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 第106章潜入组织的目的

第106章潜入组织的目的

作者:西瓜卿 返回目录

“喂,你发什么呆。”


猫眼咖啡厅,吧台内来生泪正在清洗杯子,突然抬头看到了愣神的司徒凡,不由轻声细语问道。


司徒凡笑了笑,“没什么,我在想泪姐的咖啡为什么这么好喝,每天都想喝。”


来生泪楞了一下,然后丢给司徒凡一个白眼,美滋滋一笑:“那等下再来10杯咖啡。”


“呃.......”司徒凡面色顿然一僵,大姐这是要弄死他,好继承他的侦探事务所?


来生泪微微一笑,转移了话题,“对了,怎么没看到小姨,又走了吗?”


“没有。”司徒凡摇头,“小姨去跟老同学见面了。”


是巧合还是预谋?


今天去酒厂的研究制药厂,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司徒凡开的机车也是一辆新的,被安置在另一个地方,是他在杯户町买下的一个房,主要是为了隐藏真实身份。


这一切本来都在他的掌控中,进入酒厂研究所目的达到,就差一丢丢了,但中途却遇到了琴酒,该死的劳模一天都不休息,硬是半路上拉着他出去谈工作。


自从小姨去了同学会已经过去了一天,闲的无聊的他想起了酒厂研究所,那是上次窃听琴酒的车偷听到的,在得到研究所的位置后,一直有想去那个研究所。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只是最近事情太多,他一时没时间,刚才发呆就是因为替身娃娃那边出了事。


再一次伪装贝尔摩得,却暴露了,还被本尊贝尔摩得抓住了。


这不是搞笑吗?


他又不是酒厂的人,凭啥为酒厂做事。


当场就说考虑一下,实际上是开溜了,不过他要再去一次研究室,拿到APTX4869的药和资料再走。


也罢,等下再来,还有机会。


司徒凡又一次和皮斯克见面,这次竟然是要他伪装某人,混进某个检察厅查看对方收集的资料,再汇报给琴酒。


呵呵!


从两个方面来讲,一方面,APTX4869的药和资料他保存一份,另一方面继续让酒厂研究。


毕竟酒厂耗费了大半个世纪,对APTX4869药比较精通,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科研人才。


计划很好,想法不错,谁知半路杀出个本尊。


没错,这种能让人逆生长恢复时光的药。


司徒凡主要目的是资料,药是其次,虽然这种药有缺点,还在开发当中,但药的最终目的是长生,复活死人,逆流时光恢复青春。


他有系统,可以活得更久,但其他人就不行了,因此为了未来某一天能长久,这种药必须弄到手。


司徒凡干笑一声,一脸歉意,“我在想什么.....等等,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要想一下。”


说完,他脸色突然一变,然后起身走向咖啡厅角落,一个人想静静。


“啊这......”来生泪一脸懵圈。


司徒凡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有两个疑惑,一是贝尔摩得怎么回来了,又怎么知道他在哪里,二是琴酒知不知道刚才他就是假货,如果知道,琴酒就是影帝了。


“喂,怎么又不说话了,还有上次你说的中岛跑出来,有没有遇到他。”


不满的声音,来生泪一脸无奈,聊着聊着,某人又走神了。


来生泪有些疑惑:“你拿辣椒罐干什么。”


来生爱嘻嘻一笑,“大姐,我帮你报仇。”


来生泪愣了一下,就看到来生爱把辣椒倒入了咖啡杯里,连忙说道:“小爱!”


旁边来生爱呵呵一笑,不怕事大的说道:“大姐,看来司徒侦探对你有些烦了,喜欢喝咖啡也是假话,男人啊,就喜欢花言巧语讨人欢心。”


“嫌我烦?”来生泪楞了一下,侧头看向来生爱,好奇道:“你怎么这么懂?”


“电视上就是这么演的啊。”来生爱笑了笑,目光一扫,看到了吧台上的咖啡,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匆匆跑上了二楼,过了一会拿着一个瓶罐下来。


等到眼睛上的黑布拿掉,入目是一间房里,室内有些昏暗。


贝尔摩得撕掉了他嘴上的胶带,然后冷笑着,“怎么样,有没有感受到恐惧。”


司徒凡:“........”


“大姐,放心,吃不死人的,最多辣辣嘴,上个洗手间。”


........


