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山主换代(恐怕他们在不知道的时候卷...)

山主换代(恐怕他们在不知道的时候卷...)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五十三章


苏烟微听得眼睛发亮, “是论道大会吗!”


“非也。”孔稚摇头,“就是普通的宴会。”


“那宴会上都做些什么呢?”苏烟微好奇问道,医丹两道最负盛名的医修丹师聚在一起举办的盛会,一定很高端吧!


“就喝喝酒, 谈谈天吧!”孔稚说道。


苏烟微:……


她脸上表情顿时有些懵, 这和她想的不一样啊!


原本以为是高端大气的医修丹师们的研讨会, 大家都是在认真严肃的讨论交流医道丹道上的心得成果, 彼此应证互通有无。结果你告诉我,其实这只是一场大家吃吃喝喝闲聊瞎扯的酒会?


“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还以为修界有名的医修丹师都忙着修行悟道治病救人。”


孔稚看着她, 奇怪道:“你如何会有这般想法?”


“便是再忙碌的人, 都偶尔会想停下来, 休憩一阵。”他说道,“医修丹师亦然,与同好相聚, 小酌三两杯,闲谈逸事, 互诉心得。既是一桩美事, 又是一桩幸事。”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你们医修丹师都这么闲的吗!


居然还有这个闲情逸致。


苏烟微这样想,便这样说了:“你们都好有闲情逸致,还特意开酒会。”


“像流星一样。”


在璀璨的星空短暂的相聚,又迅速的散落天南地北。


虽然听着很浪漫, 但本质就是医修丹者的同窗会吧!


“十年一聚,暂停旅途, 短暂休憩。”孔稚说道, “月升而聚,日出而散。”


“各奔东西, 散落各地。”


苏烟微听得不由道:“好浪漫!”


他看着苏烟微,“只是没想到,你会遇上青医。”


青医还将灵犀叶给了她。


“到时候你便与我一道去吧。”孔稚说道。


“老师。”苏烟微看着孔稚问道,“你也会去吗?”


孔稚也是丹道上有名的丹师,这样的酒会肯定少不了他吧!


“嗯。”孔稚颔首道,“几日前我便收到了今年灵犀丹会的邀请。”


“哎!?”


苏烟微一脸惊讶,“明天晚上?”


“嗯。”孔稚说道,“灵犀丹会就在明晚。”


“好!”苏烟微很是开心的答应道。


光是听孔稚说,就觉得这灵犀丹会很有趣了,光是能够见到医丹两道的最厉害优秀的那一群医修丹师,这一趟也值了!


“那明日晚上,我便来接你。”孔稚说道。


这就仿佛是刚买了彩票发现自己中奖里,然后立马就能去兑换了一样,苏烟微不由地在心下如此想到。


快得令人吃惊。


――


苏烟微:……


好快!


她激动兴奋的情绪还没平复下来,脑子还是发热的,就就要去参加酒会了啊!


“小小年纪,不学好!”


苏烟微撅起嘴,“师父,你这人怎么思想这么坏?尽把人往坏的想。”


“才不是夜不归宿,我要去灵犀丹会啦!”她语气兴奋道,然后问云霄剑尊,“师父,你知道灵犀丹会吗?”


小寒峰。


“师父,师父!”苏烟微一回去,就兴奋的朝玉龙苑跑去,她跑进书房,脸颊红扑扑眼睛亮闪闪,“师父,我明天晚上就不回来啦!”


正在书房内翻阅着道经的云霄剑尊抬起眼眸,看着她,假装生气道:“怎么?还学会夜不归宿了!”


一提起这个,苏烟微她又兴奋了起来,对着云霄剑尊就一张小嘴叭叭叭的将今儿遇见青医的事情给云霄剑尊道了一遍,“……青医给了我灵犀叶,所以我能去灵犀丹会啦!”


