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治愈系天王 > 第二十章:你是个好人

第二十章:你是个好人

作者:蠢蠢凡愚QD 返回目录

从经历办公室出来,李显并没有立刻离开。


昨天来的时候是奔着赚钱,不想节外生枝,所以他也没敢瞎转悠。


可是现在事情风波落定,看公司高层的意思还想要把自己按在公司慢慢收拾,他心里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


除了违反了行业潜规则,确实在外面找不到经纪人类的工作这一点之外,李显对公司所谓的“收拾”毫无顾虑。


先不说自己有《劳动法》护身,就说经纪人这一块......他出院了之后压根儿就没想着再干。


经纪人有什么意思?


天天干的都是喝酒应酬,伺候艺人的活计。不为了混口饭吃,孙子才想干这种工作!


想要在娱乐圈混,个人能力肯定是第一大关,没有能力就算是资本力捧,往往最终也会落得个翻车的结局。


比如某签。


况且根据系统的尿性,经纪人这种纯粹幕后性质的工作,也不太方便自己赚取更多的喝彩值。


只是李显当下还没有找到更好的方式,去完美的发挥自己的优势。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这个平台和渠道不是说超一线明星或者顶流的那种综艺或者演唱会之流,那样的渠道太高端,目前的李显还触摸不到。


他所亟需的,只是一个能够将自己的作品传播出去,不至于让好作品因为没有人气而浪费的平台。


京圈大佬们砸了一万吨的资源,最后除了一首本质上仍然是蹭热度炒作出圈的《大碗面》,正常人谁还能记得住这人是谁,在艺术领域有什么贡献?


但另一方面,平台和渠道也是不可或缺的。


但是心里诞生的想法,很快就被他否定了。


这个时空的短视频相比于自己本来时空中体量还要大,在原主的记忆中,从15年开始,短视频平台就开始兴起。六年的发展,已经让短视频领域高度内卷化。


“这个时空中有斗手这种综合性的短视频平台,也有巴拉巴拉这种二次元视频平台,要不然,考虑一下搞自媒体?”


双手插进裤兜,沐浴在周围人指指点点之中,李显一面在华星娱乐10楼闲逛,一面思索着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在短平快的短视频领域,如果没有工作室支持,仅仅靠着自己运作,很可能会被海量的抄袭者给压死。就算是自己靠着前世的作品成为金字塔尖玩家,付出的时间和精力也势必不会少。


现在自己只有四个月多一点好活,将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短视频中去。万一没起来的话,那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其内卷程度,比开淘宝店都不逞多让。


各种民间工作室和小型资本都在短视频领域上下其手,想要脱颖而出,单打独斗不现实。


很多部门的办公区都进行了扩充,也多了很多的生面孔。


在李显没有住院之前,经纪部还只是有着四十多人规模的团队。但是现在看来,扩充了将近一倍。


一面思索着,李显一面将公司几层主要办公区走马观花式的逛了一遍。


不得不说,在自己住院的这一年多里,公司发展的还不错。


等到像什么广告部,市场营销部,影视部等部门,更是让李显大为意外。


华星娱乐去年一年的时间,是暗地里搞了军火业务吗?


负责唱片生产的制作部更夸张,李显分明记得以前制作部和经纪部共用一个楼层办公,可是现在竟然搬到了楼上,并独占了一整层办公区!


除了这两个自己熟悉的部门之外,更是新设了开发新人的选秀和培训部。


掏出手机,查看了一下华星娱乐的股票,李显暗笑不已。


就说怎么这一次公司费这么大的心里针对自己?


怎么一下子就这么阔气了?


直到李显看到公司组织结构图上的证券事务部才明白——这特么是上市了!


知道了这个原因,李显高高兴兴的离开了公司。


只是他刚刚站到公司门口,还没打到出租车,便见到早上去家里找自己的那个人事部叫许倩的姑娘风风火火的跑出了大门。


从昨天孙佳雯上热搜,华星娱乐的股票在连续的涨幅后,遭到了一波下行。


看来是旗下艺人出劣迹,并且公关无力,让一些股民对这支刚刚上市不久的娱乐公司信心降低。


同样注意到了许倩的李显纳闷儿的走上前去,问了一句。


回应他的,是一个能杀死人的幽怨眼神。


看到大热天正站在门口等车的李显,许倩喘着粗气,将双手盖在了跑到发酸的膝盖上。


“咦?你怎么又出来了?你们人事部现在都要靠信使沟通的吗?这又是去哪儿?”


看到小姑娘因剧烈喘息而起伏的胸脯,李显老脸一红。


“我才刚从上一段感情里走出来,暂时还不想开启一段新恋情。谢谢你喜欢我,你是个好人!”


“李显,你...你敢不敢把手机号给我?”


这么主动?


“我好你个大头鬼!上面让我传达你,明天去你的新岗位广告部报道!”


哦、


滴!


收到附加【抓狂】的致郁值,68点!


“微信要不要加?”


“没,必,要!”


误会了。


丝毫不尴尬的拿出手机,李显看了一下自己的新号码。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暴躁?


......


记好了李显的号码,许倩直接反身回了公司。


看着那道莫得感情的,气呼呼远去的背影,李显摊了摊手。


李先闻不是不会做饭,家里没有女人,他这个当爹的自然是得兼职起母亲的一部分责任。


洗衣做饭缝缝补补,这些年早就练出来了。


回到建虹小区,李显没急着回家。


从医院出来两天了,自己在家里吃的全是外卖。


事实上李显的厨艺相当潦草,技术水平只维持在鸡蛋炒柿子,韭菜茶鸡蛋或者是蒜薹肉丝这个初学者阶段。


可是当李先闻晚上回到家中,看到桌子上四盘跟挂了阴间滤镜般的炒菜时,仍然是红着鼻子为李显贡献了二百多点的治愈值。


但可能是李显一年多没在家,他自己一个单身汉在家懒得做的关系,厨艺技能眼看着就处于荒废的状态。


想着李先闻这段时间白天跑网约车,晚上还得去做代驾过的清苦,李显想着把做饭这个事儿担过来。


再次收割了老爹一百多的治愈值后,李显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次日。


自己这老爹充沛的情感,有那么一时半刻让李显升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但是考虑到没事儿骗老爹的眼泪实在实属哄堂大孝,李显赶紧压制住了心中邪念——反手就给李先闻打了盆洗脚水。


可还没等他找到部门领导报道,广告部里面的一阵争吵,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在同事们的指点和低声议论中,泰然的到了位于公司11层的广告部。


李显早早起床收拾好了自己,像这个城市中大部分的正常人一样,挤着公交车来到了华星娱乐。


“跟你们说了N多次,我们广告部缺人手!缺的是能干活的人手,不是他妈充数的嘴!”


听到办公区里面的吵嚷,李显眨了眨眼睛。


这是......说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