司徒凡现在很头痛,他不但没死,还被对方捉住了,连反抗的机会都不给,就被带入了某个地方,这过程里被绳子绑住,蒙住了双眼,嘴巴贴上了胶带。


随即又一个勘察丢过去,“目标人物,女,携带物品黑色衣服,黑色蕾丝罩罩、黑色内裤,匕首一把,手枪一个,弹匣三个,化妆品......”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贝尔摩得看了一眼司徒凡,然后拿出手机接听,另一边传来琴酒冰冷的声音,“贝尔摩得,你是不是找死,又在我车子里安装窃听器。”


一个替身娃娃,他怕个锤子,被杀就杀了,又不是真的死去。


“说吧,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易容成我,又为什么要接近组织。”贝尔摩得面色一冷。


司徒凡没有说话,打开了鹰眼,对着贝尔摩得丢了辨别,没有伪装的面容,这张年轻漂亮的脸蛋,就是贝尔摩得的真容。


“听到了吗,在那辆车里,我安了窃听器,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清楚,就连你在哪里,什么时候下车,我都知道。”


司徒凡皱了皱眉,其中一个疑惑解除,但还有一个疑惑,问道:“你不是在纽约吗?”


关于贝尔摩得,他知道纽约事件后,大明星莎朗会假死,为自己举行一个葬礼,换上另一个明星身份,就是莎朗的女儿克丽丝·温亚德。


“咳.....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你们是不是出去鬼混打酱油了。”贝尔摩得神态自然,轻松说道。


琴酒:“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在试图挑衅我,再有下次,你就等着进棺.....”


话还没讲完,贝尔摩得挂掉了电话,收起手机,然后看向司徒凡,摆了摆手。


“我也有想过要不要告诉琴酒和其他人,但想到你会易容,随时可能换一张脸,我要是把这个消息说出去,搞不好就会传到你耳中了,想要抓到你就难上加难了。”


卧槽.......


司徒凡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他的窃听器没有窃听到琴酒打电话给贝尔摩得,也没有说起这件事,那么肯定就不是在车里谈的,只有可能是另外的地方。


按照剧情,贝尔摩得应该要为莎朗的假死做准备,没时间回东京。


“就凭你这句话,我敢断言,你在组织里没有联络人,当然也接触不了组织内部。”


贝尔摩得眯起眼,分析出了这点,然后给出了解释,“上次你跟琴酒见面谈起皮斯克,他要我帮助,提前给我打了电话,早在几天前,我就从纽约回来了,只是没有跟其他人提起,就是担心打草惊蛇。”


“该回答的,我都回答了,你是不是应该也给我一点信息。”贝尔摩得冷笑着。


司徒凡脑中快速思索对策,沉吟了一下:“听说你们组织在研究长生药,我混进去的目的,是想弄一份资料或者长生药。”


贝尔摩得目光一凝,脸色陡然有些难看,“你是听谁说的,这种消息不可能传出去,你在说谎。”


或者,他的窃听器拿回来后,皮斯克跟琴酒谈起议员那件事,就给贝尔摩得打了电话,因此他错过了这么一段重要的事情。


刚好今天就这么凑巧......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这样想着,司徒凡代入了纽约停车场,打了一下贝尔摩得的屁股,还没过多久,今天又被对方还回去了,莫名其妙地感到不爽。


听到这话,贝尔摩得若有所思,盯着司徒凡看了片刻,轻笑道:“是真是假,待我看了你的真面目就知道了。”


说罢,一步一步走向被绑住的司徒凡,近到跟前,玉手抬了起来,摸着那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


“很不错的易容技术。”


“没有。”司徒凡摇头,“我会易容,喜欢到处玩,无意中接触到你们组织,就易容潜入了进去,有一次听到有人谈起这个事情,我也是那时候才得知世上还有人研究不死药。”


“你没有组织?”贝尔摩得楞了一下。


司徒凡洒脱一笑,“你知道鲁邦吗?我就是像鲁邦那样,周游各国游玩,我不属于任何组织,只对感兴趣的事情探索。”


司徒凡面色一顿,这算是被调戏了吗?


贝尔摩得在他脸上摸了两遍,玉手移到了脸庞下方,扣了几下,指尖扣出了一层皮,慢慢拉起那层皮,向上拉开。


撕拉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