云霄剑尊看着她这幅开心兴奋的样子,不由地挑了挑眉,“你倒是运道不错,竟然让你遇着了他。”


青医是修界如今出世的医仙中,医道数一数二的,造诣非凡。但他一贯行踪不定,加之性格古怪,找他和向他求医皆不容易。林星河中噬灵散那会,云霄剑尊便想过寻找青医,请他出手医治林星河。只是一直未能寻到他的踪迹,后来遇见了苏烟微,找到了三日红的叶子解了噬灵散,便也不必在寻找他了。


云霄剑尊点头,“有所耳闻。”


“不过,以你的年纪和修为还没到去灵犀丹会的时候吧?”云霄剑尊狐疑的看着她道。


“这个啊!师父我给你说!”


“师父!”苏烟微叫他道,“孔老师说他明晚来接我去灵犀丹会,所以明晚我就不回来了,先和你说一声啊!”


云霄剑尊看着她,叮嘱了句道:“别玩疯了。”


苏烟微听了这话,当即就撅起嘴巴,“师父你尽把人想坏,我怎么会疯玩呢?我是去长见识,开眼界的!”


“莫非这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云霄剑尊神色若有所思,他抬眸看着面前笑容天真灿烂的小徒弟,传说中的三日红,多少人遍寻不到行踪难测的青医,都让她随随便便给碰上了。


莫非我这徒弟有强运?


他不由地暗道。


“下次为师带你去剑圣山的名剑大会,那才叫开眼界。”云霄剑尊看她说道。


苏烟微:出现了!


道系歧视!


“听说灵犀丹会全都是厉害的医修丹师!”


她一脸的神往。


云霄剑尊听后顿时“呵呵”,“区区灵犀丹会而已,都是一群不能打的医修丹师,他们的酒会有何好看?”


苏烟微:感情修界所有道系的修士们,都有各自的同窗会啊!


还挺时髦。


她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跟着孔稚她能去灵犀丹会,跟着云霄剑尊她能去名剑大会,跟着宋照她还能蹭一个书画儒道的酒会。


非同道修士之间的强烈胜负欲。


“好啊!”作为最终赢家的苏烟微爽快的应声道,她抓到重点,好奇问道:“医修丹师有灵犀丹会,剑修有名剑大会,那其他的,譬如道修、阵修、符修……他们是不是也有他们的酒会啊!”


“自然!”云霄剑尊说道,“若是没酒会,那该是何等乏味无趣!”


“不要喝酒。”云霄剑尊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叮嘱她道,“你还小,喝酒不利于你的身体成长,可不要贪杯好吃。”


“知道了,知道了!”


苏烟微应道,嘀咕了句,“我又不是小孩子。”


噫!


突然感觉社交好多啊!


这就是抱大腿的幸福吗!苏烟微不禁如此想到,她开始期待起明天晚上了!


“老师!”穿着一袭桃花红襦裙的苏烟微,开开心心的朝着的前方孔稚跑去,“我们走吧!”


孔稚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嗯。”


二人离开小寒峰。


――


次日,晚上。


早早的苏烟微就等候在了小寒峰道场外,等到太阳完全下山,月亮升起的时候,孔稚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


“那便走吧。”他说道。


“嗯!”


苏烟微上了灵舟,坐在了舟尾。


孔稚祭出了一叶灵舟,对着苏烟微说道:“上来。”


“灵犀叶带着吗?”他问道。


苏烟微点头,将那片翠绿的灵犀叶拿了出来,放在手掌心里,摊开给孔稚看,“带着呢!”


夏日的夜风,总是如此的和煦,带去了白日的浮躁,透着股温柔缱绻。


孔稚站在了舟头,一袭绛红长袍衬得他丰神俊朗,挺拔如松。他黑发散落在肩头,白皙的脸庞在月光下,宛若是渡了层柔光,俊朗的脸庞像是玉一样,鼻梁高挺,轮廓深刻。


从侧面看,无暇美颜。


灵舟腾空而起,穿梭在星云之间。


月华如水,温柔的照耀这片土地。


风迎面吹来,凉爽舒适。


苏烟微抬眸看着他,奇怪道:“怎会不知?”


“不知道,那我们怎么去啊!”


