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治愈系天王 > 第六章:你的选择

第六章:你的选择

作者:蠢蠢凡愚QD 返回目录

从广播中听到孙佳雯这个名字的一瞬间,李显就觉得被一只由负面情绪汇成的猛兽狠狠地咬了一口!


孙佳雯,华语乐坛当下炙手可热的青年歌手。


李显此前在华星娱乐公司担任经纪人时的签约艺人。


同时.....也是李显大学时代的同学和......女神。


一年之前,正是这个女人在没有任何告知的情况下突然宣布解约,才将本就患有抑郁症的原主直接击溃,几度轻生!


尽管用尽全力压制着向自己席卷而来的负面情绪,可是一连串的场景,还是在李显的脑海之中飞速略过;


“真的?你太厉害了!那可是心乐和音河哎!能被这两家同时录取,说明你的原创很棒啊!李显,你有这么强的创作能力,为什么不自己去当歌手啊?你也不是不会唱歌。”


“我的嗓音条件太一般了,做歌手的话......不会有太高建树的。幕后这块...比较适合我。其实......我不太喜欢抛头露面。”


“喂,李显。你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你形象这么好,又会搞创作,肯定是要去选秀大赛碰碰运气的吧?”


“啊......选秀走红的几率太小了。上周我把几个原创投了心乐和音河两家公司应聘编曲,他们都给了回执。我还没有选定去哪家......”


学校的操场上,一个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女孩高兴的跳了起来。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镀着玫瑰色的记忆很快略过,画面一转,便到了选秀决赛现场。


“哈,那你做经纪人啊!李显,给我做经纪人好不好?我的嗓音有特点,你会创作,学校的老师们又喜欢你,你不缺门路。咱们两个联手,肯定能闯出一个光明未来的!”


“啊?好,好啊!”


“唉,好吧。对了李显,一会唱这首歌的时候,能不能说是我创词创曲?你别多想,这样说的话,在评委老师那里肯定会有加分。成为冠军的几率更大!”


“行,只要你能出位!”


“李显,你的那两首原创虽然征服了评委老师不假,可是现在是决赛了,用新歌真的没问题吗?”


“佳雯,相信我,一定没问题的!你说过的,你的嗓音加我的创作能力,肯定能搏出一个光明未来!”


画面再一转,孙佳雯家的书架上,已经多了一座选秀大赛冠军奖杯。


“佳雯,华星经纪公司找到了我,说了签约的问题。我现在想和你商量一下之后的发展方向。”


“李显,我真幸运,有你在背后支持我。”


后台的一番对话,很快淹没在了现场观众的呼喊声中。


“好啊,听你的。”


“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和经纪公司那面有个饭局,我打算先和几个作曲老师接触一下,趁着你现在选秀大赛冠军的热度,争取几首好歌过来。”


“你说。”


“你的中音富有磁性,音色非常有特点,而且转音不错,适合民谣和流行两种风格。所以我的想法是,我们尽量走唱将路线,专注音乐稳健积累人气,成为华语乐坛的顶尖实力派!”


经纪人的工作并不好干,艺人永远是光鲜亮丽的,但是这种光鲜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有人光鲜,就要有人顶住黑暗。


从这里开始,李显的记忆中再没有了闲暇。


不断的酒局,应酬,活动......为了完成那个最初的梦想,他克服掉了内心和社恐,将自己变成了一部工作机器。


这种生活节奏整整持续了一年多,直到一天晚上,孙佳雯推开了公寓的房门。


“李显,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只争取到了四首曲子,距离我上一部专辑发布已经过去半年了!代言也没有,活动也没我份,只有一个劳什子民谣大赛评委的通告,你最近在干什么啊?”


为了争取优质的资源,李显将经纪人所有的收入几乎都投入到了社交之中。将自己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结识业内大佬酒局上。


而这些的回报,便是孙佳雯一路走高的人气。


“我只是想让你多去展现可塑性,不要被流行音乐限制,这样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好处。”


“行了,我知道了。”


“佳雯你听我说,那四首曲子都是我费劲心力从一个民谣前辈那里争取来的,而那个大赛在民谣爱好者的圈子里也很受重视,我想你的第二张专辑主打民谣风,你去做评委嘉宾肯定会狠狠拉一波人气的。”


“李显,你知不知道当下民谣是小众音乐?”


“什么?你再说一遍?”


“公司已经决定让董哥带她,董哥的资源你是知道的......佳雯跟他,肯定会比现在发展的更好。李显,你也别对公司有意见,这个决定是佳雯自己做的......人嘛,都得为了自己的未来着想。你说是吧?”


记忆中被狠狠甩上的房门,特别响亮。


“李显,今天叫你到公司,其实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佳雯她......决定和你中止经纪人代理关系了。”


正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将他拉了回来。


“李显很冷吗?你要是冷的话,可以跟护士姐姐说一下,中午让食堂做火锅呀!”


最后的回忆,仿佛被日全食笼罩。


心中积攒的负面情绪越来越浓厚,仿佛一团黑洞,在脑海之中肆意的吞噬着,随时将他拉向失控的边缘。


“喂!李显,你刚才在干嘛?”


面对温暖的好奇,李显笑了。


睁开双眼,李显讷讷的转过了头去。


隔壁床上,一双挂着眼屎的大眼睛眯了起来。


“所以,你选择克服,还是接纳?”


李显没有回答,而是弯下腰去将固定在温暖床上的束缚带全部解开。然后,他将手按在了小姑娘的头上。


“你说得对,正视痛苦的根源,克服或接纳它才是摆脱抑郁的正确出路。”


紧紧盯着李显,温暖脏兮兮的小脸严肃了起来。


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


临出门的时候,他对站在病房外面那个每天早上都会来探视的女人点了点头。


“你会看到的。”


将自己床下所有的水果都放到了温暖的床头,李显扯去了身上的病号服。


冷冷的撇了眼女人,温暖揉了揉自己的胳膊,从床头的塑料袋里捡出了一根香蕉。


“看见我豆包大的拳头没有?再往前一步我可就打你了哦我跟你讲!”


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女人看了看只剩下了一个人的病房,面色古怪的走了进去。


“小姐......两个月了。你......差不多该得了吧?”


仓鼠一般咀嚼着李显留下来的烂香蕉,温暖眉头一挑。


“逃避可耻,但有用啊!我温暖暖就是死,就算从这跳下去,也绝对不会继承他的企业,做一辈子金钱的奴隶!如果不能让我随心所欲的活着,我宁愿一辈子呆在精神病院!这里的人说话都超好听,个个都有才,我超喜欢这里!”


“小姐......你总在精神病院呆着,逃避董事长的安排它...不是个办法啊!”


“唔、甜。”


“对了,小姐......我已经关照过医生,每天给你开的药其实都是维生素。”


“我知道啊!”


看着温暖毫无形象的用袖子将嘴上的残渣抹去,女人长叹了口气。


将手中一大堆的零食放在门口,她摇了摇头。


“做戏嘛,当然是要逼真一些啊。”


女人猛地回过身,指了指散落在地上的束缚带。


“那你还......”


说着,温暖从枕头底下抽出了一部手机,将手臂上被束缚带勒出的紫痕拍了下来。


“老头知道我是装的没关系,别人不知道啊!我就不信,他能狠到让一个别人眼里的疯子,强行继承他的华星娱乐集团。”


将那些照片发送了朋友圈里,温暖抬起了头,弯起了那双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