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陶瓷偶人(苏烟微(十厘米的陶瓷小人...)

陶瓷偶人(苏烟微(十厘米的陶瓷小人...)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霍昭的街头大保健馆大获成功, 备受机器人们的欢迎。和苏烟微的街头画铺达成了梦幻的联动,在苏烟微画铺画完画的机器人们都会去隔壁霍昭的保健馆排队,来一全套的保养服务。


有些来晚的机器人, 见苏烟微的画铺前排的队伍太长, 也会先去排隔壁霍昭的保健馆,等到做完了全套的保养之后,才精神抖擞锃亮发光的去排苏烟微的画铺。


就很奇妙。


苏烟微:世界真奇妙啊!


没一会, 街道上便排起了两条长龙。


由此可见,他们的受欢迎。


苏烟微和霍昭沿着楼梯,回去了房间。


忙碌了一天之后, 夜晚的睡眠总是格外的香甜, 没一会两人就沉沉香甜的睡去。


次日, 天亮。


直至日落时分,太阳西斜下山,两人都收工打道回府。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踏着最后的一丝余晖, 苏烟微和霍昭回到了客栈,小小红色的灯笼点亮起光, 将他们的影子照的老长老长。


推开门进去。


这是霍昭以往从未想过的生活, 日常, 平凡, 普通。


无论哪一样,都与他格格不入。


“这样没关系吗?”在今日结束工作之后, 返回客栈的路上,苏烟微忽地问道。


他们醒来, 又继续去出摊工作了。


如此往复循环。


苏烟微和霍昭在这座机械钢铁之城,拥有了他们的工作, 开始了一段安静忙碌又充实的生活。


“只此一样,便让我受益匪浅。器圣不愧是器圣,他的胸怀、眼界、见识……令人惊叹。”他毫不掩饰他对器圣的尊崇,“这一趟,并非是毫无收获。”


苏烟微看着他,不由地笑道:“你是这样想的吗?”


“那你呢?”霍昭转头看着她,问道:“你为何会同意与我冒险来到此?又为何做出这些事情了?”


“你指的什么?”霍昭反问道。


“你不是来寻器圣传承的吗?”苏烟微转头看着他, 说道:“像这般,在这里浪费时间,没有关系吗?”


“那已经不重要了。”霍昭说道,“能够见到这座宏伟而瑰丽的钢铁之城,和那些神奇精妙的机器人,便已经是难得可贵罕见的经历。”


“为了满足自我的好奇,人类可是能够做出登上月亮这样的壮举,与这相比,我此行不足一提。”


霍昭看着她,半响之后嘀咕了句,“真是古怪的人。”


“拥有好奇并非是什么坏事。”苏烟微语气明快的说道,“正是因为保持了对生命和生活的好奇,所以人生才会有趣啊!永远充满了激情。”


“这对你毫无利益,不是吗?”


苏烟微看了他一眼,说道:“并非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为追求利益而行动,我做这些,因为我想做而已。”


“好奇。”她说道,“非要找一个理由的话,那就是好奇。”


两人回去了客栈。


各自回来房。


洗洗就睡了,苏烟微和霍昭两人躺在屋内宽大的床榻上,不约而同都做了梦。


“如果失去了好奇心,对任何事物都燃不起热情,那生活就如一潭死水,无波无动,乏味的很。活着和死去没甚么区别,行尸走肉般。”


霍昭听了她的话,稍微想了一下,然后顿时毛骨悚然,他脸上神色立马严肃,望着苏烟微郑重说道:“你说得对!”


“是吧?”苏烟微说道。


玄衣黑发的男子居高临下望着他,“小鬼,你若是连称器道师的心气胆量都没有,还妄想得到吾的传承?”


“……如是阁下希望,我也可以是器道师!”霍昭毫不犹豫改口说道。


向大佬低头。


霍昭的梦境里。


他突然出现在了一个奇妙的空间内,一个玄衣黑发的男子出现,凌厉的凤目盯着他,“器道师?”


霍昭沉默了一下,然后遗憾说道:“我尚且还不足以称之为器道师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炼器师而已。”


另一边,苏烟微也在做梦。


不过她的梦,好像有哪里不对?


苏烟微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张放大的脸庞出现在她的面前,那是一个极为漂亮的男童,雪肤红唇,五官i丽,任谁看了都会惊叹于他的美貌。


“想要得到吾的传承,现在的你还差得远!”


……


……


等等,他看上去怎么那么高?


那么大!?


苏烟微发现了不对劲了,视野不对劲!


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啊!


像是传说中的雪童子一样漂亮i丽的男童,他有着黑浓密的像是鸦羽般的眼睫毛,和明亮像是黑宝石般的漂亮眼睛,此刻正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苏烟微:????