“灵犀山远离红尘俗世,不受世间纷争所扰,是此世中一片净土。它隐匿无形,无人知晓它在何处。”孔稚说道,“进入灵犀山的唯一方法,便是通过灵犀叶的指引。”


就用是精心雕刻出来的,线条流畅优美,没有一丝的瑕疵。


苏烟微坐在灵舟的尾上,两只小手撑着舟身两边,晃着腿,“老师,灵犀山在何处啊!”


“不知。”孔稚答道。


孔稚轻笑了一声,“要这么说,也无错。”


苏烟微:????


什么!


“灵犀叶是进入灵犀山的唯一通证。”


苏烟微听后更纳闷了,她将手中那片翠绿的灵犀叶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没能看出什么玄机来。


“所以我们这是在瞎走一通吗?”苏烟微犀利问道。


“别急。”孔稚说道,“该到自然会到。”


苏烟微:这话说了和没说一样。


她不由地有些泄气,总觉得不太对劲。


居然是真的在瞎走吗?


她震惊了,突然觉得孔稚也不是那么靠谱。


“这样,我们何时才能到灵犀山啊!”苏烟微不由说道。


“!!!”


她连忙抬头,看去。


但见前面的孔稚身上也飞出了一道同样的绿光,飞向远处。


孔老师今晚神秘的有些让人想打他,故弄玄虚。


就在她在心下腹诽孔稚的时候,她握着灵犀叶的手掌心里忽地一阵发热,苏烟微不由地松开了手,便只见她掌心里的灵犀叶在闪闪发光,莹莹绿光美丽绚烂。


苏烟微顿时惊讶,目光望着这片忽然发亮的灵犀叶。下一秒,这片灵犀叶便忽地浮空,化为一道绿色的光飞向远处。


苏烟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望着远处星空的那道绿光。


“原来,这就是灵犀叶真正的用处啊!”她说道,原来是路引吗!


“我们要加快速度了。”孔稚说道,“不然一会就要赶不上了。”


前方远处,两道绿光指向了星空的远处,在尽头处交汇成一道光。


就像是,就像是一道坐标。


“看,道路不就出现了吗?”孔稚对着苏烟微笑着说道。


心中油然而生一股强烈的冲动,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和激动充斥着她的整个胸腔。


沿着绿光朝前,青翠的光所铺就的是一个神奇的通道,仿佛是在进入某个奇异的世界,与外界不一样的只存在另一个空间的奇异独特的仙境,星空见证了这一切。


奇妙,而浪漫。


“坐稳了!”


灵舟下一秒就冲了出去,沿着绿光铺就的道路,飞速的朝前驶去。


苏烟微坐在灵舟上,仰着头,望着头顶的星空。


想要去探索远方,未知的世界。


或许,这正是人类与众俱来的渴望冒险的精神。


――


前方是什么呢?


一切都是未知的。


好奇,渴望,压倒了一切。


孤零零的一座山。


月亮高悬于空,星辰璀璨。


但见――


冲出了绿光带之后,出现在苏烟微面前的是一片海。


无尽的海。


而在海的前方,坐落着一座山。


银龙没入了前方的那座山内,消失不见了。


苏烟微震惊的睁大了眼睛,“龙!”


“有龙!”


月华纯净,银河窈窕。


仙山有灵,水域生龙。


一尾银色的龙,自海中冲出,跃出水面,腾空而起。银龙在空中矫捷的游动,银色的龙鳞在月光下闪闪发亮,一片片银鳞流淌着水一样的光泽。


闻言,苏烟微因为见到龙而过度发热的脑袋冷却了一些下来,她转头看着孔稚,好奇说道:“龙君也会修习医道吗?”


“即便是妖族,也是会生老病死的。”孔稚说道,“妖族的寿元比人族漫长,但不成仙不得道依旧难逃六道轮回。”


“既会生老病死,那便少不了医者丹药。”


活生生的龙,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龙。


苏烟微激动的脸颊红扑扑,眼睛亮闪闪,盯着前方银龙消失的方向,“老师,是龙啊!”


“那是玉川的龙君。”孔稚说道,“玉川龙君亦是医道有名的医仙,今年的灵犀丹会,他也来了啊!”


