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届人类不行 > 052 冤冤相报何时了

052 冤冤相报何时了

作者:塑料炸弹 返回目录

蕾克莎听到门铃声,她将平板电脑塞进枕头下面,从床底下掏出手枪。


这里不应该有人来找她。


她又等了一会儿,拿起iDroid,向一个人发送了信息:我暴露了。


然后,离开了卧室,走到客厅里。


沙发上不见王野。


门铃没再响了。


她摸到门边,朝窥视孔往外面看。


门嗖一下自动打开,她皱眉,是黑客!


“安全警卫!趴下!趴下!”两队安全警卫大吼着,突然冲了进来。他们抓住蕾克莎的胳膊,把她按倒在地。


“我是ECP的!你们在干什么?”蕾克莎大叫。


几个人冲进卧室,还有几个准备检查卫生间。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卫生间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木头门脱离了门框,砸在两个安全警卫身上,将他们撞进对面的卧室之中。


但这些条子并没有理会她,他们一脚踩在她拿枪的手上,然后把枪踢远。


“检查房间!”


“不不不!!!你们在找死!!不要激怒他!!”


“突突突突突突!!!!”


王野穿着西装走出来。


三把冲锋枪喷射出火舌,枪声混杂着蕾克莎的吼叫。


“等一下!”蕾克莎起身道。


“他们让你来找我的?”王野问。


子弹打在王野的身上,在西装上打出许多弹孔。王野的防御涂层将这些软绵无力的子弹全都弹飞。


他迎着扫射上前,子弹的冲击力无法抵挡他的步伐,客厅里的安全警卫被他抬手丢出大门,撞在走到墙壁上,发出骨头折断的脆响。


“我不知道!你惹上谁了?”蕾克莎反问。


王野没有理会,走出房门,她抓着王野的胳膊,想要拦住他。王野转身,冲她的腹部揍了一拳,蕾克莎瞪圆了眼睛,跪在地上,一口把胃里的食物全都吐了出来。


“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你的位置……我们一直在观察你……”蕾克莎承认道。


“安全警卫呢?”王野又问。


“啊啊啊啊啊啊!!!!!!”


这人犹如保龄球,大叫着飞向自己的同伴,在空中挡下了大部分子弹,砸进人堆里面,王野的力气太大,凡人被他丢出去撞墙上,基本就是死,而且这些警卫还穿着各种装备,飞出去犹如炮弹,这一丢,当场砸死三个。


他捡起蕾克莎的iDroid后离开了房间,过道两头,两队安全警卫分别堵住口子,打开自动步枪的保险朝他开火。


这些人下了死手,王野自然不客气,他抓起躺地上的安全警卫,单臂用力甩了出去。


王野抓着电梯铁栅栏门,一用力,将它拆下来,跳到绳缆上。电梯缓缓上升,里头装满了安全警卫,他松开手做自由落体,嘭一下落到电梯厢顶上。


“在上面!!开火!!!”


王野又抓起地上的自动步枪,朝另一边打光了所有子弹,那群警卫赶紧躲到楼道里,大声的叫着战术术语,来不及闪躲的不幸中弹,躺在地上哀嚎。


他毫不在乎,把枪丢到一边,冲到电梯间,大型电梯正缓缓往上走,他往下看,大批警卫正不断涌入楼里,许多居民都闭门不出,他们来之前肯定下了通牒。


王野抓着拽引绳飞速往上,很快便要触顶,电梯里的警卫们倒是先下了地,咣当一下摔死不少,快要接近屋顶时,王野一记血拳朝上面打出去,强行在上方打出一个洞,他借着惯性飞出,落到了屋顶上。


这种巨构建筑没有设计可以站人的平台,所以王野飞出来之后,踩在铁灰色的倾斜面上,望向夜幕中的城市全景,朝下面滑落。


警卫们朝电梯厢上面射击,子弹打穿了隔板。


王野左手抓着另一根线缆,右手浮现钩斧,啪的一斧子砍断拽引绳,对重铁块失去了轿厢的重量制衡,带着王野飞速往上。而他脚下的轿厢则伴随着安全警卫的哀嚎冲向地狱。


“婊子养的……你就不该杀了哈尔!”


大口径机枪子弹将公寓魔天楼外墙的铁灰色外壳打得千疮百孔,王野往下滑落,那直升机便追着他下降。


他反手一斧子劈开墙面,将自己挂在半空,然后让自己站了起来。这里已经很接近第四层的基准平面,很高,风很大。


一架武装直升机缓缓升起,两挺转轮机枪开始转动。驾驶舱里的厄哈德娜看着眼前的王野,咬紧牙关,按动按钮。


王野无心多想,他踩在墙壁上,猛地往前一跃,跳向了直升机。厄哈德娜大惊失色,赶紧把高度拉升,想要摔死王野。


他抓住直升机的起降轮,单臂引体向上,伸长右臂,一斧子将直升机左侧挂在机枪的侧翼给砍断。


王野看到直升机驾驶座里的人,有一头银色长发,是个女人,他突然回忆起一些片段,这女人他好像见过。


但她为什么紧追自己不放?


飞机正在飞速往下,厄哈德娜心跳加速,抓起一旁的霰弹枪,想找个楼顶迫降。她不知道王野是怎么把尾翼拆除的,但现在,她已经很确定对方是个灵能者。


街上的人们都仰头朝天上看,没了尾翼的直升机打着转越过ECP大楼,往后面的旧市区坠落。


厄哈德娜有些把握不住,手里的操作杆不由自主往左边偏移,直升机在半空打起转来。她用力握住操作杆,想要掌握平衡,而与此同时,王野已经爬上直升机的侧面,他透过窗子看到厄哈德娜,两人对视了一眼。


王野没有破门而入,他离开了,接着,厄哈德娜的座舱响起警报,屏幕上显示,直升机的一整个尾翼没了。


厄哈德娜呻吟着,从直升机残骸里跳下来,摔在地面上,棕绿色的防弹背心被自己的血染红,一侧胳膊上全是玻璃渣,坠楼时,脸上也全是血。


她左手提着霰弹枪,右手已经骨折,白色的小腿骨穿透了肌肉和迷彩裤,看到王野过来,她赶紧支撑自己站起,要朝王野射击。


只听一声巨响,直升机撞在钟塔上,然后侧着身子砸到侧楼的楼顶。


王野在坠机前已经先一步跳了下去,此刻他顺着僻静的小路朝钟塔走,穿过两旁种满梧桐树的小径,钟塔院落的大门已经被螺旋桨撞开,地面上还残留着一条吓人的切痕。


“哈尔是谁?”王野又问。


“……”厄哈德娜没有回答,坐在了地上。


“为什么?”王野问道。


“哈尔……”厄哈德娜说完,吐了口血。


王野转身折返,掐住她的喉咙,让她窒息。


“呃……呃呃……”


王野转身要走。


“来啊!!!杀了我!!!就像你杀死哈尔那样!!!啊啊啊啊啊!!!!!”厄哈德娜突然大叫起来。


他想起来了,那个打假赛的……


王野脑海里思绪万千,哈尔……哈尔……是谁……是……


她闭上了眼睛,陷入昏迷之中。


他眼神一凛,手一用力,捏爆了厄哈德娜的喉咙,一脚踩在她胸口,将她的头和脊椎从身体上抽了出来。


冤冤相报何时了?


所以斩草要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