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横穿平野(陪你到世界的终末...)

横穿平野(陪你到世界的终末...)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陶瓷小人苏烟微从梅淡雪长袍的口袋里爬出来, 跳到他掌心上,指挥着他将她放到他的肩膀上,小小的陶瓷人苏烟微就坐在他的肩膀上, 看着他收拾东西。


准备逃离梅家, 啊不,是准备出门旅行的梅淡雪,正在收拾他那一屋子的人偶木雕, 这些都是从小一直陪伴着他的好朋友,并且会一直陪伴下去。


他将每一个人偶木雕都放进了一个箱子里,然后将整个箱子放入了他的百宝囊中,百宝囊是他父母留给他的遗物之一, 是一个极品的储物法宝。


“我没有吃醋,算了, 随你怎么想吧。”苏烟微放弃纠正他的想法, 她发现梅淡雪偶尔有的时候想法很奇特。


是的, 奇特。


“你还真是雕了不少小人啊!”陶瓷小人苏烟微看着那满满一箱子塞不下去还得另塞一箱子的人偶木雕,感慨说道。


“不要吃醋, 小初。”梅淡雪对她说道。


梅淡雪没有拒绝他的好意,他收下了梅子瑜的储物袋, “谢谢。”


离开了梅家之后。


在约定好的那日, 梅淡雪在梅子瑜的帮助下,离开了梅家。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在城东我安排了马车送你出城, 你去城东直接找一个叫吴三的人。”梅子瑜将一个储物袋交给梅淡雪, 神色沉重的看着他, “阿雪, 保重!”


苏烟微闻言,瞬间了然。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梅淡雪并没有前往城东,而是去了相反的城西, 陶瓷小人苏烟微从他的口袋里钻出来,双手扒拉着口袋,小小的脑袋朝外看去,“你不去城东吗?”她好奇问道。


“不去。”梅淡雪说道,“梅子瑜经不住他爹的拷问。”


苏烟微仰起头,看着他。


小小的少年,稚嫩的脸上满是云淡风轻的沉稳。


“你一个人可以吗?”她转而又忧心忡忡道。


“不用担心,小初。”梅淡雪说道,“我会照顾好我们的。”


苏烟微又缩回去了他的口袋里,梅淡雪找了一家车夫,和他说,“我要去绵阳。”


“一两银子。”车夫说道。


苏烟微从他身上感受到名为勇气和可靠的东西,梅淡雪就真的很让人安心。


等到了城西,人多的地方。


半道上。


梅淡雪下了车,他独自一人站在了广阔无垠的平野上,陶瓷小人苏烟微从他口袋里探出脑袋,一大一小两人眺望着远方,无边无际望不尽头的平野,野草随风拂动,吹吹动了梅淡雪的头发,他伸手压了压头上乱飞的头发,嘴角微微上翘,“小初,你看!”


梅淡雪付了钱,坐上了这辆马车,出了城。


马车驶出了城,朝着远方不断的奔跑前行,将身后的熙城远远的甩开。


平野一望无际,草长莺飞。


小小的陶瓷人苏烟微双手攥紧了他长袍的口袋,目光遥望着远方的一切,风景是如此的瑰丽,“是啊!”她发出赞叹的声音,随即遗憾道:“真想将它画下来。”


“多漂亮啊!”


远处的夕阳绚烂,火红的云像是将半边天都给烧红了,令人不由想起四个字,如火如荼。


梅淡雪嘴角露出一抹笑,“下次画给我看吧。”


“好啊!”苏烟微满口答应。


梅淡雪低头看她,问道:“你会画画吗?小初。”


“会啊!”苏烟微说道,“我不但会画画,我还画的可好了!”


行走在茫茫平野上,小小的少年,带着小小的陶瓷人。


梅淡雪行走在广袤无垠的平野上,陶瓷人苏烟微坐在他的肩膀上,晃动着两只小脚丫,嘴里哼着歌,“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都不骑……”


梅淡雪抬头忘了远方一眼,轻声说道:“旅行开始了,小初。”


――


梅淡雪愣了一下,然后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我也喜欢你,小初。”


夜晚。


“小初,你喜欢小毛驴吗?”梅淡雪听了一会之后问道。


“不喜欢。”苏烟微毫不犹豫说道,然后嘻嘻笑道:“我喜欢你啊!”


还好我不用吃饭!


