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天道编辑器 > 第六十七章 自制力极差

第六十七章 自制力极差

作者:蚕茧里的牛 返回目录

“喂,宁少,初步查了一下,那孩子叫林文浩,父亲林明洋,母亲颜少曦,林明洋是林氏集团的人,今年四十五岁,离过婚,有两个孩子,颜少曦是林明洋的二婚妻子,她本来是演艺圈的一个小明星,结婚之后就退出演艺圈了,专心相夫教子。”


“林文浩是六天前进的医院,原因是突然不说话了,问什么都不说,非常的安静,而且有时候半夜会冷……”


“怕冷?”宁直眉头一挑,这林文浩生命力和体质都这么强大,怎么可能还会怕冷。


“不是林文浩怕冷,是他自己冷,颜少曦说有六天前的夜里,摸到儿子的身体冷得跟冰一样,把她吓坏了,当夜就送到医院来,但我们量了体温是正常的,后来一直检测都没问题,我们猜测是颜少曦关心则乱,只是有一点体温低,但她因为太担心儿子了,所以才说冷得跟冰一样,毕竟人体的体温不可能太低,低过25度就会死亡。”


宁直的死党林哲东也是林家的,这说巧也不巧,因为东华医院VIP病房的床位就那么点,普通人别说住不起,想排队排到都近乎不可能,能住进这里的人,在华阳市都不是简单人物。


遇到林家人很正常。


如此说来,这个小孩子是林哲东的堂弟。


“我明白了……谢谢了李医生。”


“客气了。”老李这边挂了电话。


宁直微微蹙眉,居然是林家的人。


先搞定宁征的事情再说。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妈,我有事跟你商量。”宁直开门见山的说道。


“嗯?什么事?”杨素馨一怔,宁直很少说话这么正式。


麻烦了!


本来涉及到自己的父亲宁征就已经让宁直头大了,现在还关乎林家,林哲东这个狐朋狗友虽然平时没事就泡妹玩车,但还是够义气的。


不过好在这个有问题的小孩现在还在医院,林哲东跟对方不会有什么交集。


“妈,你知道现在这个世界不太平,医院可能有危险。”


“如果这样说的话,我们家里也不一定安全。”


“话是这样说,不过之前苏先生跟我提过,东华医院这片区域尤其危险,因为这里的‘灵气’比其他地方高一些,可能吸引一些不好的事情。”


“我想这几天先把爸接回家,我们可以雇一个家庭医生,如果爸爸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让医生来检查。”


想要雇一个好的家庭医生可不是有钱就行的,宁直之前可没这个能力,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只要打个电话给宁春生,让东华医院的脑科医生在有空的时候来自己家一趟看看宁征就行了。


“为什么呀?医院不是住得挺好的吗?”杨素馨奇怪的说道。


而宁直已经回学校了,这期间,宁直给林哲东打了个电话,让他没事少去医院那边,理由还是一样,又丢锅到苏长天头上了。


说起学校,就不能不说张鸣远。


这一个星期以来,张鸣远都在饱受煎熬。


宁直开始胡编乱造了,反正锅丢在苏长天身上,老妈也不太可能去找苏老头求证。


“这样吗?”听到是苏长天的话,杨素馨心里就倾向于信服,“那好吧,那我现在就去办出院手续。”


当天下午,杨素馨就把宁征接回家了,不过家里医疗条件有限,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杨素馨已经在里外里的忙活了,好在有王阿姨帮手。


还可以戒掉小说,戒掉电影、追剧,戒掉聚餐、购物。


但你凭自制力很难在看书的时候戒掉一样东西,那就是瞌睡……


一看书就困怎么办?


他确实是有一颗学习的心的。


但无奈,这个世界上最难啃的东西不是砖头,而是数学物理书啊。


你可以凭自制力戒掉游戏去学习。


张鸣远在线等了,但是没等到答案。


任凭张鸣远如何想控制自己好好学习,但是这瞌睡虫就是不听话,有事没事的钻出来。


当年张鸣远就读了个不正规大学,要说他的学习成绩本来就不咋样,现在又放下这么久来重新啃书,真是要了老命啊。


一去自习就趴在桌上睡怎么办?


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宿舍要关门怎么办?


一回去就清醒了怎么办?


对张鸣远的种种反常举动,老师们议论纷纷。


张鸣远偶尔听到这些议论,都不好意思问其他老师题目了,他丢不起这人啊。


尤其他之前仗着自己是宁康的小舅子,在安宁中学飞扬跋扈惯了,人缘真的很差,诚心给他讲题的老师没几个。


“你们说张老师最近在干嘛呢?我居然看他天天在看高中数学、物理,难不成要转行做授课老师?”


