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驯服野犬(你别死啊啊!!!!...)

驯服野犬(你别死啊啊!!!!...)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七十六章


在国君那里走了明路之后, 这次的事情就算掀过了,国君不会在因为殷弃袭击王女的事情再处罚他,殷弃在犬屋里杀死了那十数头恶犬的事情也不会被追究。


那天之后, 殷弃就被放走了。


他独自一人,拖着遍体鳞伤的身躯, 回到了他寄身居住的那座偏僻落败荒芜的宫殿。


“小王子回来了啊!”


负责冷宫清扫的年老宫人,看见殷弃回来, 立马迎了上去, “呀, 好重的伤啊!”


“我去给你拿药。”


殷弃看了他一眼, 沉默没有吭声, 拖着沉痛的身躯走入了废弃的冷宫里。


不用随时警惕, 不用担心敌人。


过了一阵, 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


殷弃没有睁眼,他就这样闭着眼睛躺在地上。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他走进宫殿,随便找了个地方就躺下了。


闭上了眼神。


只有在这个地方,才能让他安心,放松下来。


这是他对苏烟微说的第一句话。


“你终于说话了。”


苏烟微听后竟然生出了几分欣慰之感,不容易啊!


“这么没有防备心的吗?”


一道清悦的少女声音响起。


殷弃睁开了眼睛,乌黑清澈的眼睛盯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他开口说道,声音意外的好听, 像是寒冰脆裂时发出的声音,清脆冷淡。


“你可以当做这是赔罪道歉的补偿。”苏烟微对他的拒之千里之外的冷淡态度不以为意,哪还真能仅靠她那轻飘飘的一顿卖惨的话就得到他的原谅,打消他的警惕,消除隔阂和仇怨,手拉手好朋友啊!


笑死,根本没用。


说教也好,卖惨也好,面前这人根本不听,也理解不了。


她对着面前殷弃说道, “我给你拿了伤药和食物过来。”


说罢,苏烟微将药瓶和一个装着食物的包裹放到他面前。


殷弃依旧躺在地上不动, 只睁着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睛盯着她,表情也好态度也好,全都是不为所动。


“什么驯服,让你信任我,依赖我,再狠狠抛弃你,摧毁你……”苏烟微正色说道,“都是骗他的,这是犯法的!不道德的!”


“好孩子不要干这种事情,会遭报应的。”


殷弃:????


对待野犬,就只能用野犬的那一套。


“犬屋的事情,你不必担心,我已经搞定了。”苏烟微说道,“我告诉国君,我要亲自报复你,让他将你交给我处置。所以为了不暴露,我们必须串好口供。”


她面不改色的将她在宫殿内对殷国国君的说的那番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了殷弃,“……当然,那些话都是骗他的。”


“短时间内,不用担心国君找你麻烦,找你的只会是我。”她看着殷弃说道,“你好好养伤吧,食物和药都放在那里。”


说完,苏烟微就转身离去了。


对待警惕心强的野犬,绝不能操之过急。


她又在说听不懂的话了。


殷弃乌黑清澈的眼眸浮现大大的问号,眼神困惑望着她。


“……算了,听不懂就算了。”苏烟微无力说道,“总之,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结果,她干的事情还不是……


唉!


……


取得信任是第一步。


苏烟微:摔!


说好的都是骗人的呢!


过了一阵。


“小王子,老奴带了药草和馒头过来。”


年老的宫人去而复返,他手里拿着黑乎乎的药材和一个冷冰冰的馒头走了回来。


……


等苏烟微离开之后。


殷弃躺在地上,目光瞥了一眼她放在旁边地上的药瓶和食物包裹,然后闭上了眼睛。


“是谁?”年老宫人试探的问了句道。


“王女。”殷弃声音简短说道。


年老宫人立马没声了,他不再多问,将手中的馒头递给了他,然后将黑乎乎的药草放在地上,随手拿起旁边的一块石头,一下下的捣烂这些药草,“这是上回我摔断了腿,废了好大功夫从巫医身边的童子那儿换来的药草,我舍不得用,就用了一点点,剩下的都藏起来了。”


殷弃听见声音睁开了眼睛,他从地上坐了起来。腰背挺得笔直,修长瘦削的腰身挺拔有力,乌黑的眼眸望着前方步子有些瘸拐慢吞吞走来的年老宫人。


年老宫人看见地上放着的药瓶和包袱,愣了一下,然后问道:“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


“嗯。”殷弃应了声。


年老宫人将地上这些捣烂了的药草敷在他的腹部的伤口上,“疼,忍着点。”


殷弃一声不吭,任由他上药。


额头鼻翼脸颊上不断往外渗出汗水。


“这回全给你小子了。”他嘿嘿的笑,一边拿着石头捣药,一边说着,“你小子下次见到王女就跑快点,跑远点,那样的人物我们惹不起。”


殷弃大口的咬着馒头,间隙“嗯”了声。


他三两下很快的将手中馒头吞了下去。


等到年老宫人走了之后,殷弃又重新躺会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他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瘫倒在地上,闭着眼睛,若不是鼻子里还有气息,都要让人以为他是一具死尸。


像是一头受伤的年幼孤犬,独自一人在安全的巢穴里舔舐伤口。


“你小子,硬气!”


年老宫人上完药之后,对着他竖起大拇指说道,“上回我上药,可疼的我浑身打滚,叫唤不断。”


“明日我再来看你。”他对殷弃说道,然后起身离开了。


她从外头走进,来到这座孤僻荒芜的宫殿。


躺在地上闭目养神的殷弃,一早就察觉到她的气息,但是他没动,依旧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苏烟微看见他,顿时大惊失色,“殷弃!”


……


……


第二天,苏烟微又来了。


苏烟微察觉到身下的颤抖,噫!


她连忙松开了他,然后对上了殷弃面无表情盯着她的冷淡清澈目光。


顿时心虚。


立马冲了上去,“你别死啊啊!”


猝不及防被扑上、完全没反应过来、以至于没能及时第一时间躲开的殷弃:……


身上突然压上来的重量,让他的伤口承受了不该承受的负担,身体顿时传来一阵剧烈抽痛,殷弃疼的浑身一阵颤抖,睁开了眼睛。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开口就是,“你没死啊!”


殷弃:……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