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14章:肤白貌美有钱的租客

第14章:肤白貌美有钱的租客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烦人的闹钟响起,陆安感受到晨曦照在脸上,下意识用手遮挡一下,慢慢睁开眼睛。


躺在床上翻看手掌,金色的阳光落在他的手里,熠熠生辉。


偶尔会分不清虚幻和现实,需要很久才能回过神。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再看闹钟,他才想起自己已经辞职了,其实可以晚一点起床也没关系。


外面客厅已经传来电视的声音,夏茴这个家伙用作息再次证明了她不是现代人,不用上班没有工作,依然每天起这么早。


“早……啊。”


听见陆安房间门响,夏茴扭头打招呼,却发现陆安的表情不太对。


陆安摇了摇头,用手揉着额头进去卫生间,实在是夏茴和阿夏长得太像了。


除去那一头乌黑的长发,阿夏的头发更像是她自己拿柴刀修剪的,东缺一块西少一块,不忍直视。


“你怎么了?”她狐疑道。


“没什么。”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诺贝尔?就你?”


“你啊,没听到我说帮我拿吗,来个未来科技让我发明一下。”


在那样一个世界里,能保持长发飘逸才是怪事,又不是拍神剧,一通枪战翻滚之后发型都不乱,嗯……绝对不是在说刘海堡垒。


“什么时候帮我拿个诺贝尔?不用别的,走上人生巅峰这一件事就够了,我也不奢求别的。”


陆安发现每次和夏茴说话都来气,可能这也是种独有的天赋。


都不会委婉一些吗?


“当好我的狗腿子,少不了你的好处。”夏茴头也没回,拿着遥控器盯着电视,看早间新闻。


“我就特别想发挥骑士精神,和你来一场武力较量你知道吗?”


他心跳骤然停了一瞬,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干嘛?”


做个助理什么的……


他挤上牙膏,唰唰唰清理牙齿,动作间觉得哪里不对,下意识抬起手肘看一眼,那里破了一块皮,丝丝鲜血凝固。


陆安看着床上细细的一块血渍,呆在床边坐了许久。


最后,他茫然地看向窗外。


夏茴瞅着陆安嘴角的泡沫都没擦,大步回房,不由有些奇怪。


没有得到回应,她低低哼一声。


夏茴在厨房里拿手指逗那条黑鱼,放在水桶里待了一晚,已经不像昨天那么有精神,蔫了吧唧的。


黑鱼怎么做好吃?


那不是梦。



夏茴正要发表自己作为未来人士对古代饮食的看法,回头发现陆安不知道在想什么,今天他一直在走神。


“刚辞职就已经变成咸鱼了?开始焦虑自己的未来生活?”她奇怪道。


她思考着,不会做饭,这是个难题,连指导意见都无法给陆安提供。


“我发现你们古代土著别的不行,在吃这方面……”


“回去?”夏茴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就是,你是不是睡着了就到这里了,然后醒过来又在未来那边?”陆安继续问。


“我……”


陆安想了想,直起身子问道:“你还能回去吗?”


陆安把自己晚上睡觉的事如此这般说了一通,最后下结论:“我认为,你来找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所以,你去到一个……荒凉的,被核辐射污染过的世界?”夏茴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


夏茴一时没能理解。


夏茴思索着试图解释做梦是假的。


“你不信?”陆安问。


“没错!”


“梦这个东西呢……其实就是你在睡觉时,脑细胞也进入放松和休息状态,但有些脑细胞没有完全休息,微弱的刺激就会引起它们的活动,从而引发梦境。”


陆安起身离开,他觉得哪里不对,需要好好想一下。


“不要因为我从未来过来了,你就变得神神叨叨的。”夏茴在后面喊,她觉得未来第一富婆的走狗这个荣耀身份给了可怜的陆安很大压力。


“你说你梦到我,还梦到辐射,这也太离谱了,难道因为我的到来,以后会爆发核战争?”夏茴用手指戳了戳陆安的手肘,看他下意识缩臂,猜测道:“会不会是你晚上不安稳从床上掉下来了?”


“不是!”


鱼这东西……


他眉头一皱,盯着夏茴。


到中午,午饭还在桶里,已经期待了一早上的夏茴把陆安扯过来,要吃水煮鱼。


陆安把黑鱼捞起来看看,想起阿夏说的辐射,忽然没了胃口。


“辐射?我们又没核战争,大家都莽着劲儿开发天上呢,谁有空弄那个。”夏茴不屑道。


“……哦。”


“干嘛?”夏茴问。


“你怕鱼是不是你们那儿也有辐射?”


他想了想,没理会夏茴的愤怒,拿出手机在家庭群里问了一下,陆文生在家待着,便打算给他送过去。


下午时。


“快,快,做水煮鱼,饿死我了!”


“出去吃吧,这条鱼……”


“鱼的事先放一边,你辞职了?”


“呃……嗯。”


夏茴在家里继续研究现代文化,陆安提着鱼回家,进门看见老爹穿着背心拖鞋大裤衩在啃西瓜。


“爸,给你们条鱼!”


“收租,我房里来了个租客,肤白貌美有钱,我俩合伙做大事。”


“?”


陆安径直去了厨房,拿个盆子装上水把鱼放进去,辞职的事他没和家里说,也不知道陆文生从哪听到的。


“好好的工作不做了你想干嘛去?”陆文生噗噗吐出两个籽。


陆安对夏茴的气质很有自信,那一身优越感,唬住谁都不是难事。


“不行了我再重新找个班上,我还你不放心吗,最不济考个公务员。”


陆文生瞅着他不说话。


“你不信?那租客现在还在我家住着呢,有钱,有项目,靠谱。”


“哎……哎……谁让你吃的?”


陆文生见这货过来直接拿西瓜吃,赶紧护住,工作的事没交代完,还想吃瓜。


“吹,接着吹。”陆文生吃瓜。


肤白貌美有钱,和做大事有什么关系?难不成贴重金求子的小广告。


陆文生拿着西瓜直接迷惑。


“唉……算了,爸你好好休息,我要去改变世界了。”


“爸,你听我给你说个事。”陆安搬了个凳子过来,酝酿片刻,表情严肃道:“我要说我拯救世界,你信吗?”


“??”


陆文生恨不得喷他一脸西瓜籽,什么玩意就改变世界,当你老子傻。


特么……


陆安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陆安走到门口处又回头看一眼,让陆文生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干嘛去?”


“拿诺贝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