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 第116章目标人物成了冒牌货

第116章目标人物成了冒牌货

作者:西瓜卿 返回目录

目标人物跟岸正树,42岁的大叔。


星期一,越水七槻就按照资料上的信息找到了跟岸正树,然后进行暗中跟着,并拿相机偷偷拍下跟踪照片,以此证明曾经跟踪过。


到了下午,4点钟左右,司徒凡放学后,在米花町这边替换了越水七槻,由他来跟踪。


不过,两人在一家餐厅时,遇到了路过的柯南小朋友。


今天柯南又是郁闷的一天,让他跟那些幼稚的小孩一起玩也就算了,还要每天学1+1,更让人不爽地是其中一个小胖子竟然要揍他,还好跑得快,差点就挨揍了。


刚好,一男一女望了过来,正是司徒凡和越水七槻。


大眼瞪小眼!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他真的一天都待不下去了,好怀念高中的日子。


柯南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侧头看向旁边,玻璃窗内的餐桌前有两人,一男一女还是熟悉的朋友。


“好巧啊,柯南小朋友,你都上学了,好几天没见了,这书包背着人都变帅了哦。”司徒凡笑着摸了摸柯南的头。


柯南翻着白眼——喂喂喂,头皮屑都要摸出来了。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刚才想什么,怀念以前的好友。


柯南一脸无奈,就这样被司徒凡邀请了进去,一起享用美食。


似乎是察觉到了越水七槻的目光,柯南装作萌娃的样子发声,“你们是在约会吗,这位姐姐是谁啊,不会是司徒哥哥的女朋友吧。”


“啊!”


看到柯南小朋友出现,越水七槻露出好奇的神色,打量了一下。


柯南穿着蓝西装,打着红领结,里面是一件打底白衬衫,下身灰色5分短裤,背上背着书包。


旁边司徒凡撇了撇嘴,瞧瞧这演技,这才是缩小后工藤新一的真面目,以前一本正经都是装出来的,其实闷骚的狠,卖萌装可爱,一样都不少。


“你还懂得约会啊,是谁教你的,又是阿笠博士吗?”司徒凡笑眯眯地揉了揉柯南的头。


越水七槻秒变豆豆眼,一时慌了神,带着几分羞涩解释道:“小朋友,不是额,我们不是在约会,是在工作,我叫越水七槻,是司徒侦探社的员工。”


“哦~”柯南装作恍然明白的样子。


闲聊结束,司徒凡为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算是重新又认识了,既然某人要装可爱,那就继续让他装可爱,咱不能拦着他,等以后社死的一天。


“江户川~柯南,还真是奇怪的名字。”


“啊....”柯南有些紧张,一脸干笑,“是,是那个.....电视上,对,就是电视上看到的,两个人是男女朋友在一起吃饭。”


越水七槻摇头失笑:“现在的小孩子想象力真是丰富。”


其实他已经注意到了越水七槻盯着某个地方看,那是一个戴着帽子,穿着大衣的男子,正在吃着东西。


“有人委托我们跟踪一个人,那个人是他的朋友,据说被陌生男子跟踪了,有生命危险,叫我们跟踪时看看到底是谁。”


越水七槻心里嘀咕。


在介绍完名字后,柯南立马转移了话题,“司徒哥哥,你们在调查什么。”


“100万哦,是不是很厉害。”司徒凡摆明了是要在柯南面前炫耀一下。


柯南眼睛顿时睁大,“100万?”不是一般的黑,是非常黑。


司徒凡说完,微微一笑,“你知道委托费有多少吗?”


