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 第115章再见啦,工藤新一

第115章再见啦,工藤新一

作者:西瓜卿 返回目录

在目暮警官的要求下,被害人的面貌被冲野洋子看清楚,当场指出了被害人的身份,就是冲野洋子很久以前的男朋友,只不过是她被甩。


然而事实上,是经纪人山岸荣一看中冲野洋子的演艺事业,劝说被害人跟冲野洋子分手,被害人为了洋子的发展,于是这对恋人分了手。


后来,过了不知多久,被害人放不下这段感情,又回来找冲野洋子,恰巧池泽友子拿到了冲野洋子家的钥匙,打扮成7分像的洋子来到了洋子家,准备搞坏事的时候,刚好被被害人撞见。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随后目暮警官派人调查,很快又有了新的线索,在被害人家里发现了一本日记,上面记载着对冲野洋子的思念以及苦恼,甚至动起了歪念。


此时又在沙发底下发现了池泽友子的耳环,被喊到现场的池泽友子讲出了事发经过。


当时池泽友子背对着被害人,误以为干坏事被发现,慌忙而逃,被害人没有看清楚池泽友子的正面,只看到了背面,误以为是冲野洋子讨厌他,心灰意冷下选择了自杀。


站在不同的观点,这个男人可怜,且混蛋至极,他用了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死之前都想嫁祸于人,拉人陪葬。


司徒凡自然是谦虚一下,可还没来得及开口,柯南正太的声音又来了,“是呀,司徒哥哥真是厉害,就好像走了狗屎运一样,一下子就解决了案件。”


司徒凡扭头看向柯南,走了过去,笑眯眯摸着柯南的头,“什么哥哥,要叫叔叔,叔叔的狗屎运,你望尘莫及,哈哈哈.....”


整个事件明了,这就是一场误会自杀。


“不愧是司徒老弟,真是厉害。”目暮警官亲切的喊着司徒凡,高兴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啊!”冲野洋子一脸迷茫,看着卡片上写着,豪华侦探事务所。


望着眼圈红红的冲野洋子,司徒凡微笑解释道:“我是一名侦探,以后遇到什么案件,可以找我。”


柯南翻了翻白眼,心里面大骂着,又占他便宜。


事件解决了,回去的时候,司徒凡拿出一张小卡片递给了冲野洋子。


晚上8点。


毛利侦探事务所。


这次免费解决了案件,但也认识了一位有潜力的客户,冲野洋子后来的名气可不小,就冲这一点,说什么都要发展一下客户。


.........


“啊,人气偶像冲野洋子来过了吗,真想看看本人。”小兰一脸遗憾,又扭头看向柯南,笑着说道:“柯南真是幸运啊。”


“小兰姐姐,下次还有机会的。”


司徒凡、园子、小泉红子三人都在小兰家吃晚饭,还有毛利小五郎和柯南。


对于刚才离开的事情,毛利小五郎解释了去办理委托,并破获了一起案件,虽然不是他破获的,但案件总该是破了。


柯南手一抖,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又要说这件事了。


小兰思考了一下,点头,“好像是这样,听阿笠博士说,柯南的父母出了车祸,没人照顾他,所以博士就拜托我,照顾一段时间,具体多久就不知道了。”


低头扒饭的柯南抬起头笑了笑,然后又低头扒饭,尽量当个隐形人。


“对了,小兰,这孩子以后就寄宿在你家吗?”园子忽然问道。


“这个嘛...博士说他正在为柯南办理入学这件事,很快就会去帝丹小学读书。”小兰笑道。


“帝丹小学啊。”园子有些怀念,那是她曾经上过的小学,忽然间,园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扭头看向了小泉红子。


“这么惨,父母出了车祸。”园子同情地看着柯南。


望着埋头啃饭的柯南,司徒凡微笑着说道:“小兰,柯南小朋友这个年纪应该上学了吧。”


两人说着悄悄话,其他人感觉好奇,但也没有多问,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


“谢谢款待。”


迟疑了一下,园子又看向了柯南,然后凑到了小兰耳边,“小兰,刚才红子说柯南不祥,他父母出车祸,会不会就是因为他,我劝你还是别把柯南留在家里,免得.....”


“啊这.....”小兰愣住了。


再见了,工藤新一!


.........


司徒凡、园子、小泉红子三人道了谢,然后离开了。


临走前,司徒凡郑重的看了一眼柯南,在楼下挥了挥手,似乎在告别。


“泪姐,来一杯爱的咖啡。”


大早上没啥人,司徒凡很随意的坐在了吧台,来生泪正在清洗过夜的杯子,两个妹妹不见人影,可能还在睡懒觉。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三天,星期天。


放假的时间,司徒凡又去了豪华侦探事务所,在事务所待了一会,就去了猫眼咖啡厅。


“最近学校也没有看到工藤新一,据说请假了,好像办什么重要的案件去了。”


一旦报纸上没了工藤新一的消息,时刻关注的人就会感到奇怪。


来生泪已经习惯,一边煮咖啡一边说道:“对了,小爱要我向你打听一件事,最近怎么没看到工藤新一。”


司徒凡笑着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嘴,来生泪嗔了他一眼,然后左右看了一下,诱人的红唇凑了上去,司徒凡吻了一下,又轻轻咬了一口.......