这是什么幻境攻击吗!


老实说,镜子里映照出来的那个陶瓷偶人,精致漂亮极了。小小的身躯,容貌精致漂亮,穿着繁琐艳丽的小裙子,做工精致没有丝毫瑕疵。


是完美的陶瓷人偶小姐!


她目光四处扫视了一眼,然后眼神顿时惊愕,只见隔壁的铜镜里映照出了此刻苏烟微的模样,她……她变成了一个仅有十厘米大的陶瓷偶人,正被一个八九岁大的男童拿在掌心里。


这是怎么回事!?


苏烟微表情惊恐极了,她怎么变成这副样子?


她不是在客栈里休憩睡觉吗?


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还变成了……陶瓷人偶?


“小初。”一直抓着苏烟微陶瓷人偶的男童忽地开口说道,“你的名字叫小初。”


放在橱窗里,能够让人一见钟情,不管多昂贵,都会让人有想要将她带回去冲动的美丽精致人偶。


然而,此刻这个精致漂亮的人偶内里却装着一个货真价实的人类灵魂!


苏烟微一时头脑混乱,搞不清楚状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谁?”


男童乌黑沉静的眸子盯着她,“我是你爹,小初。”


苏烟微:……


苏烟微:????


我有名字的啊!


她抬眸看向面前容貌i丽表情冷漠的男童,张嘴说道:“我不叫小初,我叫苏烟微。”


“按照人类的说法,我是你爹。”


苏烟微:……


大为震撼!


一时间她竟不知是该反驳他,我不叫小初,还是该跳起来打爆他的狗头,你是谁爹呢!


年纪小小,就知道占人便宜了!


似乎看出了她心里所想,男童说道:“你是我用泥土烧制出来的,你的头发,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全都上我用笔一点点画上去的,你从我手上诞生。”


“小初是我给你取的名字。”男童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我是你爹,我给你取名,天经地义。”


“你就叫小初。”他一锤定音道。


苏烟微:……


不管你是不是我爹,但你肯定是个大佬。


给大佬跪了。


苏烟微看着男童那张年幼稚嫩的脸庞,怎么也叫不出爹这个词,她憋了半响,才说道:“我不叫小初。”


苏烟微看着面前容貌i丽漂亮的男童,干脆说道:“我不想喊你爹,我们名字相称吧。”


叫爹是不可能的,绝不可能的。


面对着这么一张年幼的脸,打死她也喊不出爹这个称呼。


逻辑满分。


行吧,苏烟微也不跟他争这个,总有种争不过的感觉。


她就想知道,“你是谁?”


“……”


苏烟微这才注意到,在这间屋子四周的桌柜上都摆满了无数的木雕人偶,有动物,也有人。


每一个都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梅淡雪。”男童说道。


“小梅。”苏烟微从善如流叫道,“所以,为何是小初?”


“因为你是第一个睁开眼睛醒过来看这个世界的小人,所以是小初。”梅淡雪说道。


不,她觉得和这个无关。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我是特殊的?”她试探的对男童说道,委婉的提醒他,别因为她这个特别的个例产生错误的认知,从此走上歪路。


梅淡雪闻言,乌黑沉静的眼眸看着她,然后笑了,“当然!”他语气平静而理所当然说道,“你当然是特殊的。”


像苏烟微这样的陶瓷人偶,确是第一个。


“因为是用灵土烧出来的,所以有灵智苏醒过来了吗?”梅淡雪神色若有所思说道。


苏烟微:……


“……”


不得不说,这一瞬间,苏烟微有被震撼到。


明明还只是个孩子,却散发着这样强大无与伦比的气场与魄力,令人不由地折服。


“你是小初。”


“我独一无二的小初。”


他宣布道。


“梅淡雪!”


屋外忽地传来一声叫喊,声音嚣张极了,“快出来挨打!”


“我知道你在里面,别想逃!”


这孩子未来不得了!


绝对是个大人物。


苏烟微看着面前的梅淡雪,如是想到。


“……”苏烟微。


可是这群你口中的蠢货,都找上门欺负到你头上来了诶!


梅淡雪随手将苏烟微塞到他的衣服上的口袋上,小小的陶瓷人偶掉落在大大的口袋里,她费了一会劲才抓住衣服探出一个脑袋来,“你衣服上怎么有口袋?”


苏烟微:????


