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28章:遗产给你

第28章:遗产给你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回去的路上陆安又望了桥边一眼,依然没有那个美人鱼的身影。


他心心念念,其实只是想问一下,她从多远的地方过来,是不是其他地方,也同样被灰尘掩盖了天空。


如果没有的话,阿夏倒是可以考虑换个环境继续种田——她经营了这片地方五年,现在太阳没了,这可怜的娃。


阿夏已经习惯了各种意外,她正忙着高兴今天的收获,一瓶蜂蜜已经是大惊喜,没想到还能找到点粮食。


连罐头她也没放过,有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也被装进包里带回来。


“这个就扔掉吧?”陆安忍不住提出建议,一大包粮食都找到了,过期的罐头也舍不得扔。


“不用吃饭的人别废话。”


“……”


陆安没有再说,这地方生什么病只能死扛,能不能活看命……不过阿夏是个非常熟练的生存专家,应该没问题。


“我觉得还能试一下。”


阿夏用筷子把它搅散,放进嘴里尝尝,味道有点怪,不过还行。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你不怕吃出毛病?”


“也不是我自己找到的。”


“你喝吧,我不用。”陆安摇了摇头,看她纠结的样子有点喜感。


阿夏闭着眼睛细细品尝,如果陆安没记错的话,蜂蜜里包含着葡萄糖和各种维生素之类,虽然含量少,也是她除了食物以外,最需要的东西。


在末世,只要吃不死,就代表可以下肚,那么奇怪的鱼阿夏都能愉快吃掉,在这方面陆安确实没什么发言权。


把水烧开,阿夏小心地挖出来一点点蜂蜜,冲了一碗,甜滋滋的味道让她很喜欢,小口喝几下,她看看陆安,犹豫片刻往这边递了递,“你要不要尝尝?”


“你舍得给我?”


毕竟他什么也没干,还得要阿夏保护他,还拿了她一个匕首。


“不用!”


阿夏很干脆地拒绝,本来就没多少吃的东西,被陆安试一下就试没了。


“或许……可以先让我尝一下那个。”他目光落到罐头上,斟酌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再吃也不晚。”


少吃一点,如果有不良反应,也不过是过期食品,醒来后怎么都好说。


陆安忽然发现了自己这个金手指的用法,他可以当阿夏的试毒员——不太拼命的那种,如果是一眼看上去就很不妙的东西,绝对就不入口了。


“你的能力就是吃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不会有事吗?”他疑问道。


“这是每个人都该有的能力,身体娇弱的早就死在几年前了。”阿夏回道。


接着顿一下,看一眼陆安,继续补充道:“除了你这种不用吃饭的。你如果吃东西会怎么样?”


他又不用吃东西,给他都是浪费。


仿佛怕陆安忽然抢她的东西吃,刚喝完水,阿夏就把罐头和一点米扔进锅里,还切了一点鱼肉,混合在一起煮,撒点盐用勺子慢慢搅几下,再盖起来。


被这样料理出来的饭,陆安连味道都不想闻,起身离远一点。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吃东西就不会饿。”陆安不用想也知道,在这边吃饱了,醒来之后可能就不用吃东西了。


也许可以靠这一手参加个什么活动,表演半个月不吃饭,挑战吉尼斯纪录,天天睡着了过来吃一顿……不行,先不说吃不吃得下,阿夏得先炸毛。


他捧起下午阿夏拿出来的摄影集继续翻一下,这里也有外滩,有大裤衩,让陆安觉得有点不妙。


她也有点好奇,这种人吃下去难道是吐出来,还是无法消化把肚子撑大。


“我吃了会不饿。”他说。


“?”


后来危险渐渐少了,那口气骤然一松,各种被压抑的伤痛接踵而来。在一个下午她出门找物资,再回来,只见到父亲靠坐在墙边,手里拿着图集,已没了声息。


阿夏望着逐渐沉没在黑暗中的城市,有点出神。


“你和你妈很像。”陆安抬起头道。


阿夏小口吃着粥,有点难吃,不过早就习惯了。


陆安坐在另一角落低头看图集,莫名让她想起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那时候父亲还在,也是稍微吃一点,然后就缩到角落,静静地看着那些照片发呆。


其实不是他不想吃,他已经吃不了太多东西了,彼时经过几年的挣扎,那个曾经为她遮风挡雨的男人老的很快,短时间不仅长出白发,身形也佝偻起来,能继续东躲西藏,只因强撑着一口气。


大口吃完饭,阿夏站起来深呼口气,用力甩甩头,试图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


挣扎活到现在,其实最危险的早已不是来自外部,而是自己。


回忆是个怪物,它让人沉沦在过去,然后轻易把人摧毁。


“嗯,我爸也经常这样说。”阿夏低下头,把嘴凑到碗边,用力吃了几大口。


父亲刚走的那小半年,总觉得他没离开,还在某处地方,后来才逐渐接受,有些人没了就是没了,再也见不到了。


她泪水忽然落下来。


陆安早就发现那个房间的门锁不太好用,门上有不知道什么东西挠出来的爪印。


“应该没有危险吧?”他问道。


“你也待在这里吧。”阿夏没有回答,转身去把通往天台的门锁好,回来后又把房门反锁,接着把旁边的柜子打横,挡在门后,还用一根木棍把它和墙卡住。


阿夏从陆安手里把图集接过来,到楼下柜子里把它放到最底下,层层盖住。


然后回头对跟下来的陆安道:“你楼下的房间没有锁。”


“嗯,我发现了。”


阿夏坐在沙发上,在黑暗里捂着肚子,努力制止思绪发散。


她月经来了,晚上不该吃那个罐头,该放几天再吃。


“如果哪天我死了,你还在的话,希望你能把我一把火烧掉。”她在黑暗里忽然开口,“这一切都留给你。”


陆安看着她做这一切,整个人都不好了,迟疑道:“晚上会有什么东西?”


“也许会,小心点总没错。”


夜晚很平静,陆安思来想去,觉得是因为今天那一大罐粮食,他没有动心,然后阿夏对他彻底放心了。


“啊?”


陆安懵逼,你怎么忽然就要死了?


还留下遗产继承的口头遗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