个哲学家,“如果当初的你不那么贪吃,现在的你就可以尽享美食,但是你没有,你把你自己的小零食吃完了。”


“你就不能藏好一点?”阿夏不甘心地打开冰箱看看,最后拿出来一盒酸奶喝。


“想喝汤有很多种材料搭配……”陆安装作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也是,你找找能丰胸的材料,换着口味来。”


“……”


“明天她一定会说我又喝她酸奶了。”陆安无奈道。


“这样吧,你想吃什么我买一些放屋里,免得她一直以为是我偷吃的。”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那样我会很胖,你改天买些木瓜炖汤吧。”阿夏在客厅转来转去,还到阳台看看外面。


同时面对三个时空的同一个人,思维要一直转换才行,夏茴更像一个女儿,叛逆期的那种,末世的阿夏像伙伴,这个未来阿夏像lsp,老夫老妻的那种。


还不是正常的老夫老妻,老夫老妻都趋于平淡,她却极具新鲜感,一直想挑逗自己一下。


说着说着话她就蹭过来了,酸奶剩一点底非要往他嘴里塞,陆安只好吸一口,听见空盒子发出吱吱的声音,阿夏才罢休,扔掉盒子,继续往他身上爬。


“干嘛那种表情?你觉得我现在这个平板很好吗?想不想当鼠标垫?”阿夏拍了拍胸脯,砰砰响。


“咳……其实还是有那么点起伏的。”陆安抚慰道。


和未来的妻子这样交流,让他很不习惯,而且有点……说不出的怪异感。


陆安竭力抗拒,坚决抵抗敌人的诱惑。


“是她对你做什么,又不是你对她做什么。”阿夏拿长长的发丝往他脸上拂来拂去,笑道:“你说我现在忽然睡着,然后会怎么样?”


??


“不合适,我们不能这样……”陆安表现出抗拒。


“你拖地的时候她伸伸腿就当帮忙了,难道你不想教训她一下?”


“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对夏茴的身体做些什么总觉得不对劲。”


“我还要在那边待多久?你现在天天拿草根当零食。”他转移话题道。


“你害羞了。”阿夏笑得像个小狐狸,靠得更近。


“其实你很难过是不是?”


陆安大惊,“你不要搞事!”


“我记得你们古代的书里经常说什么相见恨晚,想和你一起长大,希望早点遇见什么的,我这么早遇见你,你就天天当养女儿一样?”阿夏问道。


她凑的很近,看着陆安的眼睛,陆安尽力不去在意她身上传来的幽香。


“……那些都过去了。”阿夏敛起笑意道。


“我正在经历。”


“辛苦你了。”


“嗯?”


“靠着这种……方式,缓解那些记忆带来的压抑。”陆安说。


不管过去多久,拿草根当零食,吃变质食物,和天斗,和地斗,在末世挣扎十二年甚至更久,这些东西都不是那么容易消退的。


“但我不会。”


“……”


“夏茴也不会,这是我的选择,也是夏茴的选择。”阿夏站起身道,“那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也是她人生的一部分,我们做不到当无事发生过。”


“你可以让夏茴不想起那些。”陆安思量道,“还原一个原原本本的你,不好吗?”


“我不可以。”阿夏摇头。


“你可以。”


“莫名其妙来到现代,莫名其妙出现我们两个的合照,你以为她迷迷糊糊就接受了?”阿夏收起手机,凑近他道:“我又不傻。”


确实不傻,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八十的人,现在放夏茴出去,她自己照样能活得很好。


只是她装作依然没熟悉现代的样子赖在这儿,白吃白喝。


“夏茴有得选吗?”


“她现在就可以搬出去。”阿夏摸出手机给陆安看了看微信零钱。


“她干了什么?!”陆安吃惊,这货平时抠门的不行,老装成没钱的样子,只把欠他的还了,还一副很肉痛的表情,没想到偷偷摸摸赚了这么多。


“请你正常点,我不需要。”


“我觉得那个脏兮兮的我可能没这个诱惑力大。”她耸耸肩道。


“快去睡觉,你再这样,我可能不会想和你待在一起。”


夜渐深。


她去上了个厕所,免得半夜还想起床,从卫生间出来,手里拿了一块白色布料。


“你要不要用?我可以当作被风刮下楼了。”阿夏举起来道。


“早晚会习惯的。”她哼哼着回房,又转身回来,“记得煮汤给我喝。”


“那个……会长大的吧?”陆安低声问。


阿夏低头看了看,又抬起头看他一眼,“果然还是在意的。”


“只喜欢以前的我,不喜欢现在的我?”


“不习惯。”


陆安叹口气,阿夏哪会这个,夏茴也不会,为什么俩人一合并,突然就变成超级变换形态了呢。


她皱了皱眉。


“莫名的有点吃醋是怎么回事?”


阿夏每天都能抱着这家伙睡,夏茴每天都能吃各种鸡爪鸡翅,只有她什么都没有。


“不是……就是好奇,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


“我知道你想一手带大。”


“……其实我真不想和你说话,总觉得毫无隐藏。”陆安摆摆手,“赶紧睡你的觉,我要和以前的你约会了。”


“可我是你妻子。”


“你只是未来的,现在的那个她在受苦。”陆安道。


顿了顿,他皱眉道:“未来的我在哪里?”


“难不成你还想半夜钻过来?”陆安疑惑。


“其实可以设个闹钟,到四点我回房,她六七点钟才起,毫无痕迹。”她道。


“谢谢,但是我不需要,我有那时的你,虽然脏一点,可抱着很舒服。”


“未来没有你。”


“……”


陆安一时转不过弯,“什么叫未来没有我?”


“你只存在于历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