这是苏烟微看见他的晚饭之后,瞬间浮现的想法。


两人就地休息。


梅淡雪在平野上升起了火堆,火光映照着他的脸庞,眉眼柔和舒展,他坐在篝火旁,啃着一块硬硬的馕饼,旁边放着一个水囊。水和馕饼,这就是他的晚饭了。


苏烟微脸上的表情纠结,她想要是现在她再大一点,是正常的她,那她就可以去打猎给梅淡雪加餐了。


“等到了城镇,就能吃上热饭和热水了。”梅淡雪笑着对她说道,“不用担心,小初。”


“不难吃吗?”陶瓷小人苏烟微坐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他水就馕饼,纠结了一会问道。


“尚可。”梅淡雪说道,“不难吃,但也不好吃。”


梅淡雪躺在平野的草地上,仰头望着天上的星辰,一颗颗星星闪烁着光芒,像是晶钻一样,点缀着这片夜幕。


正所谓是,星垂平野阔。


听他这么说,苏烟微也只好什么都没说了。


夜晚,头顶的繁星闪烁。


“抓抓兔子野鸡之类的,应该问题不大,没有危险,顶多就是抓不到。”她说道。


梅淡雪听后笑了声,应道:“好。”


天地无垠,视野广阔。


“明天,我教你去打猎吧。”坐在他身旁的小小陶瓷人苏烟微忽地说道,“要穿过这片平野,还需要好一阵子,总不能天天都只喝水吃饼吧,会营养不良的。”


陪伴他入眠的是平野上吹拂而过的风声,漫天的星辰,还有身边的小人儿。


广袤无垠的平野,小小的少年和小小的陶瓷人依偎在一起,陷入了梦乡之中。


“睡吧。”他身旁的苏烟微说道,声音轻柔。


梅淡雪缓缓闭上了眼睛。


……


……


那一定是个美好的梦境吧!


否则,你的唇角为何始终都是上扬,微笑着?


簇拥着那一轮红日,凌空升起。


天地因此,迎来光明。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升起,洒落在梅淡雪的脸庞上,他动了动眼皮,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轮红日缓缓的自地平线上升起。


云霞绚丽,光芒万丈。


“你醒了啊!”小小陶瓷人苏烟微双臂抱膝坐在他身旁,望着同一轮日出说道,“天亮了,该启辰出发了!”


她的声音元气满满,充满了干劲,“今天的旅行也要加油哦,阿雪!”


万物苏醒,世界运转。


梅淡雪躺在平野上,怔怔地望着这一轮日出之景,脸上表情发怔茫然。


梅淡雪脸上表情不置可否,“你开心就好。”


他坐了起来,然后伸手将身旁的陶瓷人苏烟微捞了起来,放到肩膀上,“走吧。”


梅淡雪转动脖子,头偏过去看向她,“阿雪?”


“是我对你的昵称哦!”陶瓷小人苏烟微得意洋洋说道,“是不是很好听?”


“是湖啊!”苏烟微坐在梅淡雪肩膀上,兴奋的叫道:“有湖就有鱼!”


“你今天有鱼吃了!终于不用再喝水吃饼了,感天动地!”她一副激动坏了的模样,“而且,阿雪,你也该洗脸洗头洗澡换一身衣服了。”


乘着日出,小小的少年和小小的陶瓷人继续了他们的旅行。


他们找到了一片水源。


最终,梅淡雪在湖里洗了个澡。


小小的陶瓷人苏烟微背对着他,坐在远处湖边,仰望着头顶天空,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我每天有用清洁术。”梅淡雪说道。


“……嗯,但还是洗洗吧。”苏烟微说道。


苏烟微:……


危,苏烟微危!


就在她沉思人生的时候,忽地一张放大的野山鸡脑袋出现在她面前。


看着这只突然出现的野山鸡。


“救命啊,梅淡雪!!!”苏烟微发出一阵震天嚎叫。


正在湖里泡着的梅淡雪听到声音,猛地抬起头,他望了前方一眼,然后立马从水中冲了出去,抓起旁边的衣服往身上一套,就追了上去。


只见这只突然出现的野山鸡盯着十厘米的陶瓷人苏烟微看了一会,然后张开嘴一把啄了下来,叼着苏烟微转身就跑了。


“……”


“没事了,小初。”头发上还在滴着水的梅淡雪安慰她说道,“不用怕。”


苏烟微:我不是怕,我就是觉得丢脸。


最后,当梅淡雪将苏烟微从那只野山鸡的口中救下来的时候,她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万万没想到,我苏烟微,竟然还有这么一天!一只小小的山鸡,也敢欺负到她头上来。


苏烟微心生绝望,人落平阳被鸡欺!


