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 第99章差点被来生泪逮住

第99章差点被来生泪逮住

作者:西瓜卿 返回目录

大盗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准时,说好的几点就几点,绝不多一秒,也绝不少一秒。


工藤新一抬手看了下表,距离晚上12点只剩下10分钟,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想要印证心中的猜想。


“喂,这种时候你打什么电话,不会是给猫眼通风报信吧。”中森银三看到工藤新一掏出手机,不由有些怀疑起来。


工藤新一无语道:“警官,我也有人在外面守着,我是想问一下,有没有可疑的人进入大厦。”


“什么!”中森银三一下子怒了,“你这是不信我,有我中森银三在这里,别说苍蝇,蚊子都别想进来。”


工藤新一抬头望向大厅天花板,目光定格在通风口,按照他收集的资料,猫眼曾经从通风口出来盗走东西,极有可能再次从那里出来。


“嘿嘿,只要你敢从通风口出来,这次就死定了。”


工藤新一心里暗暗想道。


工藤新一无奈放下手机,懒得跟中森银三扯,事后在打电话询问也一样。


见他这么识相,中森银三满意点头,拿出对讲机问道:“各单位注意了,外面有没有什么动静。”


各个路口把守的人都统一回复没有问题,一切都很正常。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是猫眼来了!”中森银三大喝一声。


一道身影快速冲入浓烟中,工藤新一看到了,那是一名穿着警察制服的人,方向正是珍贵的画那边,来不及多想,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呼吸罩,迅速冲了上去。


滚滚浓烟弥漫开来,整个大厅里都是白雾,工藤新一很快就看见了同样戴着呼吸罩的人在前方,那人已经拿到了画,转身就跑了。


10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在10秒的倒计时下,大厅里的警察目光都时刻注意着四周,想要看清猫眼从哪里出现。


咚咚!


不知名的声音从地面上传来,只见几颗圆形球体滚啊滚,突然砰的一声小范围的炸开,滚滚的浓烟升起,眨眼间就越来越多的白雾。


工藤新一面色凝重,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几秒钟后接通,“越水,猫眼出现了,你那边怎么样。”


........


猫眼咖啡厅,二楼。


工藤新一追了上去,可白雾太多,视线受到阻碍,加上那人速度太快,眨眼就看不见人了。


砰!大厅的门被打开了,守在门外的警察就看见一个人跑了出来。


“猫眼跑了,给我追。”中森银三大喝一声。


越水七槻喝了好几杯咖啡,精神状态非常好,与来生姐妹玩得不亦乐乎,都快忘记了时间。


直到一个电话打来,越水七槻才知道到了12点,面对工藤新一提问,脸上无波无澜,轻松说道:“没问题,我很好,谢谢关心。”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谁打来的关心电话。


四人正玩着扑克牌,来生泪和来生爱心情都很沉重,眼看着时间到了12点,来生瞳却像个没事的人一样,照常玩着扑克牌,两人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完了,彻底是完了,猫眼的身份暴露了。


来生爱愤愤不平地看着来生瞳,但碍于越水七槻在这里,只能生着闷气。


这一边,来生泪看着越水七槻接电话,正奇怪谁会这么晚打来电话,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难看起来。


糟了,


是工藤新一,是他在确认猫眼。


另一边工藤新一懵了,再次问道:“来生三姐妹都在?”


“嗯。”


越水七槻的回答无疑是打破了工藤新一的最后一丝希望,他的分析是错误的,猫眼并不是来生姐妹。


来生瞳一个飞跃,美妙的身姿在空中翻卷了几圈,越过了警察,落在地上继续奔跑。


“各单位注意,我是工藤新一,现在由我接管,猫眼往哪个方向跑了,有人知道吗。”


站在电梯门口,工藤新一拿着对讲机呼叫,然后按了电梯开关按钮。


.......


却说,来生瞳跑出去后,脱掉了身上的警服,露出了紧身衣下曼妙绰约的身姿,飘逸的长发在身后飞舞,脸上戴着简易的蝴蝶眼罩,只遮住了双眼部位。


前方一个警察看见了猫眼,大喊一声,“猫眼在这边。”


话刚说完,对讲机里传来中森银三的咆哮声:“可恶的小子,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把我的对讲机还给我。”


“中森警官,息怒。”工藤新一一脸干笑,“等我抓到猫眼,再来赔罪。”


还没等两人缓过过来,对讲机里传来其他警员的声音,“不好了,猫眼上了22楼。”


有警员立刻回复:“我知道,她往楼梯跑了,正在往上20楼。”


“往楼上在跑?”


工藤新一心中暗道,脑中快速思索,整个大楼的建筑设计在脑海中闪过,然后下达命令:“楼下一部分警员做电梯到天台,20楼以上的警员赶紧去楼梯口拦住猫眼,其余人从楼梯往上跑。”


大楼总共有三十层,25层以下都有警员守护,中森银三根本没想过猫眼会去天台,所以就只在低层入口设置了大量警员。


此时,来生瞳一路往上跑,在楼梯口遇到了好几波警员拦截,但都被她轻松应付过去,不带歇息的往楼上跑。


大概10分钟左右。


“什么!”


工藤新一脸色大变,万万没想到猫眼速度这么快,警察都拦不住。


“你们一定要拦住她,她的目标可能是天台。”


差不多有20名警员,来生瞳目光一扫,手中的箱子握紧,轻笑一声,“呵~~”


工藤新一挑眉,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难不成还有退路,要知道下面的楼层有中森银三带队走楼梯上来,前后去路基本堵死。


“不好!”


