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届人类不行 > 038 禁欲

038 禁欲

作者:塑料炸弹 返回目录

李暮雨短短的一句话透露出两个陌生的信息。


王野从鼠王那里也听过神皇这个字眼,看上去他应该是统率目前所有人类的最高领袖,也很可能是非常强大的灵能者。


但是贞洁修女呢?就王野自己观察,可能她们和督姆斯修会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李暮雨的装备并不是厚重的动力盔甲,而是紧身皮衣,但他毫不怀疑这套轻装的能力。


如果说督姆斯修会的铁罐头们用来在战场冲杀,那贞洁修女就是斥候和间谍。


那ECP和神皇是什么关系?他们跟贞洁修女的联系密切吗?


“那群佣兵被送往了哪个方向?”王野卸下自动步枪的弹匣,换上一只满的,把换下来的揣进背包。


“就在前面,两个小时以前就被送过去了,现在估计已经被塞进卵管里面当人肉电池了,你真的想去救他们?”李暮雨回答道。


王野不能多问,一方面是,他如果过问太多,会引起李暮雨的怀疑。


另一方面,李暮雨不一定会回答。


王野看了她一眼,翻身跳出窗户,从四楼落下,咚的一声踩在水泥地上。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李暮雨从窗口探出头,想要说什么,但忍住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王野朝窗户下面看。


“我以为野境佣兵都是见风使舵的主。”李暮雨道。


而在街道上,体型庞大的恶魔们缓慢的行走着,猴子一般的小型恶魔则飞快的在汽车残骸上跳跃。


这么多恶魔……一旦完成集结,就是一股灾难般的力量,它们应该是冲着第九堡垒都市去的。


王野闪进大楼后面的小路,在阴影中朝市中心的方向前进。


大群恶魔从空中飞过,能量骷髅头、有翼种、还有细长如蛇的,汇聚成一股红色的队伍。


此时,一滴酸液滴到王野的右肩,他抬头,一条蛇头勒住他的脖子。


刹那间,一道黑影从楼顶坠下,落到那只攀附在墙壁上的恶魔身上。


王野在墙角停下,只见前边的口子有两个灵能评分才20的恶魔正在嬉戏。


他抽出鼠齿摸到恶魔后面,三两下把它们开膛,血溅当场,两颗灵魂球体还没飘出来,直接就被王野吸了,他贴在墙边往街上看,眼角的进度条跳动到94%。


她双手插进恶魔的腰腹,王野脖子上的舌头松开了。


紧接着,李暮雨翻身,抱着那只恶魔坠落到地上,恶魔头冲下,摔断了脊椎。


“呲呲……”


是李暮雨。


她手套上的指甲非常锐利,现在,正在慢慢缩回去。


王野不想说,李暮雨也不追问。


王野看了看那恶魔的尸体,有着女人的身体和蛤蟆一样的腿,头则像蛇和鳄鱼的杂交。


“就知道你有两下子,你是个灵能者吧?”李暮雨说道。


“修会派我来刺杀一个地狱祭祀,我在这里呆了好几天,都没有碰到。刚才看到他从外面进来,本来想动手,但他把自己传送到市中心的血巢去了。”李暮雨道。


“这么多恶魔,想要刺杀一个目标,非常困难。”王野摇头。


“我可以帮你救人,但你也要帮我。”李暮雨又道。


“你要做什么?”王野问。


“为了达成使命,牺牲是可以承受的代价。但送死不是。”王野道。


“你这不也是在送死?”李暮雨摇头。


这些恶魔军队数量庞大,突入进去杀一个人,就算得手,也很难全身而退。


“我知道,但修女从不失手。”李暮雨道。


“怎么做?”王野问道。


“我们先靠近那边,时间不等人,我有预感,这是你我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机会。”李暮雨道。


“如果行动不再可行,我会放弃。”王野道。


“这就是关键,王野,有了你,行动就不是不可行的,而有了我,你的行动也是。”李暮雨笑道。


他们花了两个钟头,在一座市中心的花园里潜伏起来。


远处,红色的肉瘤犹如绽放的肉花,一道红光从花蕊中心射出,直上云端,消失在灰色的云团之中。


王野深吸一口气,将鼠齿插进腰带。


一男一女飞速且安静的奔跑,李暮雨要比王野稍快些,如果说王野像狼,那李暮雨就像鹿。


“它们从那道门里来?”王野道。


“大部分是,但血巢除了当作传送门,还有一个功能,就是腐化周边的世界。地狱能量会污染现实世界的客观架构,让它们慢慢与地狱融为一体。”李暮雨又道。


十多条巨大的出手从云团里垂下,在天空中摇晃着。


“那就是血巢,它实际上是一个传送门,不过这个门是开在镜像世界。”李暮雨解释道。


两人又窜到更接近血巢的废楼里,恶魔军队已经集结完毕,它们一团一团的驻扎在附近的街道和建筑里,互相撕咬和斗殴,并在督军们的辱骂和杀戮中分分合合。


王野观察着血巢,它很恶心,和在外面看到的差不多,但要更大,或许,在这里的才是本体。


“燃料是人类的灵魂……”王野道。


李暮雨点头。


李暮雨先将胸前的拉链拉开,然后将身子扭动着,把犹如第二层皮肤的作战服从身上松开,将双臂从袖子里抽出。


她的皮肤呈小麦色,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肌肉紧实,没有赘肉,但是身上有着许多鞭痕。


正看着,王野突然听到拉链被拉开的声音。


他回头看,发现李暮雨正把自己的贴身作战服脱下来。


“你经历过很多次战斗?”王野问。


“不,我是新兵……”李暮雨刚说出口,就有些后悔。


王野咳嗽了两声,提醒她面前还有个男人。


“不要想歪了,这是为了后面的行动。”李暮雨倒是不在乎。


“这是贞洁修女的禁欲修行,我们的力量来自于纯洁的灵魂和坚定的信仰。”李暮雨道。


“力量的强弱和是否贞洁没有关系。”王野摇头。


王野也终于知道她为何对这次行动如此执着,新人都像证明自己。


“你身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不是战斗的痕迹。”王野问道。


“男人的花言巧语罢了。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李暮雨道。


“没兴趣。”王野道,转过头,继续观察血巢和恶魔们的驻扎分布。


“计划是这样的,我们等会儿接近血巢,找到输卵管,然后你用这根绳子系在我的脚上,我钻进输卵管,帮你把人捞出来。”李暮雨道。


她说着,将一捆细细的铁丝绳丢给王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