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治愈系天王 > 第三十五章:他过的太得劲儿了!(求月票!)

第三十五章:他过的太得劲儿了!(求月票!)

作者:蠢蠢凡愚QD 返回目录

乘坐电梯,梁溪很快就到达了广告部所在的十六层。


因为业务的关系,广告部和经纪部两个部门偶有往来。但是楼层隔的太远,职员之前倒是没什么走动。


站在走廊里,梁溪四处张望了一番,拦下了一个手捧资料向电梯走去的职员。


“劳烦问一下,你们部门里有个叫李显的,在哪里办公?”


“李显?”


听到梁溪的询问,那职员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目光中,露出了些许悲愤。


昨天晚上那两盒咖啡,实在是太伤人了!


“里面呢!”


咬着后槽牙,一甩脑袋,钻进了电梯。


毕竟董老板亲自给部门老大打了招呼。部门老大不待见,肯定会被别的同事孤立的啊!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作为一个打工七年,辗转了多家公司的自身社畜,梁溪见得可太多了。


像这种大公司,一个职员要是被上司针对,那境遇可以说要多悲惨有多悲惨;


人缘这么差的吗?


看着那人气哼哼离去的背影,梁溪挠了挠后脑勺,随即恍然大悟;


是了!


光是想想,梁溪都觉得不寒而栗!


抿起嘴唇,心怀同情的梁溪抬腿走进了广告部的办公区。


“你好,劳烦问一下......”


天天受着前辈的支使,干各种各样零碎且毫无意义的杂活,还要忍受着其他同事的颐指气使,当整个部门的出气筒,就连新入职的员工都能拿你寻寻开心。


要么就无事可做,天天和零碎且毫无意义的杂活相伴,要么就被强指派着去干所有人都不愿意干的事情。干好了肯定没功,干不好一定有锅......


被同事们嘲讽,抵制、故意刁难、挖坑陷害......


它独立于整个喧闹的办公区之外,犹如花果山一样特立独行。


它明明与杂物间相邻却干净宽敞,宽大的办公台被柔和的照明灯打亮,如同刚刚掀起大幕的舞台,万众瞩目!


而此时此刻,那办公台后面一个高瘦的身影,正以无比松弛的姿势仰躺在一张电竞椅上,手捧着手机,满脸的慵懒。


他本想打听一下李显在哪里,可是当他站到办公区的玻璃门前,一处闪闪发光的角落,便立刻吸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怎样的一个角落啊?


它位处整个办公区的最深处,宛若桃花源般幽深僻静。


他真的是自带BGM!


“你被敌方击杀。”“我方防御塔被摧毁。”“敌方英雄正在大杀特杀!”


“......”


那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


柔光将他干净的侧脸显出一道柔和的线条,他便是简简单单的坐在那里,都仿佛自带着BGM!


不,不是仿佛!


不是被针对吗?不是被打压吗?


啊!是了。


肯定是被上司和同事排挤冷落,他根本无事可做,所以才被安排到了角落里。现在闲的蛋疼,只能偷偷打游戏度过难捱的时光。


那个男人,梁溪认识——不是李显还特么能有谁啊?!


不对不对,节奏不应该是这样的。


使劲的晃了晃脑袋,梁溪有些混乱。


正在梁溪这么想着的时候,果然一个约莫四十岁,一看就是办公室小领导的男人,沉着脸走向了那个角落。


然而,就在梁溪以为李显肯定GG之际,更加让他错愕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领导模样的男人,在即将走近角落之际,瞬间完成了表情切换。


呵。


但是这太业余了,游戏的声音开的太大了啊!


这样的摸鱼姿势,马上就会吸引来上司,接下来的剧情必定是被上司狠狠的骂一顿,然后扣下当月的奖金或者罚款啊!


()咔.....


他拒绝了!


他竟然拒绝了!


脸上的阴沉毫无迟滞的变成了谄媚!


“忙呢啊李显?哎呦,又投了啊?今天我儿子放假,他上单玩儿的可六了,不然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陪你练练?”


面对这不加掩饰的讨好,那本应该被蹂躏的靓仔,却只是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就是就是!总趁我们不注意来勾引显神!显神是我们四组的显神,死了你那点小心思!”


“He~tui!”


(ヾ)啊这.....


领导如此的恩惠,他怎么敢的啊!


就在梁溪三观被彻底震碎之际,足足有五六个同事一下子拥到了角落之中。为首的一个,一把将那过来讨好的领导推开。


“彭唐,你赶紧给我省省啊!我们家李显不用你关心,这一段时间我们全组正在趁着下班时间苦练王者,带他上分这事儿就不劳你费心了。赶紧让你儿子多做几本练习册,你也干点正事儿,研究研究怎么让你们组的人晚上少加会儿班吧。”


说好的悲惨呢?


都是幻觉......对,都是幻觉。


“请问你有什么事儿?你哪个部门的?”


看到被众星捧月般簇拥着的李显,梁溪的脑袋彻底短路了。


说好的打压呢?


说好的排挤呢?


目送着他嘟嘟囔囔的离开,端着咖啡的杜子墨挠了挠头。


“这特么哪个款的神经病?”


......


正在这时,一个端着咖啡的广告部职员注意到了在门口站了半天的梁溪。


面对对方的询问,梁溪讷讷的转过了身去。


“.......幻觉,皆是虚妄......不存在的......怎么可能......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怎么可能有社畜活出了那般嚣张模样!


就在他绞尽脑汁的思索着李显身上出现了什么有悖常理的问题,亦或者是不是自己的价值观有问题之际,夹着皮包的董英楼站到了他的面前。


“梁溪,我让你去广告部,你去了吗?”


直到回了经纪部,梁溪还没能从三观崩塌的情绪中走出来。


他死活也想不明白。


社畜......不就应该是忍辱负重,忍气吞声,为了老板美好的明天燃烧自己,拼命获得老板的认可,跟在老板屁股后面吃几口残食,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人样的吗?


“哦。”


注意到董英楼脸上的不满,梁溪点了点头。


“已经去过了。”


“啊......”


听到老板的声音,梁溪愣愣的抬起了头。


“啊什么啊,我问你去没去广告部!特么傻了啊你?”


左右看了看,见附近没人,董英楼压低了声音;


“看到李显了没有?他现在过的怎么样?”


“他现在......”


“那你不赶紧回办公室跟我汇报?”


董英楼皱着眉头,有些嫌弃。


自己这个助理,资质太差!


梁溪砸了咂嘴,脸上浮起了层层的苦涩。


“过的可太得劲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