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治愈系天王 > 第十二章:我李显,想搞钱!

第十二章:我李显,想搞钱!

作者:蠢蠢凡愚QD 返回目录

在电脑前守了半天,没看到孙佳雯经纪公司的公关,李显不免有点失望。


事情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除了孙佳雯的粉丝在微博上疯狂洗地,控评,热搜降热外,官方甚至连一条公告都没发。


到底是华星娱乐这一届的经纪人和公关团队实力有限,还是自己太强?


就在李显抹着下巴思索之际,房外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的开门声。


从电脑前起身走出卧室,李显刚好和进门的李先闻来了个照面。


“儿子,饿了吧?哎呦,这都三点了。快快快,爸给你买了外卖,你趁热吃一口。”


“爸,中午喝酒了?”


“没。和你徐叔,姚叔和张叔打了一圈麻将。”


“哦。”


满脸通红的李先闻扬了扬手里的外卖,顺手将钥匙扔在了鞋架上。


抽了抽鼻子,李显皱起了眉头。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好大的酒味儿。


印象中最深刻的事情八岁时,自己因为调皮从小区锅炉房的烟囱上掉了下来,把左臂摔成了粉碎性骨折。


因为年龄小,医生建议去省里的医院治疗。


那个时候李先闻的水果生意还没有起步,家里是最困难的时候。


李显点了点头,李先闻说的三个人都是他关系最好的发小。


李先闻平时是不打麻将的。


在李显的记忆里,小时候每次家里有特别难的事儿,只要李先闻出去打一圈麻将,事情多半就解决了。


这种神奇的因果关系,对幼崽期的李显产生了非常大的震撼。


甚至直到青春期,李显对打麻将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敬畏——认为那是一种类似于朝圣或祭祀之类神圣的活动。


直到他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接到了李先闻最好朋友打来的电话,对面用略显沉重的语气让李显转告李先闻过去打麻将。


李显吊着用夹板固定的胳膊,看着李先闻把家里所有的钱摆在茶几上挠了半个小时的后脑勺,然后打了三个电话,组了个牌局。


当天晚上,李先闻便带着赢来的钱和胳膊肿的跟萝卜一样的李显去了省院。


打麻将=赢好多钱。


后来没过多久,李显就听到了那天打电话过来的叔叔家里办丧事的消息。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大体明白了李先闻的牌局到底是什么性质。


站在门口,看着李先闻趿拉着拖鞋,将外卖放到桌子上,李显抿了抿嘴唇。


听到消息后的李先闻二话没说,将家里全部的积蓄装到皮包里就出了门。


当天晚上这货叼着烟卷回家的时候,李显发现包已经空了。


那个时候的李显已经对钱有了认识,他清楚的记得李先闻出门的时候,至少往那皮包里放了六七捆红爷爷。


看着李先闻炫耀似的从腰包里掏出一摞红爷爷,李显强笑了笑。


将钱放在饭桌上,李先闻有些尴尬。


从包里掏出了烟,他苦笑着道;


“爸......赢了多少?”


李先闻的动作一滞,随即转过了身。


“哈!今天手气好得不行,连着三把清一色对对胡。赢了两万多!”


似乎意识到李显回来了,家中不再是自己一个人,李先闻将只吸了两口的烟掐灭了。


“嗨,用你想什么办法?你爹我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认识的人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这点儿事儿算什么事儿?你病刚好,好好休息,家里的事儿用不着你操心。”


看着李先闻死要面子的样子,李显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徐叔儿子刚买完婚房,老姚和老张最近生意不太景气,没和他们玩太大。”


看着厨房中腾起来的一缕缕二手烟,李显默默的回到自己屋,将结出来的工资放到了那一摞钱上。


“爸,洪叔那面急,别管多少先给人家送过去。不够的我再想办法。”


“哎?我跟你一起去吧!”


穿好鞋子,李显咧嘴一笑,指了指桌子上的钱。


“你跟着我干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赶紧把饭吃了,把钱给洪叔送过去才是要紧的。人家那边等着用呢!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用我替你操心?”


见时间已经三点多钟,他直接从桌子上的钱里抽出了几张。


“爸,喝酒了下午就别出车了。我去公司一趟,办点事情。”


见李显穿鞋就往出走,李先闻赶紧跟了过去。


滴!


收到治愈值,66点!


听到耳旁响起的一声轻鸣,李显淡淡一笑,噔噔噔噔跑下了楼去。


“......”


看着李显干净爽朗的笑容,李先闻没来由鼻子一酸。


儿子......长大了啊。


这幅身子骨太虚弱,他本来想着等明天再去研究赚钱的事情的。


但是看到李先闻为钱而为难的样子,他实在是坐不住。


随着一阵微风吹过,身上的汗水蒸发带来一丝凉意,李显低下了头。


......