来生泪丢给司徒凡一个白眼,轻轻哼了一声,“你就继续装,我要是嫌弃你,刚才就不会亲你了。”


司徒凡单手撑着下巴,直视她的眼睛,调皮地眨了一下眼,“刚才不同,你问我答,要不,你再亲一下。”


来生泪点点头,拿起咖啡壶倒上一杯咖啡,然后用牛奶在咖啡上画出一个爱心,轻声道:“每次来都要喝这种咖啡,你不腻啊。”


“泪姐,这是嫌弃我了。”司徒凡佯装难过的样子。


又是一分钟的热吻.......


“叮~C级任务,与越水七槻合作完成一次侦探任务,完成任务寿元增加40天,并随机奖励一套完本漫画。”


来生泪翻了翻白眼,带着几分羞涩,“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想亲就亲呗,又不是不给你亲。”


人家都这么说了,司徒凡不亲就不够意思了,女孩子会伤心的。


在和来生泪聊了一会后,司徒凡拿着外卖的咖啡回了豪华侦探事务所。


一楼没有人,前往二楼房门口敲了敲。


终于又来了任务。


司徒凡想了想,有些高兴,“泪姐,再来一杯咖啡外卖,打包带走。”


洗漱完,睡衣换下,擦香梳头,穿好衣服出来。


“才八点钟,就吵吵吵,你真是烦。”越水七槻打了个哈欠,坐在了沙发上,有些无语,“往常见你都没这么勤奋,我每次9点起来,你都不会说什么,今天受了什么刺激。”


“喂喂,越水,起床啦,都几点了,还在睡,人家泪姐每天起那么早,你也要向人家学习一下。”


过了一会,越水七槻打着哈欠开门,迷迷糊糊往大厅看了一眼,然后走向了洗手间。


“这杯咖啡和甜品是我的吗?”越水七槻感到惊讶,奇怪地看着司徒凡,“平时都不给我买早餐,今天咋对我这么好。”


司徒凡撇了撇嘴,“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吃不吃随你,不吃,我拿走。”


司徒凡:“.......”


话说,是我对你太放纵了,老板兼上司,就是这种态度。


“吃你的早餐。”司徒凡瞪着越水七槻,“对了,今天有什么委托。”


“委托?”越水七槻摇头,“昨天就一单委托,寻狗,下午就完成了。”


“还有,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不就是第一次给你买早餐吗,往常我是在猫眼咖啡厅,聊天忘记了时间,在想给你买,结果到了中午,想想,还是吃中饭算了。”


似乎是这样,越水七槻尴尬地笑了笑,灵动的眼神流露出几分恰意,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奇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难道....泪姐和小瞳姐说了什么刺激的话。”


只得回到店里,拿起侦探书籍看。


过了一会,越水七槻从二楼下来,走到书架边,拿出一本漫画圣斗士,回到沙发上坐下。


“你吃,我下去开门。”


司徒凡点头,下了楼打开侦探社的大门,走到门外环视了一圈,大早上没啥人,更别谈委托了。


司徒凡有些无语,说起圣斗士,已经连载到了冥王篇,到了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但系统给的圣斗士还有后续天界篇、以及神话传说中太阳神和时空篇。


其中时空篇是最长的一段,包含了上古神话以及回到第一次圣战前夕发生系列,再到后面好几次圣战,这些都讲述了圣斗士的历程,为保护地上世界,对抗侵犯地上的神。


看了几分钟,“可恶的作者,又没透露星矢的姐姐,太可恨了。”


喂喂喂,这样骂人好吗。


至今到冥王篇圣斗士,不少读者都认为魔铃就是星矢姐姐,就跟前世一样,很多人也是这样认为。


越水七槻摇头,“不可能,星矢的姐姐在东京,好吧,就算她有可能是去了圣域,但也不可能短时间里成为一名出色的圣斗士,还教星矢小宇宙,太扯了,时间就对不上,小宇宙不是那么好学的。”


“那个魔铃不是星矢的姐姐吗?”


司徒凡笑着问道。


跟踪一个人,100万?


司徒凡和越水七槻都很惊讶,实在是委托费太高了,一般跟踪人就5万的报酬,但这次的委托费不是他们提出来的,是委托人自己提出来的。


侦探就是不一样,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重点,司徒凡前世小时候也以为魔铃是星矢的姐姐,后来才发现不是,其实星矢的姐姐就在圣域附近,因为追赶星矢来到了圣域,但不幸失忆了。


一上午没有人上门,直到下午1点左右,一名叫阿部丰的男子上门委托,要求监视一名男子三天,委托费100万。


司徒凡在电脑上按着,很快查到了阿部丰的信息,“不多,人家是大公司的老板,有钱,不在乎钱.....啧啧啧。”


话是这么说,但司徒凡看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在阿部丰留下了跟踪人的信息后,交了一部分的定金,便离开了。


过了一会,越水七槻有些疑惑:“司徒,我总感觉有问题,这委托费是不是太多了,就只是跟踪一个人。”


“越水,你监视白天,放学后换我监视,咱们合作,轮班监视。”


听到这话,越水七槻睁大眼睛,感到不可思议,“啊,第一次听到你上学也要做委托,平时就只在星期天帮下忙,我是不是在做梦。”


这次的委托刚好可以完成系统任务,不过,明天好像是星期一了。


又到了上学。


司徒凡轻咳了一下,毅然道,“我这不是怕你晚上辛苦吗,再说了,晚上一个女孩子出门太危险了,搞不好就出个迷X案件。”


“你心疼我了?”越水七槻有些惊讶,跑出去看了一下,“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啊。”


司徒凡:“........”


无语。


求求你做个人吧,别让人误会了,弄的我好像是经常欺负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