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冰魄之体(就像是纸片人一样,仿佛风...)

冰魄之体(就像是纸片人一样,仿佛风...)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苏烟微看着这个坐在绿松树上的鹤氅少年, 神色顿时怔住,既有对他容貌气质的惊艳,又有深深的疑惑。


这个少年是谁?


修士大多都是寒暑不侵, 即便是因为修为低下不能完全免疫极温天气,但也比凡人好的多。所以哪怕是寒冬, 大雪纷飞,蜀山剑派的弟子大多也都穿着一袭单薄的道袍, 若是怕冷, 就佩戴一块暖灵玉, 或是道袍上附带一个恒温阵法。


总之, 不会有人穿着这样一件厚重的鹤氅。


一点都不修仙!


像极了俗世里的世家小公子。


鹤氅少年闻言,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给我看看。”


苏烟微闻言一怔, 还未等她作出回答。


“你找寒天长老作甚么?”鹤氅少年见苏烟微没答话, 耐心的又问了一句。


苏烟微闻言,说道:“我有一副画作想请寒天长老替我修复。”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这时候,苏烟微才注意到他的手腕很细, 细的能够看见里头青色的血管,手指修长瘦削,白的发亮。


不只是手, 他整个人都很纤瘦单薄,哪怕披着厚重的鹤氅, 也能看出他形体的单薄,有股弱不禁风的羸弱感。


鹤氅少年便从绿松树上跳了下来, 他身姿轻盈像是优雅的仙鹤,轻飘飘的又像片雪花一样,落在了雪地上。


他披着雪白的鹤氅,来到苏烟微面前, 朝她伸出了手。


“灵性至极,大气至极!”


苏烟微看着他,问道:“能修吗?”


苏烟微略一思索,然后将怀中的那副破旧的画轴递给了他。


鹤氅少年伸手接过,拿在手里,将其展开,看着徐徐展开的画轴,他赞叹道:“好一副千里江河图!”


“寒天长老是我爷爷。”


苏烟微闻言愣了一下,没想到面前的鹤氅少年竟然是寒天长老的孙子。


“可以。”鹤氅少年将画重新收起,对着她说道:“爷爷不在,不知何时才能归来,你若是信得过我,我替你修复这副画。”


“寒清竹。”他对苏烟微说道,“这是我的名字。”


苏烟微看着他,鬼使神差的点头答应了,“好。”


寒清竹脸上露出笑容,秀丽苍白的脸庞上浮现丝丝红晕,“你不会后悔的。”


她想了想,然后问道:“要多久?”


“这副画破损的严重,修复的话至少十天半个月吧。”寒清竹说道。


但初次见面,她也不好冒昧询问,所以犹豫了下,没有问出口。


“那就拜托你了。”最终,她只如此说道。


苏烟微看着他脸上那不正常的红晕,欲言又止,你还好吗?


总觉得这人身体很不对劲。


书房。


云霄剑尊看着她回来,笑着说道:“交给寒天长老了?”


苏烟微将画轴交给了寒清竹,然后沿着雪地往回走。


回去小寒峰之后。


“不过我遇见了寒天长老的孙子。”苏烟微说道,“他说他可以修复好那副画,我就将画给他,拜托他了。”


“你遇见寒清竹了啊!”云霄剑尊闻言神色惊讶说道。


“没有。”苏烟微摇了摇头说道,“寒天长老不在,道童说不知他何时回来。”


云霄剑尊闻言挑眉,他看着苏烟微空着手回来,显然那副画轴已经不在她手上。


“可惜……”他说道,然后顿了下,“这孩子可惜了。”


闻言,苏烟微更加好奇了,“怎么说?”


苏烟微看着他,眨了眨眼睛,问道:“师父你知道寒清竹啊!”


“嗯。”云霄剑尊点头,语气充满怀念感慨说道:“这孩子,想必宗门内无人能忘记他当初那一剑的风采吧。”


“你好奇的也太多了,人家只是给你修复画而已,你倒是打听起他的事情了。”云霄剑尊说道。


苏烟微闻言顿时无语,“师父你这是倒打一耙啊,分明是你起的头。”


云霄剑尊睨她一眼,说道:“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好奇而已!”苏烟微说道。


“也罢,你知道也好,省得你无意间触及了他的伤心事。”他改了主意说道。


苏烟微只觉得云霄剑尊真是会吊人胃口,她原本还没有那么好奇,结果被他这么一说,吊起来胃口,就很想知道了!