“也许因为他之前划了人家的车,在安宁中学待不下去了,想去别的中学。”


“不会吧,之前你们不知道张老师还来问我一个问题呢,我感觉按照那问题的水平……张老师大概能在普通班排倒数第十左右,就这还能当老师吗,是老师教学生,还是学生教老师啊。”


张鸣远看了一圈儿,看到了不远处正在吃课间餐的孙小吉——一般小学生才会安排课间餐,安宁中学自然没有这服务,但架不住小胖子自己从家带,眼看小胖子吃得满嘴流油,张鸣远摇了摇头,还是打消了这个计划。


看来得请个家教了。


不过现在会在家教中心做家教的都是大学生,想想那些学生过来做家教的时候看到上课的居然是一个三十岁大叔,那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那总不能让自己问学生吧,老师问学生题,那像话吗!


传出去还不又得丢大人了。


这种事就算真要问,也得问那种听话,害怕自己的学生,不会乱说话的……


老姐车也多,到时候换着花样的开,不怕那美女学生不上钩啊。


“不错不错!”张鸣远想干就干,直接给家教中心打电话。


“喂,我想找家教啊……呃,不错,我是学生家长……”张鸣远有点郁闷,我的声音有那么老吗?


不过……呃,说不定能遇到一个美女大学生?


张鸣远忽然想到了这一点,如果遇到一个美女大学生,那就爽了呀!


有美女教课,自己一定不会困,说不定还能发展点暧昧啥的,毕竟在他看来,现在有些女学生也放得开,而且又留恋物质,自己虽然没什么钱,但如果从老姐那里借辆车来,装一装还是可以的。


张鸣远非常猥琐的用鼠标滚轮,把每张照片放大了看。


然而……张鸣远越看越是郁闷,证件照太真实了,美女几乎没找着.


在翻了二十几份简介之后,张鸣远终于锁定了一个在华阳师范读大四的长发妹子,很有御姐风范。


“我想问一下找家教有照片吗……就是看一下,没别的意思,这不是怕孩子不喜欢么……只有个人简历上的照片啊,那也行吧……我的聊天号是……”


张鸣远如愿加上了家教中心的QQ,家教中心也如张鸣远的要求,发来了一大堆简历。


华阳市有两所大学,尤其有一所是华阳师范大学,师范大学的学生本来就喜欢做家教兼职,加上师范女生又多,张鸣远光是看到的简历有四分之三是女生。


这个声音,张鸣远当然不会忘记,这是那位前辈的声音。


“前……前辈,我,我是……是在找家教。”


张鸣远声音都有些发颤了,这什么情况啊,看网络小说里,那些随身老爷爷都是对主角各种迁就,又能开玩笑,又能没大没小的,可是自己遇到的这位老爷爷,全身阴气森森,杀气四溢。


这是张鸣远喜欢的类型,就她了。


张鸣远一脸期待的看了这个女孩很久,记下了女孩的名字,准备给家教中心打电话,可就在这时,张鸣远陡然听到一个声音,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


“你这是在选妃吗?”


张鸣远脸都吓白了,这位前辈就是他这辈子走上人生巅峰的唯一希望,要是错过了他永远都是一条翻不了身的咸鱼。


可是你问为什么张鸣远明明知道这一点,还如此不长进,不但做习题能睡着,找家教都要惦记着泡妹子。


这个问题问得好,张鸣远自己也说不明白,有的时候大脑是控制不了身体的,尤其在一个人无比厌恶去做一件事的时候。


在他面前自己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找家教需要把别人的照片放大了看么?真是粪土之墙不可污也,既然你无心考验,那就算了吧。”


“不……不要。”


结果到了明天,却还是今天的重复。


简单的说,张鸣远就是自制力极差的人,他一直有侥幸心理,可是现在,听到这位前辈要放弃他,张鸣远又无比后悔。


“前辈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一定,我一定向前辈证明自己。”


这就像明明学生都知道高考影响自己的一生,却还是有人翘课;变态明知道**会坐牢,却还是要去**一样。


张鸣远就是这样的情况,他这摊烂泥要是能糊上墙,也不至于混成现在这个样子。


每次一天没有多少进步时,张鸣远都无比悔恨,我怎么能又睡着了,我要学习,明天我一定努力。


“前辈,您去找宁直了?”张鸣远心跳都漏了半拍。


“我做了什么需要向你汇报吗?”


“不敢!”张鸣远急忙说道。


“不需要了。”系统老爷爷摇头,“我说过,我并不一定需要找你,你太让我失望了,相比而言,你那个仇人都要好得多。”


宁直的话,像是一盆冷水一般浇在了张鸣远的头上。


我的仇人?宁……宁直!?


张鸣远会清楚这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外甥宁子烨从美印帝国赶回来了,就是为了这次宁家集训。


可集训中发生了什么,因为张鸣远都在磨洋工的做习题,根本就不知道。


老家伙说了,宁直不符合他的心意,好像没有定下来选择宁直。


“宁直虽然通过了我的初始考验,但还是很多地方很差劲,不完全符合我的心意。”


系统老爷爷随意的说道,张鸣远只觉得脑袋嗡嗡响,宁直通过了考验?