站在小区门口,用手掌搭成凉棚,李显看了看天上炙热的太阳。


中午一番作妖,着实耗费了不少体力。


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拨通过去,李显舔了舔嘴唇。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艾迪升艾老师吗?我是李显。就是中午时候在华星......”


打开刚刚花了六百块大洋买的二手手机,李显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


名片制作的很简洁,主人似乎并不想通过什么职务过多的凸显自己的身份。


整张版面上只有一个姓名和一个电话号码。


听到对方给的称呼,李显有点无语。


麻蛋。


现在大家都知道哥是那个妖艳贱货的前男友,格调无形中被拉低了啊!


没等李显介绍完自己,对面便便笑着将他打断了;


“我知道,孙佳雯的前男友嘛。哈哈......”


“......”


无法接受.JPG。


“说吧,找我什么事?”


似乎注意到李显不愿意和孙佳雯扯上关系,艾迪升收了笑意,问到。


孙佳雯只是付出了从一流跌落到三流的凉凉代价。


哥哥可是丢掉名义上的贞操和逼格啊!


损失太惨重了。


电话对面的艾迪升立刻打起了精神。


“你想卖多少?”


这个问题,倒是把李显给难住了。


听到对方将通话引入正题,李显收回了思绪。


“是这样的艾老师,《说散就散》这首歌,我想出手。”


“哦?!”


举个例子;在李显原本的时空之中,有一首曾经霸占过各大音乐平台热歌榜的歌,叫做《广东爱情故事》。


这首歌是由广东雨神演唱的,但其实词曲是他从一个叫做“谈风”的同行那里收购的。


花了多少钱呢?


原主虽然在娱乐圈里混迹多年,但毕竟一年多没有在职,他并不知道现在的行情。


其实就算知道也没啥卵用。


词曲这个东西能卖出什么价格,完全取决于创作者的名气。


其实很合理。


一首歌曲的走红,需要很多因素叠加才行。曲、词、编曲、歌者、后期推广、配套加工等等等等。


每一个环节都会为一首歌的走红增添难度和不确定性。


歌词、编曲、署名全部打包,五千。


而这首歌带给广东雨神包括版权,商演在内的直接经济收益,起码五百万。


这么看,原作者是不是很亏?


深知娱乐圈的道道,李显绝对自己不报价格。


“艾老师,你看多少合适?”


他将问题推回给了艾迪升。


而唯一能为市场作为参考的,就只有制作者的名气。


一样的词曲,如果《广东爱情故事》的创作者是许巍,可能就要开出五百万的价码。


当然,许巍的风格肯定要更深邃,只是举个例子。


“额......”


滴!


收到治愈值,77点!


“你这人......这让我怎么开?我想两千块买,问题是你卖吗?”


听着艾迪升被气笑,李显也呵呵回道;


“艾老师说笑了,您是圈里的大拿,肯定不能压榨我这么一个刚从医院出来的抑郁症患者啊。”


李显砸了砸嘴。


“艾老师,如果我自己也想唱呢?”


“那就是说你要留着歌曲的部分版权喽?”


一阵无语后,艾迪升的声音才又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实话实说,我挺喜欢《说散就散》这首歌的。看得出来,这首歌对于你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作品。在医院那种环境下创作出来,你也不容易。这样好了,我给你开个价。词曲署名全版权打包,十万块。另外,我关注了一下今天的热搜。你另一条视频的那首《亲爱的旅人》曲风也不错,如果你缺钱的话,那个我出五万。一共十五万,怎么样?”


啧。


这个价码,算的上公道了。


“那好,我知道了艾老师。要是没有别人买的话,我最后联系你。”


“那行......”


“嗯,算是吧。”


“那两首歌我只能出八万,不能再多了。”


听到这个价码,李显暗暗点了点头。


将手机远离耳朵,躲开音波攻击,李显挂着汗珠的脸泛起了一抹红晕。


“这不是想着艾老师德高望重,不能骗我这么一个刚从医院出来的抑郁症患者,给的价格肯定最公道,最具参考性嘛。”


用脚尖将地上一块沾满了蚂蚁的糖块踢开,李显羞涩的回到。


下意识的,艾迪升应了一句。


但是马上,电话那头似乎被人踩了尾巴的声音便刺痛了李显的耳膜;


“不是,等会儿?大爷的!敢情这么半天你跟我是打听行情呢啊?”


良久,电话那面才传来了艾迪升带着内伤的声音。


“不用客气。”


李显羞涩的答道。


滴!


收到致郁值,66点。


“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滴!


收到致郁值,8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