“多少。”柯南心中呵呵,肯定很黑。


司徒凡笑得挺开心,很满意柯南正太的话语,又摸了摸对方的头,顺便拿了一包糖给他。


哈哈,逗逗柯南挺有意思的。


原以为10万到20万,没想到翻了10倍,这哪里是开侦探事务所,这就是一家黑店。


不过,他还是要装作崇拜的样子,毕竟小孩子嘛,“司徒哥哥真是厉害,比毛利叔叔都厉害。”


本来变小就很郁闷,遇到这种事情就更烦了。


聊了一会,柯南找了个理由跑了,在呆下去,头皮屑不保了。


忽然间,司徒凡又想起了什么,看到背书包的柯南,笑呵呵说道:“听小兰说,你已经上了学,在学校里有没有被人欺负。”


“呃....没有。”柯南摇头失笑,突然想起了学校那个大胖子,放学的时候,有个小女孩想跟他玩,他不想理对方,就想回家,结果有个大胖子抓着他,还要揍他。


他转移了话题,“对了,跟岸正树周围有没有陌生人跟踪他?”


“没有,感觉很正常,不像是有人会偷偷跟踪他。”越水七槻扭头看了一眼某个桌子。


“这孩子真可爱。”越水七槻微笑道。


司徒凡心里呵呵,要说可爱就能想到卖萌,不得不说,柯南在这一方面有着天赋,早期就是卖萌收获了不少粉丝。


连续两天跟踪跟岸正树,白天越水七槻,晚上司徒凡到11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拍照。


跟岸正树的生活不错,白天到处逛,偶尔去打打球,玩玩电玩,晚上就去喝酒,逛百货商场。


两人又聊了一会,差不多跟岸正树要离开了,司徒凡就走了,越水七槻则回了鸟矢町那边。


.......


第三天下午,司徒凡和越水七槻两人换班时间,在米花町某个公园碰面,过了今天就结束了跟踪,但他们没有发现有陌生人跟踪跟岸正树。


“和你说个事,今天有点奇怪,这个人好像一直到处转,比前两天更闲了。”越水七槻吐糟道。


令司徒凡有点奇怪地是,跟岸正树每次在外面都喜欢穿同一个颜色的大衣、还喜欢戴帽子和眼镜,搞得像是某个明星出行一样。


不过,就算戴墨镜伪装,也难不倒他,有鹰眼能力,一个辨别就能看穿真实身份。


什么情况?


这个人为什么要打扮成跟岸正树?


“是吗?”司徒凡按照往常打开鹰眼,给跟岸正树丢了个辨别,帽子和墨镜隐去,露出了男子的真面容。


司徒凡皱起了眉头,鹰眼下的男子真容不是跟岸正树,这是一个假货。


“你在胡说什么。”越水七槻听不懂,有理有据说道:“我怎么会跟错人,我上洗手间只在他吃饭的时候才会去,一天就去了2回,我都尽量减少喝水了。”


好吧,司徒凡相信越水七槻不会说谎,也不会偷懒,但这个男人怎么会和跟岸正树打扮得一模一样。


“越水,你有没有跟错人。”


司徒凡沉吟了一下。“比如,你上洗手间,跟丢了跟岸正树。”


司徒凡眯起眼,盯着冒牌货跟岸正树看了片刻。


问题出现在哪里,就要从问题上面找。


问题出在哪?


真的跟岸正树又在哪?


过了一会,跟岸正树起身离开了公园,司徒凡追了上去,远远跟着。


一路上,跟岸正树走走停停,前往了不同的地方,进入了多家店,就好像是在打发时间。


这个人既然敢糊弄越水七槻,那么一定知道些什么。


在聊了几句后,越水七槻离开了。


.......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9点。


“这家伙又不是个女人,怎么这么喜欢逛街。”


司徒凡心里吐糟。


我为什么要跪着。


我手中是剑吗?


这是一条阴暗的巷子,大衣男子正在慢悠悠的走,突然不知为什么向着前面跑了数米,并单膝跪在了地上,双手朝上合拢。


什么情况?


一手持剑,另一只手也拿着一把长剑搭在男子肩膀上。


只见,一人手持长剑砍下,大衣男子跪在地上接剑,持剑的人正是司徒凡。


男子一脸懵逼。


“我问你答,如果你敢说谎,肩膀上的剑就会移到脖子那里,然后咔嚓一声割破你的喉咙,杀过鸡没,明白吗。”


冷冷的声音传来。


大衣男子听了,神色惊恐,“明白,你问,不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