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31章:相伴

第31章:相伴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一晚上,陆安都在注意赵华有没有试图悄悄挣开。


结果这货睡得倍儿香,也不知道被捆在地上是怎么睡那么舒服的。


等到天亮,外面的光线照进来,他侧头看过去,赵华整个人缩在棉衣下,只有双腿和脑袋露在外面。


阿夏醒来时,两个人收拾好被子,把炭火重新燃起来,解开赵华,这家伙纠结了一下,也没立刻跑,活动着酸痛的身体,凑在火堆旁烤手。


过一会儿,他出去外面拿盒罐头进来,打开后用铁杆撑着,放在炭火上面被火舌舔过,稍微加热之后一股微微的热气冒出来,便开始迫不及待地开吃。


“你们放我一马,谢谢。”


他捂着罐头的铁盒开口道。


在寒冷的夜里盖着棉衣睡一整晚,这时候他对热量和食物有很迫切的需求,热乎的汤汁顺着食道下肚,赵华感觉自己重新活过来了。


再看对面,阿夏抱着大碗喝粥,陆安就在一旁收拾东西,他的镰刀也被俩人收缴了。


如果是在他们各自生活的地方,碰到时也许能和平共处,但现在是逃难旅途中,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倒在哪里,能不能走到尽头,还是弹尽粮绝之后躺在路边安静等死。


多一份资源,就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这种情况下底线没那么重要。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我们起了冲突,绑你一夜,你还说谢谢。”陆安觉得荒诞,不由想笑。


“大家都一样,换作是我,也会这么做,毕竟我们都不认识。”赵华轻轻摇头。


带个女人能活到现在的人,都不简单。


更难得的是,他们还有底线,这就更不简单了。


赵华叹了口气,这算是捡回一条命。


眼前两个人很厉害,他有这种感觉,虽然昨天被俘是一个人打不过两个,但他就是觉得两个人厉害。


阿夏很明显是后一种,这从他们的武器就能看出来,阿夏拿的是凶悍的柴刀,陆安手上是撬棍和小匕首。


而且吃饭也是阿夏先吃……


在灾难刚发生的那个时候,最先熬不住的,就老人和小孩,再之后便是女人了。末世里没有男女之分——这么说不太准确,活下来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当别人的床伴,被保护,但也容易被放弃,甚至被当成物资拿去交换,命运悲惨。


另一种就是强大的,可以独自生活下来的女人,她们并不会比男人弱多少,甚至更强,这样的女人不会被人轻视,即使组团,也会被当成兄弟看待。


“因为我想放了你,所以她不让我吃,饿几天也没关系。”陆安随口道,“都和你说了,她超级凶,你可以走了。”


他看阿夏一眼,对赵华道,“希望下次不要再碰见。”


赵华看着阿夏喝完粥,然后把火扑灭,脑袋上不由浮现一个问号,这男人连饭都不吃的吗?


“你……刚刚有吃东西吗?”他怀疑自己晃神的时候陆安偷偷塞了两口什么。


赵华怔住,看向阿夏的眼神有些敬畏,尼玛的两个神经病。


他站起身出去,推上自己心爱的小车,站在路上左右瞧瞧,一时没动。


“??”


饿几天?没关系?


“你再在这里待一天?”陆安瞬间明白了他的难处。


赵华点点头。


过许久,他又扭身折返回来。


见陆安疑问的眼神,赵华摇头道:“都是这条路,你们先走吧。”


陆安和阿夏两个人收拾好被褥背在身上,便又开始踏上旅途,推着自行车把这个服务区甩在身后,连带着里面的赵华一起。


如果把他们从出发到现在住过的地方连成一条线,会发现弯弯绕绕,每个高速服务区几乎都是一个休息点。


即使放他走,他也走不到哪去,这条高速外是大片荒地,他拉着小推车,除了往回走,就只能向前。


往回走和找死差不多,浪费了体力,还要重新走回来,不如在这里再停一天,养好精神和体力,这是最佳解。


两个人的鞋子因为长久的行走而磨损,阿夏的磨损更厉害一些,她又换上了一双出门前带的新鞋,不过两天过去,又变得很旧。


高速路如蛛网一般贯通着整个大地,他们是两只蚂蚁,艰难而又坚定地朝着一个方向移动。遇到一个向上的高坡,陆安和阿夏轮流把自行车推上去,这种时候是很费力的,不仅走上坡费力,推车同样费力,最费力的是很长的那种小斜坡,虽然不太陡,却很长,这时候考验的是持久力,毫无疑问,他们的速度会被这种路形拖累,如果斜坡比较陡的话,就不会太长,反而更好,一鼓作气就能解决。


如果不考虑到末世环境,放在现代的话,倒是很惬意的一次徒步旅行,只是他们没有计划,从出发的那一天开始就不需要什么计划,唯一要做的就是朝前看,朝前走。


新的生活,新的希望,阿夏每天都会抬头看天,有没有好一点,会不会比昨天更亮。


陆安记得有个人从西宁穿可可西里走到拉萨,然后再走回来,纯徒步历时58天,那时他觉得这个人很伟大。


这一刻,陆安觉得自己也很了不起,阿夏同样了不起。


好不容易站到坡顶,偶然回头,弯弯绕绕的高速在他们身后,那是他们曾走过的路。


每天几十公里,近二十天下来,他们不知不觉,已走出了几百公里,中间有遇到几次危险,不过更多的还是荒凉。


小小抿一口水,感受着嘴唇被水滋润,她又见到陆安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自己,忍不住道:“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你是不是人。”


在路边停下喝口水,两个人额头都渗出细汗,遇到这种上坡,一般都不可能赶到下一个休息处,只能在野外凑合一晚。


这两天,阿夏发现陆安一直望着她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这让她很费解。


这个词很奇妙,他可以肯定的是,阿夏不会变成玉皇大帝如来佛系那种神仙,抬手掐诀放法术之类的不存在。


她明明是个人,晚上在棉被里身体隔着毛衣散发的温度,吃饭后饱饱的坐在一旁休息,纤细而有力的小腿,都是人才有的。


陆安望着她脏兮兮的脸蛋,想象未来的神是什么样子。


神……


“天是不是比以前亮了?”她抬头观瞧,朝陆安问。


“也许吧。”陆安看了看远处天空,没有发觉和往常有什么不一样。


“你才更不像人。”


阿夏觉得自己超正常,相比于外形奇怪的何清清,不用吃饭的陆安,手臂超长的长臂怪赵华,她是唯一一个看上去正常的人。


“走吧,找个平整点的地方。”


休息片刻,他们整理行装继续出发。


末世后第十二年,路上荒无人烟,只有偶尔的动物冒出来,然后被阿夏当成加餐。


人类文明留下的更多的是建筑,龟缩在天上,也许期待着有一天能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