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32章:试着找

第32章:试着找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上古时代洪水泛滥,无边无际,淹没了庄稼,淹没了山陵,于是大禹扛着锄头去治水。


家门口被山堵住了,愚公就扛着锄头,带儿子去挖石头,子子孙孙无穷尽。


还有夸父带着部族迁徙……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喜欢这样干事,水泛滥了,治;山挡住门了,挖。


这一点在阿夏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现在太阳不见了,于是她跋涉千里去找太阳。


在路上的第二十六天,陆安才终于察觉,天好像真的比较亮了一点,不再像之前那样阴沉沉。


此时,他正和阿夏站在楼顶吹风,周围好似寂静的无人区,天地间只剩下他和阿夏两个人的错觉。


他扭头问。


“省着吃能够十几天。”阿夏表情平静地坐在边缘,对高空没有丝毫恐惧,两只腿搭在外面一摇一晃。


陆安觉得阿夏应该有夸父血统,喜欢追逐太阳。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还剩多少吃的?”


在现代查了大量资料,陆安也找同学联系比较专业的朋友问过,剧烈的撞击确实可以扬起大量灰尘,遮盖天空长达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之久,影响植物和农作物存活,造成低温,如果撞击地点合适的话,还会引起全球风暴性大火与酸雨。


这次灾难远没有全球性那么严重,温度也没有降到零下,这是一次人为灾难,他们只是想清理,而不是毁灭。


“应该不用省着吃了。”陆安这样说,阿夏不太明白,用询问的眼神看他。


“这里的灰尘已经非常薄了,你没感觉到越来越热吗?”


“是吗?”阿夏听着陆安的话望向远处,终于要过去了?


陆安转身下楼,到自行车那里拿出破旧的地图,抹身回楼上展开,循着高速上的指示牌找到自己位置,食指顺着上面虚虚比划。


持续三个月,已经是极限了。陆安抬头仰望天空,出发时在外野宿需要盖紧棉被,还有点冷,现在明显能感觉到气温回升,最近几天他们甚至经常在路上脱掉棉袄。


“灾难要过去了,最多半个月,我们能把毛衣脱下来。”他对阿夏道。


“也可以就此止步,我们找离这里最近的宜居地,想办法恢复生产,这些天一直在升温,我估计最多半个月,太阳就能出来。”


阿夏低头看着地图一时没说话,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她已经很累了。


“我们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不是两条高速路,是两个选择。一,是继续走下去,越远越好,最好直接找到太阳,但是这样物资需要想办法补充一下,水,食物,还有……自行车快散架了,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车,上次那个赵华的小推车就不错,该和他换一下来着,我们东西太多了。”


陆安说着把地图递给她,自己则转身遥望南边方向,那边是绵延山脉,灰蒙蒙的影子看不真切。


“半个月吗?”她把思绪拢回来,抬头想了想陆安说的话。


“最多半个月。”


真的很奇怪陆安为什么这么神采奕奕,不用吃饭,不用喝水,却比她还要有精神。


她甚至怀疑陆安是小时候在电视上看的唐僧,吃他一块肉也许能长生不老……


“什么然后?”


“要继续走还是找地方准备安置,我感觉你快要到极限了。”


“好。”


她回答的很干脆,干脆的让陆安惊讶,“然后呢?”


二十六天的长途奔波,她已经透支了很多,能走到这里,完全是靠意志强撑着。


阿夏怔怔地看着他,直到陆安抬手晃一下,她的眼神才动了动,低下头,手指捏着地图微微用力。


陆安对她的状况有点担心,最近几天,她经常小腿抽筋,虽然强打精神依然能走得动,不过那张脏脏的小脸,疲惫已经掩盖不住。


这也是他今天一定要停下休整一天的原因,阿夏也没有拒绝,她自己也能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下意识伸手,抄进阿夏的腿弯想把她抱下来,阿夏愣了一下,也没太抗拒,两只手环着陆安的脖子,任由自己被抱离边缘。


寂静无声的天台上,两个人好像心意相通了那么一瞬。


“我们……先走吧,遇到可以住的地方,我们就停下。”


最终决定是这样,陆安靠近两步在她身后,朝下面看一眼,四层楼不是太高,却依然可以摔死他们两个。


陆安把米放进去,再抓一小把干菜,添上大半块咸鱼,盖上锅盖后就到一旁,拿起徐教授的笔记看。


这是废土里仅有的精神娱乐了,徐教授在笔记里骂人的方式多种多样。


长久的寂静与荒凉,日夜兼程的相伴,盖着棉被一起席地而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互相间接触已逐渐成为习惯。


阿夏沉默着,自己走下楼顶,和陆安下去大厅,陆安生火煮水做饭,她就坐在一旁,抱起双腿蜷成一团,下巴搁在膝盖上静静看着。


阿夏的母亲很迷人,笔记本上是这样说,可以看得出来徐教授很爱她,有几页通篇都是回忆他和妻子的事,纸张皱皱巴巴。


读着这些斑驳的文字,他眼前不自觉出现一个满脸沧桑的中年人,在多年前,戴着眼镜,手握着笔,低头认真地一点一点在这个黑色笔记本空白处写下自己的回忆。


服务区的大厅破破烂烂,座椅桌椅被人掀翻,角落还有不知道什么动物的骨头,他已经逐渐习惯,在这里没有丝毫不适。


等到水烧开,咕嘟咕嘟冒热气,陆安掀起盖子搅拌两下再盖上,回身坐在倒地的货架边缘,继续翻笔记本。


陆安看向阿夏,那时她是个扎辫子的小女孩。


“我父亲说,希望我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努力活下去。”阿夏低声开口。


看着城市动乱,灾难爆发,这样一个男人带着年幼的女儿躲在山村,想等一切过去,最终等来的是一片城市废墟。


他那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陆安顿了一下,“现在找到了吗?”


“你是想问你?”阿夏抬眼看着他。


“你找到了吗?”


“没有,五年了,我都没有找到。”她摇摇头,“我自己也能活得很好。”


“为什么说以后?”


“因为我……”陆安忽然卡住。


“以后你会找到的。”陆安想起夏茴,心情忽然开朗。


掀开锅盖装上一大碗粥递给阿夏,她轻轻吹着,一点一点送进嘴里。


来自过去?


也不太对。


来自未来?


不对。


阿夏嘴角动了动,看上去是想笑。


这个陆安哪里都好,就是脑袋有点毛病。


“我在过去,见到未来的你,你能理解吗?”他最终找出一个合适的描述。


“你又犯病了。”


吃完饭又在大厅坐了一会儿,陆安看笔记本,阿夏看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等到天色渐暗,两个人又到楼顶看一眼周围,没有人接近。


现在视野里看不到人,晚上就不会有人来,这种环境下没有人能在夜里赶路,需要防备的只是一些夜晚出没的动物。


回到二楼角落的房间,陆安照常帮她揉小腿,到天色完全黑下来,她扯扯陆安的衣服,陆安才脱掉外套,躺下来休息。


听着旁边的呼吸,阿夏静静地往他怀里钻一下,手臂环住他,闭着眼睛,感受这个人的温度。


末世里没有必须的感情,只是有个人依靠,会更让人想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