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15章:打包的比外卖好吃

第15章:打包的比外卖好吃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过了中午,外面的气温还很高,太阳挂在天上,陆安出了门慢慢走在人行道。


夏茴那个新时代科技发达,地上一群人天上一群人,估计还有高空旅游之类的项目,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阿夏那边却是人类文明几乎消失,空留一座座城市遗迹,他去的那里还算比较完好,其他严重一些的地方连楼房都倒塌废弃,是真正的废墟。


平行世界?


幻想空间?


陆安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知道的联系,关键点就是阿夏和夏茴,她们两个的模样太过相似。


总不能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为那天刚刚把夏茴送到局子里,所以转头就梦到和她长得一样的阿夏。


他还年轻,还想指望房价降下去,然后找个没有压力的工作,再找个喜欢的女孩追求,对方欣然同意……


行吧,有点过分了,其实他只是不想死。


最重要的是,他会真的受伤,那么是不是说明……也会死?


陆安回头看一眼父母所在的小区,心头有些沉重。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头顶传来一声喊,陆安回过神,才发现不知不觉走到离职前自己负责的那片街道。


赵信博腾腾下来,习惯性想搭一下肩头,反应过来陆安今儿没上班,穿的也不是工作服,顿时把手转了个弯儿。


但是事情不由他掌控,人类最多可以三天不睡觉,超过这个时间,一般就会开始产生幻觉以及对现实的行为失去控制力。


“干嘛呢!”


陆安也羡慕他,没心没肺的小二比,天天工具箱一提,安稳上班。


不用操心核辐射,不用被未来少女鄙视,不用当未来富婆狗腿子,更不用担心睡着觉忽然暴毙——


以后也不用上班了,这小子……


赵信博唏嘘,还羡慕。


“今天没事吧?”陆安随口问,昨天才把工作交接完,如果没有突发状况的话,最近的工作应该不重。


“你请客?”赵信博直接跳过流程。


好像很多事都是这样,平时没什么感觉,只有失去了之后才发现,安稳且平静的日子原来那么好,那么难得。


自从这个奇怪的梦开始后,安安稳稳的生活就已经离他远去了。


赵信博也是蓉城本地人,家住新城区那边,家里条件不算差,也不算多富裕,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往上数三代都在这儿,严格来说他算是电三代——却不是别人眼里那种喝茶看报混两年等着蹭蹭往上升。


他爸现在还住变电站,每天巡岗,值班,推闸……闲下来就写写小说,一个老实的理工科老男人。


陆安:“下班喊我。”


三句话,十二个字,就简单敲定了等晚上下班一起去外面吃饭喝一点的事情,这是男人间的默契。


过了大概五分钟,夏茴的消息才回过来:“哦。”


对于这个未来租客——不对,租客都算不上,她没交房租,还得管自己要吃喝。


这货被老爷子和老爹从小影响,想踏踏实实在电网做事,一边又想挣脱这个传统,从毕业到现在,时不时就纠结一下,辞职的想法在脑袋里转了又转,最终还是在纠结。


“今晚你自己找地方吃饭。”陆安给夏茴发了条信息,她用的是陆安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一部旧手机,连微信都没装,卡卡的,操作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


停在街角转弯的阴凉处,陆安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沿街商铺的音响在重复促销广告,件件99样样99,树下一排共享单车被扫走大半,不时有人停车有人继续扫码骑走,奶茶店里唱着甜蜜蜜,一杯杯带着冰块的奶茶从店员手里递到顾客手上。


陆安不知道怎么安置她,只能先这样,放跑也不行,也许真的和阿夏有关系,那么这个事还得需要她来一起解决。最好就是把梦的事搞定,留个能获得诺贝尔奖的科技,之后……


她就去当这个时代站在巅峰的富婆吧。


到旁边奶茶店买一杯奶茶,他就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了大半个下午,思索另一个世界的事。


入夏后,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到下午时赵信博抹着汗过来,也叫了一杯冰糖雪梨,把工作服搭在胳膊上。


这是人世间的气息,当经历过文明消失,陆安才恍然发觉,自己生活在多么繁华而热闹的世界。


人真的是个群居动物。


如果一定要养的话,乌龟勉强能接受,他拿起角落的乌龟盘两下,这小东西吃得少,不烦人,还没有太大的味,扔那里就不用操心了。


乌龟凌空划动四肢,也不怕生——陆安觉得自己应该不算生人,以前它还有点害怕地缩回去,只留个小尾巴在外面,后来被他多拿了几次,好像就习惯了。


回住处换衣服,陆安对他这里很熟,这小子爱养宠物,没住家里,出来租个房,里面有两只猫,一只乌龟,还有条大金毛,很热情地吐着舌头欢迎。


“你这味儿怎么受得了的。”陆安不喜欢宠物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吃喝拉撒,动物不像人会用马桶会冲水,不管猫砂换得多么勤,总会有些味道。


两只猫排排卧在猫爬架顶上,懒散地打个哈欠,用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这俩货。


陆安抬头瞅了瞅,觉得有点像夏茴。


“这是什么品种来着?”他问。


“你把我的铁甲小宝放下!”赵信博一边驱赶凑过来要抱抱的大金毛,一边对他道。


“你借给我的钱花完了。”


看到夏茴发的消息,陆安放下虚空划水的小乌龟,到外面给她拨了电话过去。


想什么什么就到,手机叮一声短信音,他不用看就知道,七成是夏茴,三成是傻*运营商发的骚扰短信。


摸出来看一眼,果然是夏茴。


“嗯,给我打包回来,我要吃鱼,水煮鱼。”夏茴对水煮鱼很有执念,这是她研究了一早上做出的选择,结果陆安说送人就送人了。


“给你点个外卖吧。”


夏茴声音从那边传过来:“喂?”


“你还没吃?”陆安问。


陆安不知道打包和外卖有什么不一样,都是装在盒子里拎过去。


“其实你这个未来人吃饭可以不花钱,给老板出主意抵消饭钱就可以了。”


“我要打包,外卖不好吃。”


“……”


“怎么说?”夏茴问。


“吃饱喝足你就把老板喊过来对他说,首先,这个鱼不错,特意过来吃的,但是我不推荐收钱,希望老板坚持免费提供,不然食客会跑光的……”


“神经病!”


夏茴把电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