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18章:唯一解

第18章:唯一解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陆安很快把腿收回来,在沙发上坐正。他并不是想让夏茴帮自己捶腿捏背,而是逗逗她,顺便看看另一个自称阿夏的她有没有出来。


现在她已经有点收敛了,可能也是察觉到夏茴好像发现了什么,特意等到夏茴回房睡觉才又出现。


“你不是很熟练,看来我们并没有太深的关系。”


“因为经常是你帮我捶。”她说。


“?”


陆安表情变得复杂。


洁白的灯光下,夏茴一身蓝色睡衣,侧身坐在沙发上,白皙的脖颈裸露出来,光滑细致。


他承认刚刚自己心动了一瞬。


“有没有办法带东西过去给你,任何办法都行。”他问。


“带东西……”


她微微仰头看着陆安,“你不是试过了吗?”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某一刻,真的很像一对夫妻,丈夫忙碌了一天回家归来,妻子帮他舒缓解乏。


“我需要你帮忙。”陆安敛了敛思绪,说出自己的目的。


“什么忙?”


“……你在搞笑?”


“反正你带不了,我只是想骗你亲她一下。”她嘿嘿笑,拆开棒棒糖放嘴里,咯嘣一声咬碎,然后见陆安的眼神有点不对。


“怎么了?”


“也就是不行?”


“你可以试试这个。”


她起身回屋,再出来时手里拿了一个棒棒糖,“睡前吃一个,看看能不能让我尝一点甜头。”


“对的。”她无所谓道,“我当初确实一直怀疑你偷吃我东西,觉得你这个人真是糟糕透了。”


“那你还吃?”


“虽然糟糕,但是慢慢就离不开了,然后还死不承认,嘴硬,你得主动一点。”


“糖是有数的吧?”


“嗯,只有两个了。”


“她一定会怀疑我偷吃她糖了。”


陆安捏紧了拳头。


这家伙比夏茴还要恶劣。


“原来不想啊。”她眯着眼睛笑了,“那我就回去睡觉了。”


“你到底是夏茴还是阿夏?”陆安对她说的身份开始怀疑。


“想知道吗?”


她问,捏着糖纸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抬头瞅着陆安,拿手指点了点嘴唇。


“星期六,晚安。”


“星期六?”


“是在叫你的名字。”


“有意思吗?”


“非常有意思,你不知道多好玩。”


“阿夏不是你这样的。”陆安看着她道。


“你等一下!”陆安两步过去抓住她后脖领子,在她关门前成功逮住。


“还有什么问题?”


“你不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这事就没办法做了,我不会像你想的那样去发展,历史会因此改变。”


她嘴角微动,看起来心情不错,背着手回屋了。


陆安在客厅静静地思考人生。


刚刚想喊她出来干嘛来着?


“然后你会咻一下消失。”陆安觉得她的反应不对。


“你做的所有选择,都是必然的,任何人无法改变,如果真的出现那种事,我现在不会在这里,这是一个悖论。”


她仰着小脸盯着陆安的眼睛,“我在等你。”


陆安认真地对她道,反正现在什么也没发生,还来得及。


“哦。”


她应了一声,并不在意。


陆安迅速低头,一触即分,她舔了舔嘴唇,笑了。


“现在可以说了吧?”陆安盯着她问。


“骗到一个亲亲,晚安。”


“……”


陆安语塞。


“再退一万步说,你舍得让阿夏死吗?现在立刻返程,把我扔在高速路……唔。”


她绝对不是阿夏,阿夏都是有事说事,这一定是未来的夏茴。


“你报警把我抓警察局的账还没算。”她整整被陆安抓皱的衣领,“破灭了我的美好重逢幻想,你要赔。”


“根本不是重逢,鬼才要和你重逢!”


“夏茴!”


陆安愤怒了,世界上怎会有如此糟糕的人格存在。


原以为夏茴就够让人头疼了,没想到她另一个人格更过分,之前竟然以为这个时不时冒出来的人正常点,只是喜欢钻他床而已。


“……”


陆安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她指的是和阿夏在高速服务区盖一张棉被的事。


两个人根本是条件所限,厚重的棉被和垫子带一条已经很勉强,背在背上和乌龟壳一样,身上还挂着其他零碎。


“谁让你上次忽悠她吃臭豆腐,还在门上装两个门闩。”


“我根本还不认识你,你想就让我和你发生什么?”


“你和我睡在一起了,每天晚上,挤在一起。”她平静道。


“那夏茴是谁?”


“也是我。”


“她不是你,她刚刚还说要捶死我。”陆安摇头道。


况且穿着衣服,在末世里,哪里有那么多讲究……


“你真的就是阿夏?”


“废话!”


“我没发过那样的朋友圈,我年轻时候都是用qq。”


“把你手机拿过来。”


“不拿。”陆安摇头。


“你有没有想打死以前的自己的时候?”她笑着问。


“嗯?”


“你年轻时相信过奥特曼,相信过光,听着网易云痛哭流涕。现在的你不会了,但是你能否认那个发朋友圈说动我兄弟者巴拉巴拉的傻哔不是你吗?”


“夏茴是你分裂出来的美好人格?”


“不,她是真实存在的,过去的我。”


“现在住在高速服务区的那个阿夏呢?”


“反正都一样,时间会改变一切,让你变得成熟。”她靠近道,“我突然想起来,那时候我们两个蜷缩在服务区里,还担心你每天赶路不吃饭累坏了,没想到你在这儿享受按摩。”


“……阿夏,这一点也不好笑。”


“你指什么?”


“就是,两个过去都是真实的。”她倚在门上,稍稍抬头,看着陆安的眼睛。


“我是最终未来,等她们长大,会成为我。”


“……到时你呢?”


“也是过去的我。”她眯起眼睛道,“我有两个过去。”


陆安凝视着她,时光穿梭并不是那么靠谱,他一直觉得这玩意有副作用。


“两个过去是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


“现在的你不可能明白,因为你是人。”她伸了个懒腰,柔美的曲线在灯光下愈发动人,陆安却皱起眉。


“你不是人吗?”


“我会成为她。”


“消失?”


“共存。”


“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回来?”她转开话题反问。


没等陆安开口,她继续道:“过去的我在等你。”


她转身关掉卧室里的灯,只留给陆安一个黑漆漆的影子。


“我不想忘记你,这是唯一解,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