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5章:陆安这个人太恶劣了

第5章:陆安这个人太恶劣了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夏茴忧心忡忡地捧着水杯,她努力思考怎样能避免古代的落后科技。


回去应该是很难回去了,难道她这个未来美少女以后会找一个古代土著,再挺着大肚子洗衣做饭?


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她要当富婆,超级富的那种。


陆安从早上一直到下午,都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等着另一个人格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被放了鸽子。


夏茴已经皱眉看了他好几次了,陆安当作没事发生,装模作样的拿笔纸写写画画,创作出一幅阿夏大战美人鱼——当然是q版的,看不出来那是阿夏,只能辨认出何清清的鱼尾巴。


这个未来明显和阿夏所在的未来截然不同。


那么夏茴二号呢?


另一个人格是关键。


“你是不是暗恋我?”夏茴很怀疑这两天陆安的不对劲。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我只是对你说的未来很感兴趣,我又活不到那种时候,只能听你说,然后自己想象。”


陆安随口道,人工智能,太空殖民,培养皿,全息影像……


“今天是星期六。”陆安很严肃地提醒。


“星期六怎么了?”夏茴纳闷,古代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习惯?


陆安又没上班,周末和他没有关系,周六和周一应该没差别。


但是这个人格不出来,夏茴一直闲着,摆弄摆弄手机,研究心理咨询,要么就跑到电脑那边,晃悠着小腿查些资料,或者捧一杯温水坐旁边看陆安摆弄虚拟电脑,期待什么时候能正常充电。


说好的星期六,下午都快过去一半了。


夏茴打着哈欠准备回房午睡,被陆安拦住,他今天不打算让夏茴脱离视线,要午睡就在客厅沙发眯一会儿。


夏茴的目光逐渐转为同情,想了想道:“等我成了富婆,一定要帮你治治脑子。现在你让开。”


“今天你不可能回房。”


陆安整个人挡在门口,停了一下继续道:“或者我们去外面喝杯奶茶?”


“在我们古代,星期六不能回房午睡,不然会被枪毙。”


“……”


“这是真的,类似的规定还有很多,立秋第一天不喝奶茶会被判刑什么的,这在网上都是共识。”陆安煞有其事地道。


“就不想让你午睡。”


俩人对峙一会儿,夏茴恨恨地踢他一脚,转身坐回去。


这个人有问题。


“我困了。”


“那就在沙发上躺一下。”


“你到底想干什么?”


正低头打开外卖软件的陆安默默把手机收起来,“你自己点吧,最好一罐八宝粥最省事。”


“陆安!”


“行,我点,再复述一遍。”


“你要喝奶茶吗?”陆安问。


“红豆奶茶大杯。”


夏茴说道,瞅了瞅依然堵在房间门口的陆安,继续补充:“加椰果加芋泥加布丁加粉圆还有芦荟果肉。对了,还有仙草冻也加一点。”


“装不下就拿另外一个小盒子,这样当下午茶了。”


夏茴侧躺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腹部,半眯着眼睛吩咐。


不对劲,很不对劲。


“椰果芋泥布丁粉圆还有芦荟果肉仙草冻,薏仁莲子珍珠果……算了,不要莲子,换成桃胶。”


陆安:“??”


“你们……点奶茶是不是女孩独有的天赋?”他一脸迷惑。


一定要等到她出来。


许久后,敲门声响,外卖小哥提着一个袋子递进来。商家很有经验,放不下的不仅分开装,还贴心地送个勺子,看上去就是另一盒烧仙草。


“你的八宝粥到了。”


这种要求陆安都能满足,他绝对有阴谋。


陆安费力地点好奶茶,再加上备注,回过头,夏茴已经闭上眼睛,小腿搭在沙发边缘,轻轻晃动。


他静静看了一会儿,坐到电脑前的椅子上,面朝夏茴没再出声。


陆安话还没说完,她一低头,已经往陆安怀里钻过来。


感觉到夏茴柔软的发丝蹭在下巴,他顿时僵住了,双手悬在空中,愣了一瞬,心跳开始砰砰加快。


“是你?”


陆安提到桌旁,一屁股坐在沙发边缘朝夏茴道,她好像睡着了,这不是件好事。


“唔……”夏茴揉揉眼睛坐起来,随手把握在掌心的电击棒放到一旁,然后用手小心地捂着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像刚睡醒的小猫。


“快吃,吃完再……”


眉眼弯弯,她柔美的面容上带着浅笑,双眼清亮有神,与夏茴倨傲的模样截然不同。


“……你是谁?”


陆安僵硬地问,如此超乎意料的发展把他思绪都给打乱了。


“嗯……”


女孩拿脑袋拱了拱,还在陆安身上深吸口气。


“陆安,我现在是不是很香?”她低头闻闻身上,举起胳膊给陆安闻。


“那你就赶紧把她追上呀。”夏茴脸上带着笑意,陆安这副紧张的样子在她看来仿佛很有趣。


陆安大脑急转,之前想的一大堆问题在这时候忽然乱套了。


“是你让她来找我的?”


夏茴身上淡淡的香味一直往鼻孔里钻,他努力不受到这个人格的干扰。


“别动!”察觉到陆安想起身闪开,她立刻往这边又凑了凑。


“咱俩不熟,让你另一个人格醒来看到这肯定要出事。”陆安举着双手停在半空,尽量放轻声音,怕把另一个夏茴惊醒。


“嗯。”


“那阿夏是谁?”


“也是我。”


“没有另一个人格,是我让我来找你的。”她闭着眼睛靠在陆安身上,声音轻似呢喃。


好像想起什么,她又睁开眼睛稍稍低头,拿小指勾住她自己衣领拉一下,看到里面不由瘪了瘪嘴。


“你是夏茴?”


“哦~最狼狈时的我。”


炎热的午后,气温节节升高。


客厅里开了空调,冷风吹得夏茴皱了皱眉,睁开眼睛,身上搭了一件外套。


“……”


陆安背后猛地一凉,头皮发麻,“你是阿夏?!”


“你已经见到我了?”她的口气有点稍稍的惊讶。


她心里一惊,坐起来到处找找,电击棒从手里掉落在身旁,夏茴才松了口气。


“你帮我盖……”


夏茴刚要夸赞陆安懂事,视线落到桌上空了的奶茶杯和空盒上,她怔住了。


小脸上逐渐爬满怒气和委屈。


“陆安!你为什么把我的奶茶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