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有福同享(难我一个人当???...)

有福同享(难我一个人当???...)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六十六章


虽然不明白为何云霄剑尊会那般说, 但是既然这样的话,苏烟微想了想,最终决定那就一起送吧,端一盘切好的瓜再抱一个整个的瓜送去给林星河。


反正她从吴潜手里赢了一箩筐的瓜, 多得很, 随便送。


来到绿松苑。


苏烟微伸手敲了敲房门, 过了一会, 房门打开了,一袭玄色绣银纹长袍的林星河站在门后,他看着苏烟微,俊雅淡漠的脸上浮现丝表情变化,就仿佛是泥塑活了过来冰山融化, 添有人气, “师妹。”


“师兄!”苏烟微开开心心的对他说道, 仰起笑脸看他,“吃瓜吗!”


“哎!”


原本只是想送个瓜就走的苏烟微,还有这种好事的吗?


林星河看了眼她手里端着的那盘切好的瓜,脸上露出了丝笑, 颔首道:“吃。”


“师妹进来吧。”他从她手中接过了瓜盘,又将她放在脚边地上的圆瓜拿起, 侧身让出了通道, “一起吃。”


类比下, 就是宫斗剧里妃子给皇帝送煲汤,送汤只是由头,刷好感度和借此留人才是最终目的!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哇!


她脸上表情若有所思, 似乎有些明白云霄剑尊话里的意思了, 如果她只是送一整个瓜来,肯定放下了就走了, 如果送的是像这样切好的一盘瓜,多半林星河是会留下她一起吃的。


而且好像显得更有诚意?


“嗯!”


苏烟微应声道,然后走了过去,在窗边的茶座旁坐下。


苏烟微顿时在心下惊呼,好家伙!没想到我师父居然是个宫斗剧高手!啧啧,云霄剑尊瞧着仙风道骨高岭之花,没想到居然还精通宫斗争宠一百招,果然人不可貌相!


林星河随手将一整个圆瓜放到一旁高脚柜上,然后端着手中的果盘走到窗边茶座,将果盘放到茶案上,转头对身后苏烟微说道,“师妹坐吧,我去煮茶。”


“谢谢师兄!”苏烟微端起茶,品了口然后放下。


“师兄吃瓜啊!”她热情的招呼林星河道,“这是我赢来的瓜。”


片刻之后,茶香袅袅。


林星河端起煮好的茶壶,往青花瓷的茶杯中倒入茶水,青黄澄澈的茶水散发着淡淡的茶香,沁人心脾。他将一杯茶送到苏烟微面前,将茶壶重新放了回去。


他拿起桌上瓜盘里的一片瓜,递给苏烟微,“师妹先吃。”


“哎!”


苏烟微嘴角翘起得意的笑,“胜利的果实,和师兄一起分享!”


林星河听后目光定定的看了她片刻,然后轻笑了下,“好。”


苏烟微受宠若惊的从他手中接过甜瓜,“谢谢师兄!”


她咬了口,觉得瓜甜,师兄更甜!


苏烟微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有如此举动,第一块瓜先给我,我先吃吗?


这是什么绝世好师兄!


“……”


苏烟微感觉嘴里的瓜不甜了,师兄他更甜啊啊啊!师兄那张嘴也太甜,太会说话了吧。


等苏烟微吃了之后,林星河才拿起一块瓜尝了口,说道:“师妹赢来的瓜果真甜。”


他对着苏烟微露出微笑,“这是我吃过最甜的瓜。”


苏烟微:输了,输了。


我不配。


“师兄。”她看着林星河,认真问道:“你是吃蜜长大的吗?”


林星河听后假装思考,然后也同样认真回她道:“不,是吃师妹的甜瓜长大的。”


后来当她和姜岁安如此感慨的时候,姜岁安想了想说道:“就是因为林师兄一贯很是直来直往,简单分明。所以他说起甜言蜜语来,才格外震动人心吧!”


“因为他说的是真的啊!”姜岁安说道,“旁人或许是带目的的,故意说好话讨好你,但是林师兄不是,他是真的这么想就这么说了,所以才会特别真诚打动人吧!”


全师门,我最菜。


在这一日,苏烟微震惊的发现,原来全师门就属她最直,就算是被称为一根筋脑子不会拐弯的师兄也比她更会说甜言蜜语!


“就是你说的这样,因为师兄他完全不像是会说甜言蜜语讨好人的人,所以当他这样说的时候,就格外的……英俊帅气?”苏烟微一时也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词,“总之就是特别的让人喜欢,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吧!”


她总结道:“没错,就是反差萌!”


“整个蜀山剑派,不,整个修界,都知道林师兄不会撒谎啊!”姜岁安震声说道,“他说的定然是实话。”


苏烟微听后想了想,然后点头赞同道:“没错!”


