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17章:探索

第17章:探索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客厅的灯光微暖,夏茴坐在沙发上,用手撑着下巴,不知道看了他多久。


小指搭在唇边,柔美的面容少了几分平日里的傲慢,多了几分娴静的感觉。


其实这家伙不说话的时候蛮好的。


陆安忽然冒出这个念头。


“你为什么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我?”夏茴的声音响起,陆安定睛再看,这女人又变回了‘你,古代土著’那种优越的中二模样。


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刚刚出现了幻觉。


“你们未来是不是治安特别好?”陆安忽然问。


“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不是法律特别严的话,我非常怀疑你能不能活到这么大。”


“你什么意思?!”


身后是夏茴愤怒的声音,然后门一关,顿时清静。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窗外月光很亮,今天是十五,没有云彩遮挡,皎洁的月光从窗子透进屋里,有点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景色。


陆安关掉电脑,伸个懒腰拿着杯子回房准备睡觉。


他刚刚意识到,在网上漫无目的地搜寻末日求生资料用处没有想象中大——有谁能比一个在末世里挣扎了十余年的人更懂生存呢?


最佳的选择是熟悉,了解,然后根据阿夏的需要,再针对性去找解决办法。除了可以忍着饿等醒来吃饭之外,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可以回来休整与查资料。


“霜中蚱蜢冻欲死,紧抱寒梢不放渠。”


陆安叹了一句不知道是哪个大诗人的佳作,眼前,是那个熟悉而陌生的街道。


如果说之前好奇占了多数,那么现在他要开始认真对待这个离奇的世界,因为很可能会把命丢掉。


陆安拉上窗帘,想着李白如果在末世待几天,不知道能作出怎样的佳作。


把时间线拉长来看,其实人类在地球的时间刻度上不值一提,前一秒才刚学会用火,后面便开始无尽的征伐战乱,霍去病那个千古名将的故事刚刚流传,李白的千古佳作已经现世,和平持续了没多久,火箭便飞上月球,再然后,便是末日。


如果石头有意识的话,在它们看来,人类就像秋天的蚂蚱,连个冬天都没熬过去,眨巴眼的事就死了,曾经被啃食过的地球,来年依旧如新。


“没有。”


“那有没有克隆科技?你们在灾难前科技应该很发达吧。”


“克隆?”阿夏疑惑了一下,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个傻子。


谁也拿不准在这里死掉的话,床上的他会不会满身伤口,四分五裂,又或者脑死亡,或者干脆消失不见。


陆安见到了阿夏,她正带着柴刀准备去探宝。


“你有没有一个孪生姐妹,也姓夏?”他保持距离状似无意地问。


“在外面最好保持警惕,你不知道哪个角落会冒出来一只老鼠或者别的什么咬你一口。”出门后阿夏就一直是警惕姿态,柴刀被绑在身后,手里是一把短刀。


于是陆安不乱说话了。


在这个城市里,老鼠都可以正大光明冒出来,他们两个更像老鼠,是被捕的猎物。


现在最重要的是吃饱肚子,活下去,那些和活着有什么关系吗?


在这种环境下,好奇和求知都不是必要的,生存才是。


阿夏就从来不去想该死的月亮为什么会掉下来,掉下来之后怎么活下去才是她要想的。


相比较起来,老鼠一般都会比较肥硕一点,它们可以深入地底,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去毛之后切成细条,用盐反复揉搓,可以当作短期储备粮,以防有什么突发状况需要离开。


长时间的独自生活,她早已熟练掌握一切。


“如果遇到人,不要像上次那样大喊大叫。”阿夏想起什么,又扭头嘱咐一句。


周边最近的地方被阿夏探遍了,属于地毯式搜索,有用的没用的都被搜刮干净,如果想找到能用的物资,就要开拓更远的地方。


阿夏是不喜欢的,因为那代表着未知。曾经遇到过被困在房间里的大狗,看上去被关了很长时间,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死,她毫无防备地打开门,一下就扑上来。


好在它瘦到皮包骨头,在一番搏斗后,阿夏成功把它最后一点生命力剥夺——结果一点肉都剔不出来,敲开骨头都是空的,让她改善伙食的想法落空了。


“那你……”陆安被她的眼神看得有点不舒服,“我不会伤害你。”


“劝你最好不要。”


两人间变得沉默,阿夏不紧不慢地走在前面,陆安隔着几米在侧方。


陆安知道她指的是第一次在街上遇到,自己激动地大声喊你好的事。


“如果有人一起互相照应,应该能生活得更轻松吧?”


“动物只会为了吃饱去杀戮,而人不是。”阿夏眼含深意地看他一眼。


陆安原以为她会就此出来,阿夏却捏着刀迈步进去,到卧室门前仔细听一下,然后慢慢旋开门,退后一步防备里面有什么东西冒出来。


这间房看上去是主卧,地上散落着早已经褪色的相框,房间凌乱一片,被人搜刮过,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阿夏并不气馁,转身去另一个房间,在这里就是这样,已经是第十几个年头,要找一个根本没被人光顾过的房子很难,更何况是这种根本不需要撬锁的房间。


关于阿夏和夏茴的关系,他有好几种猜想,现在能基本确定的是,这个世界也有空间站——至少之前有,掉下来的那个很可能就是。


沿街商铺她连看都不看一眼,一直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一片低矮的小区,两人才停下脚步。


阿夏进去楼道里,一楼的门早已被暴力破坏,门户大开,她凑过去看了看,里面原本是有些东西的,但是因为窗户玻璃也破碎的原因,客厅一片狼藉,还有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排泄物残渣,在地上好几坨,早被风干。


陆安没有跟着过去,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破碎的相框,里面的照片早已褪色,满是污渍,只能隐约分辨出这是一张结婚照。


大概,十年前这家的主人就已经不在了,只留一个空房,和些许痕迹,被一波又一波的幸存者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