觊觎着这湖里的鱼的苏烟微还撺掇着梅淡雪抓了几条鱼,炖了一锅鱼汤。


所以今日梅淡雪的早饭,是鱼汤和烤鸡。


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木然,“好好穿衣服。”


最终,这只给予苏烟微重创打击的野山鸡,成了梅淡雪的早饭。


一少年,一陶瓷人,横穿这片无人的广袤平野。


天地之大,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非常的美味丰盛和营养了。


短暂的休憩之后,苏烟微坐在梅淡雪的肩膀上,和他继续了下一段旅行。


唯一知道的只有不断的朝前,只要行走着,终会看到终点。


……


相依相偎,不断前行。


仿佛来到世界的终末,只剩下他和她,进行着漫无边际不知尽头的旅程,前方是什么,无人知晓。


“是城啊!”


坐在梅淡雪肩膀上的苏烟微,望着前方的城池,兴奋说道:“阿雪,我们到了!”


……


在一个日落夕阳西斜的傍晚,苏烟微和梅淡雪终于踏出了平野之外,远处一座城池矗立在夕阳之下,倦鸟归巢,炊烟升起。


沉浸在兴奋中的苏烟微头也没回的问道。


“谢谢你。”梅淡雪说道。


“嗯。”梅淡雪望着那座城应了声道,“小初。”


“什么?”


在那个无人的平野,偶尔会产生自己被世界所遗弃的感觉,幸好……


“幸好有你在。”


苏烟微转头看向他。


梅淡雪朝她露出了一个像是初雪般的笑容,“一直一直陪伴着我。”


对她由衷庆幸的说着“幸好有你”的梅淡雪,现实里,却是一个人,孤独的横穿了这片无人的平野。


天大地大,唯他一人。


苏烟微闻言顿时怔住。


她看着面前这样对她微笑的梅淡雪,心下油然而生一股难言复杂的情绪,酸涩的,苦味的……


“怎么了?小初。”梅淡雪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苏烟微,轻声问道。


苏烟微抬起头,看着他摇头说道:“没什么。”


四面茫茫,空无一人。


这种孤寂,足以将一个少年人逼疯。


“你该洗澡了!”


“我说过我每天都有用清洁术,一点都不脏。”梅淡雪纠正她道。


现实已经发生过去无法改变,至少在这场梦境中,是一场令人酣睡的美梦。


“我们走吧,阿雪!”苏烟微重新的振作了起来,露出了元气满满的笑容说道,“城里有热水,有热饭!”


面对强势的苏烟微,梅淡雪每每都是败下阵来。


两人进了城。


苏烟微不为所动,冷酷说道:“那也要洗澡!”


“……嗯。”


“哪儿的人?”守卫问道。


“绵阳城。”梅淡雪面色如常平静回道。


来到城门前,梅淡雪就将苏烟微藏在了长袍的口袋里,他独自一人进城。


因着他是生面孔,被守城的城卫拦下来,盘问了几句。


藏在他口袋里的苏烟微:……


虽然话是没错,但是听着怎么这么奇怪呢?


“绵阳,那挺远。你一个小孩,跑这么远来做什么?”守卫看着他问道。


“父母去世,二叔霸占了家产,将我赶了出来。”梅淡雪说道。


进城之后,苏烟微就催促梅淡雪去找间客栈投宿。


“不急。”梅淡雪安抚她说道,“再等等。”


守卫脸上顿时露出同情之色,“也是个可怜的,进去吧。”


梅淡雪得以顺利入城。


不过出于对梅淡雪的信任,毕竟他一贯是个稳重人,苏烟微也没再继续催,反而是好奇他要做什么。


然后就见,梅淡雪在城里到处转来转去。


苏烟微:????


她一脸莫名,等等,等什么?


或者说,他在寻找什么。


很快的,苏烟微就知道他在找什么了。


转了大半个时辰了都。


苏烟微人都被他给转晕了,心下越发好奇了,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一声卧槽,忍不住想要脱口而出。


感情你转了这大半个时辰,是在找工作啊!


梅淡雪停在了一家铁铺前,目光盯着铁铺外贴的红纸看了一眼,然后走进去,“老板,听说你这儿招打铁的学徒?”


苏烟微:……


不愧是你,是个干大事的。


只是,这工作是不是哪里不对?


未来叱咤风云整个修界都为之尊崇的器圣,人生的起点,第一份工作是……打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