最后,苏烟微和林星河一起分食了整盘甜瓜。


她离开的时候,整个人都仿佛是从蜜罐子捞出来一般,糖度超标了。


……


……


“甜死了!”


“下次学着点。”云霄剑尊说道,“这么傻,出去可别说是我徒儿。”


等到回去之后,坐在庭院里的云霄剑尊斜眼睨她,“怎么样?瓜甜不甜。”


苏烟微看着他,撇了撇嘴,“甜!”


学怎么撩汉吗!


我拜师的时候,你可没说还教这个啊!


苏烟微:????


你在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学着点什么?


“反正男人的话,被骗也无所谓吧!”


轻描淡写中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呢!


苏烟微大为震惊,总觉得这个师门和她想的不一样。


“这世道,不是你骗别人,就是被人骗。”云霄剑尊还很有理,“与其将来你被人骗,不如让你去骗别人。”


奇怪的新知识增加了。


苏烟微从吴潜那里赢了一箩筐的甜瓜,吃是吃不完的,所以她打算送出去,给姜岁安、齐衡、唐州、黄莺那里各送一个之后,还剩下不少。


苏烟微:不愧是我师父!


被上了一课,虽然这课程……奇奇怪怪的。


她收到了他们的回礼。


孔稚给她送来一本全新厚重的大部头丹经,足有三块豆腐那么厚,“瓜太甜了,切勿多吃。一个月把这本丹经全部记下来,倒背如流。”


于是她便去给孔稚、宋照还有叶善剑尊都送了一个,还特意让人去给灵犀山送了一个,随附信一封,上书:“这是我靠自己的本事赢来的瓜,你吃吃,看甜不甜!下次还给你赢。”


次日。


收到一堆课业增加了无数重担的苏烟微:……


你们就是这样对我的!?


宋照很感动她的一片孝心,给她送了十斤他过去的字帖,“你的字还可以再进步,勤勉努力,切勿懈怠!赢了吴潜不错,你若是想要更进一步,或可与我修行剑道,我在剑道上亦颇有心得成就。”


灵犀山主送来了五十斤他过去云游修界各地行医治病的病例记录,“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医者治病救人最重要的是行医治病的经验,这是我过去行医的部分病例记录,你且拿去仔细研读,对你帮助甚大。瓜很甜,青医说你没给他送,微有些不悦。”


看到那厚厚的堆的老高的作业,苏烟微眼前一黑,差点没晕厥过去。


问就是后悔,悔不当初!


我给你们送甜甜的瓜,你们回我重重的作业?


人干事!


这桃子,真甜啊!


作业,真多啊!


只有叶善尊者还有点良心,回了她一筐的仙桃。


苏烟微坐在高高的作业堆上,抱着一个大大的仙桃,一脸忧郁的啃着,感觉再也不会快乐了。


学道馆下课之后,苏烟微、姜岁安、吴潜、唐州、齐衡几人便结伴出来,准备去继续昨日未完成的清理灵矿山的任务。


到了灵矿山。


――


主峰天阙峰。


姜岁安闻言嘲笑他道:“没想到吴潜你这么想请我们吃饭啊!财大气粗,财大气粗!”


吴潜:……


“那这次齐衡和我们一组,吴潜、唐州你们两人去那边,我们去这边。”苏烟微说道。


“好。”吴潜摩拳擦掌,“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们的本事!今天肯定也是我们赢!”


吴潜:……


这话更让人不爽了!


这臭丫头会不会说话啊!


苏烟微见状,忙讲和道:“岁岁别这么说,说不定今天我们请客呢?”


“你为什么不反着想呢?”苏烟微狡黠说道,“赢的人请输的人吃饭,赢的人获得了胜利的喜悦,输的人也能得到美食的慰藉,岂不是双赢,两大欢喜?”


她看着吴潜,义正严词谴责道:“你这人太阴暗了!尽把人往坏里想。”


“我说,你是故意的吧!”吴潜睨着苏烟微,一副我看破你的阴谋诡计样子,振振有词道:“你就是故意戏弄我吧,我赢了要请你们吃饭,不请你们吃饭就得输!”


“好狡诈!”


他看着苏烟微脸上的神色,毫无心虚坦然直视他,心下也动摇了,莫非我当真是冤枉她了?


“好吧。”他悻悻说道,“是我错怪你了。”


“……”


吴潜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一旁听着他们对话的唐州抽了抽嘴角,你又上她们当了啊,吴潜!


这回纯属吴潜自投罗网,送上门去白给。


“不行!决不能这样轻易原谅你。”像是抓到他把柄一样,姜岁安趾高气扬说道,“想要微微原谅你,你必须请我们吃饭!”


