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届人类不行 > 015 偶遇

015 偶遇

作者:塑料炸弹 返回目录

王野顺着导航线在街道上孤独的行走。


越往城市里面走,头上可以看到的天空就越来越少,错综复杂互相攀附的空中轨道和大型建筑正在蚕食城市的天空。


导航线停止在了一座巨大的黑色大楼前,卷闸门紧闭,所有照明都关掉了,他只能从卷闸门上方生锈的大招牌上看到这栋建筑的名字:XL综合商业广场。


这个铁屑区雇佣兵补给站居然是开在这栋楼里面的,而且现在已经关门了,只能等天亮再来了。


然而现在王野无处可去,街上偶尔看到一个人也是行色匆匆,不知道是为何。


理论上,他可以一个礼拜不睡觉,2小时睡眠就能恢复所有精力。


但醒着会消耗身体能量,他现在还没有找到生存下去的办法,所以还是多睡觉节省能量比较好。


他拎着鼹鼠皮,又看了看地图,随着自己的行动,地面部分的地图范围扩大了一些,看来是可以记录他去过的地方。


王野折返回去,想找个比较僻静的地方过夜。


“与或指数现在是多少?”银发女人道。


“327,很平稳,应该没问题了。”警卫回道。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他在街上又走了一阵,看到两辆大型SUV停在街角,四个全身黑衣戴着全罩式头盔的持枪警卫守在附近。


一个银色长发的女人正背对着王野,与另外几个警卫正在路面设置着仪器,一边工作一边交谈着。


虽然不知道什么是与或指数,但王野看了地图,这个地方正好是在鼠王的小王国正上方……


“明天派巡逻队下去。”银发女人道。


“之前的波动到底是什么回事?住在下水道的那群人在搞什么?”银发女人摇头。


王野离他们有三十多米远,但是超级听力还是听到了谈话内容。


警卫们发现了王野,端起手里的自动步枪指向他,王野认出来,这枪和ECP是同款的。


“佣兵,离开!已经是宵禁时间了!”警卫大声道。


“那里不是安全警卫的辖区。”警卫回道。


“我知道,但只有我们去,要么你就等着城里出现地狱之门!难道你指望那些佣兵去办这种事情吗?”银发女人又道。


那凹凸有致的高大身材、干练的姿态与冷峻的表情,还有嘴唇和脸颊上的疤痕极富侵略性。


“喂!宵禁时刻还在外面?即便是佣兵也不行!”那女人严肃道,带着两个警卫快步走到王野面前。


那女人听到声音,站起来看向王野。


她的皮肤很白,鼻梁很高,看脸型和长相是个东欧人。


“我是第九堡垒都市安全警卫队长厄哈德娜。把你的居住证和枪械持有证拿出来给我看看!”厄哈德娜道。


王野自然是没有那种东西,他打量着厄哈德娜的脸,这个世界的人类好像已经没有了国籍的区别,各个族群都是混居。


估计是看到王野拎着兽皮,腿上还绑着一把枪,身材高大健硕,所以就把默认成了佣兵吧?


那女人在王野面前,她只比他矮一个头。


王野依然没有动静,他只是把视线看向其他警卫。


他们都是凡人,装备不算精良,和ECP没啥区别,防弹衣、小口径的常规枪械、和一身漂亮的制服。


厄哈德娜并没有像鼠王那样记录下信息,看来王野的能力只能记录灵能者。


“想靠着沉默蒙混过关?我给你三秒钟时间。”厄哈德娜把手按在大腿的枪套上,里头插着一把硕大的手枪。


厄哈德娜停住,又盯了王野一下,深吸一口气。


“上车!”厄哈德娜怒道,做了个手势。


“3!2!……”厄哈德娜倒数。


“队长!队长!6区的与或指数有攀升迹象!”此时,守在车边的警卫突然跑了过来。


安全警卫?宵禁?


虽然这座城市采用了高压统治,但至少还保有着人类秩序。


她转身走向SUV,走了一半,转头对王野道:“别跟我耍花样!这里不是无主之地!”


黑车快速驶离,只留下王野在街头,他离开大街,走进附近的小巷子,准备寻找一个过夜的地方。


即便陆军的复仇计划能够成功,其任务目标也不是拯救人类……而是制造另一个伪神出来,展开悲壮的复仇。


你灭我族,我死前也要咬你一口!


这让他想起自己所处的时代,幸存的少量人类转入地下辛苦残喘,地面已经被伪神和祂的子裔特种部队横扫。


那是人类的终末时代,也是一个物种等待灭亡的时代,那是人类已经灭绝的时代。


王野深吸一口气,瞳孔莫名闪烁红光,但很快就平息下来。


他感觉有人在拉扯自己的皮带,动作很轻,但这种动静对于王野的超级感知而言和打了他一拳没什么区别。


这就是王野这群人注射黑药的意义,由于地球物种数量在伪神的攻击下,断崖式下滑,他们甚至找不到实验对象,也没时间进行实验。


杀光它们!杀光!王野的脑海里充斥着许多男男女女死前的哀嚎,他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地狱一般的时代。


“唉!!唉!!指头要断了!!!”一个小男孩的声音传来。


他将小男孩拎在眼前,他十五六岁,古铜色皮肤,和自己一样是亚洲人。


小偷?


他看都不看,朝后面一抓,抓住了一只小手。


但王野从他浮夸的表演里看出了市侩,应该是个惯偷了。


他将小男孩松开,摸了摸身后,鼠王给的那把匕首被抽出来一半,这小男孩刚才就是在摸它。


他穿着脏兮兮的小背心和无袖夹克,牛仔裤破了许多个洞,瘦瘦的,但长得很清秀。


“手断了!大哥!断了!”小男孩哭丧着。


小男孩本以为王野会劈头盖脸打他一顿,赶紧原地抱头蹲防,却没想到王野转头就要走。


王野走出一段距离,小男孩居然冲过来抓住他的裤子。


“诶诶!!大哥!等一下啊!”小男孩脸上的笑容贱兮兮的。


王野皱眉,不知道小男孩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