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胜利果实(徒儿,你还很是不解风情啊...)

胜利果实(徒儿,你还很是不解风情啊...)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六十五章


苏烟微提着剑和吴潜出去了, 两人就近在知味楼前的空地上进行友好(?)的切磋。


两人找好位置,对面而站。


姜岁安、唐州、齐衡三人在旁边排排站,伸长了脖子看热闹,知味楼的师叔还很热心肠的端了一盘瓜出来给他们, “来来来, 吃点瓜!”


“谢谢师叔!”三人齐声道谢, 一人拿了一块瓜。


前方备战的苏烟微看着这一幕顿时抽了抽嘴角, 你们还真当自己是吃瓜群众了啊!


她目光看着姜岁安他们吃的瓜,鲜绿翡翠的瓜多汁美味,看起来就很甜,她也有点馋了。


“好!”苏烟微立马应道,“师叔你说的,给我挑个大的!”


师叔“哈哈”笑了两声, “好!给你挑个又大又甜的。”


“哈哈!”知味楼的师叔笑了两声,对他们朗声说道:“你们二人谁赢了, 师叔送你们一个瓜!包甜。”


吴潜听了, 不以为然道:“师叔, 我还缺您一个瓜吗?”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我的宿命对手,就这点出息?


区区一个瓜……


“……”吴潜。


就这?


就算是区区一个瓜,对不同的人而言, 拥有不一样的效果。


对苏烟微而言, 这不是瓜,这是炸弹!


然而就区区一个瓜让对面的苏烟微燃起了熊熊斗志, 身上的战意和杀气不断攀升, 达到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绝不可小觑的地步。


吴潜:我收回我刚才的话。


吴潜翻了个白眼,“你还真敢说啊!”


“少废话了,直接上吧!”他说道,眼里斗志高昂,这回他一定要赢,找回场子!


“你还真是!”吴潜抽了抽嘴角, “这么喜欢吃瓜,等你输了, 我就大发慈悲送你一箩筐好了。”


“何不改成你输了,赔我一筐瓜?”苏烟微睨他说道。


“铿――”


吴潜的剑正面挡住了她飞刺而来的剑,两人正面相碰,相互角力,周身剑气不断攀升高涨。


自从上次输给苏烟微之后,他就暗地里倍加努力,就等着赢回来!


苏烟微也没再多言,提着剑就迎了上去,剑气呼啸,横斩千军。


剑气,剑光,剑影。


交织,碰撞,厮杀!


见一时奈何不了对方分不出高下,又立马分开,拉开距离。


紧接着,又厮杀在一起。


剑疯子!


在场吃瓜的围观群众,脑海里皆闪过这个词。


凛冽的剑气,森寒的剑光,不断的闪现,四周树叶被剑气削落,枝叶掉了一地,地面也出现数道剑痕。


这两人一打起来,就分不清轻重,跟个疯子一样。目光里除了对手,再无其他。


“一段时间没见,吴潜真是越来越疯了。”姜岁安咬了口瓜评价道。


“那也是遇到苏烟微之后,才疯的。”唐州捧着瓜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激烈厮杀的两人,说道:“疯,也是会传染的。”


一旁的知味楼师叔还大声喊道,提醒他们,“收着点,别打坏了建筑物!”


然而并没有人理他,已经陷入战斗之中的两人,谁也顾忌不上场外人士。


“你看着也不疯啊!”唐州说道。


一旁齐衡:……


“呵呵。”


姜岁安阴阳怪气道,“那你怎么不疯?”


“哟,这两娃娃打的厉害啊!”


“那个女娃娃是云霄的徒弟,那个男娃是吴道子的徒弟。”说着这位师叔也乐了,“这是传承延续了他们师父的争斗吗?”


我觉得我这边也快要打起来了。


吴潜和苏烟微打的激烈,声势浩大,引得知味楼的众食客也纷纷出来看热闹。


剑修大多都很疯,不疯魔不剑修,游走在生死边缘,拼上性命的厮杀,以战养战,剑是凶器,持剑战斗的人便化为了凶兽。


某种意义来说,剑修的高低胜负,就是看谁疯的更厉害。


“两娃娃剑术修的不错,有其师的风范,这女娃比她师父疯的还厉害。”


“这也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她越疯越冷静,越冷静越疯,出剑疯狂无所顾忌畏惧,看似凶戾疯魔,一边又冷静理智的在脑海里飞快的计算着伤害值,本能的做出对战斗胜负最有利的选择,以伤换伤,只要对面流干了血而我还剩一滴血,那我就赢了!


吴潜显然还没修炼到这个地步,一般正常人都难以到苏烟微那个境界,即便吴潜也疯,但也没疯的她那么厉害。


显然,这方面吴潜远不如苏烟微。


苏烟微战斗起来,是冷静的疯子。


这如同“胆怯”的行为,顿时就露出了破绽,苏烟微抓住机会乘势而上,更加疯了。


几乎都是当方面压着吴潜打了,全面压制。


所以在战斗的后半段,吴潜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


他开始缩了,求生意志让他出剑有回转余地。


“这才正常吧,那女娃太疯了,这么年纪小小,也不知怎么这么疯。”


“毕竟是那个云霄的徒弟,云霄和他徒弟哪个不疯?就他大徒弟林星河,看着蛮斯文俊秀的一个孩子,打起来不也疯的很,比他师妹还疯。”


“这男娃还是不如女娃疯啊!被压着打咯。”


“到底还年轻,不够疯哇!”


这话题一歪到苏烟微的师父和师兄去,众蜀山剑派修士就没话说了,只得连连感慨“师门传承,满门皆疯。”


比起她疯名在外的师兄、师父,她还差得远呢!


