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 > 第1443章 婚后的一天

第1443章 婚后的一天

作者:繁喜 返回目录

第1443章 婚后的一天


管家指着花荏苒刚才提回去的东西,“我听说皇子的义父义母是江家的二老,听到了荏苒的名字立马送礼物。虽然接地气但看着亲昵。”


“那个江家?”


“你忘了,江家的学者遍布全球。谢家的小女嫁的就是江家的独苗,皇子是她们的义子,荏苒在江家也算半个儿媳。”


花伯爵听说过江家的事情,在南墨地位不稳的时候,直接带着自己的人来了南国帮助南墨。谢家亦是,强势插入只助南墨。


南墨的胜局一开始就注定了。


“看来这小皇子不是等闲之辈啊。”


管家:“没关系,我听说某国有部电视剧,都是一群女人勾心斗角的。明天我们就拉着荏苒看。”


“你会看人家就不会看么?”


“这倒也是。”


谢家是好友,江家是干亲。花伯爵更忧愁了,“可我女儿是等闲的人啊。”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以后国家大事,她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会点什么。


花伯爵问管家,“你说荏苒如果做不好这个皇妃的位置,以后会不会被小皇子嫌弃,另娶二室。如果娶了二室万一咱荏苒被欺负了这么办?”


花荏苒之前看了一部电影当时她觉得很无聊,只是在讲一个王宫的奢华,王后如何败家。当然最后她和她丈夫孩子被推上了断头台,当时看到的时候她的关注点在于:奢华,爱情,贵族人的生活。


后来,花荏苒脑子里一直在回忆那个电影。


高高在上的王后,整日里沉浸在雍容华贵的衣服装饰,用金碧辉煌的皇宫来掩盖当时国家的贫穷。她疯狂的花钱,没有做到一个王后该做的事情,奢靡的生活让她沉醉,最终惨死。


……


花荏苒回到屋里并未离开,她偷偷蹲在门口处听外边的父亲和叔叔的谈话。


她们都在担心自己以后受到委屈,一国之后,头顶无上荣耀,肩担无尽的责任。


南墨从未对她说过爱,或许他对自己仅停留在好感上。毕竟南墨曾说过:“如果你不愿意做南国第一夫人,我会找其他的人来做。”


他的选择很多,如果自己做不好,他或许也会找人来做。


花荏苒是不愿意和那些女人共侍一夫的,可万一真有那一天呢。


王后,她该如何做好这个位置?


如果做不好,自己会如父亲所言被南墨嫌弃么?


她和南墨到底是因为爱在一起的么。


学着学着,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天亮了,林轻轻从卧室拖着身子去泡了个澡又出门。


她身上还带着昨晚欢爱的痕迹,孩子没在家,她没故意去遮掩。


她迷茫了……


花伯爵去睡了,她还没有睡。


打开台灯坐在书桌前发愤,“嗯,我要学习知识,做好一个什么都会的王后。”


每次搂着小姑娘,江季都形成了强迫症得给谢闵西的头发捋顺再睡,有一点纠缠的,他就会醒来为她再捋顺。


早上,谢闵西嫌太阳耀眼,她换了个方向睡。


头发缠住了,江季醒来,开始给妻子理头发。


桌子上放着那个生了锈的盒子,林轻轻拿起来看里边的字迹,“这真是我说的?”


不应该啊。


榭园夫妻俩相拥补觉,谢闵西的头发太长了,江季每次都想拿着一把剪刀“咔嚓”一剪子下去。但是他也知道,头发“咔嚓”了,自己也就“咔嚓”了。


谢闵西不困了,她坐在床上,拽着身边的丈夫起身,“你给我说清楚,别让我哥吃醋。”


“放心吧,这些多年夫妻了,轻轻什么人你哥清楚。”


谢闵西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我轻轻嫂子小时候真有喜欢的人?”


“江季哥哥,我昨晚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


江季说:“轻轻的盒子里写的是要黑马王子。”


“啊?不会我轻轻嫂子小时有青梅竹马,想要的黑马王子是他吧,万一我哥吃醋了怎么办。”


只见字条上写着:我想要爸爸妈妈弟弟身体健康,爸爸不喝酒一家幸福。


健康的健字江季当时一下子忘记如何写了,他还用拼音代替。


那才是林轻轻当初真的话。


“没有。”


在江季的钱夹里,从昨日到现在一直存着一张纸条,上班带着陈旧感,还有发霉的味道。


上边是拗着的字迹带着幼稚,那才是江季当年写的字。


南墨知道这个事儿,他选择当个睁眼瞎,看着义兄在一边做伪信条,必须要时他还会从旁协助。


因此,林轻轻并未怀疑。


谢闵西在丈夫发誓后才放心,“没有就好。”


可惜,他没做到。


那个新的纸条是江季半路找了个小学生,给了他一百块让他帮自己写的。


写过后,那个纸条他还揉了揉,放在地中埋了一会儿才拿出来。


谢夫人喊到:“大清早的怎么都这么没劲儿?”


云舒说:“昨天接待宾客太多,我累的了。”


林轻轻:“昨天我结婚,我也累到了。”


一大早,两口子又去了谢宅,恰好跟上蹭饭。


云舒昨晚的睡眠不够,一直在打哈欠。林轻轻也恹恹的出现在餐厅,谢闵西双手交叠下巴放在手背上无精打采。


反倒是三个男的神采奕奕,有说有笑。


林轻轻问:“妈,小墨昨晚几点到家的?”


谢夫人:“他没和家里打电话。”


谢闵西晃晃手机,“嫂子,小皇子在群里发消息了。”


谢夫人问女儿:“你又没结婚,又没待客的。”


“妈,我带孩子了啊。”


真正的罪魁祸首心虚的挠了下鼻子,谢闵行去搂妻子,云小舒用力丢过去,“别烦我。”


南山处,全家都想逃走。


孩子们也下楼被抱着坐在餐桌上吃饭。


一个个都打着哈欠,谢爷爷瞧着越看越开心,“嘿嘿,一会儿陪曾爷爷去地里收麦子。”


南墨昨日一下飞机就在群里给她们报了声平安,但是长夜漫漫,手机这种东西都被丢在一边了。


谢爷爷和林爷爷两老乐乎乎的非要吆喝着家里的小辈去收庄稼。


吃过饭,趁着天还未热,一行人被赶去了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