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3章:出来吧

第3章:出来吧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周五的白天很热,气温陡然升高。


陆安没有待在家里,而是约了赵信博一起出去喝酒。


“怎么,有空找我玩啊?”


“这个王八会不会下蛋?会的话改天孵出来给我一只,挺好玩的。”陆安在赵信博住的这里,拿着铁甲小宝摸来摸去,刚刚好手掌大小,盘起来正合适。


“平时它吃什么?养这个应该不费钱吧,不像猫狗吃那么多,还要什么……反正乱七八糟的感觉挺麻烦。”


铁甲小宝在他手里使劲抗争,两只小爪子扒拉他手,一看就不聪明,蠢蠢的模样有点萌。


陆安也不急,逗着乌龟玩,不经意抬头,两只猫居高临下地俯视他,越看越像夏茴。


猫这个东西就很邪门,有时候感觉它什么也懂,但懒得搭理你,就那么静静看着,眼神让人很不爽。


“下个毛。”赵信博都懒得跟这个没有常识的人科普,坐在电脑前整理文档,


这是老爷子交代的事,催好几天了,整好才能和陆安出去,不然吃饭到一半被老爷子夺命电话催。


陆安有点羡慕,但是如果让他养,他肯定拒绝,家里住进去一个夏茴就够麻烦了,再来两只猫一只狗,鸡飞狗跳的场面想想就酸爽。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还是乌龟好玩……


一旁大金毛的尾巴甩来甩去,像个鸡毛掸子,时不时从陆安腿边扫过。


这小破屋子一点也不冷清,赵信博大概是不需要女朋友的,即使一个人独居也能很热闹。


“新开了一家串串,去尝尝!”赵信博一摆手,今儿他请陆安。


出了门,外面高大的银杏树绿意盎然,夏天花已经不见,再等到秋天,会变成满树金黄,片片飞舞的金黄色树叶打着旋落下来,在地上铺厚厚一层,煞是好看。


“走吧!”赵信博关掉电脑站起身,扭头见陆安盘铁甲小宝,不乐意地拿回来,好好的乌龟盘包浆了怎么办。


“吃什么去?”


“哪里好?”赵信博扯扯裤子把勒着蛋的内裤调整一下,顺着陆安目光看过去,就看见几个大爷摇着扇子围石桌斗地主。


他纳闷,“怎么感觉你辞职了变得怪怪的?”


陆安视线从远处扫过,来来往往的行人穿梭在街道上,青瓦房后面是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写字楼,在这个城市,古典建筑与现代高楼完美融合。几十米外,有个陈旧的避孕套售卖机,再近处,挺着肚子的中年大叔带着口音和交警正说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蓉城很好?”


赵信博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在末世的压抑下,即使是找个石凳在路边坐一下午,也是非常放松的一件事。不管是时尚美女,还是骑电瓶车的大爷,都在展示着这个城市蓬勃的生命力。


他无法想象,如此繁华的现代社会变成一座空城,被厚厚尘埃封存的模样。


“这就是……智慧,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你没有。”


陆安迎来的是赵信博的鄙视。


明天就是周六了。


晚上八点,夏茴靠在沙发上摆弄手机,好像发现什么有意思的事,很是聚精会神。


“哎,看那个妹子好不好看?”赵信博注意力很快被转走。


陆安随意扫过一眼,还没夏茴好看……挺漂亮一个人,可惜长了个嘴,还有人格分裂的毛病。


陆安回来先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喝完,身上带着的淡淡的酒气。


“你就这样躺了一天?”他诧异,真的好宅啊。


听到陆安回来,她扭头看了看,“你干嘛去了?”


“和朋友散散心,不然我心态会出问题。”


“什么工作?”


“不告诉你,等着我有钱了,天天吃猪蹄鸡翅。”


如果不是吃撑了,大概连散步都懒得散。


“我在工作。”夏茴对他用的‘躺’字表示不满,明明是坐着的。


“我必须要提醒你,古代有种叫传销的东西,还有卖茶的,投资的,买币的……那都是骗子,没听说过天上掉下来猪蹄鸡翅。”


夏茴半躺在沙发上没动,按着手机道:“天启六年,京城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城东北方至城西南角,同时有大火球在空中滚动。巨响声中,天空丝状、潮状的无色乱云横飞,刹那间天昏地暗,尘土火光飞集,天崩地陷,万室平沉。”


“哦。”


陆安漫不经意地走过来,没想到夏茴早有防备,拿着手机转个向,就是不给他看。


“……”


陆安站在原地木了半晌,“你认真的?”


陆安:“?”


“东自阜成门,北到刑部街,木材、石块、人体、禽尸像雨点从天空中降下。”她瞅陆安一眼,“现在你听说了。”


回身拿杯子接满满一杯水过来,然后当着夏茴的面喝干净了。


如果不是因为阿夏,和她另一个人格,早把她绑起来教训一顿,教训不好就丢出去。


“愚蠢的古代人,给我倒水!”夏茴扬了扬下巴。


“等我有钱了,一定把你送到最好的医院。”陆安道。


“为什么不会?”


“然后因为说话太让人生气导致被找上门打断腿,获赔十万?”


“你们古代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太聪明,我在学着搞情感咨询,那些女人的钱最好赚了。”夏茴终于舍得解释一下她在做什么。


“你还会情感咨询?”陆安吃惊。


他在考虑要不要把夏茴绑起来。


一直等到十一点,夏茴洗完澡哒哒哒出来吹头发,陆安还坐在椅子上看着她。


陆安坐到一边看着她,今天夏茴倒是很精神,八点多了还神采奕奕,不知道会不会提前犯病。


另一个人格看起来……也不太靠谱,不是动手就是动嘴,很让人担心。


如果不是人格分裂这个毛病,还有那张嘴,她看起来蛮好的,长发细软的小妹子,要是可以软软地叫声哥哥,可能没人能抵抗。


可惜了。


这让她有点警惕,摸了摸兜,换了睡衣没带电击棒,赶紧跑回房把它拿出来,握在手里给陆安一个眼神。


陆安移开目光。


一夜安稳。


隔天,精神满满的夏茴一大早起床,非常意外地发现陆安今天起得超早,买好了早餐,就坐在椅子上,用诡异的眼神盯着她。


她狐疑地瞅瞅早餐,再看看陆安,试探着拿起来咬一口。


“星期六了,你该出来了。”


“哈?”夏茴懵懵的,望向陆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