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同窗情谊(打起来,打起来,快打!...)

同窗情谊(打起来,打起来,快打!...)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六十四章


走在前面的苏烟微一剑斩杀了袭击的吞灵鼠, 回过头看向身后的姜岁安,“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姜岁安收回了目光,随手丢出几张符,轰隆炸裂, 将几只试图逃跑的吞灵鼠给炸伤。


苏烟微闻言也未多问, 她上前补刀, 一剑一个将失去逃跑能力的吞灵鼠给击杀。


两人一个远程, 一个近战,配合的十分默契。


……


……


一个时辰过去了,苏烟微估算了下她和姜岁安的灵力和体力,收了剑,“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姜岁安没有异议, “我身上的符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等到她们回到灵矿山的入口,刚好吴潜、唐州、齐衡三人也从另一条通道走了出来。


看见苏烟微她们, 吴潜得意的扬起唇角,“一百零八只。”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她嘟囔了句, “回去得准备一些, 不够用啊!”


两人便转身打道回府,往回走了。


吴潜听了这话就老大不高兴了, “多七只也是多, 你要是不服气,明天就让齐衡去你们那边, 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多一个人能猎杀多少!”


齐衡:多出来一个我真是不好意思啊。


“哼!”


姜岁安当场翻了个白眼, 不服气道:“你们比我们多出一个人, 也只比我们多猎杀了七只,也好意思拿出来炫耀。”


齐衡没有意见,“好。”


苏烟微原本想要劝阻他们不要这么幼稚,但转而一想,竞争机制有利于效率的提高,说不定能比预计时间更早完成任务,那也不错。所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默认同意了姜岁安和吴潜的比赛。


苏烟微:奇怪的胜负欲。


“那就这样说定了!”姜岁安拍板决定道,她对着前方齐衡, “明天你就来我们这儿,让吴潜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去哪吃?”唐州问道。


“知味楼吧,我们这么多人足够点一桌好菜了。”苏烟微说道,“吴潜请客!”


“你们饿不饿,一起去用膳吗?”她提议道。


刚结束了战斗的少年们,早就饥肠辘辘,听她这般说毫无异议点头,“好!”


吴潜一听立马得意洋洋,嘴角翘的老高,“也是,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请你们吧!”


“随便点,不要客气啊!”他大方说道。


突然被请客的吴潜立马大叫道:“为什么是我!”


“因为今天你们赢了啊,赢了的人要请客哦!”苏烟微对着他扬唇微笑说道。


知味楼的食修师叔当即笑眯眯的报出一连串菜名,“今儿还有新到的灵菌仙菇,用来煲五彩锦鸡,最是鲜美不过。”


“听上去都不错。”唐州说道。


等到了知味楼。


“师叔,你们这儿什么菜最贵啊!”姜岁安兴致勃勃问道。


另一边的苏烟微则一锤定音道:“既然无法选择,那就不要选择,全都上吧!”


“有道理!”姜岁安眼睛一亮,赞同说道。


姜岁安脸色颇为苦恼:“是啊!不知该如何选择。”


穷苦人间出身的齐衡,还想着少点些,点一些便宜的。


“喂喂喂!”吴潜看着这群不客气宰大户的同门,抽着嘴角说道:“你们还当真不客气啊!”


“不是你说的,让我们不要客气吗?”苏烟微疑惑看着他道。


“可以。”唐州也同意说道。


齐衡见他们都同意,也不好再说什么。


知味楼的食修师叔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眼神慈爱极了,“行,那我就去让人备菜了。”


“一会师叔送你们道新菜,你们试试看。”他说道。


“……那也没让你们这么不客气啊!”吴潜嘀咕道,“我觉得你们就是故意宰我。”


“自信点,把故意去掉。”姜岁安说道。


最后等上菜的时候,还真是一大桌的菜,整张桌子全都摆满了美味佳肴。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由此可见少年人的胃口就是无穷尽的无底洞。五个人,愣是将一桌子的菜给全都吃完了。吃的肚子滚圆的,一行人瘫倒在桌上,满脸餍足,宛若废人。


“谢谢师叔!”


五个少年人乖巧道谢。


她旁边的姜岁安连连点头,赞同道:“吴潜你太虚了,你不行啊!”


唯恐天下不乱的唐州起哄道:“吴潜,你不行啊!”


“活过来了!”吴潜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感慨道:“战斗真是消耗力气啊!”


苏烟微同样摊在椅子上,“那是你太虚了。”


苏烟微侧头斜睨了他一眼,“就是吃了你的喝了你的,才提醒你,你的战斗方式弱点太明显了,消耗太大,只要抓准这点,耗死你就赢了。”


这点,早在之前宗门大选她和吴潜交手的时候就发现了,“你这种情况,从三个地方改进吧,控制灵力的消耗,提高攻击命中率,和增加灵力储备。”


唯一的老实人齐衡,犹豫了下说道:“或许吴潜你可以尝试下,控制灵力的消耗。”


被不行的吴潜:“……你们吃我的喝我的,就是这样对我的!”


