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 第66章老板,有分红吗

第66章老板,有分红吗

作者:西瓜卿 返回目录

司徒凡从书房离开后,过了好一会儿房门被推开,田端菊代走了进来,看到趴在沙发上熟睡的奥本角藏,微微眯起的眼眸泛起冰冷的寒芒。


她关好门,找来了一个椅子,抬到了吊灯下方,站在椅子上拿出准备好的绳子绑在吊灯上面,做了一个上吊的结,然后把准备好的推车放在绳子下方,最后在推车上放下一本一本书。


几十本书堆到高度1米以上,田端菊代走向沙发将奥本角藏双手绑在身后,然后抱起来,60多岁的老人身形骨瘦,很容易就抱了起来,尔后放到推车上让其坐在书本上,将上吊的绳子圈进奥本角藏的脖子上。


田端菊代心中十分震惊,在送咖啡时,书房里就只有2个人,直到司徒凡离开,中间没有任何人进入过书房,她进来时也没有看见有其他人。


“是我安排的。”


书房门打开,司徒凡带着山本警官、越水七槻走了进来。


在即将用绳子吊住奥本角藏时,书房里忽然传出一道声音,“到此为止,你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


田端菊代原本带着冷笑的神情顿然僵住,侧头看向左边,伊达航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嘴角还叼着一根牙签。


“你,你怎么在这里。”


山本警官露出好奇之色,是啊,这个家里有四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凶手是怎么犯案,再杀人的目标怎么会选奥平角藏。


司徒凡说道:“在认定凶手是不是这个家里之前,越水侦探打听到了一件事,奥平锻吾死的时间正好是一年前前任管家的忌日。”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田端菊代瞳孔猛地一缩。


望着田端菊代惊恐的表情,司徒凡淡淡道:“老实说,凶手犯下案子过去了2天,我很难找到有利的线索指出凶手,而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白色手套。


凶手在现场只留下一只手套,我想凶手应该还有另一只手套,她大概还要杀一个人,但不知道凶手是谁,所以我就散播消息已经找到有利的线索,引诱凶手继续杀人。”


田端菊代听了后,冷静了一会,“你怎么会认为凶手是这个屋里人,奥平锻吾的死亡时间是在晚上9点,又怎么会认为下一个目标是奥平角藏。”


“那个,如果是她杀害奥平锻吾先生,不在场证明怎么说。”山本警官疑惑道。


喂喂喂....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警察,帮助犯人说话,刚才行凶全过程都有了....司徒凡翻了个白眼,非常无语。


“你换一个思维想一想。”


司徒凡轻笑道:“如果那不是一场简单的事故,而是有人加害了那位管家,凶手是为他报仇的话,特意选在管家死后一年的忌日当天,杀害奥平锻吾,那么一切都合理的解释了,凶手为什么是这个家里人。”


听到这话,越水七槻撇撇嘴,心里不由吐糟:“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一口咬定田端菊代就是凶手,这家伙就仿佛看见整个过程似的。”


有鬼,绝对有鬼。


你可真是自信啊。


伊达航和山本警官面皮都微微抽搐。


越水七槻也很无语,说的就好像亲眼看见一样,但这个手法的确是非常有可能。


“凶手犯下案子也是要证明自己有不在场证明,这样警察就不会怀疑她,所以那晚7点到12点凶手的确不在游泳池现场杀人,她是在7点之前,如现在一样用安民药让被害者睡着,然后用胶带封住嘴巴,绑住双手双脚带到游泳池。


在放满水的游泳池里,我想她是对被害者这样说的,只要坚持1小时就放了他,刚好那个水池的高度,我用眼睛测量了一下,大概奥平锻吾踮起脚尖露出鼻子就能够呼吸,但坚持不了长时间就会累倒。”


眼睛测量?


司徒凡说完,看到田端菊代脸色垮了下来,一片死寂。


她随后交代了杀害奥平锻吾的原因,一年前奥平锻吾因撞死人被前任管家劝自首,反而被奥平锻吾为了隐瞒撞人杀害,制造了一场意外事故。


她在杀害奥平锻吾时,对方还说有奥平角藏帮忙,所以她原本打算在明年管家忌日杀掉奥平角藏。


这一点,她在游泳池里观察了很久得出的结论。


“一般人坚持不了多久,但被害者奥平锻吾练过健美,体力比常人强很多,也因此为了活下去,希望有人能发现他在游泳池,一直坚持了2个多小时,才因体力不足溺死。”


“刚才我提过,前任管家的死,不是一场简单的事故,可能是跟奥平父子有关,所以凶手才要杀他们。”


.......


