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圆满解决(少年郎,风华正茂。该是意...)

圆满解决(少年郎,风华正茂。该是意...)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四十八章


“行,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苏烟微一脸敷衍道,毫无诚意。


“……”黄莺。


就好气!


但又不能反驳,所以就只能生闷气。


苏烟微送黄莺回去了弯月峰,朝她挥了挥手, 然后又驾驭天鸢返回了小寒峰。


小寒峰。


苏烟微将天鸢停靠好, 然后转身一蹦一跳的回去了道场灵府, 她刚进去庭院, 就看见了云霄剑尊一脸不善的表情坐在院中石桌旁,见她回来,目光盯着她。


“……”


心虚的苏烟微假装没看见他,若无其事绕过云霄剑尊继续朝前走着,试图从旁边溜走。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和岁岁他们出去玩了。”苏烟微试图蒙混过关, 她的确和姜岁安他们出去玩了,没毛病。


“去哪儿玩了?”云霄剑尊盯着她继续问道。


“站住!”


云霄剑尊叫住了她, 语气喜怒难辨, “今儿你都去哪了?”


“方才无影峰送了一筐仙杏果,和半筐银鱼, 你解释下这是如何回事?”


“……”


“就随便走走,去了很多地方。”苏烟微继续敷衍, “哎呀,师父, 我好累!我要回去休息了。”


云霄剑尊冷笑一声, “是吗?”


云霄剑尊闻言冷笑,“我可没那么大面子, 能劳动叶善给我送东西。”


“你早上到底去哪儿了?”他盯着苏烟微,阴恻恻道:“为师再给你一次机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苏烟微左顾右盼, 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她支支吾吾道:“这, 这我怎么知道?”


“兴许是人家送你的呢!”


好吧。


她乖乖低头认罪,将事情一五一十的道了一遍。


“……”


物证齐全,就摆在眼前,苏烟微就是想不认也难。


苏烟微听后,心下撇嘴,你也不见得哪里好说话了啊!


“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云霄剑尊盯着她问道。


“原来如此。”云霄剑尊看着她挑眉,嘲笑她说道,“踢到铁板了吧!”


“叶善那个人,可不像为师一样好说话。”


“你做得对。”云霄剑尊对苏烟微说道,“叶善这人,眼高于顶目无下尘,一贯是随心所欲唯我独尊,凭喜好行事。”


“能入他眼,他给予优待,宽容放纵。”


“没有!”苏烟微立即否认道。


云霄剑尊表情怀疑,否认的这么快,一看就是有鬼!


说罢,他斜睨了苏烟微一眼,道:“还有你,别以为你入了他青眼,就洋洋得意自以为是。”


“这等人喜好来得快,去得也快,可不要沉迷其中。”


“不入他眼,则不屑一顾,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


“对这种人报以期待,并非是好事。”云霄剑尊说道,“你那朋友,趁早断了念想也是好事一桩。”


她又不是齐衡,对叶善剑尊有滤镜光环,就算是齐衡,见了叶善剑尊之后,这滤镜也碎了。


叶善剑尊这人,太不亲民了。


苏烟微无语道:“师父你瞎操什么心呢!”


“叶善剑尊那等人物,我没事也不会去招惹他好吗?”


“反正以后不会再有往来交集,师父你就放心吧。”苏烟微对云霄剑尊保证道。


见她如此,云霄剑尊才放下心来。


他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那一身金玉贵气,足以劝退一批人。


“去吧。”云霄剑尊挥手放她离开。


苏烟微蹦蹦蹦的便离开了。


“这筐仙杏和银鱼,既然他送了你便收,为师不至于还不起。”云霄剑尊说道。


苏烟微听他这般说,就知道这事情就这样过了。她松了口气,“那没事,我就回去休息啦!”


无影峰。


正在湖边垂钓的叶善剑尊听了道童的禀告,“这的确是云霄的行事风格。”


隔天。


云霄剑尊命人送了一筐无花果、一筐玄武湖的白鱼去无影峰。


――


次日。


“你们拿去分了吧。”


他挥手示意道。


“我去炸学校,太阳对我笑……”


苏烟微驾驭天鸢朝着天阙主峰飞去。


苏烟微早起,一脸痛苦的出门去上学。


万万没想到,修仙也逃不了上课。有这时间,多修炼一会不好吗?


