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 第16章酒厂明明是自卫防御【感谢踏雪染月万赏】

第16章酒厂明明是自卫防御【感谢踏雪染月万赏】

作者:西瓜卿 返回目录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是夜。


一栋豪华别墅,某个房间卧室,一名少女躺在床上,目光望着窗外的月色,思绪回到了下午。


三个抢劫犯要她做人质,那一刻她感到了绝望,在这绝望中,她多么希望有人来救她,可能是她的呼唤,终于得到了回应,那个他挺身而出......


伟岸的身影挡在身前,她满脑子都是这个人,一颗心紧绷起来......


“啊啊啊,园子,你在瞎想什么。”


失眠让园子变得烦躁,抓狂的用脚踢被子,直到气喘嘘嘘,四肢无力躺在床上。


园子暗暗想道。


........


翌日。


她想睡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白天司徒凡挺身而出的身影,每次一想到对方,心如小鹿乱撞,那种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晚上本来要对司徒凡说感谢的话语,可当时那么多人在场,话到嘴边又憋了下去。


“不行,明天我一定要亲自对司徒同学说感谢。”


专注报纸的伏特加身体突然一激灵,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


“大哥,竟然是银行抢劫犯。”


原本以为是某个对头埋伏他们,万万没想到会是银行抢劫犯,并且还是刚刚抢完银行,就在路上跟他们玩开枪。


昨晚杯户町枪战登上了报纸头版,新闻栏目也播报了此次事件,很快一半东京人都知道了杯户枪战事件。


在某个酒吧,角落的一张桌子,两名黑衣男子各自拿着一份报纸,正是酒厂黄金搭档琴酒和伏特加。


两人正在对昨天枪战事情进行了解,想知道那伙人的信息。


报纸上还声称,枪战后,保时捷歹徒杀死了三名抢劫犯,以及受到重伤的人质,这名人质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但在中途不幸重伤而亡。


其实这是警方为了保护司徒凡,特意向新闻媒体谎称,毕竟还有歹徒逍遥法外,而当时司徒凡被救护车救走,有很多目击者,就算想隐瞒也瞒不住,所以干脆就假死。


另外,司徒凡和铃木家有关系,警方也不希望对方再次出事。


难道不怕警察追过来?


诡异,非常的诡异。


百思不得其解。


可令人气愤的是这件事还不能说出去,只能藏捏着,而他们又凭白背负了一件命案。


伏特加郁闷地望向琴酒,迟疑了一下,“大哥,还要继续调查银行抢劫犯吗。”


如果昨天不知情,或许会认为是敌方对手下阴手,比如FBI、CIA....可今天看到新闻是银行抢劫犯,那么这里面或许是有什么误会,比如仇富。


人质的事情,伏特加和琴酒都没在意,他们更关心的是抢劫犯。


在外人眼中是他们杀死了抢劫犯,但只有他们知道,这是抢劫犯先开枪,他们是自卫防御,迫不得已才出手。


对,就是自卫防御。


琴酒阴沉着脸,“继续调查三个银行抢劫犯,我要知道他们三代内的所有情况。”


伏特加:“.......”


看来大哥认为这起事件不简单,不是巧合就能圆过去。


这群悍匪看见他开保时捷,产生了羡慕嫉妒恨,于是生起歹心.....


伏特加脑补起来,只能说是这样,不然解释不了这群银行抢劫犯对他们开枪的事实。


当然,还有另一种最不可能的真相,那就是三个抢劫犯有病,精神病突发.....


果然头版新闻就是关于杯户町发生的枪战内容,其中隐去了他的信息,可能是警方为了保护他,另外酒厂二人组,被改成有路人看到保时捷内是两名男子。


而大批警力和警用直升机,被说成是追击别的歹徒,可能是不想暴露铃木财团。


司徒凡放下报纸,总结一句话,“他很安全,酒厂不会来找他。”


.........


米花医院。


某个病房内,司徒凡坐在床上,拿着报纸阅读,这是他拜托护士买来,特意看昨天枪战消息。


黑色盒子内有两样物品,一个是拇指指甲大小的窃听器,一个是接受窃听器的装置。


隐形窃听器:无需充电,可长时间使用,可承受100吨重量挤压,可和任何物体融为一体,可定位当前位置,可录下10天内容,在使用期间不会干扰任何电器信号,不会被任何电器信号干扰,不会被任何探测器发现,范围有效距离为一个城市内。


这个奖励还行。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他依然会很谨慎,不会掉以轻心。


即便是有空手接子弹的能力,也不会认为天下无敌,因为面对冷兵器和身手非凡的特工都只有被虐的份。


司徒凡侧头看向柜子,上面放着一个黑色盒子,正是昨晚系统奖励的物品隐形窃听器,被放在了裤兜里,是他早上从裤兜里翻出来。


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今天是星期一,司徒凡拜托工藤新一帮他向学校老师请病假,自从上次无故离校被小姨知道,上了政治课的他可不希望再上一次。


中午时间,学校老师打来了电话,希望过来探望他的病况。


司徒凡也没有拒绝,直接给老师说了米花医院,住院部5楼329号病房。


不算太差,也不算太好。


司徒凡感觉以后会有帮助,他都已经想好了,如果有一天再碰到琴酒,就用隐形窃听器去监视对方,弄清楚酒厂在东京有多少个藏身点。


目的是防患于未然,知根知底。


临走前,松岛老师似笑非笑的说道:“司徒同学,下午可能会很吵,你可要养好精神哦。”


说完,漂亮的美眸眨了眨,留下勾魂的笑容离开。


司徒凡摸不着头脑,想要询问原因,可松岛老师已经离开病房,根本不给他机会。


原以为就一位老师过来,结果来了三个人,一位自称是学校的校长,另外两位则是他班上的老师,一位叫山野的男老师,一位叫松岛的女老师。


司徒凡多看了几眼松岛老师,长得还蛮漂亮的,据他了解有27岁,是一年级B班的班主任。


三人询问了他的病况,在了解情况后,要他安心养病,等身体好了再去上学。


吵?


难道医院下午要搞装修?


司徒凡从病床上下来,走到窗户边望向窗外,没有看到维修建筑物,又去问了护士,告知医院没有装修。


呵呵!


他感觉松岛老师是在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