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届人类不行 > 030 秘密关系

030 秘密关系

作者:塑料炸弹 返回目录

王野把他从垃圾堆里捞出来,他看到翻倒的SUV和安全警卫的尸体,有些打颤。


“深呼吸,把拳头松开。”王野蹲在他面前,将他脸上的垃圾渣滓抚去。


吉莲笨拙的呼吸着,胸口快速起伏,跟着呼吸的节奏不停的抬头低头。


王野按住他的胸口,轻轻拍他的后背,道:“我们今晚跑了多少公里?”


“三……三公……三公里……”吉莲回答。


“我们昨天跑了多少公里?”王野又问。


“五……五公里……”吉莲答道。


“很好,我们还差两公里没有跑完。正好是回家的距离。”王野道。


“不要怕,你是个大男孩儿了。”王野道。


他牵着吉莲,迅速离开这个地方。


这件事过不来多久就会被发现,但刚才王野检查车辆时,没有找到车载电台,可见他们也清楚自己是在干私活,所以断掉了和其他安全警卫的联络。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死……死了?他们……”吉莲打着哆嗦,看向那些死去的安全警卫。


“他们不重要。”王野将他的脸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


“王大哥……刚才……”吉莲还是有些胆颤心惊。


他们回到旅馆,看门的老头叫住王野。


“喂喂,大个子。”他在小窗口里面招手。


“什么事?”王野问道。


铁屑区死几个人是很平常的事情。


王野也不想这么做,但是他们先动的手。


夜已深,夜总会门口光秃秃的,但里面还是很热闹,他看到一些拳手从后面巷子出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走起路来发飘。


王野掏了一张10铸币的纸币递给老头,他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关上了窗子。


德克斯特,只能是他了,他又想要干什么?


两人踩着木头阶梯上到三楼,租住的房间没有锁,门开了一条缝。


“刚才有三个人来找你,你没在,他们就走了。不过好像只走了两个。”看门的老头道。


“有说是谁吗?”王野问。


“没,两个穿西装的,还有个黑胖子。”老头笑道。


在窗子前面,有个黑影坐在凳子上。


“德克斯特。”王野低声道。


对方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王野叹了口气。


王野让吉莲站在门边不要动,卸下肩上的两把自动步枪,并把包着手枪和弹匣的衣团放他脚边。


他掏出一只手枪,检查了一下保险和弹匣,然后塞到吉莲手里,接着,自己空手进门。


黑漆漆的小房间,右手边摆着一张床,左手边有一张小桌子,正面是一扇窗子,街上的霓虹灯光撞碎窗子,把地板染得五颜六色。


王野将纸条揉成团丢掉,然后将德克斯特的尸体放倒,塞进床下,吉莲看到这个估计今晚就过不去了。


他顺势从床底下抽出一个绿色的挎包,里头装着枪带、子弹、双管霰弹枪和鼠齿。


王野让吉莲进来,先让他去洗澡,然后自己掏出匕首,撬开地板,把藏在里面的信封掏出来,里面是剩余的1万8千多铸币。


那确实是德克斯特,但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他双手捧着自己的头,额头上还贴着一张纸条。


“坏了规矩,就是这个下场。马上就轮到你了。——齿轮帮”。


等吉莲换好衣服,王野便和他趁着夜色离开。


过了一个多小时……


两人在铁屑区某个工厂林立的街道找了家小旅馆住了进去。


他把钱揣进挎包,又把安全警卫的衣服展开,将里头的几把手枪和弹匣整理了一下。


他只留下两把手枪,剩下的拆成零件以备维修,还把弹匣里的子弹剔出来,只留了三个弹匣,都塞进包里,然后,又把步枪给拆成零件也装了进去。


这里已经不能待了,他们需要换个住处。


警卫们立起光子屏障,将案发现场遮起来,并在周围布防。这种屏障高达3米,是用立体投影技术形成的有色光墙。


厄哈德娜穿过屏障,看到了现场的惨状。


车子翻倒在一边,被碾碎头骨和胸腔的安全警卫整个身体都沉进泥里,另一辆车被从侧面射成了筛子,有一个安全警卫下了车,被射倒在门边,另外三个坐在座位上被活活打死。


稍微收拾了一下后,王野把房门锁死,又把窗帘拉上,杵在窗口巡视着街道。


吉莲睡不着,缩在床头沉默不语,他们杀了安全警卫,在他看来,这是一件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全区通缉不可避免,唯一的出路恐怕只有离开第九堡垒都市了。


事情传的很快,一夜过去,铁屑区在接近铁处女夜总会的地方死了几个安全警卫的事情就被第三层总部获知,并派出了好几支队伍前来调查。


影像开始播放,画面上,哈尔正举枪向一个小孩儿射击,但下一瞬间,小孩儿身边的男人犹如猛兽,瞬间窜到他面前,一拳将他打飞。


战斗只持续了1分钟不到,哈尔和他带着的八个安全警卫在战力上被碾压。


厄哈德娜忽视了哈尔的所作所为,她放下平板,怒视警卫,道:“这里是哪个帮派的地盘?”


哈尔的尸体被盖上白布,他胸前的伤口令所有法医难以理解,仿佛哈尔是被一台打桩机当面来了一记。


“这里没有摄像头。但是高空警卫无人机捕捉到了一些影像。”警卫将平板电脑递给厄哈德娜。


“让我们看看是哪个狗娘养的这么大胆,敢杀安全警卫。”厄哈德娜道。


“你可真他妈蠢,杀死哈尔的人绝对是个灵能者,铁屑区居然敢包庇未注册的灵能者?这件事情足够把他们绑一起都枪毙。”厄哈德娜气愤道。


堡垒都市所有的灵能者都必须前往督姆斯修会进行注册和效忠,如果当事人拒绝,要么废除灵能力量,要么击毙。


“明白了。”警卫道,匆匆离开案发地。


“这里不属于任何帮派,核心升降梯区域是帮派们的缓冲地带,这里谁都能来。”警卫回答。


“很好,那就把那几个帮派的老大们都叫来,注意对峙。”厄哈德娜道。


“队长……我们没有权限这么做……哈尔以前是局长,但现在只是一个平民。”警卫小心道。


厄哈德娜坐进自己的SUV,眼泪再也无法忍住,她视哈尔为父亲,以及恋人……虽然哈尔已经年过50,比自己大20多岁,并且有家室。


哈尔也会在厄哈德娜的公寓寻求慰藉,两人一直都在维系着这段秘密的关系。


“我要帮你报仇……不管那个狗日的跑到哪里……我发誓!”厄哈德娜愤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