她看了眼神色淡漠冷若冰霜坐在姜岁安身旁的黄莺,嘀咕了声,“还说不是傲娇。”


仿佛听见她说话般,黄莺抬眸朝着她这边看了一眼。


等到了学道馆,苏烟微刚一走进去,“这里,这里!”坐在前面的吴潜朝着她挥手叫道。


苏烟微抬眸看去,见吴潜、唐州、齐衡,还有姜岁安和黄莺也在。


刚一坐下,就听见吴潜大呼小叫道:“齐衡他突破炼气一层了!”


苏烟微抬眸看去,果然,齐衡已经是炼气一层修为了。


苏烟微一脸若无其事,假装自己方才什么也没说,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她来到姜岁安身旁,在旁边的空位坐下。


“这多亏了你们。”


他看着苏烟微和吴潜等人,真诚感激道:“谢谢。”


“看来,我不努力不行了!”吴潜还在那边说道,“你们两人都突破炼气一层了,可不能落后你们太久!”


齐衡俊秀的脸上露出一丝赧然,说道:“许是因为昨日我解开了心结,所以修行得以增进。”


说罢,他还看向身旁唐州,虚心问道:“你说,我有什么心结?”


唐州额头青筋跳了跳,“这我怎么知道!”


苏烟微听后笑了下,说道:“总归是好事。”


“解开心结还有这个效果的吗?”吴潜还在那嘀嘀咕咕,“我想想啊,我有什么心结……”


一旁黄莺语气轻蔑道:“只有弱者,才会有心结。”


……


姜岁安晃了晃腿,随口道:“这个方法不错,我或许可以试试。”


苏烟微闻言,看了她一眼。


“开课一个月,可算是见到你了。”


苏烟微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


今日的课是内门的江师兄上的,江师兄是个很风趣幽默的人,他看见坐在前排的苏烟微,笑着说道:“这是新来的师妹吗?”


如果说昨日马长老的课是警戒他们不要触犯门规戒律,那么江师兄的课则是告诉他们在外如何识别危险警惕诈骗。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出门在外警惕心必不可少,坏人并非看着怀,有些看着慈眉善目的好人实则包藏祸心,譬如有一次,我与几位道友……”


和昨日的法制课不一样,今日江师兄讲的都是他在外游历时的见闻,和他种种探险经历。


很有趣,也很有意义。


“一会,你打算去哪里?”姜岁安问苏烟微道。


“我得去一趟孔老师那里,孔老师说要开始教我炼丹了。”苏烟微说道,提到这个,她还有些兴奋。


一节课下来,时间过得很快。


并不无聊,相反还很有趣。


姜岁安说道,“等微微你学会炼丹,我便可以找你炼丹了。


“好啊!”苏烟微满口答应,“不收你钱。”


她跟着孔稚打了两年的丹道基础,如今终于可以上手实操了。


“那感情好!”


学堂外面。


一群人围在一起,似在围观看着什么。


“那谢谢你啊!”姜岁安也笑嘻嘻道,“以后你找我画符,我也给你免费。”


两人笑嘻嘻的说着,边说边朝外走。


冯师兄一群人又找上了齐衡。


“齐师弟,今日你得给我们一个答复,要是嫌灵石少,你可以开口说。”冯师兄咄咄逼人道。


苏烟微和姜岁安互看了一眼,然后走了过去。


只见,前方――


“怎么?”他嬉皮笑脸道,“齐师弟是想通了?打算转手让给我吗?”


齐衡笑了一下,然后一把抽出了腰间的长剑,明亮锋利的寒光闪烁划过半空。


这次齐衡没有退让,他目无畏惧直视着他,俊秀的脸上表情没有丝毫的退缩,“你很想要它吗?”


冯师兄见状愣了一下,暗道,这小子!反应和平时不一样。


“既然这般想要,那还请师兄自个来取!”


