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21章:不讲卫生

第21章:不讲卫生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看陆安煞有其事的样子,夏茴也就由着他了,在这个世界他是唯二知道自己来历的人,总不能连这么个小事都不同意。


而且爱幻想的毛病确实该治治了。


夏茴指尖热热的,陆安拍完照又轻轻捏了一下,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个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未来人。


就是这一捏,让夏茴抬了抬眼皮,瞅着他道:“我觉得不对。”


“什么不对?”陆安查看相册里的手纹。


“你该不会就是为了摸我的手,所以故意扯出一个晚上做梦会咻到别处,还遇到另一个和我长得像的人,这种谎话吧?”


“你们未来不用上班的吗?”陆安问起这个问题,不知道未来的路灯上有没有挂满人。


“上啊,不过比不上你们敬业,我们都是四到六个小时就可以了。”夏茴道。


“怎么可能,我又不姓许。”


“?”


夏茴说着话停在饮料贩卖机前,点了一罐蜜桃汽水,又帮陆安点一瓶,扫码后哐当一声掉下来。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还有那个无人店,以后大规模普及到各种场景里。”她指的是成人用品情趣店……陆安只能感叹未来人恐怖如斯。


“那我们是挺敬业的……”


“以后的社会体系已经变了,很多都可以用机器自动化代劳——其实你们这时候已经有苗头了,就像这个。”


陆安想到这里,问道:“虽然劳动力解放不会减少,只会转移,但是应该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吧?”


“当然不简单,只是我出生的时候已经是那样了,所以看起来都是理所应当的,关于它的发展,对于我来说就没那么重要了。”夏茴捧着饮料喝了一口,回头道:“就像你说不出来,什么时候开始有那么多人坐写字楼的,明明两百年前大部分人还在种地,几十年前还大多是工厂。”


话说在现代也有了机器人餐厅,只是规模还不大,而且有点傻傻的。


以后人工智能再发展的话,确实能大规模普及,人坐到店里自助点菜结账,然后菜就自动运出来放到桌上……


三百年。


连岛国小电影都成珍稀影像了,那是一个全新的未来。


“呃……这么短的时间从田里和工厂解放转移到写字楼,这确实挺神奇的。”陆安点点头,两百年前皇帝还在,和珅刚被嘉庆帝弄死没多久。


他忽然意识到很多东西就算夏茴说了他理解起来也有难度,就像和康熙说以后人们坐在写字楼的办公间里吹空调就把工作干了——这个天天在江南游荡的皇帝不会理解什么是写字楼,也不懂什么是办公间,更不知道什么叫空调。


“真可惜。”


陆安想起以前看过的那些小说,都是回到过去当王爷当皇帝称王称霸,其实夏天连个空调都没有,热出一身痱子。


“要是能活三百岁就好了。”陆安惋惜道,亲眼看一次,比听来的过瘾。


“乌龟才能活那么久。”


从电脑上搜了搜胃病有什么简单的缓解方法,不出所料,都不适用阿夏那个环境,当金手指的想法泡汤了,只能另谋别的。


下午陆安就对着照片上夏茴的手纹努力熟悉,还算好辨认一点,她的手掌是川字形,中间有一条短横线,和最边上那条组成‘十’字,无名指有个斗,其余都是簸箕。


还是未来好,去了尽享受了。


一路回到家里,夏茴还在拿着饮料小口喝,陆安的那罐早在半路就喝完扔掉了,不知道她怎么能喝这么慢的。


总觉得她房间会像电影里,有个高科技助手。


直到吃晚饭夏茴才出来,闷闷不乐的,陆安一问,才知道她在摆弄那个虚拟电脑充电的事。


阿夏的手上很可能会多些伤痕,不过应该不影响辨认,只要多看几次熟悉,是不是相同的肯定能看出来,更何况还有另一只手反过来和夏茴对照。


夏茴独自一人躲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什么,他凑过去听了听,也没什么动静,像未来电子合成音之类的……


夏茴瞥他一眼,第一次见的时候和土包子似的大惊小怪,还专业。


不过她了解的都是未来的,对现代科技很陌生,交给陆安也许真的有什么办法。


“这事找我啊!”


陆安道,“我的专业。”


“……你不要给我搞坏了。”夏茴忽然对他信心严重不足。


在这个夜晚,陆安抱着高科技待在客厅到十一点,才不舍地放下,回房拿着手机看一会儿,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巴掌大的小玩意,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摸上去很舒服,比夏茴的手还好摸——在理工男眼里,这东西比女人好玩多了。


“电池能拆出来吗?”他翻来覆去看了半天,没找到充电口在哪里,朝夏茴问。


?


窗外还是黑漆漆一片。


未来人的东西就是好。


躺在床上三分钟,他又睁开眼睛,下床过去把门锁好,防止夏茴夜袭。


如果一模一样怎么办?


想到这个可能,陆安翻了个身,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太多。


陆安不知道几点了,这里没有时间,只能努力一遍遍回想夏茴的手掌,加深记忆。


无名指一个斗,其他都是簸箕……


就在楼下。


这不是空城吗?


具体分析要等到时候再说。


外面隐约传来一点声音,由远及近,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拖行一般,陆安心里一惊,从垫子上坐起来,扭头看向漆黑的窗外。


终于熬到天蒙蒙亮,陆安从房间里探出半块身子,谨慎地往楼梯下看看,才出来朝楼上去。


敲响房门,里面毫无动静,他重新又敲了几下,门后才传来阿夏低沉的声音。


他屏住呼吸,静静听着,声音从下面路过,又逐渐远去。


许久无眠。


听到陆安的回答,门被缓缓打开,然后他看见站在门边手里拿着柴刀的阿夏。


“你也听到了?”陆安见她这副姿态不由问。


“谁?”


“我,陆安。”


“那是什么?”


“谁知道呢,也许是一群老鼠迁徙,也许是别的什么。”


“嗯。”


阿夏给予肯定,“我还在想你会不会傻傻地跑下去看。”


“晚上不要出门。”阿夏说。


谁也不知道晚上的黑夜里会发生什么事,有些动物是专门夜间活动的。


“老鼠是那种声音?”


陆安觉得她在开玩笑,但是看阿夏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做什么?”阿夏问一句,同时把右手递过来。


“左手,不是这个手。”


白天活动的那些,在以前还能被人伏击,用来改善伙食,但是在夜间,人类处于劣势。


“你的手……能不能拿过来给我看看?”陆安朝她道。


“哦。”


她把左手给陆安看,陆安却发现事情和计划里有点出入。


不仅是茧子,她的手还很脏,掌心黑乎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