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届人类不行 > 028 不一样的结果

028 不一样的结果

作者:塑料炸弹 返回目录

和德克斯特闹得有些不愉快,但王野的性格决定了他不会无故挨打,争输赢就得靠实力,他从不玩假的。


两天之后,便到了和哈尔比赛的日子。


傍晚,头顶的巨构都市基准平面又排起废水,它们化为豆大的雨滴浇落到街上,空气里弥漫着臭味。


虽然是废水,但也是经过处理过的脏水,倒是不会造成瘟疫和疾病,只是单纯的臭。


霓虹灯在积水里闪烁,醉倒在路边的拳手的呕吐物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儿,夹裹着寻求刺激的上层市民的欢笑声,飘进酒吧的窗子。


“看来你是交了好运。在铁屑区,能坐在这儿喝上一杯,你就已经超过99%的人了。”帅气的男酒保擦着杯子笑道。


“瞧,认识他么?”吉莲看向王野,又看向酒保。


铁处女夜总会依然很热闹,王野和吉莲坐在吧台喝酒。


“咱现在可都是沾着大哥的光,以前10铸币可以用一个月,现在喝的酒一瓶儿就10铸币。”吉莲笑道。


“肯定有很多妹子羡慕你,你叫什么?”酒保问。


“我叫吉莲,等我再长大几岁,也会有很多妹子给我塞纸条的。”吉莲笑道。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很难不认识。一击男,无敌王野,从亚洲来的。说实话,我这里有好多纸条,都是一些希望跟他搭上关系的少妇和小丫头。”酒保笑了笑。


“他是我大哥,我每天都跟他混在一起。”吉莲炫耀道。


“走吧,王野。今晚我们能大赚一笔。”德克斯特拍了一下王野。


在保镖的陪同下,他们下到地下,顺着通道走到拳手休息室,吉莲被留在外面,和保镖们呆在一起。


“好,我们拭目以待。”酒保笑着摇了摇头。


德克斯特迟到了,他刚刚来到酒吧,就在吧台看到了王野。


“为什么非得他赢?”王野问道。


“这场比赛有铁屑区的大先生们关注,输赢不止跟钱有关,还关系到派系的斗争。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别搞砸了王野,如果你在台上乱来,不仅没有钱,还会惹祸上身。”德克斯特告诫道。


房间里,德克斯特点了支烟,在给王野做最后的思想教育。


“这场比赛的对手是哈尔,我跟你说过,现在外头的暗庄已经放出风声,我们的人都把钱押在哈尔身上。”德克斯特道。


“乖乖听话,亚洲猴子,你会拿到钱,所有人都会开心,只不过是肌肉和骨头会受点苦而已。”哈尔道,语气犹如父亲对儿子的告诫。


王野头一次近距离观察哈尔的脸,他鼻子很大,有着典型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样貌。


两人推门而出,在保镖的护送下走进赛场的入口,前面的口子发出白色的亮光。


王野踩上沙泥地,来到了熟悉的赛场,哈尔从对面的通道走出来,在和王野对上之前,他已经连胜好多场了。


“你知道,我不会善罢甘休。”铸铁夫人面露不悦。


“那是以后的事情了,这场比赛,那个一击男会输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白人男性得意道。


与此同时,铸铁夫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最后排,旁边还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光头白人男性。


“这场比赛之后,你的两座钢厂就归我们了。”白人男性小声对铸铁夫人说。


铁屑区作为堡垒都市的工厂,帮派火并是被禁止的,但权力与利益的争夺不会消失。


拳赛将决定一个帮派的分配权,比赛结果将导致一连串的暗杀和钱权交易。


铸铁夫人当然知道,这是一场假赛。


比赛结束后,结果将被公之于众,哈尔已经加入了白人男性背后的帮派,铁屑区的资源分配将根据比赛结果重新分配。


接着,他感觉鼻梁一阵火辣的疼痛,随后完全失去了知觉,两股热流喷射。


哈尔单膝跪地,沙泥地上滴落一大滩血。


“让我们开始吧,王野,你也想尽快拿到钱不是?”哈尔此时走向王野,他活动着肩膀,拳头捏得咔咔作响,他打量着王野赤裸的上身,寻思着要从哪一块肌肉开始虐打。


当哈尔距离王野不过四步之遥,王野突然贴近了自己。


白人男性面色发黑,他盯着自己的黑色皮鞋,试图搞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


“你做了什么?!”他看向铸铁夫人,厉声问道。


“怎么……?”哈尔单手按在地上,抬头看向王野,只见头顶的光芒之中,一手刀从天而降,直接劈他面颊上,光便消失了。


哈尔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现场有一小部分观众激动的站了起来,倒不是因为他们赚了钱,而是因为他们事先获得了消息,知道这是一场假赛,所以押了哈尔,现在可亏大了。


