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 > 第5章离奇地活了下来

第5章离奇地活了下来

作者:西瓜卿 返回目录

黎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房间,一间病房内,躺在床上的少年迷迷糊糊醒来,他目光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左右晃动瞧着四周,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我没死?这是哪。”


少年正是司徒凡,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依稀记得昨晚还在深山里跟劫匪斗智斗勇,不巧的是遇到了一名经过特训的中年男子,最后.....


“催眠瓦斯?为什么?”


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司徒凡满脸不解,记得最后中年男子收回了手枪,并空手制伏他,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被杀死时,对方却拿出某个喷射雾对着他喷。


司徒凡一脸迷茫,陷入了沉思。


“你醒了。”


异味的气体吸入体内,他当场就昏死过去,那一刻他以为自己彻底完了,谁知醒来却在这里。


“为什么?”


“小姐姐?”女护士听到这个称呼,很是高兴道:“听说凌晨3点多的时候,一名保安在医院门口发现了你,无论怎么喊你都不醒,于是就把你带入了医院,经过检查你没有什么事,可能是太累了,所以要注意休息。”


“是这样吗?”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病房内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名年轻的护士。


司徒凡回过神,扭头望向女护士,心中诧异,看女护士的装扮和房内的摆设就知道这里是医院,“小姐姐,你知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唉,长得帅就是吃香,到哪里都有人关心......”司徒凡长叹了一声,话还没说完,整个人愣住了。


不会吧!


司徒凡皱起眉头,他能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这里面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接下来,女护士询问了他的身体状况,了解到一切都好,放下心来离开,“帅哥,你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如果有事按一下上面的红色按钮,我会第一时间赶来。”


还好....


是我想多了。


难道.....


司徒凡瞳孔猛地一缩,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手伸入被子里,颤抖地手移到盆骨那里。


女子抬起右手抽了一口烟,随后轻轻吐出,“琴酒,这次回来我只是来解决板仓的事情,别的任务可跟我没有关系,下次可别这样了。”


板仓就是板仓卓,女子的身份很自然联想到贝尔摩得,在剧情一年前,也就是这段时间黑衣组织派成员龙舌兰接触板仓卓,要其开发某种软件,板仓卓没有答应,后来黑衣组织又派出贝尔摩得,拿下了这个任务。


........


东京,宽阔的道路上,一辆黑色保时捷行驶在公路上,车内有三人,两名黑衣男子和一名漂亮性感的女子。


开车的伏特加也帮衬说了一句,“是啊,昨晚我和大哥是打算早点过去,但因为下午交易出了点事,所以就来不及赶到那边。”


琴酒冷眼看向伏特加,不知在想什么。


坐在副驾驶的银发男子冷声道,“昨晚出了点意外,赶不到那边,刚好你和龙舌兰离那里比较近,所以就麻烦你,不会再有下次。”


此三人正是柯南中和主角斗智斗勇的核心反派,其中二人琴酒和伏特加更是为组织鞠躬尽瘁的感人劳模。


“然后呢?”贝尔摩得挑眉,“老鼠不见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语气似乎有些情绪,琴酒疑惑了一秒,沉声道,“我只是问问,你有没有看见。”


贝尔摩得轻笑,“琴酒做事也会出问题吗?”


琴酒没理会对方的嘲讽,冷眸望着车窗外,“听龙舌兰汇报,那件事也有意外,有一只老鼠不见了。”


“这家伙还真是贪心。”


琴酒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车内恢复了安静,保时捷前行的方向是羽田机场。


“没有。”


贝尔摩得声音冷淡,似乎不愿再提及此事,转移话题道,“倒是板仓的事情,他会在一年内将那个游戏软件制作完成,前提是要先付给他酬劳和不要打扰他。”


“不用,该解决的都解决了,那件事不会有人知道是我们。”


.........


过了一会,到了羽田机场,保时捷停在了机场外,贝尔摩得从车上下来,向着机场而去。


“大哥,那个老鼠要不要派人去找。”


“难道是我想错了,没人监视我?”


坐在休息区椅子上,司徒凡视线注视着电视,实际上留意着四周,结果没有任何发现,似乎是他想多了,根本没人监视他。


一天后。


某个医院大厅里,休息区的座椅上,一群人正在看着电视,这里面有病人也有家属,电视上正在播放冲野洋子主持的节目,爱你的365天。


还有一件事也很疑惑,手机和钱包都没有丢。


“新闻早知道,在神奈川县XX山有人发现了一辆烧焦的汽车,车内有烧焦的不完整骨骸,目前警方已经将事发地包围住,大家可以看下我身后,车子已经烧毁.....”


自从昨天醒来,他已经知道这里是神奈川县,劫匪离开埼玉县后,前往的方向是神奈川这条路,但不是去神奈川县,而是去了某座深山。


至于为啥他会出现在神奈川,这也是他目前没弄明白的事情。


“很抱歉,暂时不知道,因为死者只剩下骨骸,现场也没有遗留下有用的信息,只有一些疑似乐器的东西,目前只知道死者都是被枪杀,然后被烧死,推测凶手这样做是打算毁尸灭迹。”


“什么,枪杀?不会吧,等等,你刚才用都,死者不是一人?”


正当司徒凡深思时,听到电视上播报的新闻,抬头望了过去,画面中警察用警戒线围住了现场,调查人员正在勘察烧毁的汽车。


画面很快转到了一位警官面前,一名记者询问,“横沟警官,请问死者的身份知道吗?”


他们全都死了?


珠宝劫匪和接头人是黑吃黑吗?


“.....”


呆呆的看着电视机,司徒凡心中十分震惊,横沟警官提到的死者和乐器,极有可能就是那群劫匪。


要知道正常人是不会晚上拿着手枪出现在大山里。


分析出了这一点,司徒凡闭上了眼睛,回忆起整个事件,从上车遇到劫匪,以及劫匪说出的话,中途接到的电话,还有那个中年男子,种种迹象都表示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事件。


一时间,司徒凡脑补出了大量剧情,突然他又想起了昨晚的中年男子,拥有超越常人的身手,仿佛身经百战的特工,接头人会不会就是他。


证据是手枪和敏捷的身手。


司徒凡认真思考后,放弃了深入调查和向警方提供线索。


就算说出中年人,警察也很难查出来,因为这个时代电子眼少,信息不发达。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里面非常复杂,有着很多不解,也非常危险,不是他能够深入的。


即便是他有心调查,也不是现在,至少要等他有能力与中年男子一较高下。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自己有能力了再来查一查这事件的真相。


而他是如何活下来的...也暂时不去探究,以免打草惊蛇,目前他主要目的是回东京,只有这样才会安全些。


还有一点,他是如何活下来的,这怎么解释。


弄不好反而成了嫌疑人,并引来危险。


只见,一名红头发的高大男子快步推着轮椅过来,轮椅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两人看起来像是父子。


很快,轮椅到了司徒凡旁边停下,中年男子无奈道:“我坐在轮椅上,根本就不需要座椅。”


整理完思绪,司徒凡僵硬的身躯松懈了下来,无力的靠在座椅上。


“老头子,那边有位置,太好了。”


“老头子,我又没说让你坐。”


红发男子一屁股坐在司徒凡旁边的空位上,然后笑道:“站了一上午累死了,总算是有个地方坐了,老头子,真羡慕你,有轮椅坐。”


中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