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届人类不行 > 033 【血巢都市:血玫瑰】

033 【血巢都市:血玫瑰】

作者:塑料炸弹 返回目录

王野接下凯泽琳的委托,他在次要目标上添加上了这一条。


如果找到人,就带人回来,如果找到货,就带货回来。


吉莲暂时被凯泽琳带走,有她的庇护,安全生活不是问题。


王野还有通缉在身,出城不太方便,但凯泽琳女士有自己的办法避过城门的检查。


第二天清晨,一辆集装箱卡车驶离铁屑区,通过第九堡垒都市的大门。


这辆车顺着公路驶进荒野之中,在开了20多公里后转了个弯。


此时,集装箱后侧大门打开,一辆浅蓝色的六轮越野车开了出去。


“我知道了。”她道。


王野开着车,照着地图的指示往927号城市废墟前进。


李成站在集装箱里面,看着王野远去,他拿起通讯器,道:“夫人,他走了。”


凯泽琳此时正在堡垒都市第三层的公寓之中,她侧卧在床,只穿着紫色的丝绸睡袍,腰间的带子没有系上,春光乍现。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王野的鼠齿和短管霰弹枪插在战术腰带上,从安全警卫尸体上扒来的自动步枪与一顶铁灰色全罩式头盔,还有军绿色的帆布背包一起,放在副驾驶座上。


这头盔里头集成了视觉强化界面和短波通讯系统,按照凯泽琳的说法,虽然比不上督姆斯的战斗铠甲,但在佣兵圈子里也是特等货,光花钱买就得2000多铸币。


这辆车十分不错,六轮驱动,可以涉水,后备箱里装着备用轮胎、机油和水。


凯泽琳出手很大方,为他提供了全套的支援,他的耐酸皮夹克下,黑色的防弹背心裹在他健硕的上身,沙漠迷彩色战术长裤,绑着护膝,脚上则是一双黑色耐酸耐高温军靴。


公路在前方中断,ECP没有把公路继续修下去,那里已经超出了第九堡垒都市的控制范围。


他左打方向盘,让车子驶下公路,直接开到荒地上。


背包里有两盒霰弹、四个突击步枪备用弹匣、装满水的水壶和一些压缩干粮。


如果恶魔够多,备用子弹其实完全没必要。


是安全警卫?还是齿轮帮?


王野的车载电台突然发出响声。


车身稍微摇晃了一下,六只轮子的机械液压结构吃住了坑洼不停的沙地。


此时,王野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四辆越野车正尾随而来。


王野不理会,开车继续往前。


“好吧,是你自找的!”


“停车,不然把你打爆。”


是个陌生的声音。


他踩住刹车,六轮越野车在沙泥中滑行,往右猛打方向盘,车身犹如肥皂横了过来。


车窗落下,王野单手抬枪射击,打穿了一辆越野车的前挡风玻璃,一团血雾喷在上面,那车子顿时失去控制,带着一车人朝着其他方向冲了出去。


话音刚落,车子后备箱便发出蹦蹦蹦的子弹弹射声。这车子是防弹的,小口径自动步枪子弹根本打不穿。


王野皱眉,难不成是土匪?他不想过多纠缠,便把背包甩到后座,然后拿起自动步枪。


他滑开触摸屏,沙漠玫瑰团的求救信号方向标注在地图上,目前距离信号源还有80多公里。


后面的车队紧咬不放,不知道是结了多大仇,这让王野无法理解。


他往左打方向盘,猛踩油门,车子转了个圈,又朝前面冲过去。


车载电台传来咆哮,咒骂着难听的词汇,王野直接关掉。


他关掉了引擎,打开车门,猛力一跃,朝着临近的越野车飞了过去。


对方没料到王野会有如此举动,架着车载机枪的佣兵都忘了朝他开火。


车侧的沙地炸起尘土,炸耳的火炮声不绝于耳,王野看了看后视镜,他们正在用车载机枪扫射。


王野双眼一凛。


此时,副驾驶座的佣兵拔出车门,掏出冲锋手枪朝他开火。


王野顶着子弹抓住他的衣领,一把将其从座位上拎出来,随手一丢,让他摔了个粉身碎骨。


王野一脚踩在车子的引擎盖上,掏出霰弹枪,单手一发,把操控车载机枪的佣兵上半身射得血肉模糊,整个人飞出车子,在地上翻滚。


接着,他越过驾驶舱,将机枪调转枪头,把临近的两辆越野车打成了筛子。乘员们在座位上被干爆,身体犹如熟透的番茄爆出红色的汁水。


这个人是唯一的幸存者,他穿着全套护具,但左臂和右大腿骨折了,脸上都是前挡风玻璃破了以后的玻璃渣滓。


他将这人靠在自己的车边,然后把其他几辆车的尸体拖出来,码在一排。


他抓住越野车的车门边框,双脚踩在地上,左臂往下用力,硬生生把车子拉到一边倒,接着侧翻,在沙泥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王野的车子滑出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就停在后面几百米的位置,他将奄奄一息的佣兵从驾驶座拖出来,然后拎着他往自己的车子走。


他踢了一脚幸存者,问道:“你们认识我?”


那人疼得直哆嗦,但还是回答道:“我们……要为兄弟……报仇……”


数了数,不算被打飞出去滚太远懒得捡的,一共十二个人。


从装备和人数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佣兵团。


王野挑起眉头,许多场景在他眼前闪过。


肖·克莱顿?


“你们兄弟?是谁?”王野问道。


“你杀了他……抢了……他的战利品……做了这件夹克……我们观察你好久了……在城里一直没机会……”那人虚弱道。


接着他又道:“鬼扯……你骗人……”


“他不该一个人下去。”王野又道。


“他在下水道里,被变异鼹鼠咬死了。”王野道。


“啊?……”那佣兵听到王野这么说,先是一愣,然后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佣兵有些惆怅。


王野从兜里掏出20铸币,丢在佣兵的身上,道:“这是他付的订金。”


说完,他便离开了佣兵,上车离开了。


那佣兵侧躺在原地,看着纸币被风吹走,在沙地上翻滚着,又看了看一旁被码得整整齐齐的同伴尸体,不知为何,笑了出来。


“真他妈……好笑……”他说完,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