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34章:安全了

第34章:安全了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小推车比自行车好用很多,主要阿夏可以坐上去,在一堆物资中间,还可以盯着有没有东西掉下来。


后面是推自行车跟着的赵华,阿夏仔细打量了他一下,除了手臂超长之外,没有其他违和的地方。


其实她知道陆安在想什么。


陆安这个人,其实不是能表现出来的那种坏,而是那种……那种蔫儿坏。


目前食物是够大概半个月的,水也还有,如果能在半个月里找到补给,或者安定下来,有个伴同行也不错。


如果找不到的话……到时候赵华就是补给。


现在这样他还能帮忙运另一半东西,阿夏自叹不如。


人性不是拿来考验的,而是需要守护,大家都不希望走到那一步,最好的结果就是,你好我好谁都好。


阿夏抬头望望天色,曾经阴沉的天空,乌云渐散,确实快要恢复正常了,假如没有意外,他们可以互相帮助,一起重新建立个宜居地。


就在阿夏胡思乱想的时候,陆安肩上挎着绳子和老牛一样拉车,他心里暗暗下定主意,等醒过来一定让夏茴给他好好捶腿。


同样,赵华能活到现在也不简单,阿夏觉得他是看到那一堆咸鱼,知道两个人物资还有很多,所以试着同行,结个伴。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一旦他们两个的食物快要见底,估计赵华第一个跑,连夜偷偷跑。


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现实远没有恶劣到那一步,至少目前来说,两个人都抱着善意来试探接触,真诚的善意。


没有在末世的高速路上独自跋涉近一个月的人,很难体会这种感觉。


人类真的是个群居动物。


到了临近中午,陆安有点吃力,阿夏犹豫一下,没有说话,扒在车上盯着他看。


寂静的高速路莫名变得有点热闹。


近一个月的孤独前行,只有阿夏相伴,耳边一直都是自行车发出来的声音,日复一日,不仅枯燥,且孤单。


现在小推车被陆安拉着,咕噜咕噜往前走,后面赵华推着自行车也发出吱呦吱呦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让人感觉很亲切。


“嗯?”他有点疑惑,阿夏为什么是这副表情?


“你不累吗?”阿夏盯着他问。


“不累啊,甚至浑身充满力量。”


不出所料,刚刚非常累的陆安,不知道在哪个瞬间,一晃神又恢复精神。


阿夏瞬间睁大了眼睛。


陆安甚至吧嗒了一下嘴,停下脚步扭头看看,正对上阿夏的眼神。


不知道累的吗?


“等一下,咱们是不是该休息一会儿?”赵华在后面喊。


陆安回头看看,“嗯……那就休息一下吧。”


陆安活动了一下胳膊,继续哼哧拉车,“坐好了,看我提快速度。”


在后面累得和狗一样的赵华:“??”


前面这俩人怎么回事?


赵华拿着自身备的干粮躲在一旁,看这两个人动手动脚,打情骂俏,一脸问号。


稍不注意被噎住了,他也舍不得多喝水,努力伸着脖子往下面死咽,然后才抿一小口水润润嘴唇。


貌似自从遇到这俩人之后,就有点不正常了,赵华本能感觉到古怪。


阿夏还在瞅着他,从小推车上下来喝口水,忽然凑过来,手伸进他衣服朝肚子摸过去。


“干什么,动手动脚的!”陆安下意识把阿夏的手别开,这突然一下让他差点以为那个黏人的阿夏跟着跑来了。


阿夏眨眨眼,她好像发现了陆安的秘密,好像又没有。


赵华转过身不想看,总觉得特么哪里不对。


休息一会儿之后,阿夏没有再坐车,下来和陆安一起走。


她大概知道陆安像那种忽然精神抖擞的状态需要很长时间刷新,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能省力最好还是多省点力。


但是又说不上来。


只觉得这不算坏事,甚至隐隐活下去的信心更足了。


微风轻拂,废弃的高速路上停着三个人,都没有再说话,静静地恢复体力。陆安坐在阿夏旁边,趁这空闲时间帮她捶捶腿,生理期浑身乏力腰酸腿疼,他也没什么好办法。


“是的。”


阿夏心情忽然放得轻松,脚步轻快了些许。


她当然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赶路,尽快到下一个地方休息,其他的一切都要往后放,不能逞强,然后才能有以后。


“感觉不舒服就坐上去,我现在状态很好。”陆安嘱咐一声,他睡觉前还吃了两个士力架——可能这玩意不管什么用,但是心理上还是有点暗示的。


阿夏点头:“嗯,我知道。”


“真的知道?”


虽然路上很多地方都是空荡荡,但谁也不敢放松,无论概率多小,只要发生一次,都是不可承受的。


赵华明显也很有经验,拿着撬棍转身走向左边,陆安扭头看看,朝右边过去,阿夏则去楼上。


走出两步,她忽然身子一晃,脸色惨白,猛回身拉住陆安。


三人同行,赶路速度慢了许多,直到天光渐暗,才将将赶到下一个暂歇点。


比较破旧的一个服务区,天色很暗,他们把车停在外面,迈步进去。


陆安犹豫了一下,没有把镰刀还给赵华,只给了他一根撬棍,三个人分头去查看各个房间,扫清可能出现的危险。


到了一扇门旁,她回头看看陆安,比手势让他闪开点。


陆安觉得莫名其妙,往后退了两步,接着见阿夏抬腿一脚把门踹开。


“哐!”


陆安心下一惊,“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嘘……”


阿夏苍白着脸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眼睛眯了眯,手上握紧了柴刀,朝陆安去的方向过去。


那是一个人。


一个女人。


她脖子被豁开一道,躺在地下抽搐,眼睛死死地盯着阿夏。


一声巨响,刚走到左边的赵华被吓一跳,猛地转身,正看见一道黑影从被踹开的房门里冲出来。


迎接的却是阿夏的柴刀。


短促的惨叫响起,鲜血飙飞,洒了陆安一脸,温温热热。他抹了一把脸,怔怔地看向阿夏,阿夏却低着头,看向脚下踩着的黑影。


阿夏苍白的脸色落在陆安眼里,他一时愣住了。


赵华:“??”


“……”


阿夏抬手又补了一刀,才抬头看向陆安。


“安全了。”


他拿着撬棍僵在原地,看向左边的门,不知道该打开还是该干嘛。


他现在很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