张鸣远忽然想起来,好几天都不见宁直了,他好像是去参加什么宁家集训了。


张鸣远顿时感觉心中一空,无限迷茫,不会真的彻底放弃他了吧?


如果他最终选定宁直,那自己将永无出头之日!!


陡然间,张鸣远想到了什么,迅速拨通了姐姐张文丽的电话。


这勉强算是个好消息,但有一点让张鸣远很揪心,那就是老家伙居然说宁直通过了初始考验。


“前辈……”


张鸣远刚想说什么,却看到黑光一闪,系统神尊已经走了。


之后,张文丽就把这图片发在了自己的企鹅空间里。


这个时代的企鹅空间,就相当于后来的朋友圈,不但如此,张文丽还在家族群也发了一遍,附带了各种炫耀。


当时张文丽在做美容,吹了一大通牛皮,张鸣远也看到了,所以才会清楚宁子烨的情况。


“姐,宁家最近不是有一次集训吗,那个宁直是不是参加了,他表现得怎么样,是不是很差劲?我记得他根本没有武道天赋,当时卓炎世族就没收他,小烨表现得怎么样?我之前听你说小烨武道天赋很好,可以一拳打碎厚木板,他有没有狠狠的揍那个宁直,那宁直太贱了,你是不知道……”


电话一接通,张鸣远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因为心里不安,他就越发想事实走向自己说的那样,所以说得非常啰嗦。


本来张文丽就是爱炫的性子,之前宁子烨打碎厚木板的那一刻,可是被张文丽专门找人蹲点用手机拍下来了。


张文丽的脸当场就黑了。


“你是来挤兑你姐的吗?滚!”


张文丽直接把电话挂了,她气得不行。


当然后来宁子烨被狠狠打进花坛……


张文丽就好几天没登录企鹅了。


本来张文丽想起这件事就心烦,没想到今天接到电话,张鸣远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之前可是听系统前辈说了,宁直只是通过了他的入门考验,而且还不被系统前辈满意。


仅仅一个入门考验,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奖励,居然让宁直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宁直什么人?张鸣远可是清楚得不得了,他就是一个纨绔败家子,学习成绩一塌糊涂,武道天赋更不用说了。


而张鸣远这边,他已经完全呆了,他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又打电话给弟弟张鸣方。


这一次,张鸣远得到了关于集训的所有情报。


越听张鸣远就越是心惊,越听也越是后悔。


张鸣远想死。


本来他要是通过了考验,这些好处就是他的了!


我为什么不好好学习,我为什么要看书的时候睡觉!


可是这样一根废柴,居然一拳打得宁子烨住院?


而且还能发出虎啸龙吟之音,直接让苏长天收他为弟子,一步登天,成了宁氏集团的第三代最可能的继承人。


凭什么啊!!!


我不能就这么认命,还想着泡什么妹子,我太不上进了,以后我成为武道高手了,全天下的美女都是我的呀!


他现在手头没钱,张文丽正在气头上,估计也不会借钱给他。


而张鸣方也就比他强点,也没钱借给他。


张鸣远真想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系统神尊太牛逼了!


哪怕就是手指头缝里漏出一点点,都够他们这些凡夫俗子咸鱼翻身了,连宁直这样的废柴纨绔都能成为高手,轻松吊打宁子烨,自己难道还不如宁直吗!


“咻!”


飞刀一甩,直接插在了门上。


张鸣远不知道,宁直这时候还没走。


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


“宁直!等老子发达了,弄不死你!”


张鸣远说话间,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飞刀来。


这张鸣远居然玩了这么一手,扔飞刀,好家伙,还挺酷炫的啊。


张鸣远这一个星期过得实在是太压抑了!


被宁直的视频门一搞,他整个在安宁中学都呆不下去了,处处被人笑话,老师学生都在看他笑话。


宁直这才看到,原来门的后面挂了自己的大幅照片,照片上面已经布满了飞刀的印记。


卧槽!


宁直惊了,这不是美剧电影里西部牛仔标记仇人的方式吗?


一切的一切,没有发泄口,他又没有门路报复宁直,早就濒临崩溃了,因为太烦躁了,所以才会放大了一张宁直的照片往上扔飞刀。


每做一道习题,就扔一枚飞刀,现在照片都换了两张了。


“可以啊,张鸣远,有前途,这次看我不玩死你!”


现在,林哲东催债也催得紧,林哲东倒是不会干这事儿,但他手下的狗腿子时不时的来催他。


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要做习题!!


这些习题做起来让他烦躁无比,加上系统神尊考验带来的巨大压力……


当然,还有张文丽和宁康,宁直也打算一起慢慢玩。


欺辱杨素馨,宁直是绝对不能忍的,不把那人大卸八块的话都算便宜他了。从这方面来说,如果单单只是欺辱宁直的话,那都好一些,宁直最多也就把那人大卸七块就算了。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反正宁康一家都被宁直给惦记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