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12章:希望总要人来制造

第12章:希望总要人来制造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听完美人鱼唱的一首歌,陆安和她告别,拖着一大袋鱼往回走。


忽然感觉末世也不全是灰色,何清清这种坚持认为自己唱歌就是美人鱼的异变种,活得很快乐。


“希望你们不会死在路上。”何清清送上她真诚的祝福。


“谢谢你。”


陆安停了一下脚步,“你唱歌很好听。”


“废话,我是美人鱼!”


何清清略带嘶哑的嗓音现在听起来有点亲切,她哼着小调从河岸支起身子,一猛子扎下去,只能隐约看见淡绿色的尾巴迅速远去。


陆安换了个手拎包,何清清这次很大方,也可能是真的当成了羽毛球游戏,尾巴每次甩动,都有鱼飞上来。


仇恨永远比不上互相救赎,陆安感叹着回到楼上,阿夏见到他带回来的一大包鱼,那双平静的眼睛也有了些许光彩。


“人鱼给的?”


换个角度想想,她这种人最适合在末世生存,换到人类世界,对于她来说反而是场灾难:不仅有各种捕鱼器,河里也都是各种垃圾,游轮漂来漂去,还可能被人捕上来观赏。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最开始的时候,她也是活在浴缸里的,被父母保护的很好——大概也因此养成了现在这种性格。如果是从小被抛弃,很大可能会变成相反的人格。


阿夏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对,何清清很美,一头乌黑的长发,只有上半身露出来的时候,是个标准的美人。


只是尾巴有点吓人。


“美人鱼。”陆安纠正道,把一大包鱼放到地下活动胳膊,“她很美,不是吗?”


“嗯……是的。”


天台上铺了一大堆鱼,两个人捋捋袖子刮鳞剖肚,用盐将它们一个个处理。库存的盐都被阿夏搬出来了,既然决定了要离开,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找到另一个适合住的地方,要么死在路上,总之不可能再回来。


这几天他们一直在收拾东西,离开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有很多要准备的。自行车也被陆安搬出来,链条有点生锈,阿夏翻箱倒柜找出来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润滑油,经过修理,还可以再用。


她摸了摸自己的短碎发,以前的时候,她好像也留过长发,让母亲用皮筋帮她扎起来,灾难刚发生时,父亲也会帮她扎,但经常歪歪的,还要调整好几次。


很奇怪,这两天经常想起从前,也许是即将离开的缘故。阿夏环顾天台,五年前她来的时候,这里空无一物,不知不觉,已到处是她生活的痕迹。


“只是有些人。”她说。


“有些人?”


“何清清说,我们这样的人,比她那样的要更可怕。”


听见陆安这样说,阿夏剖鱼的动作顿了顿。


陆安没有再问,既然笔记里有写,那就看完之后有什么问题再问,免得问些白痴问题,让阿夏把他当作星期五。


一大堆鱼处理了很久,等到全部搞定,阿夏继续整理她储存的宝贝,尽量把最有用的都挑出来,陆安则在天台找了个空的角落,坐下翻开徐教授的笔记。


“我父亲的日记里记得有写,以前有过一个……特别厉害的人,被当作神,后来死了。”


“哦哦。”


污染会使基因突变,而突变大部分是有害的,如最典型的癌症,这也是人类寿命在一百多年前开始减少的原因。


初代被污染的人并不会猛烈变化,成为奇形怪状的异变种,他们可能生病,也可能影响很小,少部分人可以正常生活,但辐射会改变基因序列,使遗传序列混乱。


徐教授的笔记本与其说是日记,不如说是随笔杂谈,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内容是日记,其他大多是回忆以前,放眼未来——未来就是:‘哦,人类完了’,接着再大骂一通。


陆安花了二十分钟才从字里行间找出来关于那个‘神’的信息,徐教授用的是一种嗤笑的语气,大意是救世只能从根底开始,而不是毁灭,即使把除了人类之外的所有物种杀光,人类也回不去了。


如果从客观角度来说,何清清属于其中少数的优质个体,也就是良性突变,可以更好地生存下去。


所谓的‘神’,也是如此,不过更加强大。


可以观察到的影响,只会在下一代。


何清清就是茫茫多中的一个。


这个人最近古里古怪……


阿夏皱了皱眉,不知道陆安看什么鬼,好像星期五也经常做一些让人不能理解的事。


神……


陆安陷入思索,目光随着阿夏在天台上忙碌的身影移动,阿夏察觉到他的视线,回头看看,陆安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


想了很久,她到楼下包里摸出来两颗种子,小心地埋进土里,拍了拍手站起来。


“你在做什么?”


鱼的肠肚剖出来后,都被她埋在那一堆土里,此时将要离开,竟然非常不舍。


可惜了,如果没有月亮掉下来的事,这么一大堆内脏埋下去,来年庄稼肯定能长得很旺,可以说是一块宝地。


阿夏闻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现在你已经制造了一个惊喜。”


“如果有机会长出来,等明年,它会变成一片,要是有人来到这里,肯定会非常惊喜。”阿夏说道,看陆安不理解的眼神,她想了想,没再多解释。


“你也想在新城市遇到这样一个惊喜。”陆安说。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


天将黑的时候,一锅陆安出现以来最浓稠的粥被阿夏煮出来,差一点就可以称之为饭了,这两天就要离开,她要恢复好状态,准备迎接未知的旅途。


“前提是我们走后太阳能出来,它能发芽。”


在这个已经寂静的城市里,她种下了一丝希望,可能永远不会再有人来这里。


距上次如此彻底换地方,已经是五年前,那时父亲还在,一切都不用太费心。


现在她要独当一面,带着陆安,这个星期五,要保护好他,然后,找到新的住的地方。


阿夏端着大碗努力吃饭,食物顺着喉咙下去,她能感受到体力逐渐补充,那些食物都化作能量,落到肚子里暖暖的。


陆安很神奇地发现,阿夏吃饱了之后摸摸肚子,和夏茴啃完猪蹄吃撑了,摸肚子的动作是一样的。


他无法想象这个阿夏,是怎么变成那个老喜欢往他身上蹭的神经病人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