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 > 第1797章 云舒心得

第1797章 云舒心得

作者:繁喜 返回目录

雨滴手伸出被窝,她隔着被子拍拍妹妹的肩膀,“你每天都有许多事,不要因为思念,心中无时无刻都想着他。喜欢他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不要让他影响你原本快乐的生活。”


“可是,我快乐不起来,我找不到小哥哥了。”酒儿一想到那个失联的男生,她冲姐姐撒娇。


雨滴说:“你不想他的时候不就很快乐吗?”


“那是我装的。”


雨滴:“……给你发红包是真快乐还是装的?”


酒儿立马说道:“发红包那是真的快乐。”


姐妹俩在被窝中都笑出声。


月悬枝梢,夜色更深,姐妹俩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入了梦境。


溺儿开心的提着花灯四处拉着云舒找黑暗的地方欣赏她的花灯,一刻也等不了。


云舒:“溺儿,晚上太阳落山花灯才会亮起来。”


翌日老宅。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孩子们又坐满了整个沙发。


“就这俩地儿,别然后再然后了。”


云舒牵着女儿听她的指引去找黑暗的地方。


“不要妈妈,我现在就想看,迫不及待。”


溺儿小丫头也聪明,她说:“妈妈,我们先去卧室把窗帘拉上,屋子黑黑的一定很好看。然后我们再去地下室,酒窖里不开灯,你给爸爸取一瓶酒。再然后……”


江塘跑上去牵着小溺儿的手跟着云舒去找黑暗的地方。


客厅中,酒儿坐在谢长溯身边,她拽拽谢长溯的袖子,“大哥,你陪我出门走走吧。”


江塘也兴奋的踏着台阶,“大舅妈,小妹你们等等我。”


“阿糖姐姐,你快来,小妹子牵着你。”溺儿伸出小手一捏一捏的十分可爱,她在欢迎江塘。


谢长溯一看便知有事,他起身,“去外边。”


酒儿及忙起身跟着谢长溯出门。


谢长溯看着妹子,“有话对我说?”


酒儿点头又摇头。


酒儿良久没有说话,谢长溯看着妹妹主动开口问:“又想向我打听陈季夜?”


“嗯嗯嗯。”酒儿连着点头。


走了一段路确定周围无人时,谢长溯问:“什么事?”


酒儿咬着双唇,她犹豫该如何和大哥开口说自己的猜想。


“亏你脸皮厚能说出这句话。”


酒儿鼓着嘴,她扣着手还在犹豫。


谢长溯开口怼回去,“得了吧,之前向我打听陈季夜的时候也没见你会把我叫出来。”


“大哥,我这不是害羞嘛。”


酒儿看到雨滴,紧张了一下,她隐藏自己,下意识的朝着谢长溯身边靠去。


谢长溯低头侧脸看着妹妹,这丫头在隐藏什么?


刚才她冲动了,在屋里就喊大哥出门,现在出门也她想说又不敢说。


雨滴不一会儿也走出来,“大哥,酒儿你俩在这儿干嘛呢,曾爷爷叫我们呢。”


酒儿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她更憋屈了。


踏入老宅客厅,引入眼帘的就是谢闵行在随手喂云舒吃水果。


雨滴已经走到她们跟前了,“大哥,酒儿快回去吧。”


谢长溯嗯了一声,率先领头,身后一边跟一个妹妹回去。


谢闵行又上手给云舒的口中送了个草莓。


云舒直接张嘴吃了,她嘴巴囫囵不清,“我一点都不害臊。”


谢长溯没眼看的“噫”了声,“妈,你可自己动手吧,我爸喂你你不觉得害臊啊。”


云小舒:“我手脏你爸刚才就喂了我一口就被你看到了。再说,即使我手不脏我老公喂我吃一口咋你啦?”


酒儿和旁人不同,她望着大伯对娘娘的宠爱,她羡慕了。


脑子里不装事的小姑娘立马去到云舒的身边,“娘娘,我有事请教。”


谢长溯无奈的摇头坐在了一边,“曾爷爷,你叫我们回来干啥?”


谢将军说:“外边冷,我担心你们冻着就让雨滴去喊你俩了。”


“啥?你问这干啥?”


酒儿:“为我以后做准备。”


“说吧小姑娘,你要问我啥?”


酒儿问:“娘娘你是如何保鲜婚姻的?我大伯十年如一日的这样对你,你肯定有秘密武器。”


需要谢闵行,但我也能做到让他需要我。


撒娇不是每分每秒都有的,把握那个度。


云舒笑了,她自豪的和侄女分享:


“我会撒娇,但从来不作妖。


重要的是,他爱我,我爱他。


因为我,他爱这个家。因为他,我也爱这个家。


他为我烹饪佳肴,我为他洗衣买衣。


他给我无尽宠爱,我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云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乖,娘娘没过单恋时刻,像娘娘这么美的女孩子,都是你大伯单恋的。”


听妻子的话,谢闵行的眼尾笑出褶皱,他眼眸满含宠溺。


小姑娘明白了么?娘娘没有秘密武器,爱情是彼此需要的,家庭却是简单又复杂的。”


酒儿貌似懂了些,“那如果单恋呢?我小哥哥不喜欢我。”


谢闵行直接将千禧果喂给了小溺儿,“你吃。”


“爸爸,为啥妈妈不吃的你要塞给我。”


“还吃么?”谢闵行又拿起一个千禧果递在云舒的嘴边问道。


云舒:“喂给你儿子吧。”


他抱起溺儿,拍拍她的脚丫子,“袜子怎么又脱扔了?”


“穿着不舒服嘛~”


溺儿的嘴巴鼓鼓的。


谢闵行:“因为你是爸孩子。”


花灯被云舒放在了卧室,等待晚上的亮起。


她去洗了洗手,出门后从丈夫怀中抱走了女儿。


谢闵行找到沙发上女儿的白色粉边的袜子,他重新为女儿穿上,“听爸的话,别再脱了,不穿袜子走路会硌脚。”


溺儿看到脚上可爱的袜子,她都不想走路了呢,就想窝在谢闵行的怀中。


云星慕也看着谢长溯。


“和以前一样呗,在家吃顿饭就行了。”


“老公,长溯生日今年怎么过啊?”云舒问。


谢闵行看着儿子问:“你想怎么过?”


云星慕开口,“要给大哥准备长寿面和寿桃。”


云舒笑起来,“咱家之前都是你曾爷爷生日会准备长寿面和寿桃,你哥还是个孩子用不着这些。”


“用得着妈,长寿面长寿,寿桃保平安。”


云星慕看着谢长溯问:“大哥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