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治愈系天王 > 第三章:涤荡灵魂的歌声(新书上传求一切!)

第三章:涤荡灵魂的歌声(新书上传求一切!)

作者:蠢蠢凡愚QD 返回目录

将所有的病人安抚回病房,威逼利诱连哄带骗的服了药,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忙活完了这一切,家属和护工们都已经累到了脱力。


走廊里,筋疲力尽的家属们横七竖八的靠着墙壁或蹲或坐。


隐隐有压抑的啜泣声传出来,但是却根本分不清它们来自哪一张灰败绝望的面孔。


医生办门前。


整理了一下被撕扯掉好几颗纽扣的衬衫,赵大夫望向了李显。


“要不我给你加点再普乐(精神分裂症治疗药)?”


和家属们一样靠在墙上,领唱整整十遍《保卫黄河》的李显已经累到呆滞。


就在李显对这个世界已经绝望,不想再折腾了的时候,站在他对面的一个患者家属,冲他很勉强的笑了笑。


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


在原主关于精神病院这一段模糊的记忆中,李显记得她似乎是对面病房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母亲。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别加一点,给我开双份剂量。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


“小伙子,你叫李显吧?”


对大妈微笑回应了一下,李显没有搭话。


可是女人却显然不想中止话题。


“以前他疯起来我也能拉住,现在岁数越来越大,胳膊腿越来越不受用了。真希望......嗨,算了。”


那个患者给他的印象很深,不说话文质彬彬,一说话疯疯癫癫,总是把“你说这事儿弄的”作为与人交谈时的开头。


貌似......是这个病区比较老资格的患者了。


“谢谢你啊,这一个多月了,就今天晚上我儿子疯的时间最短。”


注意到李显的打量,女人不自在的拈了拈衣角,尴尬的笑了。


“是...是我儿子。高中的时候他学习特别好,老师都说他肯定能考上清北。可是高考那天他从考场出来,整个人就不对劲了。不说话,也不出门。等成绩出来,看到只考了四百分,他整个人就完了。疯疯癫癫的......有十年了。”


“嗨、”


李显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女人。


她的头发大片大片的显出花白,额头皱纹深刻得仿佛是犁出来一样。整体的面相和她说话的声音比,要苍老许多。


从五官上看,她年轻时的长相应该不差。只是身上穿的衣服土里土气,花领带垫肩的格子外套,已经浆洗发黄的白色小衫,让她整个人仿佛是十年前的老照片里走出来的一样。


面对女人的局促,李显点了点头。


“没事的,我明白。”


女人一愣,随即笑了。


自顾自的说了一大堆,女人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你瞧,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我只是想说,合唱的这个主意真好,你真的很聪明,一点儿也不像是有病的人......我,我这么说你别多想,我知道你有抑郁症,不过......嗨。”


李显一直没有搭话,可是女人说到最后却把自己给说成了手足无措。


“李显,回去吧,乖乖吃药睡觉。”


目光跟随者女人的身影,李显一把抓住了赵大夫的胳膊。


“赵大夫,你的吉他,能借我用一下吗?”


“那就好,那就好。”


再次对李显笑了笑,女人走到了走廊的另一端,靠着墙壁席地坐了下去。


看着走廊里那些跟女人状态都差不多的家属,赵大夫摇了摇头。


没理会他的叮嘱,李显直接将吉他抱在了怀里。


略微调试了一下琴弦后,随着他手指的轻轻拨弄,一阵温柔而舒缓的和弦,便徜徉在了走廊之中。


突然响起的吉他声,一个个患者家属茫然的抬起了头。


“你会弹?哦,我差点忘了,你以前是明星经纪人嘛。”


回过身,赵大夫拿出了屋子里的吉他,交到了李显的手中。


“声音别太大,很多病人刚安定下来。”


说声再见吧,就算留恋也不要回头看。


在那大海的彼端,一定有空濛的彼岸......”


忽然响起的歌声,也吸引了走廊中穿梭的医护。


看了看走廊尽头的那个女人,李显淡淡一笑。


“就此告别吧,水上的列车就快到站。


开往未来的路上,没有人会再回返。


两个端着托盘的小护士惊奇眨了眨眼睛。


“做最温柔的梦,别再行色匆匆。


在渺茫的时空,在千百万人之中,听一听心声。


一双双满是疲惫的目光,望向了李显。


“这是404房的那个抑郁症?”


“以前没注意,这么帅的吗?”


办公室中,赵大夫皱起了眉头,露出了惊奇的目光。


而他身前的李显,已经闭上了双眼。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可是却无比的温柔。


一路不断失去,一生不断见证。


看过再多风景,眼眸如初清澄,爱依旧让你动容.....”


流淌的歌声就像是魔方一般,放走廊中的所有人定格在了那里。


而一切终将,汇聚成最充盈的景象......”


在病区难得的安静夜晚,歌声如流水一般,涤荡着所有的焦躁和痛楚。


“亲爱的旅人,你仍是记忆中的模样。


“亲爱的旅人,没有一条路无风,无浪。


会有孤独会有悲伤,也会有无尽的希望。


亲爱的旅人,这一程会短暂却又漫长。


永远轻盈永远滚烫,不愿下沉...不肯下降......”


看着已经将整个人投入到歌曲情绪中的李显,走廊尽头的女人捂住了鼻子。


精神类疾病和普通疾病的区别,在于这是一种涉及认知的病。“有病得治”以及种种基于科学的判断,往往对患者并不适用。


穿过人群,走过人间,再去往更远的远方。


你灵魂深处,总要有这样一个地方;


永远在海面漂荡,在半空中飞扬。


可是在这一刻,他们只觉得有一股清泉,将心中的焦躁和压力涤荡一空!


仿佛灵魂都伴随着旋律变得轻盈了起来。


这种轻松的感觉,真的消失了太久,太久了......


大多数的重症患者都在消极配合甚至是拼死抵抗,顽固的认为他们根本没病。


作为家属,他们有时比病人本身更煎熬。


长期陪护所产生的压力,经济上的重担,看不见好转的希望,让绝大部分的病患家属都游走在崩溃的边缘。


随着一滴热泪落地,李显的耳边响起了一声悦耳的轻鸣。


【治愈系统,已激活】。


就当李显惊异于自己的幻听之际,一直大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在李显的吟唱中,一个个家属闭上了眼睛,捂住了脸庞。


一滴滴不由自主的热泪,顺着眼眶和指缝滑落。


咚!


“李显,进来一下。中午的评估,我们再做一遍。”


中止了手机的录像,赵大夫微微一笑,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