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32章:多走走就好了

第32章:多走走就好了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这次闹钟调的比较早,他怕阿夏出什么事,如果能早点醒,还有时间想想办法。


骤然回到漆黑的环境,让陆安一时难以适应,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伸手在嘴里掏……


空的。


他怔了一下,再仔细感受,后槽牙外贴着嘴唇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失败了。


黑暗中,阿夏恍惚呓语,紧紧抓着他衣服一角。


“太阳……”


“……”


陆安静了一会儿,扯住衣服下摆用力,嘶啦一声又把衣服撕下来一片,用水沾湿了,摸索着抓住阿夏的手,给她擦拭手心和腋下。


不似夏茴的手那样柔软,阿夏的手上很多老茧,很是粗糙,而且有力,他在黑暗里要一直掰开阿夏手指才行。


再继续换到手这边,然后擦额头,脖颈两侧——一直忙忙碌碌,陆安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直到两大瓶水用完,他才歇了口气,再摸摸阿夏的额头,好像高烧开始消退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这是件好事,说明物理降温有作用,他停了片刻,摸黑去桌子那边继续找水,幸好阿夏把水看得很重,在房间留了很多,没有放到天台。


然后还有脚心,陆安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第一次照顾人,竟然是做这种事,还被阿夏下意识踹一脚,没怎么用力,也可能是她用不上多大力。


轻轻拍她脚一下,陆安扭头把衣服碎片重新用水浸润,然后继续擦,他感觉自己现在像个盲人按摩的小哥,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摸索着拿住那双手和脚,用布抹过。


察觉到阿夏好像有挣扎的迹象,陆安捏着她下巴晃了晃,“你病了,要多喝水,多撒尿,把病毒排出去。”


阿夏不知听懂没听懂,反正开始有意识地喝水,一直到水瓶里的水喝完,她才重新松了力道,继续躺下。


这次陆安没有再用瓶盖,他直接试着把阿夏扶起来一点,喂她喝水,发烧的人要多喝水,才能把病毒排出体外——这是百度说的,毕竟不是医学生,只能都试一试。


“清醒一点没?醒了就自己喝。”


现在倒是不用再那么急,阿夏的体温得到控制,再擦也只是聊胜于无,打发时间。他没有去碰阿夏脚心,就拿着两只粗糙的小手,细心地一点一点抹过。


暗夜无边,没有星星和月亮,完全漆黑的夜里,很难推测时间。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时不时摸一下阿夏额头,直到窗外稍稍有点光亮,陆安才看清眼前的一切。


“我可没有猥亵你,大半夜突然发烧,把我吓坏了,还以为明天就要把你烧掉,继承你这破烂遗产……我要这些有什么用?好好活着,你都活了这么久,发烧应该不止一次吧,小问题……”


陆安絮絮叨叨,拿起搭在一旁的布,又掰开阿夏的手掌慢慢擦拭。


陆安戳她脸颊一下。


“该醒了!”


阿夏闭着眼睛,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抓着他衣角,另一只手被他拿在手里,用来监测阿夏的体温。


“醒醒。”


但陆安感觉到她的身体已经下意识绷紧。


“昨晚发生什么事了你记得吗?”他问,很怕阿夏什么都不记得,以为自己要冒犯她——


又戳一下。


阿夏眼睛睁开,而后眯起来盯着陆安,一时没有动作。


“你……咳。”她声音有些干涩,轻咳一声继续开口问:“就是你在我旁边嗡嗡了一晚上?”


“?我是在鼓励你,生怕你死掉!”


如果放在现代社会的话,应该已经算冒犯过了。


阿夏脸上浮现出一抹思索,而后闭了闭眼睛,终于完全放松。


“这叫物理降温。”


陆安解释,现在的阿夏看起来有点滑稽,本就不太干净的脸上一道一道,变成了小花脸,偏偏脖颈又被他拿布擦了好多遍,与旁边的皮肤黑白分明。


“谢谢。”


阿夏爬起来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然后额头掉下来一块布。


陆安说着话到门口搬动柜子打开门,颇有点成就感,体验了一把当医生,还成功把她给救活了——虽然就算什么都不做,她自己大概也能扛过去。


阿夏用力甩了甩头,身体还有点虚弱,病和月经一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她确实需要快点恢复体力。


她努力坐起来之后,感觉到身体的不适,一时没有出声。


“快去熬点粥吃了,补充一下体力才能好,对了,先烧点热水冲碗蜂蜜,营养热量水分都是你现在需要的,病还没好,我不想烧你。”


外面天微微亮,清晨的天台有点冷,阿夏上来片刻,又折回去添了件衣服,顺便拿一件新的给陆安,他身上的衣服撕下来两大块,破破烂烂像个乞丐。


一碗热乎乎的蜂蜜水下肚,阿夏恢复了些精神,不像刚开始那样虚弱。


“我还以为我要死了。”


“我也这么以为,还好你活过来了。”


“谢谢。”阿夏道。


“刚刚不是已经谢过了,你好好的,我才能安全,不然我自己跑出去,说不定被什么东西吃了。”


眼望长空,想着昨晚半梦半醒间被拽来拽去,她开口道:“你会治病?”


“会一点,就是一些土法子,比如多喝热水。”


果然,还是有个同伴比较好,可以互相照应。


“很累吧?”


听着陆安的话,阿夏眼神落到他身上,目光发怔。


她有点乱糟糟的,好像在想什么,又什么都没想。只不过因为一时想法,让他不要待在那个没锁的房间,却被他守了一晚上。


阿夏不以为意,用温水沾湿了毛巾,在脸上轻轻擦拭。


毛巾也是在寻找物资的时候捡的,不太多,只有几条,质量很好的才留到现在还能用,质量差一些的,只要稍稍用力一搓,就会破烂不堪。


“不累,就是你……该洗澡了。”陆安看着她的花脸道,很像那个……他想起来小时候那种流着鼻涕,随便用袖子抹一下的脏兮兮小女孩,而且发型也像。


“哪来的水洗。”


陆安本有些嫌弃,但是看看这废土的环境,还是接过来,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脸上比阿夏好不到哪去。


漫画里那种无论世界被灾难毁成什么样,依然有丝袜厂在辛勤劳作,各种短裙美少女的事是不可能存在的。


她擦完又浸了一些温水,递给陆安。


“呃……”


“放在那里又不会飞,今天好好休息吧。”


“多走走,就好了。”


末世就是末世,残酷而又真实。


煮好粥喝一大碗,阿夏多了些神采,稍作休整后拎起柴刀,准备去拿昨天剩的一点东西。


还没走近桥边,他已经隐约听到美人鱼嗓音略沙哑的歌声。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阿夏没有休息,她不需要休息,只要没死,就要继续。


陆安劝不动,只好握紧匕首一起去。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与这座废墟格格不入的粤语女声,在安静的环境里格外突兀,两人停住身形对视一眼,陆安表情怪异地望过去。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那条美人鱼的尾巴在河里掀起点点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