一提起林星河,众人就没话说了,“是了,是了!林星河,是疯得很,先头魔道给他杀了追击通杀令,也亏得他能再围杀中活下来。”


“不也吃了好大苦头,连绝迹多年的噬灵散都给搞出来了,这是要断他根基绝他前途啊,何其歹毒!”


“……”齐衡默默吃瓜。


苏烟微一剑刺破吴潜的防御,剑抵他眉心,目光冰冷而无情漠然,盯着他,“一箩筐瓜,别忘了。”


“吴潜要输了。”姜岁安咬掉最后一口瓜说道。


“吴潜输了。”唐州将瓜皮丢到一边盘子里,语气肯定说道。


“别说了忘了?”苏烟微的眼神顿时变得危险。


吴潜:……


“……”又输了的吴潜。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她,这时候你还惦记着你的瓜。


“莫非云首座还缺一口吃的?”吴潜就不明白了,她也是豪横的世家出身,怎么就跟一筐瓜计较上了?


苏烟微收了剑,睨他一眼,说道:“你不懂,靠自己本事赢来的瓜格外的香甜!”


不敢忘,不敢忘!


“没忘!”他没好气说道,“瓜瓜瓜,就知道瓜!”


“谢谢师叔。”苏烟微走了过去,拿起盘中一块甜瓜,咬了一口,香甜的蜜瓜味在口腔里蔓延,“胜利的果实果然甘甜!”她感慨说道。


走在后面的吴潜:这日子没法过了。


吴潜:操!


苏烟微转身回去,知味楼的师叔端着瓜对她笑眯眯招手道:“苏师侄辛苦了,来来来,吃瓜,可甜了!”


噫!这瓜怪甜的。


“甜不甜?”


“来吃瓜啊!”食味楼的师叔对吴潜笑着说道。


吴潜拿起一块瓜,恨恨的咬了一口,“多谢师叔。”


吴潜蹬他一眼,“甜不甜,你不知道?问老子?”


“我怕你不甜。”唐州怪笑道,“不是说失败的味道是苦涩的吗?”


唐州走到他身旁,伸手撞了撞他,怪模怪样的问道:“甜吗?”


“……”


有你这样落井下石的好兄弟吗!


“去去去,一边去!”吴潜朝他翻了个白眼,“看我下次赢回来!”


“……”吴潜。


这是好兄弟?


这兄弟没法要了。


另一边。


唐州看着他,冷静说道:“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吴潜:……


苏烟微一本正经说道:“还行吧,重复的胜利总是少了那么点惊喜。”


一旁听着她们两人对话的吴潜:????


姜岁安手里拿着一块手帕满脸热心关切的给苏烟微擦拭着她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嘘寒问暖道:“累不累啊,渴不渴啊!”


“要不要喝水?辛苦啦!”姜岁安嘻嘻笑道,“赢的感觉怎么样啊!”


吴潜:……


扎心了。


他转过头,阴恻恻盯着苏烟微:“你找打吧!”


苏烟微看着他,谦虚说道:“你打不过我。”


“……”吴潜。


他瞪着唐州,咬牙切齿:“我打不过她,难道还打不过你吗?”


“苏师妹说的没错。”唐州来到他身边伸手按上他的肩膀,“你打不过她,这就是失败者的下场。”


他满脸深沉,然后问道:“怎么样?苦不苦涩。”


“对了,苏师妹,吴潜送你一筐瓜你分我一个呗!”他扭头对苏烟微说道。


“好啊!”苏烟微说道,“反正也有很多,见者有份。”


“不,我不跟你打。”唐州拒绝道,“我要吃瓜。”


说罢,他又拿起了盘子里的一块瓜,尝了一口:“真甜啊!”


“……”吴潜。


这群同门不能要了!


“好耶!”姜岁安欢快的鼓掌,“谢谢微微,也谢谢吴潜!”


齐衡伸手摸了摸鼻子,犹豫了一下也说道:“谢谢苏烟微,谢谢吴潜。”


“哎!”


苏烟微一脸受宠若惊,“谢谢师叔!”


毁灭吧。


苏烟微回去小寒峰的时候,怀里抱着一个又大又圆的甜瓜,知味楼的师叔笑眯眯的将这个大甜瓜给她,“这瓜是新品种,今年新结的第一批果子,你可是第一个吃到的。”


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吴道子送来的瓜,总是比旁人的更甜。”


苏烟微:……


她抱着瓜回去的时候,庭院里,云霄剑尊正坐在花丛边上的圆桌旁,桌上摆着一盘切好的蜜瓜。


看见苏烟微回来,云霄剑尊抬眸对着她笑眯眯说道,“吴道子让人送来的甜瓜,不错!为师尝了,很甜。”


苏烟微听后无语翻了个白眼,“您这就惦记着下次了啊!”


“不止下次,还有下下次,下下下次……”云霄剑尊看着她,微笑说道:“徒儿,你可是为师看好的人,为师相信你。”


瞧你这N瑟的样子。


“做的不错。”他夸赞苏烟微说道,“不过为师更喜欢橘子,下次让送橘子吧。”


“哈哈哈!”


云霄剑尊笑了几声,“看来没有被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不错,不愧是我的徒儿。”


苏烟微不为所动,不吃他这一套,“我看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她看云霄剑尊是巴不得她把蜀山剑派所有剑尊道君的徒弟都给挑一遍,俗称上门踢馆。


“去,把这盘瓜送去给你师兄。”他指着桌上的那盘甜瓜,说道:“让你师兄也尝一尝师妹带回来的胜利果实。”


这苏烟微倒是没异议,“一盘瓜是不是太少了?”她说道,“这儿还有这么多没切的,不如挑个没切的瓜给师兄送去吧?”


云霄剑尊:……


他一脸难尽的表情看着苏烟微,“徒儿,你还很是不解风情啊!”


苏烟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