“倒也称不上不好,但也称不上好。”孔稚说道,“妖族和人族,长期以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为政,互不干扰。”


“若是有必要,也会结盟联手。”


他看着苏烟微,说道:“妖族生来便寿元漫长体质强悍,血统决定了他们的力量来源,和生来短寿孱弱的人族不一样。”


苏烟微闻言神色恍悟,“老师说的没错,不管是人也好,妖也罢,都是一样的,天道之下众生平等。”


“因为妖族的体质强悍,恢复自愈能力远胜人族,所以妖族的医道远不如人族。”孔稚说道,“玉川龙君是少有的与人族亲近的妖王,他对人族医道素来感兴趣,亦是灵犀丹会的常客了。”


“人族和妖族的关系不好吗?”苏烟微听后问道。


物种不同,不要做朋友吗?


或者说,人妖恋没有好下场?


苏烟微觉得孔稚的话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只是碍于她如今的年纪,说的比较委婉含蓄。


“族群的差异,注定了妖族和人族无法互通,无法彼此理解。”


“所以不要试图去理解一个妖族,也不要与他们亲近。”孔稚告诫苏烟微道,“远离他们。”


苏烟微听后眨了眨眼,她花费了一些功夫去思索,才明白他这些话的意思。


孔稚:……


他顿时有些无语的看着面前振振有词的苏烟微,觉得他方才是白操心了,这孩子清醒的很。


“我们丹修不兴打打杀杀那套。”孔稚说道。


“我明白的。”她对孔稚说道,“我不会去和妖族玩耍的。”


“至少在我打得过妖族之前,是不好去和他们玩的!”苏烟微一脸冷酷无情说道,“我不喜欢和比我强的玩。”


“万一打起来,那我岂不是吃亏!”


“你也是时候学些自保手段了。”


苏烟微:……


就,很强!


苏烟微:可我还是个剑修啊!


我们剑修可喜欢打打杀杀了。


“一般我们都是选择下毒。”孔稚看着苏烟微神色若有所思,“回去,你把藏书阁那几本毒经背了吧。”


“好!”苏烟微一脸高兴的答应道,“终于可以学点不一样的了!”


毒经,也很有趣的样子!


――


丹师,真是一群危险的修士啊!


千万别得罪丹师!


不然你连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灵舟落下。


苏烟微跟在孔稚身后,朝着前方山谷入口处走去。


那是一个不大的堪称是狭窄的山路小道,铺着一块块青色的石板,形成了一条走道,两面是岩石崖壁,长满了红色的粉色的像是蔷薇一样的花朵,繁花盛开,簇拥在一起,形成了两面花墙。


“走吧。”孔稚对苏烟微说道,“前面就是灵犀山了。”


灵舟朝着海面上的灵犀山飞去。


到了灵犀山入口。


山路的尽头站着两个年轻的道童,他们看见孔稚,便露出笑脸相迎。


“这位是?”道童看向孔稚身旁的苏烟微,好奇问道:“这位是?”


他脸上表情惊讶,似乎见到苏烟微很是惊奇。


月光落在红粉蔷薇花墙上,美不胜收。


如同是童话中仙境的入口。


“孔丹师!”


“是王继丹师。”道童说道,“王继丹师带了他徒弟来。”


孔稚听后挑眉,“王继竟然收徒了?”


道童听后笑道,“您这话说的,您不也带了学生来?”


“这位是我的学生苏烟微。”孔稚说道,他解释了句,“她昨日遇到了青医,青医给了她灵犀叶。”


“原来如此。”道童听后恍然大悟,然后笑道:“今年的灵犀丹会来了两个小客人呢!”