一行人吃饱喝足了,便瘫在椅子上,开始谈天论道。


各自阐述他们修炼的心得。


“如何增加灵力储备呢?”姜岁安问道,增加灵力储备是每个修士都能通用的,灵力是一切道法术式的基础,没有灵力再厉害的道法也使不出来。


“岁岁你没必要吧,你是符修,符不需要灵力便可使用。你只要正常的修行即可,不过你也要注重提升下你的体术,可以适当的锻体,以应付突发意外情况。”苏烟微客观冷静的分析道,“至于如何提升灵力的储备,我最近有些想法……”


有那么一瞬间,姜岁安有些后悔她没有选择成为剑修,但只是一会而已。


坐在她身旁的苏烟微转头看向她,对着她笑了下,说道:“剑修擅长近战,远攻的还是交给岁岁,有岁岁在,就可以将战场控制在对我们有力的范围内!”


在场众人,除了姜岁安,其他四个都是剑修。


身为符修的姜岁安:总觉得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有种被排挤的不快感。


闻言,吴潜立马就拍掌说道:“说得好!姜岁安修士,以后我们的后背就交给你了!”


“靠你了。”唐州看着她微笑说道。


姜岁安闻言当即就翘了嘴角,说道:“交给我吧!”


“我会保护好你们的,绝不会让你们在我的眼皮底下被偷袭!一切试图偷袭靠近你们的人,皆会被我炸裂!”


齐衡不但不肯喊她师姐,还自作主张喊她师妹,无论苏烟微说了多少次,他都不肯改口。


就好气哦!


齐衡说道,“姜师姐,很厉害呢!”


闻言,苏烟微顿时不开心了,她看着齐衡,不爽问道:“为什么你喊她师姐,就不肯喊我师姐?”


苏烟微:……


她阴森森说道:“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齐衡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扭过头去。


不肯看她。


苏烟微:……


“我看你是活够了吧!”她目光阴恻恻盯着吴潜,“要不要出来练一练?”


“但是可以解决你!”吴潜在一旁接嘴道,然后拍着大腿“哈哈哈哈”大笑。


“你也有今天啊!”吴潜笑的跟个傻子一样。


“来就来!”吴潜根本经不起激,他自上次宗门大选时试图打劫苏烟微不成反被打劫之后,就一直耿耿于怀,老想找机会赢回来,这次苏烟微主动挑战,他当即二话不说就应下了。


一旁的姜岁安闻言见状,立马拍巴掌道:“打起来,打起来!”


吴潜斜眼看她,“谁怕谁!”


“那来?”苏烟微说道。


“看,多热闹啊!”


唐州:……


唐州无语,看着她道:“你能不能不要再火上浇油,煽风点火了?”


“这怎么就叫火上浇油扇风点头呢?”姜岁安振振有词道,“我这分明是在给他们助兴!”


果不其然,是真的疯。


也不知道苏烟微是怎么能和她成为朋友的,他比苏烟微更早来到蜀山剑派,对姜岁安一直都是久闻大名,但是并未有什么接触,关系陌生疏离的很。直到宗门大选之后,莫名其妙就和苏烟微、姜岁安两人熟悉了起来。


我看你就是神经病!


他差点没忍住,将大实话说出口,早就觉得这人疯的很。


她是个很奇怪的人,总是让人莫名其妙的和她熟悉起来,拉进关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能够称得上关系不错的朋友。


是因为没有距离感吗?


后来,唐州仔细复盘思考过,然后发现他之所以会和这两人熟悉起来,全都托了苏烟微的福。


苏烟微这个人怎么说呢?


都是苏烟微主动找上他们,热情又诚挚,令人无法拒绝。


在此之前,他甚至都没想过和苏烟微、姜岁安、齐衡三人一起组队做宗门任务,明明他们应该是对手,互相竞争,戒备才是!每一届的同期弟子,尤其是头部那些,都是各自引以为对手,独来独往,明争暗斗。像他们这样能够坐下来一起吃吃喝喝,谈天论道的,那都是奇葩!


不,倒不如说是这个人的亲和力和行动力。


譬如上次送消暑丹药,又譬如这次的宗门任务。


不像他们当初,都相互争斗的激烈,甚至还有结仇结怨的。


对此唐州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沉默。


一切发生的是如此猝不及防,毫无预兆。等到回过神来,却已经是令人惊讶的关系不错的同窗。


甚至连他师父都感慨过,“你们这届弟子的关系倒是不错,相处的很好。”


在场唯一的良心齐衡倒是相劝,他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欲言又止,想要开口却不知该怎么劝。


另一边,苏烟微和吴潜已经各自站起来,提着剑出门去比斗了。


在旁人看来就是默认了。


“让他们打,迟早要打这一场的。”姜岁安制止了他,说道:“走,我们也出去看看。”


听她这么说,齐衡也只得闭嘴作罢了。


跟着一起出去,看打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