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人间无道(这是第一场,人与神的大规...)

人间无道(这是第一场,人与神的大规...)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不是人?


苏烟微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微妙, 她运转周身灵力,一道金色的宛若火焰的光芒自她的掌心涌现,迅速地弥漫了整柄剑身, 她手掌一用力,长剑绞碎了焱雷魔君的心脏。


心脏被绞碎焚烧的焱雷魔君顿时轰然往后倒去, 丧失了生命的气息。


苏烟微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死去的焱雷魔君,收了剑, 然后化为了一只金色华美的凤凰, 有着流光溢彩的美丽羽翼, 她扬起头, 张开嘴朝着宫殿的上空吐出一道金色火焰, 火焰瞬间将宫殿穹顶烧出一个大洞。


……


……


凤凰腾空,飞向了外头无边星空。


星辰璀璨,明月高悬。


“听说了没有?焱雷魔君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谁杀的他?”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几日后,苏烟微出现在一座人、魔、仙混居的城池中。


她坐在街头的一间茶馆里, 点了一壶清茶, 听着四周人的议论声。


……


……


“听说是被凤凰一族所杀,焱雷魔君的父亲叱牛魔尊正寻凤凰族麻烦呢!”


“不过凤凰族否认他们杀了焱雷魔君,说都是他们魔族污蔑!”


是什么时候发现端倪的?


在殷国王宫时,端坐在云端之上骑在火狮兽背上的焱雷魔君用宛若看蝼蚁万物的眼神,居高临下轻蔑不屑的看着她的时候。


自始至终都无人提到那个被焱雷魔君掳回去的人类少女, 或许对于他们而言,区区人类, 不过蝼蚁,不值一提。


坐在旁边听着这些对话的苏烟微顿时表情古怪,倒是没想到这个锅给甩到了凤凰一族的身上, 当时她杀死焱雷魔君的时候,剑上覆盖了凤凰真火, 否则轻易也杀死不了他。


修为不断的提升,恢复。


那一瞬间,她恍然明悟。


那一瞬间,她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屈辱不甘战意,不想被玩弄,被轻践,想要打到他,杀死他!


这股强烈的甚至是憎恶的杀意,让她瞬间冲破了桎梏,她的身体内一直以来限制着她的某种桎梏被冲破,她感受到了体内汹涌澎湃的灵力,像是海浪一般高涨升起。


当你安于平凡时,你便平凡。


当你怯弱逆来顺受者,你便是无能弱者。


一直以来限制她的,无他,而是她自己。


是她自己限制了她。


人类总是习惯于给自己画一条线,站在线内,永远不出格。


便永远被定格在了线内。


……


……


这个念头一经升起,便无法磨灭。


她想要变强,变得更强,强到能够杀死焱雷魔君。


正如她之前被困在王宫,一如她现今冲破枷锁桎梏。


在被焱雷魔君掳走前往天上魔宫的时候,苏烟微便在想,如果她可以恢复修为,那她是否可以变得更强,强到足以杀死焱雷魔君呢?


真实的唯有我。


刺向焱雷魔君的那一剑,印证了她的猜测。


这是幻境。


幻境内,一切都是虚妄。


斩向焱雷魔君的那一剑,同时斩断了她心灵上的枷锁,自此她再无迷惘,道心澄澈,心无动摇。


——


这个幻境,考验的不是别的,不是别人,而是她。


她方才是幻境的试炼者,试炼的是她,是她的道心,她的勇气,她的意志。


天上的神魔高高在上,主宰着这个世界,人间的君王是他们的代言人,驱使压榨着国民,为天上的神魔献上金玉五谷牛羊和血肉,一旦被吸食殆尽,便被残忍的杀害。


这是一个残酷的,麻木的,看不见希望的时代纪元。


苏烟微杀死了焱雷魔君之后,飞离了九天之上的魔宫,她没有回去殷国,而是选择了在人间各地游历,亲眼去看望这个世界,丈量这片土地,目睹种种人间百态,艰难坎坷。


人类的孱弱,麻木不仁,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他们没有强大的力量,没有修为,有的只是一身胆魄和宁死不屈的无畏勇气,凭借着血肉之躯反抗那些高高在上奴役人类的神魔。


人间无道。


在无边的黑暗下,有一小撮光在熠熠生辉。


那是拿起了武器反抗天上神魔集结在一起的叛军,他们是渎神者,是无畏的勇士,是人类之光。


以血肉之躯与天争命!


无畏不屈的意志和勇气,比任何宝石都更加闪耀,打动人心。


道不存人间,人类仅凭血肉与意志战斗,抗争!