齐衡手握着冰冷锋利的长剑,对着冯师兄,不避不让直言道:“这柄寒光剑是我在宗门大选中以实力获得,冯师兄想要,就请从我手中将它赢走吧。”


“!!!!”


冯师兄等人吓了一跳。


“当真是好大的胆子,谁给你的勇气,挑衅同门师兄?”


“那师兄可敢应下我的挑战?”齐衡无惧他道。


“……”


冯师兄目光盯着他,半响之后,发出一声冷笑,“好,好!好你个齐衡!”


显然齐衡的反抗,让他很是不快。


一向是逆来顺受的齐衡学会了反抗,冯师兄心下恼怒至极,定是苏烟微挑唆撺掇的!


“敢!有何不敢!”


冯师兄咬牙切齿道,“就让师兄来教教你怎么做师弟的,谁给你的胆子对同门师兄不敬!”


“冯师兄,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苏烟微见他攀扯上了她,便也出声道,“没人当你是哑巴。”


冯师兄闻声转头看见了人群中的苏烟微,脸色顿时更加难看。


否则,他哪来的这个胆子!


冯师兄将苏烟微也记恨上了,“别以为你攀上了小寒峰,就尾巴翘起来,不可一世。”他对着齐衡冷笑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吗!”


半响也只是盯着她说了句,“还请苏师妹说话算话,不要插手我和齐衡之间的比斗。”


他冷笑一声,“别到时候他输了,苏师妹你跑出来替他出头。”


“我与齐衡同为蜀山剑派弟子,相互尊重,没什么攀不攀的,还请冯师兄慎言。”苏烟微道。


冯师兄神色难看,却不敢反驳她。


他就怕齐衡那小子攀上了小寒峰的苏烟微,狗仗人势。


得到苏烟微的承诺,他便放下心来,“那我们演武场见!”他转头对着齐衡说道。


“放心,不会的。”苏烟微干脆说道。


冯师兄闻言,这才放心。


冯师兄和齐衡二人上了擂台。


两人对峙。


齐衡握紧了手中长剑,应战道:“好!”


一行人便转道演武场。


冯师兄自觉炼气三层,打一个炼气一层的废物,岂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齐衡没有拒绝,他提起剑,挽了个剑花便朝前冲了出去。


“齐师弟,莫要说我以大欺小,你先出手,我让你三招!”冯师兄自信满满道,他从不觉得齐衡会是他的对手。


不过是区区一个炼气一层罢了。


一如他曾经所见识过的那一剑。


那一直刻印在他脑海里的那一剑,劈山裂石,惊天动地,一剑分江海,定乾坤。


提剑,与冯师兄激战,缠斗在一起。


他的眼神明亮而坚定,出剑稳、准、狠。


那是他的初心,是他道途的原始。


……


他所苦苦追寻的那一剑。


促使他踏上道途,用一生去追寻的剑道。


“这不可能!”


他猛地抬起眼眸,目光仇视的盯着前方执剑的齐衡,“你怎么可能赢了我,你一定是作弊了!”


……


最后,当冯师兄落败在齐衡剑下时,依旧是一脸难以置信,“为什么,为什么……”


齐衡闻言,眉头皱起。


下方人群中的苏烟微,则开口道:“还请冯师兄慎言,这子虚乌有的事情,还是莫要胡口乱言。”


“是她,肯定是她!”


冯师兄转头,目光死死盯着下方人群中的苏烟微,“一定是她帮了你,她是云霄剑尊的高徒,一定有不为人知的手段!”


被失败的仇恨占据满脑的冯师兄,闻言顿时宛若一盆冰水当头浇下,他瞬间清醒过来。


“抱歉,苏师妹,我并非是有意的。”他屈辱的向苏烟微致歉道,“方才我只是一时口不择言,还请见谅!”


“你污蔑我也就罢了,可别攀扯上我师父。”苏烟微对着他眼神冷冷道,“不然,作为弟子我就不得不为捍卫师父的声誉,挺身而战了。”


“……”


冯师兄被她一番话说的,脸上清白一阵。


好半响之后,他才咬着牙,对齐衡说了句,“是我输了,我以后不会再找你麻烦!”