“两个?”孔稚闻言,抬眸目光看向他。


一走进去,便见谷内灯火通明,一个个澄黄的点亮的灯笼挂满了整个山谷,亮起的灯光将整个山谷映照的灯火通明。


明明是夜晚,却亮如白昼。


放眼望去,只见一张张酒席露天摆放在山谷内。


孔稚听后没再说话。


“走吧。”他对身后的苏烟微说道。


苏烟微跟在他身后,进了灵犀谷内。


反而很静。


苏烟微发现,这里的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轻松的,带着淡淡的笑意,他们的姿态也很随意,没有讲究。


很放松,卸下了所以的防备,忘却了世俗的烦恼。


皆摆满了珍馐和玉液。


每一张酒席上,都三三两两,或是四五个修士聚在一起,小酌谈天,气氛热闹又悠闲,自在怡然。


谈话的声音都很轻,没有想象中的喧嚣。


“跟着。”孔稚说道。


然后朝着前方一处走去。


苏烟微跟了上去,她收回目光,不去看旁人,总觉得这样很失礼。


孔稚和苏烟微的到来并没有惊动他们,在座的人都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无人把目光投注到他们的身上。


这种感觉很奇特。


苏烟微想,仿佛是误入了仙境中。


“呦!孔稚,你来了。”


女修看见了孔稚来,抬起了眼眸,露出一双微醺的眼眸,“迟到了,罚酒三杯!”


旁边的白衣男修听后道,“你饶了他吧,他要是喝了你这三杯酒,估计得一觉睡到天亮了。”


穿行了一桌又一桌。


最终孔稚停在了最里面,靠着湖畔的一桌酒席。


因为靠近了湖边,所以这里显得格外的清静,人也很少,只坐着一名红衣女修,和一名白衣的男修。


“可是我快活啊!”


卫姝端起了一杯酒,仰头灌下,精致的眉眼越发艳丽,面容娇艳如花,“喝酒,就是快活啊!”


“要什么好处,谈何有益!”她摇了摇头,带着醉意,说道:“孔稚,你不行啊!”


孔稚:……


苏烟微偷偷转眸了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心下暗道,原来她老师一杯倒的名声在外啊!


“卫姝,喝酒并非是什么好事。”孔稚声音沉沉道,“既于你的修为无益,也不会增长你的智慧。”


“总比你好。”


孔稚走了过去坐下。


苏烟微亦步亦趋跟了过去,在他身旁也坐下了。


“你就是个老古板。”


孔稚冷哼了声,“你就是酒喝太多,所以神志不清醒,迟迟未能进阶为丹道大师。”


“你不喝酒,也没见你晋升为丹道宗师啊!”卫姝睨着他说道。


“别毒害我学生!”


孔稚冷声警告她道。


“你学生?”卫姝转眼看着他,嘲笑他道:“你学生不是跑了吗?”


“你这身旁的小可爱是谁?”卫姝看着他身旁的苏烟微,笑着问了句。


她看苏烟微的目光温柔,月色与酒意盛满在她的眸中,像是一汪潋滟的春水,“小可爱,喝酒吗?”


她对苏烟微,笑着问道。


“那是上个学徒。”


出乎意料的孔稚并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生气,至少表面看着是如此。他语气平静的说道,“我从未承认过他是我学生。”


“我唯一承认的学生,只有苏烟微。”孔稚宣告道。


“还偷走了你的手稿?”她毫不给面子的揭他的老底,“听说,你气得砸了半个丹房?”


苏烟微:一不小心,好像听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她都不敢去看身旁孔稚的脸色,估计气死了。


他说道,“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收徒了。”


“我从未如此说过。”孔稚说道,“以往只是没遇见好的。”


所以这次是遇到好的了?


卫姝神色认真了几分,打量了几眼坐在他身旁的苏烟微。


能让孔稚如此宣告,这学生的意义不同凡响,相当于是弟子了。若是普通的学徒,他绝非如此郑重。


就连坐在旁边一直未说话的白衣男修也抬起眼眸,看了眼苏烟微,“那倒是难得。”


“命不硬的,我都不敢收。”卫姝自嘲说道。


孔稚和白衣男修沉默。


“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遇见了命硬的呢?”白衣男修安慰她道,“你看连孔稚都收到了学生。”


卫姝挑了下眉,“那你运气比我好。”


“我倒一直想收徒。”她叹了口气道,“只是当我的徒弟,都活不过几年。”


苏烟微:……


这样一想,还有些励志呢!