白人男性听到她这么一说,面露惧色。


吉莲握紧拳头,想要欢呼,但忍住了,他原以为王野对上哈尔是要苦战一番的。


铸铁夫人轻笑,站起身准备离开,却被他拉住手。


“我什么都没做,希望你的老板能原谅你的工作失职。”铸铁夫人笑道。


“你以为你还能在铁屑区混下去吗?没有任何中间人敢再用你了!”德克斯特又道。


“不用你操心这个。”王野穿上衣服,推门而出。


当王野回到拳手休息室的时候,德克斯特朝他怒吼:“你都在干什么?!我以为你会珍惜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门外头现在堵了一堆找我的人!”


“那是你的事情。”王野冷冷道。


他看到王野走出休息室,便赶忙跟了上去。


王野带着吉莲从后门走出铁处女夜总会。


王野需要钱,但他不会用这种法子去赚。


吉莲还不明就里,他只知道王野又像往常一样赢了比赛,但好像周围的人都很气愤。


“他们说你每次一拳就能干掉对手,但今晚你用了两拳。”铸铁夫人笑道。


王野没有接话,不知道铸铁夫人要干什么。


刚走到路边,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他们面前,车窗慢慢摇下,居然是铸铁夫人。


王野记忆中,跟这女人在佣兵交易站碰过面。


“我们以后没办法在这里打拳了。”王野道。


“为什么?”吉莲不解。


“自己小心一些,下次碰面时,别变成尸体了。哼哼~”铸铁夫人说完,摇上车窗,车子慢慢驶离。


“那女人是谁?难道又是个想要追求王哥的少妇?长得倒还不错,就是脸上有疤。”吉莲不明就里。


“我们不能在自己身上下注。”王野有些怀疑。


“咱知道,但咱找了个人帮我们去投注,她也赚了不少。”吉莲狡黠笑道。


“规矩和尊严有时候互斥,今晚,我选了后者。”王野低头看向吉莲道。


“但咱们的钱也够了。王大哥。”吉莲道。


这不是那个魔女吗?


她挎着一个帆布包,走向吉莲和王野。


“她?”王野不解。


此时,从夜总会正门出来一位亚洲短发女子,她穿着白色套头运动衫和红色的运动裤,脚上穿着白色球鞋。


魔女身高目测只有165cm左右,脸肉嘟嘟的,样貌甚是可爱,但只有王野知道这女人一拳能打死一头牛。


“近距离看,才发现你好高嗷……我叫姜小琳,在一个场子打了一个月,你都没有请我喝一杯!”姜小琳伸出拳头开玩笑似的捶了一下王野的胸膛。


“我把钱取出来了,里头的人都炸了。”那魔女对吉莲笑道,然后仰头看向王野。


王野不知道吉莲和魔女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了,但今晚他们这一手不得不说干得漂亮。


“咱把咱们的1900联币全都押下去了,今晚有一大半人都在买哈尔赢,所以你的倍率非常高。”吉莲笑了起来。


姜小琳从帆布包里取出一个鼓囔囔的信封,递给了吉莲。道:“你们一共赚了1万2千铸币。去上面过活的钱应该够了。但是后面就比较辛苦了。”


王野眼角的防御涂层-10。


这一拳打凡人身上,估计就骨折了。


“你也赚了不少吧?”吉莲笑问。


“我只投了一点点,我不敢在王野身上押太多……所以没比你们多多少。”姜小琳笑道。接着她突然看向王野,小声问:“这应该是场假赛吧?王野。”


见王野不吱声,她笑了笑,道:“小心你的背后。”然后离开了他们。


拿着厚厚一叠钱,吉莲十分激动,他的梦想,今天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