“找你的?”她语气试探的询问面前梅淡雪说道。


梅淡雪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嗯,一群蠢货而已。”


苏烟微:……


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想打人。


“藏在里面别出来。”梅淡雪叮嘱她说道。


“我自己缝的。”梅淡雪语气寻常仿佛说一句再正常普通不过的事情,“这样可以放很多东西,很方便。”


说罢,他对着苏烟微咧了咧唇角,露出一个i丽的笑容,“可以现在用来放你。”


“很合适。”他补充了一句说道。


虽然梅淡雪叮嘱过苏烟微藏好,但是她实在太好奇了,于是偷偷的从他的口袋里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这么小也没人能发现,她抬眸看去,就看见了几个穿着华服锦袍的少年站在门口,脸色不善的盯着梅淡雪。


“你昨天把玉儿欺负哭了?”为首的那个少年盯着梅淡雪,语气不善说道。


“我没欺负她。”梅淡雪依旧是那副冷静的表情,不为所动说道。


苏烟微:????


她闻言一时还未反应过来,就只听见“哐当!”一声,门从外面被暴力踹开了。


“梅淡雪,你嚣张的很啊!门都不开,谁给你的胆子?”一道趾高气扬张狂霸道的声音响起,“你这什么表情?不服气?”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欺负玉儿!说得好听是梅家大少爷,但你爹娘早死了,你也就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我今天就是在这里打死你,也没人给你出头!”


“认清自己的身份,给我夹紧尾巴做人!”


少年撂下这些狠话,然后狠狠地走了梅淡雪一顿,将他揍的鼻青脸肿,才扬长而去。


“放屁!”少年对着他骂道,“玉儿昨天哭着来找我,就是你小子欺负的她!”


“我没有。”梅淡雪依旧是倔着不承认。


少年气的神色大变,几步冲上前去,抓着梅淡雪的衣襟,将他整个人都提起了几公分,“少在这儿嘴硬!”


就冲方才那少年的那一番话,苏烟微大致对梅淡雪的处境有所了解,这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倒霉孩子。


梅淡雪倒在地上,许久未动。


他闭着眼睛,身体蜷缩成一团,双手抱在胸前,护住了胸前心口。


梅淡雪被他推倒在地,拳打脚踢,却始终神色隐忍一声不吭。


藏在他衣服口袋里的苏烟微,听着那些拳打脚踢的声音,都不由地频频蹙眉,这些人太过分了!不管是什么理由,也不能这么随便打人!


而且还是以大欺小,恃强凌弱。


现在只是个十厘米脆弱的陶瓷人偶的苏烟微,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表示她的担心。


“无碍。”


梅淡雪冷静稚嫩的声音响起,“不用担心,小初。”


方才那少年殴打他时,他便是如此,以手护住头和胸口心脏肺腑这些关键重要脆弱部位。


熟练的令人心疼。


“你没事吧?”苏烟微见他许久未有动静,不由担心的问出口,不会出什么问题吧?难道是受伤了?


苏烟微站在桌子上,动了动手脚,沿着桌子来回走了几步,甚至还小跑了一会,行动力没有问题!


除了身体变小了之外,修为没了之外,其他好像都没有变化。


“小初你真活泼。”


“……”


这回苏烟微没有反驳他的这声小初称呼,看在他受伤的份上。


过了一会,梅淡雪才慢吞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伸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口袋里的苏烟微拿了出来,放在了旁边桌子上。


梅淡雪脸上表情不在乎,说道:“无关紧要的人而已,不用管他。”


“……”


他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还不管他?


坐在桌子前的梅淡雪看着她的举动,不由地笑着说道,“很健康。”


“咳咳……”


苏烟微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她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刚才那人怎么回事?”


梅淡雪看着她说道,他总是能精准的感受到苏烟微情绪的变化,也不知该说他是细心,还是该说他装了对苏烟微的感应雷达。明明对着方才那欺负上门的少年,他还是一副冷漠的不以为然的态度。


“是!”


苏烟微也不掩饰她的生气,“那个人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他都打你了,这口气能忍?”


苏烟微一时间又好气又觉得自己这气劲来的莫名其妙,最终她将其归咎于那少年太嚣张太盛气凌人不讲道理,还有梅淡雪这小屁孩怎么这么忍气吞声,任由人欺负到他头上来!


明明他看着也不是个软包子。


“你生气了?”


“……”苏烟微。


在这点上,他又意外的接地气呢!


苏烟微真是又好奇又好笑,“那就这样任由他欺负?”