吴潜理亏,请吃饭也不是什么大事,便点头答应了,“好。”


“你要,我送你就是。”姜岁安不以为然道,“都是我自个画的符,就不收你钱了,回头我给你送去。”


唐州闻言笑了笑,也没拒绝,“那就谢谢岁岁慷慨大方!”


唐州想了想,闭嘴没说话。


“上回你给我的那些符还有吗?”唐州问姜岁安道,“效果不错,用来降雨浇灌灵田比施雨术好用,对手出售吗?”


不管是苏烟微,还是吴潜,亦或是看似中庸的姜岁安,都在某一道上是难得罕见天才。相比之下,自己就显得平庸了。唐州偶尔会想,自己就是个普通人,却混在一群天才的圈子里。


他抬眸看了眼安静站在苏烟微和姜岁安身后,低调安静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齐衡,这也是个天才,只是还未找准自己的道路的迷茫天才。


姜岁安在能够画出三阶符之后,就给苏烟微、吴潜、唐州、齐衡他们每人送了一叠符,让他们拿着玩。


“姜师妹在符一道上当真很有天赋。”唐州笑着说了句,不过炼气二层修为就能够制出三阶符,当得上是稀世罕见的天才了。


嫉妒吗?


不。


普通人,只有他一个。


痛苦吗?


“也许吧。”姜岁安说道,“因为一直在画符,已经成为每日必修必做的事情,所以已经不去想那么多了。做好现在的事情就好了,反正只要努力一点就会有所回报。”


唐州闻言怔了下。


很久之前,唐州就明白了,他只是个普通人,并且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天才和凡人之间的距离犹如天堑,不可跨越。普通人再努力,穷极一生,或许也无法追上天才的脚步,达到他们的高度。


曾经他也为此痛苦过,但是后来,他发现再痛苦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只会令自身痛苦,不堪,变得丑陋。最终,面目全非。唐州不想变成那个令自己憎恶的丑陋之人,所以,他心平气和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苏烟微发现了她的状态不对,便有以上对话,如此对她说道。


在她的安抚鼓励下,姜岁安努力克制情绪上的不稳定,听从她的建议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专注在画符上。


“这是微微对我说的。”她对着唐州补充说道,“她说,只要一直去做就好了,不要管其他。做好自己能够做的事情就好了,其余的交给时间。”


姜岁安学符也不是一直一帆风顺,也有不顺利的时候,她在三阶符上卡了很久,久的让她失去耐心,一度心态崩溃,沮丧泄气,自我怀疑,焦虑不安。


当时,她怔住在那里许久。


难以置信。


日复一日的坚持,画符画到深夜。


终于有一天,她成功的画出了三阶符。


最终这张她首次成功画出的三阶符,被她珍重的送给了苏烟微。


“我会珍藏它一辈子的!”苏烟微对她同样郑重保证道。


久久没有动作。


失败过太多次,等到真正成功了,反而冷静镇定下来。


姜岁安闻言,当即便抿唇笑了。


像是有花在心底开出,羞涩而美好。


姜岁安心下感动,嘴上说道:“不过是张区区三阶符,你用掉也没关系。”


“可这是岁岁你制作出来的第一张三阶符,意义重大!”苏烟微说道,“我一定好好珍藏它的!”


……


……


“以后我画出来的第一张符都给你!”她眼神认真的看着面前苏烟微,对她说道。


“好啊!”苏烟微也笑着说道,“那我等着你!”


姜岁安奇怪道:“你和吴潜不也是吗?”


唐州愣了下,然后笑着说道:“是啊!”


唐州回过神来,说道:“这的确是苏师妹会说的话。”


“你们感情真好。”他对姜岁安说道。


“去吧,去吧!”姜岁安说道。


两人错开,各自朝着队友走去。


提剑已经朝着灵矿深处走去的吴潜见他没跟上来,回过头朝他叫道:“唐州,你站在那做什么,快来跟上!”


唐州闻声,对姜岁安说道:“我先走了。”


齐衡对此没异议,“好。”


姜岁安听着她的安排,看着她,眨了眨眼睛然后笑了,笑靥如花,“好啊,我都听微微的!”


“岁岁你走中间。”苏烟微见她过来了,交代道:“我走前面,齐衡在后面,这样岁岁你前后就安全了,不必担心有敌袭。”


“齐衡你负责后方,前方交给我。”


三人一路沿着灵矿深处走去。


越往里去,越阴森,危险藏匿的也越深。


苏烟微负责前方开路,她握紧手中的剑,一剑朝前挥去,深寒冷冽的剑光,映照出她和她身后的队友们的脸庞。


年轻,稚气,而无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