“你若是有心去找,总能找到的。”孔稚难得说了句人话,下一句又重新变回去,“你若是不沉迷酒中,将喝酒的功夫拿去找徒弟,早找着了。”


卫姝听后,来了兴致。


孔稚这回倒是没反驳他。


一旁听着的苏烟微:所以我老师收不到徒是成了反面例子吗?


然后,收了她为学生之后,就翻身做主人,成了正面例子。


卫姝听后琢磨了下,然后道:“你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孔稚:……


一旁的苏烟微听后,小声说了句:“我不是瞎猫。”


她把手中酒盏放下,抬起眼眸看着孔稚,兴致勃勃问道:“你是如何找着你学生的?”


“说来听听!”


孔稚听后,便道:“我的你学不来,我这学生是自动送上门来。”


“丹君,肯定也能收到合心意的徒弟的。”她语气笃定说道,“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想了想,她补了句道:“只要活的够久,就什么都有希望。”


卫姝听后顿时发出一阵“哈哈哈哈!”大笑,“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有趣!”


“哈哈哈哈!”卫姝听后顿时大笑出声,“抱歉,抱歉,我口味遮拦惯了!”


她托腮看着苏烟微,“真是羡慕孔稚啊,能收到你这样可爱的学生。”


苏烟微看着她,面前的卫姝毫无疑问是大美人,红衣艳丽,眼含碧波,面若桃花,张扬大气。


她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瓷白丹瓶,放到苏烟微面前,语气满不在乎道,“送人也行。”


苏烟微目光看着这个丹瓶,一时没动。


倒是一旁孔稚挑眉,“你倒是舍得。”


“给孔稚做学生,真是委屈你了。”她笑意为止,对着苏烟微笑道,“好孩子,今日见面是有缘。”


“这个送你做见面礼吧!”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拿去玩吧。”


“多谢丹君。”苏烟微手下丹药,对卫姝道君郑重道谢道。


卫姝摆了摆手,无所谓道:“我也就这点东西拿得出手。”


一旁的白衣修士见状不由苦笑一声,“你出手如此大方,但是让我难为了。”


“收下吧。”他对苏烟微说道,“卫姝丹君的独门丹药,九转回元丹,千金难求。”


苏烟微听后神色吃惊,没想到卫姝竟然会出手就是九转回元丹,这是丹道有名的仙丹,也是卫姝丹君的成名丹药,只要有一口气在服下此丹,不管多重的伤都能救回命来。


此见面礼,不可谓不贵重。


“这可是个好东西!“


见苏烟微神色还未反应过来,她说道:“这家伙是药王谷的少谷主,药王谷可藏着不少老神仙,能换取一次他们出手的机会,世人难求!”


“容湛,你这次倒是下血本了!”卫姝睨了他一眼道。


“我不像卫姝,有九转回元丹这样的仙丹。”白衣修士说道,“这块药王谷的令牌给你,你可凭借此令牌前往药王谷,换药王谷一次救治的机会。”


苏烟微还未说话。


一旁的卫姝闻言立马说道,“小可爱,你快收下!”


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药王谷的少谷主,药王谷身为修界顶尖门派之一,传承古老底蕴深厚,就想卫姝说的不知藏了多少老神仙,乃是医道的魁首门派。


有这块令牌,苏烟微相当是握着一条命。


感觉,值了!


容湛伸手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说道,“那还不是你,一上来就是九转回元丹,我难不成还不能比你差?”


苏烟微心下大声喊道:这就是内卷的威力吗!


丹修和医修的内卷,让她占了个大便宜!


苏烟微不由地在心下感激起孔稚,感激起送给她灵犀叶的青医。要不是孔稚,卫姝丹君和容湛少谷主不会送她如此贵重见面礼,若不是青医送他灵犀叶,她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一旁的孔稚也挑起了眉,心道,看来他这学生不是一般的讨喜。卫姝和容湛这两人,可不是什么散财童子,见人就送出这么贵重的礼物。若非是苏烟微入了他们的眼缘,这两人才不会拿出这般不凡见面礼。


但是孔稚就不明白了,她到底是如何得了他们的眼缘。


这趟。


就冲着卫姝和容湛的见面礼,苏烟微这趟也都赚大发了,什么也没做,就白捡了两条命。


这就是抱大腿跟着大佬混的好处吗!