一路走来,苏烟微见识太多,这是道尚未传播到人间,人类不修道的最初最原始的时代。


在她的游历行走人间时,路遇不平有神或是魔欺压凡人或是追杀反叛渎神者,但凡苏烟微遇见,皆会拔剑挺身而出。她压制住了修为,选择向一个凡人一样战斗。


以精湛的剑术杀敌,杀神,灭魔。


被苦难所打磨的原初之钻,终有一日会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这是苏烟微一路见闻所感悟。


以武入道。


这四字在她的脑海里浮现。


一路走来,磨炼剑术,磨炼己身,磨炼道心,她变得愈发沉寂,剑术越发卓越。


十年后,苏烟微的剑术已经登峰造极,触摸到道的边缘。


就差了那么一点,宛若有一层透明的看不见的薄膜横在了武与道之间,她始终无法跨越这一层薄膜,真正入道。


是还缺欠了什么吗?


十年的沉寂,十年的打磨。


苏烟微剑术臻至以武入道之境,但始终差了一点。


……


……


苏烟微不由地想。


到底缺了什么?


茶水苦涩,喝在口中,滋味难言。


她目光望着前方宽敞无人烟的街道,清丽绝伦的脸庞上神色冷清。


盐城。


苏烟微正坐在街边的一间茶铺里,点了一壶清茶,缓缓地品着茶。


“的确有人这么称呼我。”苏烟微放下茶杯,抬眸目光看向他们,语气平静的说道。


大剑师,是苏烟微在此人间的称号。


就在这时,几个穿着朴素衣裳腰间别这短刀长剑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们来到苏烟微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阁下可是大剑师。”


神魔称她为渎神者。


渎神者称她为大剑师。


这十年来,她游历人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手中三尺青锋诛神杀魔无数,她从不留下名号,救完人便离开。被她所救中,有老弱妇孺,也有反叛渎神者,从救一人,到救十人,救百人,救千人……


久而久之,便流传出了人间有一女剑客,剑术超绝,不敬神魔,以杀止杀。


“有什么事情,这里说便可。”苏烟微说道。


闻言犹豫了一下,他们做出了决定,“若是大剑师相问,不敢隐瞒。”


凡人称她为救世者。


这几名衣着朴素的刀客、剑客,见她承认不由暗松一口气,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说出来意,“吾等有事想请大剑师前去商议。”


“弃神师是如何一个人?”她问道。


渎神者闻言愣了一下,然后老实答道:“弃神师,是五年前出现的一名刀客,他刀术精绝,曾一人杀死了十数名神兵神将而无伤。他这些年来杀了不少作恶的神族和魔族,因此被神魔两族所追杀。”


“神族派出一万神兵神将追杀弃神师,他们将于下月在天谕城围攻弃神师。吾等不能眼睁睁看着弃神师被神族所杀,所以打算前往天谕城驰援弃神师,因此前来请求大剑师相助!”


苏烟微闻言抬起眼眸看向他们,问道:“弃神师?”


“最后一个问题,为何称呼他为弃神者。”苏烟微看着他们问道。


“因为他自称弃,为他所救者便称呼他为弃神者。”渎神者答道。


“他做了什么,惹得神族派出上万神兵神将追杀他?”苏烟微问道。


“弃神师杀死了神族的一名少主,惹得九天神灵震怒,发出神令,定要将他挫骨扬灰。”渎神者答道。


闻言,站在茶铺里的几位渎神者顿时愣住,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您,答应了!?”


“是啊!”苏烟微愉悦地笑道,“总不能真让他被神杀死吧?好歹也是难得可贵仅有一个的弃神者。”


苏烟微闻言笑了,“真是难听。”


她一口将杯中的茶饮尽,站起了身来,说道:“走吧!”


真是,好久不见啊,殷弃!


没想到再次听见你的消息,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怎么说,也算是她的学生。


虽然只有短暂的半年师生情谊,但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她总不能放任自己的学生就这样被神所杀。


一月后。


等苏烟微跟随那一众渎神者赶赴天谕城的时候,战争早已经打响。


……


……


多年不见,他长大了。


当年弃犬一样的少年,长成了如今冷酷杀伐的青年。


他们赶到的时候,天谕城外,身着银白铠甲手持银枪的神兵神将正和天谕城的反叛军渎神者以及……弃神师殷弃,在城外的郊野上展开了厮杀。


苏烟微抬起头目光遥望着远处一袭玄黑劲装手持长刀正与数名神将厮杀在一起,神色冷酷棱角分明英挺俊美的殷弃,唇角不由地泛起了笑意。


“冲!”


苏烟微身旁的渎神者一齐冲了上去。


“走,快去救援他们!”


“绝不能让神族将弃神师杀死!”


苏烟微遥望着前方单刀作战的殷弃,足下轻点,整个人朝前飞跃了出去。


“铿——”


“杀啊!”


这是第一场,人与神的大规模正式的较量和厮杀。


一声清脆的兵刃撞击声。


正与数名神将缠斗厮杀的殷弃闻声抬起头看去,只见不知何时,一名青衣美丽的少女出现在他的身后,一剑拦下了朝他刺来的银枪。


少女对着他微微一笑,说道:“好久不见,殷弃。”


“你可真是令我吓了一大跳呢!”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