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12章:我讲给你听

第12章:我讲给你听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天气很干燥,许久没下雨,连大河的水位都降了不少。


赵华说如果下一场大雨的话,这里很可能又会重新出现一道小溪,现在不过是断流了而已。


陆安觉得这货之前遇到一个干涸的河床,和一口泉眼应该不是单纯的运气。


放在现代来说,赵华很有做风水师的潜力,拿个罗盘就能忽悠人——他说这里会出水,可能真的会出水。


一般普通山上,溪水源于山上的降雨或者雾气凝结,


因为山坡阻挡了湿润空气的流向,导致湿空气沿着山势运行,更容易在山腰形成降雨。再加上海拔高处温度低,植物对太阳能的吸收,导致山顶可能形成一个气温低谷区,所以很多高山的顶部常年都是烟雾缭绕。


现在赵华不用怎么查资料,就找到了一块湿地。这里的草木明显更茂盛,他甚至能想象到过些天石头缝里往外渗水的模样——太阳消失了三个月,不仅人和动物需要缓一下,这座山也一样,它已经瘦了一圈。


“我他妈在三百年后和一个长臂怪和女人在破山上对着一个破湿地希望它重新淌水。”


这样各种水积少成多,还有植根和土壤,让山体像个大海绵,小溪其实就是山体蕴藏的水缓缓析出来的。


陆安一直琢磨着怎么挖个井出来,查了大部分资料,最后发现如果能利用好这座山,不太深入的话,应该比挖井要简单。


“我说,你确定它能重新流水?”陆安也蹲下看看,这边确实不一样,再下面的土已经不是湿润了,而是泥巴,类似沼泽那种,放在布上能挤出水。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如果我们带了锄头,在这个位置往下挖。”赵华往后退几步,在稍远的地方指了指,“挖出来一道沟,起码不用天天去搞露水了。”


陆安觉得这实在是年度最烂的科幻故事,任何一个哪怕不入流的作家都写不出来。


“什么?”赵华撅着屁股还在挖土,陆安的小声吐槽没听真切。


“该走了,改天带锄头过来,这里还有点危险,我们往其他地方逛逛,看有没有竹子什么的,能把水引越远越好,要有竹子还能挖笋。”


赵华把柴刀还给阿夏,在地上蹭蹭手上的泥,并不贪心。


“交给我!”


陆安坐在地上道,这种体力活他当仁不让。


阿夏和徐教授虽然也很困难,不过终究有徐教授的经验和她,陆安怀疑笔记上少的两页纸,就是徐教授无意间记下的,关于阿夏的预知能力。


日上三竿,没有在山里太深入,他们只是在边缘地带转了转,观察周围的草木脚印,有没有大型生物出没,如果发现的话,进山的危险性将大大提高。


曾经一大家子七八口人,只剩下他一个,这份艰辛比阿夏更甚。


阿夏在灾难爆发时还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跟着徐教授慢慢学会很多很实用的生存技巧,赵华却是一步一步趟出来的生路,还带着点必须的运气,他没有重来的机会,硬生生挺了十二年。


阿夏回楼上看了看小白菜,接着和陆安出去探宝,发现远处楼房里什么有用的都搬过来到这边,给赵华能用的都用上。


最大的惊喜是在一个农家院里找到一个小破三轮,陆安和阿夏合力把它抬出来,已经非常破旧,车斗破破烂烂,不过勉强能走,这已经能派上大用场,它能比那个小推车装更多东西,如果是短程,比小推车好用。


山里资源丰富,意外也同样多,如果能找到水源,并且想办法引远,无论是赵华还是阿夏都不会想进山。


没有顺原路回去,绕一个圈从镇子北边返程,周围环境已被探查差不多,回到镇子上,赵华又开始拿锄头劈家具,拆铁钉。


“是吗?”


“如果是我,我肯定会有这种担心,你不用吃饭,我胃口小,我们两个一起活下去的概率,比三个人一起大得多。”阿夏瞅瞅住的那边方向,“没用的人很容易被抛弃。”


“我觉得赵华挺适合当个伙伴的。”推着三轮走在街道上,陆安对阿夏说。


“他一直担心他没用,被我们甩开。”阿夏道。


赵华用墙上拆下来的砖头垒了一个台子,上面可以架上锅,下面烧火,后面还留了个通气的地方,这样就可以省很多木头,也更方便。


拆开的家具除了整块木板有用,其他零碎的都被堆在一边留作柴,任何东西都被他整理得很好,物尽其用。


“……原来这样。”


陆安无声地叹口气,其实他从来没想过甩开这件事,尽管有过不好的念头,也是考虑到极端情况,最好的,当然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陆安和阿夏把车斗上的零零散散物资放下来,都是从楼房里搜刮的,衣服、被褥、净水器、锅碗瓢盆。


“这个我来拆,也许还能有用。”陆安指的是净水器,阿夏拿过去就准备暴力拆,被他赶紧阻止,拿过来研究。


见俩人推着三轮车过来,他精神一振,也很喜欢这个东西。


“看看能不能修一下,以后运水什么的,都能省事。”


阿夏把净水器放下,看俩人都有事做,她从陆安兜里摸出来早上挖的草根,用力搓干净上面的土,放嘴里咬了一小口。


陆安和赵华都同时侧头看她。


“要是能用,比你自制的过滤器好多了。”


“哦。”


阿夏想了想,又从陆安兜里摸出来一个,然后掰成两截,给了赵华一截。


陆安就看着这俩人,和吃零食一样吃着从野外挖出来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倒有点像他小时候,拿刚拔出来的胡萝卜在衣服上蹭蹭然后嘎嘣吃。


“你就这样生啃?”陆安惊叹,他还以为那是拿来晚上煮咸鱼的时候放进去。


“分我一个?”赵华吞了口口水,他从早上到现在只吃了一个罐头,肚子早就咕咕叫。


“甜丝丝,有点像……像生土豆。”赵华两口就嚼下去,也不嫌牙碜。


陆安把视线从阿夏黑乎乎的嘴边移开,看向赵华:“生土豆是甜的?”


“你也想吃?”阿夏注意到陆安的眼神。


“什么味道?”陆安只是有点好奇。


“……还真没吃过生的。”


不用吃东西,也就无法体会食物的美妙,不知道吃饱时的幸福,那种肚子鼓鼓胀胀,暖暖的,只想躺下休息的感觉,这样一想也蛮可怜。


“你连土豆都没吃过?”赵华看他的目光有点可怜,旋即想起来,“哦对,你不用吃东西,真可惜。”


陆安想象不出来生土豆的味道,看样子赵华曾经吃过。


“没红薯好吃,红薯才是真的……最好吃的,又甜,又,我讲给你听!”赵华来了精神,蹲在破三轮前一边整轮胎,一边讲红薯怎样最好吃。


能不能吃和好不好吃,这是两个阶级,很显然赵华在空间站未坠落时还是个富家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