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 第62章小生名叫越水七槻

第62章小生名叫越水七槻

作者:西瓜卿 返回目录

女人!?


司徒凡倒不是歧视女人,只是这几天面见的侦探都是男子,第一次有女人找到他,一时间有些诧异。


“招,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面谈一下。”


就差一个侦探了,不管是男人女人,通过录取就行,而这个录取条件难度很高,一般人是过不了的。


“太好了,我现在就有时间。”女子有些高兴。


两人约好时间地点见面,司徒凡挂掉电话,随后给招牌店老板付钱走人。


走在路上,不知怎么又想起女子电话里喜悦的声音,司徒凡喃喃道:“希望不要是找工作的学徒。”


透过窗户,一名性感女子望着对面一间二层楼房,看见几名工人正在安装招牌,盯着招牌看了数秒,然后移到下方街道上的两名男子身上,目光定格在其中一名男子脸上。


“司徒侦探,他在那里干什么,难道那间侦探事务所是他开的?”


.......


猫眼咖啡厅。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大姐,他是不是因为猫眼,才在这里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


由不得来生瞳不多想,两次都在猫眼盗窃后出现在咖啡厅,现在又在咖啡厅对面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这么多巧合加在一起就绝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性感女子正是来生瞳,恰巧听到店里顾客谈及对面街道新开了一家店,还是侦探事务所,抱着好奇心,就到窗户边遥望,就有了这一幕。


来生瞳回到了吧台,看着正在忙碌的大姐来生泪,就把刚才看到的一幕说了出来,以及她自己的猜测。


“大姐,我说的是真的,司徒侦探肯定有问题。”来生瞳无奈道。


“哪里有问题,人家从来都没问过猫眼,倒是你,总是疑神疑鬼。”来生泪吐糟道。


“感觉不像,我认为他是喜欢喝我的咖啡,才会在对面开一家侦探事务所。”


来生泪浅浅一笑,把泡好的咖啡端到吧台上,然后道:“又或许是看上我家二妹了,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好了,不要瞎想了,去把咖啡端给客人。”


来生瞳还想说什么,可这时候又有客人进来了,不得不去送咖啡,然后招待客人。


来生泪瞧向窗外,看着对面的侦探社,若有所思。


呃.....


好像是这样。


司徒凡见到了那名女子,是一位很年轻的少女,看长相大概不到20岁。少女有着茶色的短发,灵动的大眼睛,一张俏皮可爱的瓜子脸。


少女长得很好看,司徒凡感觉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不过这不是重点。


.......


一家甜品店。


什么!


司徒凡眼前骤然明亮,认真打量着少女,难怪感觉眼熟,原来是越水七槻,的确是一位女侦探。


重点是,少女这么小能有什么技巧,别说是侦探,看见尸体会不会害怕,这也是个问题。


两人坐下后,少女看着眼前的帅哥,自我介绍道:“你好,小生名叫越水七槻[guī]。”


“啊......”


越水七槻目瞪口呆。


“你被录取了。”


比起其它来应聘的侦探,越水七槻在这些人中是非常亮眼的,适合在他的侦探社工作。


越水七槻皱起眉头,“要不,我自己说一下我当侦探的事情,破获了多少案子.....”


“不用。”


来之前,她都已经想好了为自己争取这份侦探工作的话语,谁知刚介绍自己,就被录取了。


老天爷对她这么好?


难不成遇到了骗子?


越水七槻心里嘀咕,抬手拿起桌上的合同,认真看起来,她倒要看看是什么奴隶合约。


司徒凡摆手,拿出一份合同放在桌子上,“别浪费时间,签下这份合同,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侦探社的一员。”


“.........”


“东京还有这么好的工作?”


越水七槻心里暗道。


理论上她不应该这样想,但事情太顺利,往往暗藏猫腻,不得不怀疑。


几分钟后,越水七槻对之前的怀疑表示抱歉,她小人之心了,这份合同没什么问题,工资待遇都不错,一个月有4天休假,无事的时候可以提前下班。


“我就是,有什么事。”又是一个来应聘的人,司徒凡只能这样想。


然而是他想错了,电话那头是一位叫奥平角藏的男人,他打电话过来是为了找侦探调查他儿子被杀害的事情,通过野间太太要到了他的电话。


铃铃铃!


这时候司徒凡手机铃声响起,拿出来接听,电话另一头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请问是司徒先生吗?”


“能不能说一下你儿子的具体情况。”


司徒凡眯起眼,看着对面的越水七槻,刚好有一个侦探,带着这位小妹一起去查案。


司徒凡顷刻间想了起来,那个视贵宾犬安妮为家人的野间太太,上次是留下了电话号码给她。


从奥平角藏的话里,他才明白,原来野间太太是在一次舞会上跟别人聊起他,话题就是他调查安妮如何厉害。


司徒凡沉思了一下,问道:“如何判断出是外人作案。”


“头一天晚上,我和我妻子,管家、女佣四人都在客厅里看录像,从晚上7点看到12点,这中间我们四人都没有离开,而我儿子死亡时间是在晚上9点左右。”奥平角藏说道。


“大概2天前,我儿子晚上被人谋害,在游泳池里淹死了,第二天早上被女佣发现,报警后,警察说是外来人潜入家里作案杀死了我儿子,一直到现在凶手都没有抓住,我想拜托你,帮我抓到凶手。”


奥平角藏沉重的声音,诉说着这位老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


奥平角藏咬了咬牙,“委托费没问题,一定要帮我抓到凶手,为我儿子报仇。”


电话结束,司徒凡在小本本上记下了奥平角藏家的地址,等下就带着越水七槻过去调查,争取早点查出凶手,拿到1000万委托费。


不可能犯罪,司徒凡脑海中闪现出这5个字,这个案件非常有挑战性,想了想,“这个委托我接了,但我要提前说一下,委托费要1000万,但是如果没有抓到凶手,一分钱都不收。”


既然是跟野间太太认识,想来家境不会差,而且有管家和女佣还有游泳池,这些都证明奥平角藏是一位富裕的有钱人。


“1000万委托费?”


越水七槻感觉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但作为侦探是不可能听错的,她诧异的望着这个年轻的男人,真的有人会花1000万请他吗?


不会是演戏吧?


PS:末尾准备把安室透也写出来的,跟越水七槻一起来应聘侦探,但考虑后续案子有一个人物要出现,暂时就延缓出来的时间。


这个人物在前文中出来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