田端菊代被警方带走,随行的还有醒过来的奥平角藏,这家伙醒来一脸懵圈,得知凶手被抓到很高兴,但被告知前任管家一事与他有关,马上慌了神。


也不知是不是霉运降临,这家伙家中还有伤害前任管家的证据被警方找到。


可司徒凡的出现,打乱了她的阵脚,生怕对方查到了什么,因此决定提前杀掉奥平角藏,为前任管家报仇。


而那双白手套,是她送给前任管家的,每次开车都会戴着,然而在前任管家出事当天,并没有戴那双白手套,因此认为那不是简单的意外事故。


听到田端菊代亲口说出来,司徒凡心里忍不住吐糟,“你们两个要是没点奸情,都对不起被害者奥平锻吾。”


天啊,第一天工作就有这么多钱,等下一定要吃顿好的,庆祝一下。


“啥!?”


司徒凡睁大眼睛,摇头道:“这钱跟你没关系,你还不是侦探社的员工,等你正式上班了,调查案件,才能得到分红。”


案件结束,司徒凡拿好奥平角藏准备好的1000万离开,也不知对方现在后不后悔请他。


“老.....司徒,这次我能分到多少钱。”


越水七槻甜甜一笑,记得合同上有分红,这么多钱,应该能分到几十万。


“我答应?”越水七槻楞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


对哦,她在甜品店的时候,为了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出1000万委托费,才抱着质疑的态度跟过来,谁知真的是案件,不是在演戏。


越水七槻苦着脸,“我那时候已经把自己当做侦探社的一员,只想着努力为侦探社分忧,在老板面前表现好,为老板你争取赚到那1000万,所以才跟过来的。”


“不是吧。”越水七槻傻眼了,急切道:“我都跟你来查案了,还帮了你这么多忙,前前后后跑腿......”


忙活了这么久,没有半点功劳也有苦劳,你跟我说没分红,不急眼才怪。


司徒凡无语地看着越水七槻,道:“等一下,跟着过来好像是你自己答应的,我当时问你,要不要一起去调查案子,顺道看看你的侦探能力,你说好。”


再怎么说,他也要留点好印象给员工。


越水七槻高兴的跳起来,喜悦道:“谢谢老板,老板人真好。”


“司徒。”司徒凡无语,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老板老板的叫,很容易让人误会,这个小秘书随时都有事没事的来办公室....


入木三分的眼神,真切的话语,就好像一个努力为公司奋斗的打工仔,不惜耗费生命都要加班24小时。


司徒凡皱起眉头,这么一说好像他成了吸取员工血汗钱的资本主义了,该死的,自己是不是有点可恶了,他这辈子最恨就是老板克扣员工。


“好吧,给你10万分红,不能再多了。”


“豪华侦探事务所?”


伊达航愣了一下,是这小子开的事务所吗,可名字怎么起得这么土。


“以后有什么案件破不了,可以找我们,委托费会打八折。”司徒凡想好了,跟警察打好关系,以后事务所接到的案件也会多些。


“是,司徒。”越水七槻笑了,开心的笑了。


这时候,伊达航和山本两人走了过来,看到两人还在别墅门口,伊达航笑着说道:“司徒侦探,你还真是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就破了案子。”


司徒凡侧头一看,抬手拿出一张名片给对方,笑道:“以后请多多关照。”


“八折?!”伊达航愣了一下,然后嘴角微微抽搐,刚才可是看到司徒凡拿走了1000万,这么贵的委托费,一般人可出不起,简直黑的宰人。


不过,他还是把名片收了起来,如果真遇到破不了的案件,倒是可以找司徒凡。


至于钱,没有想过这种事。


突然,山本警官看到司徒凡目光望过来,顿时脸色有些不自然,想起了之前发的誓,心虚的咽了咽口水。


不会有人知道,他当时心里说的,跟他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