梅淡雪看着她眨了眨眼睛,然后诚恳说道:“我打不过他。”


“……”苏烟微。


“而且他是我二叔的儿子,我二叔现在是梅家的家主。”梅淡雪补充说道,“他有权有势有靠山,我无权无势无靠山。”


“如果是小初的要求的话,我会尽量满足你的。”梅淡雪说道。


苏烟微的心情一时有些微妙,复杂。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对她说,还是个这么小的孩子,明明被欺负的是他,他自己都不在乎,哪怕被踹到在地,被拳打脚踢,遍体鳞伤,他都不在乎,擦干净了脸上和身上的灰尘,满不在乎的爬起来。


梅淡雪乌黑沉静的目光盯着她看了一会,然后慢悠悠说道:“你想怎么报复他?”


“……”苏烟微。


“我想怎么样,你就怎么样?”她试探的问道。


最终,苏烟微没好气对他说道:“什么叫做我想怎么样,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那个人打的是你,欺负的是你吧?你就没有一点想法的吗?打回去啊!正面打不过,就背地里套他麻布袋啊!”


梅淡雪看着苏烟微,然后笑了,“小初,你是担心我吗?”


但是却对苏烟微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承诺。


这真的是……


不知让她该说什么好。


“不用担心哦。”梅淡雪的小小的柔软的手抚摸上只有十厘米大小的精致漂亮陶瓷人偶的头,“我没事。”


被摸头杀的苏烟微:……


我恨十厘米!


“……”苏烟微。


虽然她很想否认,但,总感觉没法否认!


这让苏烟微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了僵。


“你那么弱!”


她质疑说道,眼神充满了怀疑。


“好歹对我有点信心。”梅淡雪无奈苦笑道,“而且……”


“反正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不用在乎他们。”梅淡雪一脸冷漠的表情说道,他所展现出来的冷漠和平静,是当真如他所说的那般,不在乎。


“但是如果小初在意的话,那就给他们一个教训吧。”梅淡雪对着面前小小的陶瓷偶人,露出一个笑容,哄着她说道:“所以别生气了。”


小小的苏烟微陶瓷偶人,在他面前双臂环抱,眼睨着他,说道:“你怎么给他们教训?”


瞬间,眼神死。


我可去你的!


“我不承认!”小小的陶瓷偶人在桌子上跳了起来,指着面前的孩童,义愤填膺抗议道:“你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有脸让我喊你……父亲?”


他看着苏烟微,“从刚才起,我就想说了,你是不是对我太没礼貌了?”


“小初,不能没大没小,我是父亲。”梅淡雪教育她说道,“要尊重父亲。”


苏烟微:……


“是父亲哦!”他耐心的教育她说道,“不要闹。”


苏烟微:……


她服了。


“我比你成熟!”苏烟微挺起胸膛,说道:“所以你要叫我姐姐!”


“虽然我个头小,但是我年纪比你大!我是个大人了,而是你还是个小孩。”她振振有词道,“所以叫姐姐!”


梅淡雪朝她露出了无奈纵容的笑容,“还真是任性啊,小初。”


所以也就不要在梦境里如此较真了。


是的,苏烟微发现了,眼前的这一切,离奇的一切,不管是莫名出现的梅淡雪,还是她变成十厘米的陶瓷偶人这样离谱的事情,全都上梦境。


她拥有丰富的幻境经历和体验,所以一下就辨认出来了。


对面前这个才丁点大的小屁孩,执着的想当爹,还是当她爹的倔强和固执,服气了。


“……你没事了吗?”苏烟微强行转移话题说道,她既不想叫他父亲,也不想听他那一套叨叨,索性就不纠结这个,反正这也只是一场梦,一场幻境吧?


等梦醒了,一切就都消失了。


被困在幻境里的人,也能醒来。


所以苏烟微并不担心,也不急。


她顺着这个梦境,顺心而来,“你的伤没事吗?”苏烟微关切的问道,她的眼神看着面前梅淡雪那张鼻青脸肿的脸,心下不由暗道真是暴殄天物,下手的人真狠啊!


至于这梦境因而而生,为何而起,她大概有所猜测。


但这个都不重要啦,梦境最重要的是顺其自然,按照它的剧情发展走下去。


自然而来,到点了,触碰到那个结点了,它就能够破解开来。


“放着不管也没关系,迟早会好的。”他说道,“所以,不用担心哦。”


梅淡雪对着苏烟微,笑着安慰她:“不过你能担心我,真好。”


“你是第一个担心我的人。”


对着那样一张好看的脸,也能下得去这么重的手。


“小初是在担心我吗?”梅淡雪看着面前小小的陶瓷偶人,笑着说道:“没关系哦,其实也不是很痛。”


他满脸不在乎说道,“这点疼痛,我早就习惯了。”


“真好啊!”


他对着苏烟微笑着说道,“能够造出你来,真是太好了。”


“……”


苏烟微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一时无言。


心下的情绪,奇怪复杂,难言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