苏烟微盯着他,沉声说道:“输了就是输了,众目睽睽之下,冯师兄技不如人,倒不如爽快认输,还能赢得一声赞誉。这般胡搅蛮缠,到处攀咬,只会让人觉得你输不起。”


“……”


齐衡看着落荒而逃的冯师兄,心里前所未有的轻松。


一直以来困扰着他,压在他心里沉甸甸的石头,就这样消失了。


“你放心!”


留下这句话,他便转身匆匆离去。


苏烟微看着他脸上笑容,挑了下眉。


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嘛!


原来,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他转过身,目光看着下方苏烟微,对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该是意气风发。


齐衡从擂台下来。


齐衡,也是个容貌俊秀的好少年呢!


少年郎,风华正茂。


“这次不算。”苏烟微摇了摇头道,“这回纯粹是冯师兄他太傻逼,他非要招惹我,我总不能任他污蔑不还口吧?”


齐衡闻言不由噗嗤一声笑了。


“恭喜你赢了!“吴潜迎了上去,伸手握拳锤了下他的肩膀,恭喜他道,“以后他们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吧。”


“嗯,多亏了你们。”齐衡说道,他抬头看向后方走来的苏烟微,对着她道,“你又帮了我一次。”


“喊师姐!”


苏烟微板着脸看他,不快道:“我比你先入门。”


他响起了冯师兄被苏烟微给堵的哑口无言的样子,明明不甘心却不得不低头认错。


“什么时候我也能像苏师妹你这样能言善辩就好了。”齐衡不由羡慕道。


装作没听见。


苏烟微:反了天!


其他人就算了,齐衡凭什么啊,凭什么喊她师妹?


齐衡闻言,转过头去。


我杀吴潜!


苏烟微闻言,顿时目露凶光。


好你个齐衡,居然敢装聋作哑。


“你看看你自己,哪有半点师姐的样子。”吴潜在一旁嘲笑她道,“我看你就老老实实做你的小师妹去,师兄们疼你不好吗,哈哈哈哈!”


“……”苏烟微。


唐州和黄莺发出赞同的声音。


“不会说话,你就闭嘴!”


一旁的姜岁安还颇为赞同的点头,“微微,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你做小师妹,我们大家都对你好。”


齐衡看着这群嘻嘻哈哈的同门师兄妹们,不由地面露笑容。


他觉得这里真好。


这个修真界毁灭算了吧!


苏烟微看着这群煞笔二货同门,不由绝望的想到,都群什么人啊!


“最初,我是追随叶善剑尊的脚步前来蜀山剑派。”齐衡说道,“虽然他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但是能得遇你们,也不枉此行。”


“我的决定是对的。”


“能遇到你们真好。”他由衷的感慨道。


闻言,众人停下打闹,转头看向他。


会质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但是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他们。


他看着苏烟微、吴潜、唐州、姜岁安、黄莺,脸上露出毫无阴霾的独属于少年人充满朝气和阳光的笑容,“我从不后悔我当初的选择。”


如果没有遇到他们,他或许会后悔。


“我想我一直以来追寻的想要的,或许正是这个。”齐衡说道,“帮助他人,被人帮助。”


说完,他脸上露出一丝羞赧。


在他最落魄遭难的时候,她率先朝他伸出了手。


他得到了所有人无私的帮助。


半响之后。


“你脸红了。”苏烟微犀利指出道。


似乎颇为不好意思。


众人闻言,盯着他。


“你脸红了。”姜岁安伸手拨了拨耳边的碎发,随口说道。


“你脸红了。”黄莺冷静说道。


“你脸红了。”吴潜清了清嗓子说道。


“你脸红了。”唐州面色镇定说道。


“反正,皆大欢喜,就好了!”


苏烟微笑容明媚,声音轻快说道,“那我们去知味楼庆祝下,吴潜请客!”


齐衡:……


你们倒是正经点啊!


“就是,就是!”


“因为你有钱啊!”苏烟微理直气壮说道。


“为什么是我!”吴潜叫道。


其他人发出起哄声,“吴潜请客!”


一行人渐行渐远,笑声不断。


阳光正好,微风和煦。