容湛说道:“别看我,我就只是因为不想落在人后。”


孔稚听后,眉头皱的更深了。


对于他们二人所言,没一个字信的。


这让孔稚不明所以的同时,还觉得有些古怪,他蹙了蹙眉,最终还是问出口道:“你们对我学生有甚么想法?”


卫姝和容湛闻言,同时抬眸看着他。


“怎么?”卫姝睨他道,“不就送你学生一瓶丹药吗?你至于如此疑神疑鬼。”


孔稚看着低头喝酒的卫姝,眉头皱起。


见实在问不出什么来,他不得不放弃。


一旁的苏烟微,正低头研究着这块药王谷的令牌,她想的是,这块令牌看起来平平无奇,似乎很好仿制的样子。


这世上总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好。


见孔稚依旧是神色怀疑,卫姝嗤笑了声,“你还真是多疑。”


“总之,不是什么坏事。”她含糊不清的说了句道,然后就闭嘴不肯再说。


正在研究药王谷令牌的苏烟微不由抬起头看去,只见前方,一名银灰长袍的年轻俊美男子站在那里,目光看着他们这一桌人。


在男子的身旁,跟着一个年级不大的少年。


那个少年目光好奇的打量着苏烟微,表情有些吃惊,似乎在这里看见她,极为惊讶。


她有个大胆的想法……


“孔稚,你身旁的这位小姑娘是?”


前方忽地想起一道声音。


“是我学生。”孔稚说道。


“不是你徒弟吗?”王继惊讶问道。


“她另有师承。”孔稚说道。


“王继。”


孔稚看着他,叫出了他的名号。


王继带着少年走了过去,找了个空位坐下,“你旁边的小姑娘是你什么人?”


“灵犀山要换代的事情,虽然不知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不过你肯定是知道了吧!”王继说道,“若不是如此,你怎么会带你学生来?”


“在此之前可没听说过你有学生。”说罢,王继看着他,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你也对灵犀山的秘藏有兴趣?”


“……”


王继闻言也未再多言,他看着孔稚说道:“没想到你也带着学生来了,难道你也听说了吗?”


孔稚抬眸看向他,皱起眉,问道:“听说什么?”


见他如此,王继笑道,“你就别装了。”


王继一副你还装的表情,“虽然这个消息还是隐秘,但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这一代的灵犀山主,出了问题。”


他丢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孔稚皱起了眉。


一切似乎明了了,在此之前曾困扰他的奇怪之处,不管是卫姝和容湛对苏烟微的莫名善意,还是青医莫名将灵犀叶送给苏烟微,这一切都得到了解释。


“灵犀山要换代?”他语气疑惑道。


可是如今,他就算是想反悔也来不及了。来都来了,想再回去,恐怕不可能。青医那家伙,一开始就打的这个主意吗?他从一开始就看上了苏烟微吗?


“不过你这小姑娘看着不行啊!”王继说道,他目光打量苏烟微,“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不像是能胜任山主之位的。”


说罢,他笑道,“我看你们还是早些放弃吧,山主换代,事关重大,绝非易事。稍有不慎,恐有性命之危。”


灵犀山在修界的地位超然,灵犀山主的地位更是至关重要。如今灵犀山主要换代,这消息若是传出去,恐怕要惊动整个修界。


孔稚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恐怕他们在不知道的时候卷入了不得了的事情。


若是早知如此,早知如此,他必不会带苏烟微前来灵犀山!原以为只是简单的丹会,谁能想到竟会卷入灵犀山换代一事中。


“这小姑娘年纪小小,还是别轻易涉险的好,性命安危更重要。”


一旁本来事不关己的苏烟微,听到这里不由抬起头,看向他。


你说谁柔柔弱弱?


不是,你一个真柔弱不能打丹修说我一个剑修柔弱?你是认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