“哪有你这样,话只说一半的!吊人胃口。”她不满说道。


云霄剑尊闻言叹气,“并非是我不告诉你,只是这孩子的事情,太令人惋惜唏嘘。”


苏烟微闻言顿时愣住。


她想起那个少年苍白没有血色的脸色,和身上披着的那件厚重的鹤氅,终于明白了为何会如此……


“寒清竹是罕见的剑道天才,他在剑道上的悟性,万年难得一遇,若是没有意外,定然是一道剑道天骄,只可惜……”云霄剑尊叹气说道,“只可惜,他是极寒冰魄之体。”


“这种体质十万人难出一个,极为罕见,但凡出现都活不过成年。”云霄剑尊说道。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般体质,这就好比是绝症病人,被判了死刑的那种,还是一出生就被判了死刑。


苏烟微的心情顿时有些复杂,怜悯同情和遗憾惋惜,哪怕只是见了那么一面,但她依旧能看出那个少年的风姿风骨,清奇神秀。却没想到,这样一个神秀少年,却活不过成年。


极寒冰魄之体。


修界的十大绝脉之体其一,无药可医,无医可治。


闻言,苏烟微顿时愣住。


一旬十二,两旬就是二十四。


“他今年多大了?”苏烟微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问出口了。


“比你年长两旬吧!”云霄剑尊说道。


苏烟微心想,完全看不出雪地里绿松树上的那个仙鹤一样的少年,竟然已经三十好几了。


虽说修士的年纪没有意义,道行有成修为高深者,几十岁几百岁上千年相貌都没有变化,永远都是年轻貌美,容颜不改。


这也就是说寒清竹现在三十好几了,早已经成年了!?


完全看不出来!


“……”


这倒是能解释的通,一个人如果常年处在象牙塔里没有去过外面的世界接受世情的险恶毒打,的确能一直保持着稚子之心,时间的迁移对于他而言没有意义。


但是像寒清竹那样,始终如少年般仙灵神秀,亦是十分罕见。


似乎是看出了她心里所想一般,云霄剑尊说道:“寒清竹因为身体原因,自出生起便从未下过山,一直都处在宗门内。大多时候都在静养,所以才会心性始终若稚子,没有多大变化。”


那寒清竹是怎么回事?


她心有疑惑,却没有问出口。


只是……


苏烟微不由地想,不是说极寒冰魄之体的人无法活到成年吗?


总觉得,很奇怪。


很不对劲,很违和。


“寒清竹得他爷爷真传,修复书画亦有一手,交给他,你可以放心。”云霄剑尊说道。


苏烟微闻言心不在焉应了声,心里还是记挂着寒清竹的事情。


三日后。


苏烟微又去了紫霞峰,拜访了寒天长老的洞府,她这次是去找寒清竹的,向他询问修复画轴的进度。


……


……


片刻之后。


一袭雪白鹤氅的寒清竹跟着道童走了出来,他看见门外站着的苏烟微,秀丽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苏师妹,你来了。”


守门的道童听闻她的来意,爽快的说道:“劳烦师妹在此稍等,我前去通报师兄。”


说罢,他便转身跑了进去。


充满灵性。


苏烟微看着他,心下不由地想到,这样的少年,却有着那样的命运。


他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神秀灵气极了。


就像是仙鹤起舞,雪花飘落的那瞬间。


她关切问道。


寒清竹说道:“这画修复起来比我想象的要难上许多,师妹可要随我进去,我将它拿给你看看。”


这到底是上苍的公平,还是不公?


“寒师兄。”苏烟微说道,“冒昧前来打扰,我的那副画修得如何了?”


苏烟微想了想,然后说道:“那就劳烦师兄了。”


寒清竹闻言,轻笑了声,“苏师妹,随我来吧。”


“不会打扰你吗?”苏烟微问道。


寒清竹摇了摇头说道,“无碍,算不上打扰。”


寒清竹走的很慢,他的步子比常人要缓慢山许多,但走的很沉稳,虽然很轻盈,却透着股沉稳的意味。


就像这个人,在认真的前行着。


他转身带着苏烟微朝洞府里面走去,进了洞府。


苏烟微紧随其后,跟在他身后。


一步一步,每一步都走的很认真。


苏烟微在后面跟着,盯着他的背影,才发现他真的很瘦削,很单薄。


就像是纸片人一样,仿佛风轻轻一吹,就能够将他吹走。


注意!!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