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 第39章大叔,开挂了?

第39章大叔,开挂了?

作者:西瓜卿 返回目录

是它。


司徒凡仔细一看,笼中趴着的贵宾犬和照片上的安妮一模一样,正是贵妇人野间祥子养的宠物狗。


想到来生瞳刚才说安妮和别的狗子打架,不由瞧了一眼那里,毛太多了,看不到。


“安妮?”


司徒凡神色一动,试着喊了一声。


笼子里的贵宾犬听到他的话,立刻站了起来,似乎有些兴奋,“汪汪汪!!”


不会错了,就是安妮。


来生瞳长叹一口气,“司徒侦探,趁我妹妹不在家,你赶快把它抱走吧,免得被她看见,又要难过了。”


司徒凡当然想立刻带走安妮,可他发现事件有点不对劲,安妮不在绑匪那里,绑匪那里传来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


在没有弄清楚之前,还是按兵不动,看看到底是谁在搞鬼。


不等来生瞳回话,司徒凡已经走了,来到咖啡厅大厅,拿起那杯咖啡一口干完。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我现在有事,先把它寄放在这里,一个下午就好,今天之前我会来接它。”


思来想去,司徒凡决定暂时不带走安妮,打算回别墅继续调查。


来生泪楞了一下,第一次见有人这样喝咖啡,随口道:“来生泪。”


司徒凡点头,“那刚才那位美丽的小姐呢。”


“对了,还没请教你的名字,美女。”


一口干了?


司徒凡笑着挥挥手,快步出了咖啡厅,距离1点还有1小时,他要尽快赶回别墅。


“嗯?”


“我妹妹来生瞳。”来生泪淡淡一笑,美眸眯起,“你问我们名字,是想追我们吗。”


“哈哈,你要是这么认为,那就当是吧,我先走了。”


突然有一个侦探来到咖啡厅,不得不令人怀疑是不是跟上次盗取‘黄昏的少女’那副画有关系。


有人在调查猫眼。


来生泪眸子闪过一抹疑惑,怎么空手走了,不是来找狗子吗。


这时候来生瞳从后院来到吧台,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疑惑道:“大姐,他没有抱走狗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来生瞳笑了笑,“大姐,还是你稳重。”


说完,瞥了一眼来生泪的胸膛,非常壮观,波涛汹涌......


性格冷静的来生泪若有所思,道:“不用太紧张,我们经营的是咖啡厅,而这家猫眼咖啡厅开了好多年了,猫眼盗贼只是最近才出现,就算有人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也只会认为是巧合,或者猫眼盗贼嫁祸,甚至猫眼盗贼喜欢喝我们的咖啡,才起了这个外号。”


“谁能想到猫眼盗贼是女人,毕竟大众眼中女人自古以来都不如男人。”


.......


路上,司徒凡想到了两个可能。


再瞧瞧自己,小了一点,但也不虚。


不过,还是很羡慕大一号的。


无论哪一个,绑匪都没有安妮。


回到别墅,毛利小五郎询问他干什么去了,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扯过去,然后反问起赎金的事情。


第一个,别墅的八人中,有人借狗子失踪,趁机勒索,而狗子的声音是以前录音带录下,照片亦是如此,绑匪并没有狗子。


第二个,和第一个有点相似,只不过是外人窥视钱财,因此早就计划好这起事件,刚好得知安妮失踪,所以就进行勒索。


司徒凡心里吐糟,问道:“野间夫人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当然又是去取钱。”


毛利小五郎脸色大变,骂道:“该死的魂淡,你不知道,就在我们取完钱回来,绑匪又狮子大开口要了5000万。”


大叔,你像是在骂我。


野间祥子当然很气愤,但无可奈何,为了救心爱的狗子,答应了绑匪的要求,又去银行取出5000万。


绑匪的狮子大开口,让毛利小五郎非常愤怒,发誓要将绑匪捉到拿回赎金。


上午司机载着野间祥子、毛利小五郎、管家去了银行,顺利的取出了5000万,回到别墅后,又收到了绑匪的电话,这次绑匪打来电话是加钱。


再要5000万.....也就是1亿赎回安妮。


司徒凡则无语,这不就是变相说你不如一条狗。


算了,大叔高兴就好。


野间祥子自然是非常高兴,她请侦探过来就是为了帮她,于是当场发话,只要捉到绑匪,并救回安妮,委托费增加100万。


毛利小五郎高兴坏了,100多万又可以快活一段时间了。


“你确定是安妮。”毛利小五郎惊愕道,搞了半天,狗子不在绑匪那里,这比伦理电视剧还离谱。


司徒凡点头。


他要钱,我要完成任务。


想到这里,司徒凡拉着毛利大叔走到后花园无人地方,然后将安妮在咖啡厅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然是抓绑匪。”


难不成要去领回猫,大叔肯定拒绝。


毛利小五郎问道:“你告诉我,你是有什么打算吗?”


司徒凡没啥想法,找回安妮完成任务就算了,不过他知道大叔肯定不愿意,因为毛利大叔是一个充满正义的人,有绑匪肯定要抓起来。


他有想好如何捉住绑匪,那就是开挂,用隐形窃听器定位。


毛利小五郎听不懂,直接说出了理由,绑匪再次勒索5000万很可疑,极有可能是当时跟着去取钱的人告诉了绑匪银行还有钱,所以才会再次勒索。


毛利小五郎笑了,给了一个赞赏的目光,“我也是这样想的,而且我还知道绑匪的同伙是谁。”


“大叔,你开挂了?”司徒凡惊愕,这么快,又是在瞎说吗。


司徒凡迟疑了一下,问道:“大叔,你怀疑谁。”


“管家,当时就只有他和我跟着野间夫人去了银行,也听到了银行里有多余的钱,事实上那些钱是别人预约的,但因为野间夫人是贵客,所以给了她。”


绑匪可能认为银行取钱需要预约,怕一次取不到那么多钱,因此第一次只说了5000万。


是这样吗?


眸子渐渐锐利,毛利小五郎没有高兴,反而问道:“谁说我糊涂?”


“工藤新一!!”


毛利小五郎仿佛柯南附身,一口气说完。


“大叔,以后谁敢说你糊涂,我一定不放过他。”司徒凡竖起大拇指,这才是名侦探。


毛利小五郎咬牙,攥紧拳头。


“是那个臭小子!!”


看了一千多集,司徒凡最清楚,就是这小子一直吐糟毛利小五郎糊涂,难道观众不知道,观众又不瞎,大叔是装糊涂。


唉!


工藤自求多福吧。


司徒凡嘴角微微上扬,期待的画面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