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25章:我相信我

第25章:我相信我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蓉城属亚热带季风气候,春早、夏热、秋凉、冬暖——一场小雨,给刚准备热起来的初夏降降温。


雨水透明,润湿了街道,这时的天空是暗沉的,却不像阿夏那边,是压抑的灰蒙。


穿着清凉的女孩子撑伞出来,白胳膊白腿晃得人眼花,也有背着包的学生,两人撑一把伞从街上走过。还有西装革履的打工人,神色匆匆,吃完午饭赶回公司,这种天气抓紧时间补个午觉是最正经的。


世界明明这么好,哪里需要拯救?


他却一本正经地和夏茴讨论拯救世界的事,被人听到的话,只会觉得可笑。


可惜,那边只有畸变的动物,满嘴尖牙的鱼,还有不见天日的绝望。


夏茴嘴巴油乎乎的,还在啃猪蹄,吃得不亦乐乎。


陆安望着窗外的长腿高跟鞋御姐走过,思绪已飘向阿夏那边。


能带她吃个猪蹄,再到天桥下面避雨,一起看街上的漂亮妹子撑伞路过,应该是极好的。


“你和她真的好像。”


陆安仔细端详着夏茴,她却皱了皱眉,“你不会在梦里喜欢那个阿夏吧?”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擦擦嘴。”陆安见她啃干净,递过去一张纸巾,夏茴毫不在意地接过来在嘴上抹一下。


“我感觉你眼神不太对。”她抬眼看见陆安的表情。


以为拍电视呢?打仗的时候敌人已经包围过来了,俩人先谈个恋爱,外星人入侵了先谈个恋爱,要帮病人做手术了,别急,先等一下,我和她处理一下感情的事……


“我只是觉得有点同情,像你一样的年轻女孩子,应该穿上漂亮衣服,走在宽阔的马路上,和朋友讨论衣服搭配,商量要喝什么奶茶——而不是满身灰尘提着柴刀拼命活下去。”


想到这种可能,夏茴顿时觉得陆安好像真的有点毛病。


“怎么可能。”陆安失笑,别说两个人才真正认识几天,他压根都没那想法,在那种环境里,还想情情爱爱……


陆安侧头,看见赵信博从对面斑马线小跑过来。


用他的话来说,真男人从不撑伞,娘不拉几的……除非雨特别大。


两个人吃的饭一共四十八块,作为啃了猪蹄的夏茴,拿着手机主动去买单。陆安起身,把放在一旁的伞拿在手上,站到门口等她,抬头看向天上,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放晴。


“老陆!”


赵信博啪嗒啪嗒跑过来,整整衣服,“压力大辞职了不该放松?吃了没?我带你……”


正说着,他又看见从陆安身后出来的夏茴,清清秀秀的女孩,长发披散在身后,出门撑起伞看向他俩。


言行合一的典范。


“刚刚还在想,你刚离职也不好好出来浪一下,躲哪儿去了。”


“下次。”陆安抖抖雨伞,也撑起来,准备回去。


现在一堆事待分析解决,自梦开始后,正常的生活便与他渐行渐远。


赵信博把后半截话咽下去。


“呃……看来是刚吃过。”


好像有哪儿不对……


他看着俩人走出几步,忽又跑过去,“一会儿雨说不定下大了,你伞先借我!”


“行,下次喊你!”


赵信博应一声,看俩人撑着伞离开,忽然觉得自己像条狗。


陆安和夏茴对视一眼,抬头看看雨不是很大,无奈地双手抄兜,漫步在细雨中。


“他是想让你和我同撑一把伞。”夏茴出声道。


即使当一条狗,也要为好兄弟助一把力。


夏茴就静静看着这俩人,赵信博倒是没耽搁,带了伞颠颠跑去店里吃饭,还隔窗朝陆安抬抬下巴。


“嗯……愚蠢的古代人。”陆安笑着道。


“你不要学我说话。”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简直太明显好吗?”夏茴不屑地回头瞧一眼,“愚蠢的古代土著。”


“不用。”


陆安摇头。


“我在赞同你。”


两个人沿着回去的路慢慢走,夏茴撑着自己的伞走出一段距离,举高道:“其实你可以过来。”


“嗯?”


“像我一样完全不在意的话,撑个伞并没有什么。”


其实这种小雨在街上走走也不错。


夏茴没有再坚持,转头看他一眼,想了想道:“你还是在意的。”


“……是的。”


那个压抑的世界在不知不觉影响到他,总是不经意想起阿夏,还有那个美人鱼,以及一座座好像坟墓的高楼。


“可能吧。”陆安没有否认。


“你最近几天精神状态不太对。”夏茴道。


“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过来。”陆安伸手接一下雨珠,他很想问问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问题就是答案。”夏茴说。


任何人在遇到这些后,都不可能没有任何感觉。


“放宽心,我来就是来帮你的。”


夏茴站在伞下,眯起眼睛道,“其他的,都会自然而然发生。”


问题……就是答案?


陆安停下脚步,等她一个解释。


“找到你,这就是答案。”


“这是我想了好几天想出来的。”夏茴扭过身继续往回去的方向走,边道:“如果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做,肯定是会写出来的,但是没有写,这就代表……我只要找到你就可以了。”


“这是你和你自己的博弈?”


陆安隐隐抓到什么关键,思绪一闪而过,却什么也没想出来。


“更具体呢?”他想了一下,进一步问道。


“包括我把你送进警局,也在预料中?”陆安问。


“……”


“我对我自己的信任。”


夏茴停步,“写下字那时候的我,一定是各种情况都考虑过,事实也证明,她没错,我现在很安全。”


“搞不懂你们未来人的脑回路,如果我在梦里发现自己捏着我和你的合照,上面写找到阿夏,我……行吧,我可能也会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按照自己写的字找过去。”


陆安看向夏茴目光变得同情,这也是个小迷糊,莫名其妙来到现代。


夏茴表情变得迟疑,旋即又坚定下来。


“我不会错。”


“我来自另一个时空,之所以不用吃饭,是因为……也不对。”


回去后,陆安在客厅踱步,考虑向阿夏坦白的事。


只是写下字,和拍照的,真的是她吗?


“我来自二零二一年的蓉城,睡着觉忽然降临……不对。”


夏茴坐在沙发上,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发疯。


“关键是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陆安陷入困境。


可是想来想去都不对。


她一定会认为是他疯了,幻想自己来自一个美好的世界,然后更加警惕,甚至把给他的匕首都收回去。


如果是在一个正常的世界,还可以用不需要进食来佐证,但是连美人鱼都出来了……


“你都能报警把我抓进去,她会更过分的对你。”夏茴耸耸肩道,在她这里陆安同样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但是看陆安的表现,她试着相信一下也无妨。


平行宇宙……啧,怎么想怎么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