来生瞳上了27楼,就看到一群警员守在那里,其中就有工藤新一。


“你已经无路可逃了,猫眼,束手就擒。”


工藤新一眯起眼打量猫眼,这是第一次正面看到猫眼,的确是个女人,还是个非常性感的女人,但眼罩挡住了眼睛,看不清容貌。


然而普通的警员怎么可能拦住来生瞳,只见她一跃跳上楼梯杆,再次跳跃,轻松的上了楼,几下就跑远了。


“她是练体操的吗。”工藤新一大吃一惊,差不多2米的高度随随便便就跳了上去。


来不及多想,工藤新一又再次追了上去,可大片的烟雾挡住了楼梯,警员也在烟雾中,花了好几分钟才上了楼。


工藤新一瞳孔一缩,又看见几个圆形球体从猫眼手中滑落地面。


顷刻间圆球小范围炸开,白烟如雾一般弥漫开来。


“守住楼梯口,挡住她。”


“在上面。”


工藤新一走出去回头一看。


只见来生瞳在屋顶上拿起了什么东西,穿在了身上,然后一跃跳下了大楼。


天台早已有警员守候,看到来生瞳出现,立刻有几名警员上前,然而来生瞳回身一跃跳上了天台楼梯间的屋顶。


“猫眼呢?”


这时候,工藤新一赶到了,看见几名警员问道。


“这.....”工藤新一无奈苦笑,猫眼刷新了他对大盗的理解,莫名的增加了某些知识。


“中森警官,在24楼有一幅画,旁边还有猫眼留下的卡片‘这幅画就暂时放在这里,侦探先生,下次有空我会来拿走,猫眼。’。”


工藤新一面色一顿,看着远去的黑影,洒脱一笑,“下次我会亲手抓住你。”


“什么!!”


自杀?


工藤新一精神一震,快步跑到边上去看,就看到猫眼身后背着的东西打开,一个滑翔翼从背后出现,飞向了远方。


一字一句原封不动的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越水七槻有些愧疚,然后歉意道:“真的很抱歉,我也很想知道你们是不是猫眼,才会今晚要在这里住。”


说到这里,越水七槻干笑道:“就算工藤打来电话问我,你们在不在,我都准备瞒着他,说你们在,如今看来是我想多了,你们根本不需要我去说谎,你们本来就不是猫眼。”


越水七槻的话,让来生泪和来生爱都心中震撼,不是因为越水七槻承认自己的行为,而是猫眼已经在了美术馆现场。


........


猫眼咖啡厅。


望着结束通话的手机,越水七槻站了起来,向着来生瞳鞠躬,“小瞳姐,有一件事很对不起,我误以为你们就是猫眼,今天工藤.....”


“越水,你会误会很正常,谁叫猫眼起的名字和我们猫眼咖啡厅的名字一样。”来生瞳无奈道。


一场危机就这样解除,越水七槻再次说了道歉的话,就打算回侦探事务所,来生爱下楼去送她。


房内剩下两人,来生瞳随口说了一声,“大姐,我去一下洗手间。”


可来生瞳不是在这里吗?


她怎么成猫眼?


来生泪面色凝重起来,望着面前的来生瞳,越发感觉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劲,一时又不知道,不禁回忆起洗澡前后的事情。


来生瞳正是司徒凡,被来生泪突然的袭击,吓的脸色大变,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是来帮你们的,是小瞳让我来的。”


呃.....大姐连妹妹都不放过,一言不合就搞袭击,幸好是个假货,这要是真的,还不被抓破。


“你认为我会信吗?如果小瞳有安排,她会早点跟我说,可是没有。”


来生瞳正要从来生泪身旁走过,来生泪抬手挡住,“你是谁?”


“啊。”来生瞳楞了一下,眼神略微闪烁了几下,然后一脸干笑,“大姐,你在说什么。”


“呵呵~”来生泪笑着突然抬手袭向来生瞳胸膛,一把抓住某个大白兔,冷笑道:“洗澡还会缩水啊,你到底是谁。”


司徒凡急忙抱住来生泪丰腴的娇躯,然后轻轻放在地上,右手拿出了电棍,无奈道:“抱歉,无奈之举,我真的是来帮你,但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出此下策,声东击西,谁叫我打不赢你呢。”


“如果你让我走了,也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司徒凡在来生泪手表上摸了一下,拿走了窃听器,然后起身就走,以免来生爱回来撞见。


来生泪看向司徒凡的胸膛,嘲笑道:“要不是你这地方有些小,我真的分辨不出来你就是假的小瞳。”


“咳.....大姐真是对小瞳了如指掌啊。”司徒凡一脸干笑,终于知道哪里露出了破绽,“大姐,你和小瞳三围多少。”


“怎么,还想假扮......啊...”来生泪脸上的笑容僵硬,浑身打了个冷颤,手无力的放下,整个身子向着身后倒下。


他想了想,摇头,“我不是你父亲派来的,也不认识他,如果非要知道我是谁,就叫我白干。”


咦,竟然还能说话。


司徒凡惊讶地回头,来生泪还躺在地上,歪着头看着他,看来还是动不了。


还没走几步,身后传来来生泪的声音,“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是我父亲派来的吗?”


来生泪目不转睛地看着离开的司徒凡,眼中有些失落,却又听到对方的话,“如果以后需要帮助,就在你咖啡厅里挂上一个彩球,我会在打烊时找你,记住,别试探我,很容易失去我的。”


来生泪眼前一亮,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