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1章:我们之中肯定有一个人有病

第1章:我们之中肯定有一个人有病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初夏,日薄西山。


马路上车流往来,陆安恍惚了一瞬,感受着人世间的气息,近一个月,他时常出神。


繁华闹市中间停着一辆检修车。


一对儿母子走过,母亲低声嘱咐着孩子要好好学习,不然以后和这个叔叔一样。


如果是半年前,陆安可能会想把毕业证拍在她脸上。


如果是一个月前,可能会瞅她一眼,发出一声自嘲的笑。


但是现在,陆安没有理她,低头整理维修箱准备收工。


“晚上去聚餐啊。”旁边一只脏兮兮的胳膊搭到陆安肩上,陆安不以为意,因为他自己现在也是脏兮兮的。


“刚好聚餐放松!”


“我需要一个人独处才能放松。”陆安看他一眼道,“对着你这丑脸放松不了。”


“……草。”赵信博竖起一个中指,扭头看看别处,又转口道:“没什么事吧?压力大就好好休息,感觉你最近是不怎么对劲。”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不去了,有点事。”


陆安收拾好了箱子,单手拎到车上。自从进了电网后,左手提两公斤工具盒,右手拎捆电缆线都不算什么。


“医生说我最近压力大,需要放松。”


和同伴招呼一声,他仰起头吐出一口气,独自朝着家的那边方向去。


蓉城这地儿,二线小城市,生活节奏慢,按理说不该有什么压力,陆安也没感觉到自己有压力,但是除了压力过大之外,没有更科学的解释。


周末他还去郊外寺里烧了柱香,回来照样延续那个稀奇古怪的梦。


“没事,可能辞职就好了。”


“你要辞职?!”


“已经辞了。”陆安嘴角动了一下,把身上脏兮兮的外套脱下来,换上平时穿的,一边道:“只是流程嘛……改天找你聚,先走了。”


转路去医院拿一些助眠的药,顺便解决晚饭,走在人行道上吹吹晚风,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夜幕降临。


这是一个三居室的房子,自家的,本打算租出去,自己再另租一个单间或一居室,可惜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成——上个月差点就租出去了,结果那租客养猫。


他不想到时候回来满屋猫毛,还有被挠得面目全非的装修,一点也不想。


回头看一眼西边,只剩一片红霞。


阳光,这白天出现,夜晚消失,天经地义的东西,在此刻,竟然让他有些不舍。


这操蛋的事。


医生好像不明白他的睡眠没问题,只是做的梦有问题……也可能明白了,但没有完全明白。


“你回来啦?”


厨房一个女声响起,陆安侧过头,与她四目相对。


掏出钥匙开门进屋,把外套扔在一旁,陆安瘫在沙发上,结束这一天的劳累。


视线落在那一盒‘养血安神片’上,他眨了眨眼。


多梦不是大问题,年轻人压力大,生活不规律,睡眠质量自然就差,远远达不到开处方药的地步——先吃着,尽量把作息调整好,看看效果,这是医嘱。


“对啊。”女孩儿点头,依然是那副理所当然的口气,白色的小外套,米白色休闲裤,头发束在后面,随着点头的动作轻轻晃动。


样貌清秀,看起来不过刚入大学的年纪,嘴角残留着一点饼干渣,陆安视线扫过,顿了一下,“那你是谁?谁带你进来的?”


同时摸出手机看看,父母并没有发消息说要回蓉城,更没有说带个朋友的什么什么来做客。


那自然的口气,好像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如果精神确实没问题的话,他记得……自己是一个人独居的。


“……这是我家吧?”陆安拿手指揉了揉眉角,这个世界太奇怪了。


“……听话……帮助……”


说到后面,她仰起下巴,睥睨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陆安,居高临下地俯视。


“未来人?”


“说来话长,嗯……好吧,我直接说了,你不要害怕。其实我是从几百年后咻一下过来的……对了,你是陆安吧?……我知道这件事对于你来说很神奇,但是……”


女孩儿站在厨房门口的阴影处,口齿清晰,脆生生的嗓音听起来很舒服,陆安的表情由疑惑转为沉思,视线落到茶几下层的活动扳手上。


“……你们古代土著……人生巅峰……”


“你怎么进来的?”


“这种古代破锁……”


下一秒,得意的话语顿止,她眉头皱起来,盯着陆安的右手——准确说是右手上拿的扳手,“你拿那个干什么?”


“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声音。


“帮我走上人生巅峰?”


“如果你纳头便拜的话。”


陆安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防狼喷雾?电击器?想滋啦一声把他制服?还是一个小礼花筒,突然嘭一声冒出来一群人哈哈大笑?


“我很累,不想开玩笑,建议……嗯……”


不管这女孩儿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也不知道她怎么进来的,即使是恶搞,从各种个角度来说,都过分了。


“不做什么。”


陆安视线从她身后扫过,“你一个人?”


“我劝你不要惹我。”女孩儿无动于衷,只是把手伸进了衣兜里,语速稍快,“你面对的是一个来自未来的超级无敌美少女,错过这个机会,你会抱憾终生。”


陆安就沉默地看着她小口小口,如同一只仓鼠般站在厨房门口吃饼干。


那饼干好像还是他之前买的……


安静的客厅里,除了墙上钟表的微响,就只有饼干的脆响。一个人吃,一个人看,互相之间都没有再说话。


见陆安没再动作,女孩儿把放在兜里的手拿出来,手指上捏了一片饼干,放进嘴里发出轻微的喀嚓一声。


“……”


“……”


“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没考虑好?”女孩儿的目光转为嫌弃,“愚蠢的古代人……”


笃笃笃。


敲门声起。


终于,饼干吃完,她拿出袋子看了看,确定没有了,才把视线重新放到陆安身上。


“你接受了吗?”


“嗯?”陆安疑惑。


“对,这个人我不认识,不知道她怎么进来的。”陆安让了让身子让他们看到里面,“也不知道有没有同伙,麻烦帮忙看一下那几个房间。”


他顿了顿,回头望一眼依然盯着他的女孩儿。


到现在,他仍没有回过神,怎么会忽然冒出来一个女孩。


陆安拿着震动的手机松了口气,总算等来了。


试着站起来,女孩儿只是看着他,并没有什么动作,他便拎着扳手过去打开门,外面是两个身穿制服的人。


“你刚刚报警了?”门外的人道。


她左手里还捏着饼干的空包装袋。


“她这里可能有点问题。”陆安指指脑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